<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霸道总裁爱上我》第092章:白莲花
    &lt;&gt;&lt;/&gt;

    突然,办公室的门被人敲响,将沉浸在愁绪中的严楚斐唤回神来。

    深吁口气,打起精神,他一边朝着办公桌走去,一边淡淡命令,“进来!”

    他的话音刚落,门便被推开,一个纤瘦的女子走了进来。

    “楚斐……”

    温柔腼腆的声音,带着独有的甜腻,轻轻飘在空气中。

    是莫念娇。

    “你来这里干什么?”

    刚坐下的严楚斐一见莫念娇顿时就皱起了眉头,脸色沉冷,不悦之色显而易见。

    听闻严楚斐语气严厉,刚进门的莫念娇僵了一下,有些局促地看了他一眼,然后怯怯地转身将门关上。

    “我刚在楼下看了妈妈,然后就顺便上来看看你。”关上门后,莫念娇一边朝着办公桌走去,一边小声解释。

    严楚斐面无表情,目光冷厉,冷冷抿着薄唇,一言不发。

    嗯,两个月前,莫红瑛和莫鸣龙就来到魏氏上班了,职位分别是公关经理和市场经理。

    “怎么了?你不喜欢我来看你吗?”莫念娇站在办公桌前,眼含怯懦地看着冷漠至极的男人,小心翼翼地问。

    “这是魏氏!”严楚斐冷冷吐字。

    莫念娇心脏狠狠一抽,妒恨顿时溢满整个胸腔。

    他的潜台词是:魏氏是魏可的地盘,不是她该来的地方……

    莫念娇不服,更不甘。

    “是魏氏又怎么了?是魏氏我就不能来了吗?而且它不是早就被你收购了么,它现在是你的,是你的我怎么不可以来呢?”莫念娇红了眼,一脸的委屈和伤心,像只被逼急了的兔子,做着最后的反抗。

    以前的严楚斐很爱吃这套,因为女人的柔弱可以很大程度的满足男人的虚荣心。

    可现在……

    他怎么觉得这么反胃呢?!

    看着眼前泫然若滴的莫念娇,严楚斐觉得以前的自己肯定脑子进了水,不然为什么会喜欢这种动不动就哭哭啼啼的女人呢?

    简直是上不了台面!

    哪像他的严太太,永远都是那么的坚强自信优雅大方,从来不会利用自己脆弱的一面去博取男人的同情和怜爱。

    她不屑,他知道。

    他的严太太,带出去只会让他骄傲,绝不会给他丢脸。

    所以,这可能就叫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吧。

    没爱上魏可之前,他一直觉得只有温柔的女人才是自己最好的选择,可在爱上魏可之后,他才发现以前的自己有多么的肤浅。

    他本不迷信,可现在竟也有点相信宿命之说了,他觉得自己和严太太就是前世定下的姻缘,所以这一辈子才会如此相爱。

    可能命中注定他今生会爱上一个叫“魏可”的女人,不管她是温柔也好,是泼辣也罢,甚至不管她美丑与否,他都会爱她!

    什么叫情人眼里出西施?

    应该就是他现在这样的!

    在他眼里的严太太,各种好,各种美,各种棒!

    以前他觉得妹妹七仔是这个世上最美的女人,但七仔已经位居第二了。

    现在他的严太太才是这世上最美的女人!!

    严楚斐在心里使劲儿吹捧着严太太,莫念娇的抱怨他基本是左耳进右耳出。

    “你都可以让爸爸妈妈来这里工作,为什么我不过是来找你你就这么不高兴呢?”莫念娇越说越委屈,双眼也越来越红。

    严楚斐倏地沉了脸,冷冷道:“你父母来魏氏工作不是你‘强烈要求’的吗?”

    刻意咬重的“强烈要求”四个字,透着怒意和讥讽。

    强烈要求等于威胁……

    听出严楚斐动了怒,莫念娇恐慌又焦急,“对!是我求你的,所以我很感激你啊——”

    “好了好了,别说了,我很忙!”

    可她话音未落,严楚斐就皱着眉极尽不耐地对她挥手,那充满嫌弃的手势,有着驱赶的意味……

    他说完就低下头翻看文件,不再理她。

    莫念娇僵在当场,不动也不敢说话,极尽幽怨地看着冷漠又绝情的男人。

    心如刀绞。

    莫念娇心里很清楚,眼前的男人已经不再是五年前那个喜欢她的男人了。

    这个男人已经移情别恋,已经爱上了魏可,那个令她一生坎坷,让她恨之入骨的女人。

    她恨魏可,恨不得她死!

    她也恨严楚斐,恨他的花心,恨他的绝情,恨他的……

    可是她更爱他!!

    太爱太爱,爱到没他就活不下去的地步。

    如果不能跟他在一起,那么这个世界对她来说,就毫无意义。

    所以,她不能放手,就算爱他这条路的前方是万丈深渊,她也要勇往直前。

    事已至此,她唯有孤注一掷。

    她早就已经想好了,如果最后得不到他,那就玉石俱焚!

    严楚斐低着头佯装忙碌,可办公桌前的莫念娇一动不动,半晌后,他忍无可忍,抬眸冷道:“没什么事你就回去吧!”

    “我不想一个人在家……”莫念娇楚楚可怜地咬着唇,颤声微哽。

    其实不是不想,确切地说,是不敢……

    两层楼的小别墅,只有一个人在家时,显得格外空旷,而每到夜晚,安静中竟透着一股阴森,让人毛骨悚然……

    所以天一黑,她就躲在卧室,哪儿都不敢再去。

    而最近一个月,每到午夜时分,她就隐约听到楼下客厅有脚步声,走来,走去,走来,走去……

    会持续一两个小时。

    最让她觉得恐怖的是,那脚步声不像是成年人,倒像是小孩子的……

    第一次听到的时候,她还壮着胆子站在二楼的护栏往楼下客厅看,却发现什么都没有,而脚步声也随即消失。

    然而当她折回房间,那脚步声又开始继续,走来,走去,走来,走去……

    后来的每一个晚上,她都失眠,整宿整宿不敢闭眼,就怕一闭眼,那恐怖的脚步声就会出现在她的房间……

    因为想跟严楚斐培养感情,所以她没让莫红瑛和莫鸣龙过来一起住。

    若严楚斐不来看她,整个别墅里就只有她一个人。

    在听到晚上有小孩子的脚步声之后,她让莫红瑛和莫鸣龙来别墅住了两天。

    当父母在的时候,屋子里却又风平浪静。

    可父母一走,脚步声又开始继续……

    一个月下来,她的神经已经极度衰弱,甚至惧怕黑夜。

    她已经分不清,那脚步声到底她是真的听到了,还是一切只是她的幻觉……

    “那就跟你妈去逛街!”严楚斐不耐地说道。

    莫念娇心如刀割,泪如雨下,哽咽声透着控诉,“楚斐,你答应过回到帝都就回家看我的。”

    他出差回来已经一周,本是答应了要去看她的,可一直没有兑现承诺。

    她在家里等了他一周!!

    她苦苦的等,痴痴的盼,从早上到晚上,又从晚上到早上,无限循环……

    “我很忙!”严楚斐又低下头去看文件,无情的拒绝说得干脆又果断。

    “那晚上……”莫念娇哽咽,红着眼看着他,一副委曲求全的模样。

    “晚上应酬!”可他头也不抬地继续拒绝。

    “还能应酬到天亮吗?”莫念娇知道他所谓的“忙”不过是托词,她觉得自己等不起了,必须得主动出击才行。

    严楚斐挑眉,将手里的笔往桌上一扔,然后上半身往后一靠,姿态慵懒地翘起二郎腿,双手交叉于腹前,说:“你不是说你最近睡眠质量不好吗?我三更半夜喝得醉醺醺的过去把你吵醒了之后你还睡得着吗?”

    他语气平静,字面意思听起来像是关心,可莫念娇心里清楚,这不过是他食言的借口。

    但她却不敢撕破脸,只能继续委曲求全,“没关系的,多晚我都可以等你。”

    严楚斐冷冷抿着唇,不语。

    第一千零一次唾弃以前的自己,怎么会对莫念娇这种白莲花感兴趣。

    其实认真说来,以前的他根本就不了解莫念娇。

    也或许在他内心深处,对莫念娇一直都不太上心,只要她够温柔够听话,她是白莲花还是圣母婊都无所谓。

    即便有着交往的名号,他也没有兴趣去了解她。

    他反省过,也许就是因为她太听话了,让他疏于防范,才会导致“安安”事件……

    见严楚斐冷了脸,莫念娇局促地绞着手指,红着眼怯怯地望着他,“楚斐,你是不是很烦我啊?我是不是让你很讨厌啊?我……”

    “我只是很忙!”严楚斐阻断道,冷漠至极。

    莫念娇低声啜泣,“我知道我不该来打扰你,可是……可是我真的好想你……”

    严楚斐在思考,如果此刻他把莫念娇从楼上推下去,会给他或者严家带来什么样的后果……

    他还没思考完,办公室外突然传来刻意压低的争吵声。

    “莫经理你别这样……你这样偷听不好……总裁会责怪我的……”

    “你闭嘴……嚷什么你……”

    是秘书小王和莫红瑛的声音。

    严楚斐脸如玄铁。

    莫念娇看到严楚斐的脸色不对,心惊胆颤,刚想出去阻止母亲,可办公室的门却先一步被敲响。

    叩叩叩。

    莫红瑛甚至不等严楚斐喊“进来”,就大刺刺地推门而入。

    “总裁……”小王站在门口,愁眉苦脸地望着严楚斐,好怕被骂。

    严楚斐对秘书小王弹了弹手,示意她可以出去了。

    小王如获大赦,立马退了出去,且顺势将门关上。

    严楚斐冷冷看着径直走上前来的莫红瑛,而莫红瑛却像是感觉不到严楚斐对她的厌恶一般,咧开嘴扬起谄媚的笑,自来熟地喊,“楚斐啊——”

    “这是公司!!”严楚斐冷声抢断,毫不留情面。

    莫红瑛的笑容僵在嘴角,脸色青白交加换了几换,有种下不来台的尴尬。

    与自己女儿对视一眼,见女儿红着眼对她轻轻摇头,示意让她悠着点,别太嚣张。

    莫红瑛暗暗咬了咬牙,妥协,“好吧严总——”

    “说!”严楚斐又是不等她把话说完就冷冷吐出一个字。

    一再的抢断,明确表示他不想听到她说话,让她有事快说,没事滚蛋。

    莫红瑛努力隐忍着心里的气愤和不甘,腆着脸谄媚地说:“严总你别责怪娇娇,是我叫她过来的,她看完我就顺便上来看看你,依你们现在的关系这不是挺正常的么,呵呵呵……”

    严楚斐拧眉,为自己的耳朵感到委屈,因为莫红瑛的干笑实在太难听了。

    “娇娇命苦,几年前被迫与你分开,然后自己一个人抚养安安,这好不容易让你们父子团聚了吧,安安又……”

    “不要在公司里谈私事!”

    见莫红瑛越扯越远,严楚斐知道她又要借题发挥了,顿时脸色一沉,冷冷喝道。

    他若再不阻止,莫红瑛肯定又会攻击严太太,而他最是听不得有人说严太太的不是!

    莫念娇默默垂泪,一颗心被严楚斐的冷漠和无情给伤得支离破碎……

    莫红瑛忍不住了。

    “严总,做人可不能太过分!”端起长辈的架子,莫红瑛愤愤叫道。

    “哦?”严楚斐眉尾轻挑,唇角泛起一抹冷笑,看着莫红瑛的目光充满不屑和讥诮。

    “娇娇为了你遭了这么多罪,甚至还承受了丧子之痛,你不该给她一个交代吗?”莫红瑛气愤填膺。

    莫念娇在旁配合地泪如雨下。

    严楚斐瞥了眼莫念娇,见她哭得悲伤委屈却依旧无动于衷,冷笑蔓延,“作为母亲,连个几岁的孩子都看不住,竟让他独自跑出家门,她就没有责任吗?”

    “安安太想你了,我知道你不太喜欢他,不敢让他去打扰你和魏可,所以他才会趁我不注意的时候偷跑出去……”莫念娇流着泪为自己辩驳,脸上写满了“伤心欲绝”四个字。

    见严楚斐明显袒护魏可,莫红瑛不依了,“严楚斐,你这是什么意思啊?害死我们安安的人是魏可,你却责怪娇娇?你这样未免也太偏心了吧?!”

    “偏心?”严楚斐像是听见了天方夜谭,无语失笑。

    他的心整颗都给了严太太,莫念娇在他眼里连个屁都不如,何来偏心一说?

    “难道不是?!好歹我们娇娇给你生了一个儿子,魏可她算什么?她又为你做过什么?她有哪点比得上我们娇娇的?”莫红瑛不甘心地叫嚣着。

    “说够了吗?”严楚斐微微拧眉,危险地半眯着双眼,最后的耐心已经随着莫红瑛的叫嚣而消失殆尽。

    严楚斐的不卖账让莫红瑛气急败坏,“严楚斐你别仗着娇娇爱你就可以这样欺负她,你敢过河拆桥我可不答应!”

    “你想怎样?”严楚斐冷冷一笑,眼底寒光乍现。

    “我——”

    “妈!”

    莫红瑛还想叫嚣,莫念娇见势不对连忙扯了扯母亲的衣袖,慌忙阻止她把事情闹大。

    “你拽我做什么?你看看他是怎么对你的,你——”莫红瑛恨铁不成钢,气得狠狠甩开女儿的手。

    “这是我跟楚斐之间的问题,你别管了好不好?!”莫念娇勃然大喊,一副快要崩溃的模样。

    楚斐生气了,他生气了就更不会待见她了,那样的话她要何年何月才能当上严太太呢?

    不不不,不能惹他生气,他是她唯一的出路,是她活下去的唯一希望,不能真的把他惹毛了……

    莫红瑛不说话了。

    不止是因为女儿的阻止,还有严楚斐变得阴狠的目光让她心生畏惧……

    叩叩叩。

    正在这时,办公室的门突然又被人敲响。

    下一秒,门被推开,魏智淳拿着一本文件进入办公室。

    他的身后是端着托盘的秘书小王。

    托盘上是两杯香浓可口的咖啡。

    魏智淳进入办公室后,将文件往咯吱窝一夹,然后转身,一边伸手去端托盘上的咖啡,一边对小王说:“咖啡我端进去就好,你出去忙吧!”

    然后一手一杯,把咖啡端了起来。

    小王什么也没说,拿着空托盘转身就出去了。

    魏智淳脸上带着笑,端着咖啡朝着莫红瑛和莫念娇走去。

    “来来来,莫太太,莫小姐,喝杯咖啡润润喉,我们小王泡的咖啡可好喝——哎呀……”

    “啊!”

    “啊……”

    当快要走到莫家母女面前时,走得好好的魏智淳不知怎的脚下一崴,手里两杯香浓可口的咖啡就毫无预兆地朝着莫家母女的脸上泼去。

    无比精准地泼了满脸。

    咖啡还冒着烟,虽不是滚烫,不至于烫伤,但泼在脸上也绝对不好受。

    莫红瑛和莫念娇的惨叫声响彻整层楼,手忙脚乱地抹着脸上的咖啡渍,瞬间变得狼狈至极。

    严楚斐挑眉,用赞赏的目光看了魏智淳一眼。

    “哎呀妈呀!对不起对不起!瞧我这笨手笨脚的,哎呀……”魏智淳一脸惊恐地看着已然乱成一团的莫家母女,哇哇大叫,一副他还被吓得不行的模样。

    “魏智淳!!”莫红瑛被烫的满脸通红,恶狠狠地瞪着魏智淳,像是恨不得将他扒皮吃肉,吼得歇斯底里。

    “诶!”魏智淳答应得脆生生的。

    “你……你你……”莫红瑛气得话都说不完整了。

    “魏经理,你怎么这么不小心?!你看看你泼得莫经理和莫小姐一身都是!”严楚斐冷冷出声,语气听起来饱含责备,实则在变相表扬。

    魏智淳智商爆表,跟严楚斐一唱一和,装得一手好无辜,“我我我,我不是故意的,你们也看到了嘛,我刚脚崴了一下,手滑……”

    “还不快去给莫经理和莫小姐买两套衣服来!”严楚斐“疾言厉色”地冲魏智淳喝道。

    魏智淳立马点头,“好咧!”

    然后风一般跑了出去。

    “魏智淳,你你你……你给我站住!”莫红瑛怒不可遏,气得快中风,然而却只能眼睁睁看着魏智淳消失在视线中。

    “魏经理去给你们买衣服了,莫经理,回你自己办公室去等着吧!”严楚斐冷冷说道,然后目光淡漠地看向同样狼狈的莫念娇,“我要办公,你也下去吧!”

    被泼了一身咖啡,却连一声道歉都没得到。

    莫家母女愤怒至极又心灰意冷。

    莫红瑛的脸色难看到极点,拉着女儿就往外走。

    当莫念娇正要被母亲拉出门的那瞬,严楚斐突然轻喊——

    “念娇!”

    莫念娇立马停下脚步,回头看他,眼底燃气一丝希望。

    严楚斐接着说道:“周日公司举办周年庆,我会让人给你准备裙子,到时你陪我出席!”

    “好!”莫念娇欣喜若狂,立马点头说好,然而下一秒,她突然脸色大变,双眼惊恐地盯着严楚斐的身边,“啊……啊啊……”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