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霸道总裁爱上我》第090章:想你了
    &lt;/&gt;    真是好委屈啊……

    严楚斐正在心里为自己抱屈,突闻严太太冰冷的声音响起。

    “怎么套?色、诱?”魏可冷笑,不以为然地挑着眉斜睨着他。

    严楚斐嘴角一抽,无语低叫,“怎么可能!你别胡思乱想!”

    “不可能你干吗要在她那里过夜?”她不依不饶,揪住这点不放。

    对莫念娇来说,现目前的局势对她很不利,就算严楚斐把全家身当给她都没用,光有钱她照样会被严谨尧灭。

    所以莫念娇的最终目标是严楚斐!

    只有跟严楚斐复合,只有当上严楚斐的太太,她才有活路。

    所以莫念娇不要钱,要人!

    既然莫念娇的目的那么明显,他在那里过夜会安全?

    她才不信呢!

    哼!

    都说男人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就算他对莫念娇没感情了,可在面对莫念娇的投怀送抱时,他真能坐怀不乱?

    未必吧!

    毕竟莫念娇长得也不算差,又是他最喜欢的那种温柔贤惠型,他会不心动?

    魏可告诉自己不能信。

    这世间有多少傻女人就是对喜欢的男人这样盲目信任最后却被骗得伤痕累累。

    她不能做那样的傻女人,不能!

    严楚斐头疼。

    面对严太太的一再质问,他真是有种百口莫辩的无力感。

    他当然不可能会去色、诱莫念娇,虽然莫念娇的确对他有企图,但他一直在尽力周旋,绝对没有做任何对不起严太太的事。

    可是莫念娇想睡他是不争的事实,他想破脑袋也想不出一个不会让严太太生气的理由把这件事搪塞过去

    。

    不管他怎么说,严太太都会在意,他知道。

    因为她跟他一样,都是那么的爱对方,眼里都是容不得一粒沙子。

    不知道该怎么说才能让她不生气,最后他没辙,只能避重就轻,“我跟你保证,我绝对不会做任何对不起你的事!”

    “得了吧,你都去她那里过夜了,而且还不止一次,你的保证有个毛用!”见他不肯正面回答,魏可的心里越发不痛快,不屑地剜他一眼,冷冷哼道。

    “我只是去吃个饭……”严楚斐头皮发麻,极尽艰涩地吐字。

    “吃饭吃一晚上?”她挑眉冷笑。

    他哑口无言。

    吃饭当然没有吃一晚上,但吃完饭后他都找借口去了书房,然后在书房通宵工作一整晚。

    但这话解释来解释去好像也没什么意义。

    拧眉微恼,他忿忿道:“都说了我爱的只有你,你就这么信不过我么?”

    “我妈说过,宁肯相信这世上有鬼,也别相信男人那张嘴!”魏可撇嘴嗤笑,不屑地白了他一眼。

    严楚斐磨牙,“自己男人可以信!”

    “呵呵!往往骗人的都是所谓的‘自己男人’!”她反击,字字犀利。

    被严太太一再呛声,严楚斐真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重重一叹,他俯首下去与她额头相抵,目光幽怨地凝睇着她,爱恨不能地切齿,“那你到底要我怎么样呢?”

    “你想怎样就怎样啊,跟我又没关系!”魏可傲娇地哼哼。

    见她一再拿乔,他怒了,大手掌住她的脸颊,忿忿道:“魏可你别给我这么没良心哈!我忍辱负重都是为了谁?”

    她闻言嗤笑,不以为然地斜睨着他,“忍辱负重?我看你明明就是乐、在其、中——啊!”

    她突然惊叫一声。

    因为他的手,毫无预兆地扣住了她最脆弱的地方……

    之前他给她按摩,就把她的小腿放在他的腿上,如今他半个身子覆在她的上方,这样他便等于置身在她两腿之间……

    意思就是,现在的她,两腿是……打开的。

    所以他的手突然这样……

    她毫无防备,轻而易举便被他得逞。

    魏可想把腿合拢,怎奈他这么大个人夹在中间,她根本合不拢。

    “拿出去!”她羞愤交加,红着脸恶狠狠地吼他。

    “想不想我?”可他不止不退,甚至还变本加厉地轻轻揉捏,同时薄唇贴在她的红唇上,暧、昧低喃

    。

    “严楚斐我警告你,马上给我把手拿出去!”魏可气急败坏,攥紧拳头狠狠捶打他的肩。

    瞧瞧他这连孕妇都不放过的猴急样,还敢跟她信誓旦旦的保证在莫念娇那里过夜而什么都没发生过?

    哼!

    “嗯?这么久没见了,宝贝儿你想不想我?”严楚斐哪里舍得放开,都那么久没抱过她了,想得紧。

    他在她软乎乎的唇上贪、婪地轻啄,一下又一下,怎么也亲不够似的。

    “严、楚、斐!!”魏可咬牙切齿,从齿缝里一字一顿地冲他吼。

    他揉得她难受死了好么!

    许久没有如此亲近,加上怀孕身子比较敏、感,他这样一弄,简直让她要崩溃了。

    “嘘!小声点,别把小家伙吵醒了。”他在她唇上极尽温柔地轻哄。

    同时指尖挑开她最后屏障,轻轻探入……

    魏可要疯了,又羞又急,“你干什么你……嗯……”

    偏偏又无力反抗。

    “我好想你,老婆……”

    他的唇,往她的脸颊移动,最后衔住她的耳垂,在她耳畔深情低喃。

    魏可狠狠咬着唇,脸颊绯红,呼吸急促,已然不敢再说话。

    她怕自己一开口,就会是破碎不堪的嘤咛。

    他太清楚她的弱点在那里了,简直是一击即中,根本让她无处可逃。

    顾忌她有孕在身,他没敢太激烈,只是很有耐心地轻轻搅弄……

    像是在讨好她,又像是在取、悦她,完全以她的感受为主。

    魏可不想沉沦,可他手法高超,不一会就让她溃不成军了……

    许久之后。

    “严楚斐,你说就你这跟饿了几百年一般的样子,在面对莫念娇的投怀送时抱会忍得住?”

    当他不再那么肆意妄为,当她终于找回一点力气,她羞怒交加地瞪他一眼,淡淡讥诮。

    严楚斐闻言,只是微微挑了挑眉,竟一点都没有生气。

    他勾唇一笑,不答反问,“你跟你的何教官同住了三个月,你们之间有发生过什么吗?”

    “我才没你那么饥不择食——啊不是!我跟何教官才不是像你跟莫念娇那种龌蹉的关系!”她张口就喷他一脸,但立马又惊觉用词不当,连忙改口。

    何教官是她的男神,怎么可以用“饥不择食”来形容他呢?真是罪过,罪过啊!

    “可你以前喜欢他不是吗?现在你们住在一起,机会如此难得你就没有趁机向他表白?”严楚斐撇嘴嫌弃,酸溜溜地冷哼

    。

    听出他言辞间的醋意,魏可唇角一勾,笑靥如花,故作恍然大悟地轻叫一声,“啊!对呀!我怎么没想到呢?何教官不就是那个可以与我情投意合的男人——啊……”

    他倏地用力,逼得她惊叫一声。

    “严楚斐你……”她气喘吁吁,羞愤欲绝,抬脚想要踹他。

    “别动!”他拧眉轻斥,抓着她妄动的腿,不许她乱动。

    魏可咬唇,动不了也不想动,因为他伺候得她挺舒服的……

    严楚斐见严太太听话了,满意,在她唇上轻啄一口以示奖励。

    “可可,有件事我想跟你商量一下。”

    一会儿后,严楚斐又轻声开口。

    “啥事儿?”魏可本已意乱情迷,闻言倏地睁开双眼瞅着他,一脸戒备。

    “让宝宝拜何柏琛为干、爹,好不好?”他说。

    魏可挑眉,眼露惊讶。

    他不是挺介意何教官的吗?因为何教官他俩还吵过不少架呢,今天他是哪根筋搭错了?竟然想起来要让何教官做宝宝的干、爹?

    像只知道严太太心中的疑惑,严楚斐深深看着严太太的双眼,在她唇边低低道:“他十几年前救过我们,现在又不辞辛苦的照顾你跟宝宝,让宝宝叫他一声干、爹也是应该,你说呢?”

    当然好啊!

    魏可心里在欢呼,表面却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模样。

    她撇撇嘴,淡淡道:“你高兴就好咯。”

    眼前的男人有多小气她最清楚不过,若她表现得很欣喜,他又该不爽了。

    然而就算她没把心里的欢喜流露出来,他还是不开心。

    “明明最高兴的是你!”他冷脸瞪她,危险地半眯双眸。

    她低叫,矢口否认,“我哪有最高兴——”

    “嗯,我说错了,是何柏琛最高兴!”他抢断,没好气地哼哼。

    魏可一听他这语气就恼了。

    她微微偏着头,皱眉斜睨他,“嘿!我说严楚斐你这人可真奇怪,既然这么不乐意,你提这茬干吗?”

    严楚斐默不啃声。

    其实这是他三个月前求何柏琛回国,何柏琛对他开的条件。

    何柏琛对他说,楚斐,我可以回国帮你保护可可,但你们的孩子出生之后得认我做干、爹!

    他答应了。

    其实他也并不是不乐意,只是多少有点不甘心,谁让何柏琛爱着他的严太太,而他的严太太又曾奉何柏琛为男神

    。

    他妒忌,当然会心有不甘。

    “对了,严楚斐,我想起一件事儿……”

    突然,魏可皱起眉头,迟疑地开口。

    “嗯?”他抬眸看她。

    “我去医院那天,医生说我不适合做手术,否则会引起大出血或者终身不孕……是你搞的鬼吧?!”她目光锐利,狐疑地瞅着他。

    “我只是想吓唬吓唬你,让你打消流产的念头。”他大方承认,没好气地瞥她一眼,想起当时的情况也是一肚子气。

    他想让她知难而退,哪知她竟宁愿冒着生命危险都要放弃他们的孩子,差点让他气绝身亡。

    最后他实在没辙了,知道自己肯定是阻止不了她的,连忙吩咐医生拖延时间,他则飞奔去魏家搬救兵。

    还好岳母大人明事理,二话没说就跟他一同回到医院,及时阻止了她。

    魏可闻言,怒不可遏,一边报复性地使劲儿揪他的手臂,一边冲他尖叫:“混蛋!你害得我被妈打了一耳光!”

    “你不该打吗?”他一动不动,任她揪,冷冷睨着她凉飕飕地哼道。

    “你——”她气得呼吸一窒,狠狠抽了口凉气。

    他动了动,侧躺在她身边,一只大手轻轻抚上她的小腹,“我舍不得打你,只能让妈妈代劳了。”

    “你滚!她推他,大骂。

    他故意扭曲她的意思,用下巴点了点她凸起的小腹,“我倒是想‘滚’,可你肯让我滚吗?”

    魏可,“……”

    他如此说,就算她再迟钝,也知道此滚非彼滚了。

    “严楚斐你脑子里能想点有营养的么?”她的脸颊不由自主地开始发烫,羞恼瞪他,狠狠切齿。

    她羞得无地自容,可他却与她截然相反,表现得格外的理直气壮。

    他说:“古人曰:食色性也!你是我老婆,我睡你天经地义,怎么就没营养了?”

    夫妻之间,“睡”是最正常不过的事,不睡才不正常好么!

    而他是个正常得不能再正常的男人,与心爱的小女人分开了三个月之久,这见了她还不蠢蠢欲动的话那他还叫男人吗?

    “你要我说多少遍?我们已经离婚了!”魏可气急败坏,一边推他一边叫嚷。

    虽然他刚才解释了一大堆,可她还是对他有所保留,才不要一见面又被他那啥……

    “离婚了你也是我老婆。”严楚斐厚着脸皮往她颈窝里蹭,在她的脖颈上用力一吮。

    魏可疼得龇牙,偏着脑袋躲他,恼火大骂,“滚蛋!我现在不是你老婆!!”

    “我说你是你就是

    。”他又吮了一口。

    她气得用力撑着他的下巴不让他再靠近,“严楚斐你怎么这么不要脸啊?”

    她气急败坏,他却云淡风轻,将她的小手轻轻拿开,贴着她的耳朵,说:“老婆别闹了,我有件很严肃的事想跟你说。”

    “啥?”

    “我们滚一次吧!”他往她耳朵里呵气,用一本正经的语调说着厚颜无耻的话。

    同时他的手,还是作乱……

    “……”魏可无语。

    这叫“很严肃”的事?

    他怎么不去死!!

    “神经病啊你,我怀孕了!”她羞愤交加地大叫,手忙脚乱地阻挡他的进犯。

    他却在她耳朵上诱哄着,“我咨询过的,除了怀孕早期和快临产的最后两个月,其他时候是可以适当的……”

    “你质询的谁?”

    他话音未落,她猛地僵住,蹙眉问他。

    “郁凌恒。”他一边回答,一边将大手往下。

    “你——”魏可闻言,真真是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是过来人。”像是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他连忙解释。

    “严楚斐你给我滚!”魏可气得胸腔起伏,狠狠骂他,觉得自己要疯了,脸都被他丢光了啊啊啊!

    可他不止不滚,还越是往她身边蹭,“真的!老公不骗你,可以的!”

    哎哟我去!

    这个臭不要脸的!!

    魏可气得连骂他的力气都没有了。

    她想,自己往后还有什么脸见云裳?只怕云裳会拿这件事笑话她一年吧!

    这简直……太丢人了好么!

    见她不语,他坚持不懈地在她耳边哄着求着,“我轻轻的……”

    她怒,狠狠瞪他,“不行……唔……”

    然而她的拒绝还没落音,就被他堵住了嘴。

    以吻封缄。

    魏可要疯了,一不留神就被他挑开了牙关,无力阻止之下,只能任由他在自己嘴里胡搅蛮缠……

    “我想你,可可,我想死你了……”他一边深深吻着她,一边甜言蜜语说了一大箩。

    突然——

    咔擦……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