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霸道总裁爱上我》第088章:何太太?
    &lt;/&gt;    她蹙着眉看着他,突然就觉得今天过得可真是够莫名其妙的

    。

    “严楚斐你到底是来干吗的?”魏可双臂环胸,睥睨着眼前悠然自得的男人,脸色阴沉。

    “看我的小宝贝儿。”严楚斐用嘴努了努她的肚子,理直气壮地说道。

    其实是看她这个大宝贝儿……

    “我们已经离婚了!”她一张俏脸冷若冰霜,恶狠狠地提醒他。

    “我是孩子的父亲,我有探视权的。”他老神在在,不慌不忙,与她的恼火大相径庭。

    魏可抓狂。

    “我、们、已、经、离、婚、了!!”她一字一顿,咬牙切齿地再次强调。

    “离婚了也不能改变我是他爸爸这个铁一般的事实!”他瞅着她,不紧不慢地说。

    魏可嘴角抽搐,一脸木然地看了他半晌,对他的厚颜无耻已经彻底无语。

    最后,她累了。

    “你去死。”她有气无力地吐出三个字,然后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他没拦她,只是在她身后懒洋洋地说道:“我要真死了呀有你哭的。”

    魏可顺手抓起沙发角落的一个抱枕头也不回地朝他丢去。

    竟奇迹般砸中他的脸。

    可惜一点也不疼。

    严楚斐接住从脸上掉下来的抱枕,看着严太太扶着腰走得笨拙的背影,唇角微勾,笑得无奈又宠溺。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次日一早。

    魏可昨晚有点失眠,可能是因为客厅的沙发上睡着一个如狼似虎般危险的男人,扰得她心神不宁。

    失眠的后果直接是导致她早上睡不醒。

    当天际泛白之时,她睡得正香,哪知竟突然听到窗帘哗啦一声被人拉开。

    有亮光从窗外泻入室内,将一室黑暗尽数驱散。

    魏可被惊醒,手臂挡在额前缓缓睁开眼……

    只见亮若天堂之门的窗前,站在一个熟悉到骨子里的身影,如天神降临一般呈现在她的眼前……

    “喝!”她猛地弾坐起来,手捂着小腹狠狠抽了口气,不可置信地瞪着站在窗前的男人,“你——”

    “你没锁门。”不等她质问出声,他就抢道,神色坦荡又理直气壮。

    “不可能!”魏可蹙眉大叫,恼火至极。

    “真没有!”他将窗帘完全扯开,让卧室内一片大亮,然后他走向牀边,居高临下地看着睡得发丝凌乱的她,半真半假地戏谑,“不然你以为我会穿墙术啊?”

    魏可哑然

    。

    下意识地转眸看了下门,发现门锁完好无损,难道她真的没锁门?

    可是……

    她明明记得昨晚自己锁过的啊!

    是她记错了?

    不能吧……

    “就算我没锁门,你也没资格擅闯我的房间好吗?!”魏可还是很恼火,用力耙了把头发,仰起小脸怒瞪着他。

    “我没擅闯啊,我敲过门的。”严楚斐神清气爽精神抖擞,笑得一脸人畜无害。

    魏可,“……”

    他敲个屁的门啊,她根本没听得好吗!

    迎着她冷飕飕的目光,他冲她笑得愈发温柔,用下巴点了点窗外,“你看,今天天气不错哦!”

    “关我屁事!”她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啐骂一声,然后整个人又倒回牀上。

    他却弯腰下去将她从被子里捞了出来,“起来,我们出去走走。”

    见他如此烦人,她气不打一处来,抬手就去打他,没好气地冲他嚷,“一大早的走什么走啊!”

    她还没睡够呢!

    严楚斐一不留神,就被严太太的小手一掌拍在鼻梁上,哭笑不得。

    三月不见,她居然还有起床气了,这何柏琛到底是有多惯着她啊?

    “早上的空气是最好的,咱们的小宝贝儿需要呼吸一点新鲜空气,你这样总是窝在家里对宝宝一点好处都没有。”他将她胡乱挥动的小手抓住,半强迫地将她从床上扯起来,不许她再睡。

    魏可一听这话更不爽了。

    柳眉一竖,她瞪他,“少叽歪!有本事你来怀!”

    怀孕有多辛苦男人永远都不会知道,所以他有什么资格对她指手画脚?哼!

    “我倒是想怀,可惜就是怀不上。”严楚斐撇嘴,一脸惋惜状。

    魏可想给这假惺惺的臭男人一巴掌,狠狠的!

    得了便宜还卖乖,还有比他更不要脸的吗?

    “乖,快去洗漱。”严楚斐柔声哄道,将不情愿的小女人往卫生间推去。

    洗漱,换衣服,吃早餐,磨磨蹭蹭差不多半个小时,两人才来到小区楼下。

    小区里环境不错,绿化做得很好,宽敞又干净。

    人还挺多,有跑步的,有打太极的,还有遛狗的……

    严楚斐想牵严太太,可严太太不乐意,高冷地甩开他的手,甚至还往前快走两步与他拉开距离

    。

    仿佛两人根本不认识一般。

    严楚斐剑眉一拧,怒。

    正要追上去强行与她十指紧扣,却在这时,一个牵着泰迪的女子朝他们迎面走来。

    “早啊,何太太。”

    女子热情地跟魏可打招呼。

    魏可没反应过来,以为女子是在跟她身后什么人打招呼,没搭理。

    哪知女子直直停在她的面前,挡住了她的去路,“何太太你不认识我啦?我就是住你隔壁的那个呀,上次我老公不在家,水管坏了还是你家何先生帮我修好的呢。”

    魏可愣了三秒,想起来了,优雅平和地礼貌微笑,“早,杨太太。”

    何太太?

    在魏可身后两步之遥的严楚斐闻言,整个肺都快炸了。

    什么玩意儿?!

    她怎么变成何太太了?

    他严楚斐的老婆怎么就成了“何太太”了?!

    气死他了!

    杨太太喜笑颜开,“早早早。上次你家何先生帮我修好了水管,我还没来得及好好谢谢他呢,何太太你看看你俩什么时候有时间,我想请你们夫妻俩吃个饭——”

    “没时间!”

    杨太太欢快的邀请还没说完,突然就被一道冷厉的呵斥给生生阻断。

    同时严楚斐两个大步上前,像座冰山似的杵在魏可的身边,阴沉着俊脸极不友善地冷睨着“瞎了眼”的杨太太。

    严楚斐凶巴巴的样子让杨太太一愣,眨了眨眼一脸茫然,“这位是……?”

    “我是她——”老公!

    “我哥!”

    然而最重要的两个字还没来得及说出口,魏可就清冷淡漠地抢道。

    严楚斐呼吸一窒。

    俊脸瞬间黑到无以复加,他转眸,不可置信地看着把谎说得面不改色的严太太。

    哥?

    啊呸!他什么时候成她哥了?

    他是她男人!

    谁特么要做她哥哥啊?!

    她她她……太过分了!!

    任由杨太太叫她“何太太”而不解释已是让他火冒三丈,现在她竟然还敢向外人恶意隐瞒他是她丈夫的事实?

    她想干什么?真有出墙之心?

    弄不死她

    !!

    严楚斐正怒不可遏,哪知杨太太竟打起了他的主意……

    “何太太,这位是你亲哥哥啊?”杨太太一边偷瞄着帅气俊朗的严楚斐,一边压低声音问魏可。

    严楚斐恶狠狠瞪着严太太,给她最后一次机会纠正他们的关系……

    然而魏可却对他充满警告的目光视若无睹,淡淡道:“表哥。”

    严楚斐想吐血。

    “结婚了吗?”杨太太闻言心潮澎湃,频频偷瞄气场十足的严楚斐。

    “离婚了!”魏可双手轻轻抚着凸起的肚子,冷嗤道。

    “哦……”杨太太双眼一亮,然后更加靠近魏可一分,神秘兮兮又激动不已地小声低语,“那个,何太太,你表哥现在有女朋友吗?我有个妹妹长得非常漂亮哦,跟你表哥很合适耶!”

    在这个看脸的世界,严楚斐那张帅气的脸庞足以让天下女人趋之若鹜,加上浑然天成的尊贵气息和高大挺拔的健硕身材,更是吸人眼球。

    杨太太好后悔啊,心想若是自己还没结婚该多好啊,若是单身她非得不要脸不要皮的对何太太的哥哥展开疯狂追求不可。

    若能嫁给这么帅这么Man的男人,那可真是此生死而无憾了啊!

    都说肥水不流外人田,有如此好的资源,杨太太立马就想到家里还有个未出嫁的妹妹,当下就跟魏可交涉起来。

    魏可嘴角抽搐。

    冷冷瞟了眼严楚斐,魏可想,就他这副德行,怎么会有这么多女人看上他呢?

    她眼瞎也就算了,难道全天下的女人都瞎眼了?

    真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暗暗磨了磨牙,魏可皮笑肉不笑地对杨太太说:“真是不好意思哦杨太太,可能得让你失望了。”

    “已经有女朋友了?”杨太太脸一垮,果然一脸失望。

    “嗯呢!我表哥深爱着他的前女友,还没离婚就已经跟前女友复合了呢。”魏可噙着甜甜的笑靥,一边点头,一边娇滴滴地说道。

    严楚斐狠狠拧眉,脸如玄铁。

    杨太太闻言,脸色一变,“啊……这样啊。”

    还没离婚就和前女友复合了?那不就是婚内出轨么?

    这可是人品问题,长得再帅如果品德不行……

    杨太太忍不住又瞟了眼严楚斐,一脸惋惜。

    会婚内出轨的男人都是人渣,作为已婚之人,杨太太表示坚决抵制这种人渣。

    “呵呵呵呵……那,那就算了吧。”杨太太讪笑。

    然后随便找了个借口就牵着狗走了

    。

    魏可一手轻捂着肚子,一手撑着后腰,继续慢悠悠地往前走。

    “魏可,你在外面就是这样诋毁我的?”

    待走到人迹稀少的地方,严楚斐上前一步挡在魏可的面前,恨恨质问。

    “谁诋毁你了?”魏可蹙眉不耐,用“你有神经病么”的眼神斜睨着他。

    “你!!”他恶狠狠地吐出一个字。

    她笑了,双手往胸前一抄,姿态傲慢地微仰着小脸与他互瞪,“严先生你倒是说说,我诋毁你什么了?我说的哪句话是假的?”

    “句句都是假的!”严楚斐气得很,咬牙切齿。

    “哦?”她挑眉,冷笑。

    “我深爱谁你不知道吗?”他忿忿道,字里行间透着一丝小委屈。

    魏可笑靥如花,“知道啊!你前女友嘛!”

    “你——”严楚斐气结,忍无可忍,大骂:“你放屁!!”

    “NO,我没有。”她装模作样地皱着小鼻子嗅了嗅,然后一本正经地摇头。

    “魏可你狼心狗肺!”他气急败坏,狠狠瞪她。

    她淡淡看着他,一脸“姐懒得理你”的轻蔑表情。

    而她越是这样不搭理他,他就越是觉得气愤填膺,“什么叫‘还没离婚就已经跟前女友复合了’?我什么时候跟她复合了?我——”

    “都送她别墅了还不叫复合啊?三不五时的跟她住一起还不叫复合啊?严楚斐你真把我当傻帽了是吧?”魏可倏然冷了脸,字字如刀,掷地有声。

    是的,在这三个月里,她怀着他的孩子每天被折磨得吃不好睡不着,可他呢?他都做了些什么呢?

    他在帝都忙着给莫念娇买别墅!

    嗯,莫念娇现在就住在他买的别墅里,偶尔他还会去那里过夜。

    俨然就是一对情侣的架势。

    别问她为什么知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严楚斐没有很惊讶,只是很气愤,“你就是傻帽!!”

    他不止没有丝毫悔意还敢骂她?

    魏可怒了。

    “去你妹的!”俏脸一冷,她恶狠狠回敬道。

    说完就转身往回走。

    太生气了,她步伐有点快,看得严楚斐心惊胆颤。

    “你慢点!”他忙不迭地追上去,小心翼翼地护在她身边,拧眉轻喝。

    “滚

    !”她字正腔圆高亢浑厚地对他喷出一个字。

    她不想看到他了,一辈子都不想了,她现在只想让他有多远滚多远,永远都别再出现在她面前。

    严楚斐无奈地轻叹一声,小声道:“我有苦衷的——”

    “管我屁事!”她张口就喷他一脸。

    “你能不能听我说完?能不能不这么任性?”严楚斐无语。

    说她任性?

    “关你屁事!”她再喷他一脸唾沫星子。

    严楚斐眸色一凌。

    倏地一把将她抓住,不给她反应或是反抗的机会,双手紧紧捧住她的脸颊,惩罚般狠狠吻上她的唇……

    魏可疼得蹙眉,感觉自己的唇都要被他啃破了。

    “唔……混蛋……唔唔……王八……蛋……啊……”她攥紧拳头打他,边打边骂。

    可她越骂,他就吻得越狠。

    识时务者为俊杰,她见反抗不了,避免自讨苦吃只能暂时屈服。

    最主要的是,他不要脸没关系,可她要脸啊!

    虽然是大清早,虽然这边比较偏僻,虽然过往行人极少,可万一被人撞见……多丢人啊是吧?!

    他的德行她最了解不过,越是反抗,他越是来劲儿,如果顺着他,会好许多。

    所以算了,她忍一忍,回家再说。

    果然,她不反抗之后,他吻了一会儿就打住了。

    但他并未马上离开,而是与她额头相抵,薄唇贴着她的红唇,沙哑着声音恶狠狠地切齿,“魏可,我严重警告你,以后你再敢跟别人介绍我是你表哥我就弄死你!”

    魏可嘴角一咧,笑靥如花,媚声娇嗲,“行啊,那我吃点亏,以后介绍你是我表叔。”

    严楚斐一脸黑线。

    “你就这么想死是不是?”他气得从齿缝里迸出字来,想揍她的心都有了。

    魏可微微瞠大双眼,故作惊讶地看他,“表叔也不行?难不成你想当我表公?那不行,我太吃亏了——啊!”

    话音未落,唇就被他用力咬了一口。

    魏可疼得捂住嘴,后退两步从他怀里退出,恼火地狠狠瞪他。

    严楚斐气也不是恨也不是,哭笑不得。

    互瞪半晌,严楚斐倏然嘴角微勾,微眯着黑眸向她靠近,说:“严太太,想不到你口味儿这么重啊!”

    口味重?

    魏可皱眉不解,一脸莫名。

    “我若是你表哥,那就是你亲戚,你跟你的亲戚有了孩子……”他笑得不怀好意,走到她的面前,一边大掌贴在她的小腹上,一边低头凑近她的耳畔,暧、昧低喃,“原来你喜欢这种禁忌的感觉啊

    !”

    呃……

    “喜欢你妹!”魏可大骂,脸颊发烫。

    他撇嘴摇头,“你死心吧,我妹喜欢霍冬。”

    “……”魏可彻底无语。

    一把将他狠狠推开,她气鼓鼓地朝着家的方向原路折回。

    “你慢点——”

    “严楚斐我警告你,别惹我!!”

    严楚斐忙不迭地又追上去,可刚开口,就见她倏地回头冲他怒吼道。

    “好好好,不惹不惹,惹不起你,我不惹了成不?”他举起双手做投降状,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样。

    魏可恼火,愤愤哼了一声,狠狠剜了他一眼,然后继续走。

    “我的小祖宗,你走慢点。”严楚斐亦步亦趋地跟在她身后,不厌其烦地叮嘱。

    她置若罔闻,连回应都懒得回应了,她现在不止不想再看到他,连他的声音都不想听到好么!

    混蛋!骗她出来呼吸什么新鲜空气,根本就是让她吃了一肚子气!

    滚滚滚,滚回帝都去,有多远滚多远!

    哼!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严太太生气了,后果很严重。

    从早上回家后,她就像是突然哑巴了一般,再也不跟他说话了。

    不管他怎么逗,怎么哄,怎么求,她都一脸高冷,板着小脸一声不吭。

    严楚斐悔得肠子都青了,暗忖早知道她脾气这么大就不惹她了,这么宝贵的相处时间就这样在冷战中度过简直是暴遣天物好伐。

    他还想趁着关系缓和跟她好好温存一番的呢……

    他都想死她了!

    而且有些事,他也应该跟她解释解释了……

    可现在怎么办?她不理他了。

    吃完晚饭,魏可就拿着平板电脑进了卧室,舒服地躺在牀上看电视。

    对每隔几分钟就来敲她的门用美食you惑她的严楚斐置之不理。

    看完一部电影,她困意来袭,不知不觉就陷入了梦境……

    不知道睡了多久,迷迷糊糊中,她感觉有人来到她的牀边,然后轻轻掀开了她的被子……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