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霸道总裁爱上我》第086章:怕我吃了你啊?
    &lt;/&gt;    C市。

    三个月后。

    魏可怀孕已经五个多月,小腹明显凸起,感觉比一般孕妇要大一点,但情况稳定,状态很好。

    时值周末,魏可和何柏琛上超市采购。

    魏可走在前面,把需要的物品一件件往购物车里放,何柏琛则推着购物车,亦步亦趋地跟在她的身后。

    选择困难时,魏可就拿着不同品牌的物品征求何柏琛的意见,何柏琛便噙着温柔的微笑跟她低声交谈,或是抬手指着货架上的另一款……

    看在外人眼里,两人相处融洽的画面,俨然是对恩爱的夫妻。

    慕煞旁人!

    超市里周末很多市民购物,人来人往,拥挤不堪。

    严楚斐融入在来往的人潮中,饱含怨念的目光一直锁定在魏可那张巧笑嫣然的小脸上,一瞬不瞬。

    小东西好像比半个月前胖了点。

    脸变圆了,粉嘟嘟的,扎个丸子头,看起来像个二十出头的小妈妈。

    肚子也大了些,走路的样子都变得比上次见她时更笨拙。

    嗯,这三个月来,虽然与她相隔千里,但他只要有一点空闲,都会从帝都飞来C市偷看她。

    有时是看到她和何柏琛在傍晚时分散步,有时是看到她和何柏琛去逛商场给肚子里的宝宝买婴儿用品,有时是看到她和何柏琛在外吃饭……

    每次看到她和何柏琛在一起的画面,他都恨不得冲上去分开他们或者剜掉自己的双眼。

    他想她,担心她,想看看她在没有他的日子里,过得好不好……

    她很好!

    她在别的男人的陪伴下,每天都过得很开心!

    每每看到她对何柏琛笑,他都好恨她!

    真是个没心没肺的小混蛋啊!

    三个月了,她就不想念他吗?哪怕只有一点点!!

    他想她都想得快要茶饭不思了,她却每天对别的男人喜笑颜开,叫他怎能不怨不恨?

    多想陪在她身边的人是自己啊,可是他有那么多的无奈和苦衷……

    严楚斐觉得,自己这辈子最遗憾的事,应该就是严太太怀着他的孩子而他却不能时刻陪在她身边这件事了。

    怎么办?

    好委屈啊

    !

    他那么想她,可她却好像都忘了他这号人了,这让他简直不能更委屈了好吗!

    居然还长胖了!!

    严楚斐很矛盾,既希望严太太身体长好点,又期盼她能“为伊消得人憔悴”……

    她若憔悴一点,至少说明她的心里还有他,可她现在这样心宽体胖的,不等于完全没把他当回事儿了么!

    死死看着前方在挑选牙膏的小女人,严楚斐满腹怨念,恨得咬牙切齿。

    魏可拿着一盒牙膏在看,突然抬手揉了揉眼。

    “怎么了?”何柏琛问。

    “眼皮有点跳。”魏可摇头表示自己没事,几不可闻地咕哝了一声。

    正在这时,何柏琛的手机响了。

    “别到处走,我接个电话。”何柏琛指了指不远处人少方便接电话的位置,对魏可叮嘱道。

    “好。”魏可点头,同时从货架上拿起另一只牙膏,与手上的作比较。

    于是何柏琛一边接起电话,一边朝着人少的地方走去。

    魏可继续挑牙膏。

    周末的超市,熊孩子也特别多,两个约莫四五岁的小男孩,一人拿着一根塑料金箍棒在对打嬉闹。

    魏可低着头看牙膏,没注意到危险已来临……

    突然,一个孩子撞上来,踩了她的脚。

    “啊……”魏可痛得惨叫,本能地往后退。

    怀孕五个多月,大着肚子行动不便,在又痛又慌的状态下,她一不留神就脚靠脚,笨重的身子一歪,眼看就要往地上摔倒……

    魏可吓得魂飞魄散,急得双手乱抓,试图抓住什么以稳住自己,然后慌乱中她什么也抓不住。

    身子已在不可控制地往地上倒,她绝望得闭上了双眼……

    一个高大的身影拨开人群,如天神般降临在她面前,在千钧一发间将她稳稳抱在怀里。

    熟悉的男性气息灌入鼻端,魏可还来不及从幸免于难中松口气,立马又被惊得僵在“救命恩人”的怀里,动弹不得。

    这气息……

    这怀抱……

    这胸肌硬度的熟悉感……

    太特么像严楚斐那个贱男人了!!

    魏可吓得屏住呼吸,一动不动,甚至不敢睁开眼看他一看。

    严楚斐高大的身躯控制不住地微微颤抖,同样被吓得不轻。

    还好他有先见之明,见何柏琛离开了她的身边他就悄悄跟近了些,不然这突发状况人山人海的他挤不过来可怎么办?

    !

    若叫他眼睁睁看着她和孩子有危险而救不了,只怕他会怒得炸了这家破超市。

    紧紧抱着差点摔倒的严太太,严楚斐俊脸苍白,目露凶光地狠狠瞪着两个尤不知闯了大祸的熊孩子。

    两个熊孩子被严楚斐一瞪,立马安静了下来,手足无措地看着他,怯怯地瘪了瘪嘴,然后“哇”地一声被吓得双双哭了起来。

    孩子一哭,孩子的家人就寻了过来,年轻夫妇正想责问是谁弄哭了他家孩子,目光一扫就对上了严楚斐杀气腾腾的眼神。

    三五个目睹一切的旁观者立马对年轻夫妇说,是你家孩子撞了人家孕妇,害得人家孕妇差点摔倒巴拉巴拉的……

    年轻夫妇闻言,自知理亏,再被严楚斐凶狠的目光冷冷盯着,更是心生怯意。

    于是拽过两个孩子就在各自的屁股上狠狠拍了一巴掌,再忙不迭地点头哈腰对抱在一起的严楚斐和魏可说着对不起……

    魏可虽然闭着眼睛,但耳边噪杂的声音她却听得一清二楚,听到了孩子哭,也听到了孩子的父母一个劲儿的道歉。

    然而她关心的并不是这个,而是……

    致命的熟悉感并未散去,甚至还越加浓郁,熟悉的怀抱熟悉的温度,在在显示这一切并非她的幻想或错觉……

    是谁是谁?

    此刻正把她紧紧抱在怀里的是谁?!

    她心如打鼓,竟紧张得仿佛下一秒就要休克了似的。

    实在按耐不住心里的好奇和躁动,她把双眼悄悄睁开一条细缝。

    首先看到的,是男人微敞的领口,以及性感的喉结……

    心,狠狠一跳。

    爱一个人若爱到了骨子里,那他身体的每一处都会特别的眼熟,一眼既能认出。

    魏可屏住呼吸,鼓足勇气,一边慢慢把双眼完全张开,一边缓缓抬头,目光从男人性感的喉结,一点一点地往上移动……

    靠!

    果然是他!!

    当看清眼前的俊颜,魏可在心里低咒了声。

    三月未见,他好像……瘦了。

    啊呸呸呸!

    魏可你吃饱了撑得慌么?他是瘦是胖关你屁事!

    你现在应该做的是狠狠推开他,而不是关注他是胖是瘦好吗!

    魏可一边在心里狠狠唾弃自己,一边双手撑在严楚斐的胸膛上想要将他奋力推开。

    然而他却像是早就猜到她会有此一举似的,先一步收紧双臂,将她肥硕的腰肢紧紧抱住,让她即便卯足了劲儿也无法撼动他分毫

    。

    推不动他,魏可好气啊!

    严楚斐微垂眼睑,好整以暇地看着已经有些气急败坏的严太太,三个月了,终于有机会如此近距离的看着她,这些日子里对她的思念总算聊有慰藉。

    年轻夫妻带着两个熊孩子趁机溜走,来往的顾客频频朝他们投去好奇的目光。

    此时的严楚斐和魏可眼里却只有对方,仿佛整个超市只有他俩,其他人全是空气。

    魏可蹙眉不悦,推不动就打,小手攥紧成拳狠狠捶打在严楚斐的肩上,一下一下,毫不留情。

    大庭广众之下她不好吼他,只能用凶狠的眼神警告他快点放手。

    可她的花拳绣腿对他来说毫无威胁力,不痛不痒跟挠痒差不多,他就一动不动,用轻蔑的眼神睨着她,由着她打。

    这边两人正无声地较着劲儿,那边何柏琛一边把手机往兜里揣,一边朝他们大步而来。

    “怎么了?”何柏琛微微拧眉,问。

    严楚斐转头看着何柏琛,没好气地叫道:“差点被两个小屁孩撞了!”

    那口气,听起来隐隐透着责备的意味。

    何柏琛没理他,直接看着魏可,担忧轻问:“没事吧?”

    “没事。”魏可摇头,对何柏琛露出一抹勉强的笑,然后转头看向严楚斐的时候立马俏脸一板,疾言厉色地喝道:“放手!!”

    不要脸!

    他有什么资格用那种口气跟何教官说话?人家何教官一不欠他钱二不欠他情的,凭什么要受他这份窝囊气?

    被严太太吼了,严楚斐的心脏顿时一抽一抽的,疼得紧。

    她这是在维护何柏琛,他知道!

    对别的男人就笑脸相迎,对他就恶语相向,她是想挨揍了是么?

    亏他每天想她想得吃不下睡不着的,许久不见,这刚见面就骂他,她的心是石头做的还是被狗吃了?!

    魏可觉得严楚斐很过分。

    严楚斐觉得魏可很无情。

    两人互瞪。

    “你来了正好,我有事要办,你送可可回家。”何柏琛微拧着眉头,没有拐弯抹角,直接对严楚斐急急说道。

    “不用——”

    “好!”

    魏可的拒绝被严楚斐抢断。

    何柏琛好像真的很急,甚至不等严楚斐话音落下,就已经转身快步朝着超市出口走去了。

    魏可瞠大双眸,眼睁睁看着何柏琛快速消失在人群中,一脸错愕,不敢相信他居然真的就这样丢下自己走了

    。

    啪!

    P股突然被重重拍了一下。

    吓得她猛地转头,狠狠瞪他,简直想咬死他的心都有了。

    “发什么愣?回家了!”他回瞪她一眼,一脸不悦地呵斥道。

    看看看!有什么好看的?!

    天天看着何柏琛还没看腻?他们都三个月没见了就不会多看他两眼?!

    严楚斐满腹怨气,目光幽怨地看着冷若冰霜的小女人,用眼神控诉她的无情无义。

    魏可转身就走。

    这里太多人了,她不想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骂他,那样会显得她很没素质,她不能为了一个贱男人而损坏自己的形象。

    嗯,她要做个优雅的孕妇,而不是凶悍的泼妇。

    刚走两步,小手就倏地被一只大手抓住。

    “走慢点,小心地滑。”

    同时伴随着他饱含担忧的轻斥。

    魏可想爆粗口,忍得很辛苦。

    他却对她杀人般的凶狠目光视若无睹,理直气壮地一手牵着她,一手推着购物车,径直朝着收银处走去。

    魏可很想问问他,六大爷你失忆了么?你忘了老娘已经跟你离婚了离婚了离婚了么?!

    你大爷的居然还敢出现在我面前?出现在我面前也就罢了,居然还敢拍我的P股抓我的手?

    你……丫的!

    魏可想,如果不是她现在身怀六甲,她能打死他。

    臭不要脸的!!

    一边在心里将他骂了十万八千遍,一边使劲儿转动着手腕试图把自己的手从他的大手里挣脱出来。

    她的不合作让他微恼,停下脚步看了她一眼,然后他五指一张,与她十指紧扣,更是让她无力逃脱。

    她不依,可又怎么拗得过他呢?

    然后从结账到出了超市,他都一直紧紧扣着她的小手,始终不曾松开。

    地面停车场,严楚斐牵着严太太走向他的车……

    好吧!不是他的车,是郁凌恒家的车。

    郁凌恒财大气粗,家里豪车云集,听说他要用车,二话不说就塞了把玛莎拉蒂超跑的车钥匙给他。

    其实他比较喜欢低调点的越野,不过用别人的车自然不好要求太多,凑合用吧。

    即便坐在豪车里,魏可还是一点都不开心

    。

    而且就算十辆玛莎拉蒂,也比不过严楚斐的那辆改装越野。

    所以严楚斐的车她都不爱坐,这玛莎拉蒂也没什么好稀奇的了。

    魏可无聊,在心里默默吐槽。

    将严太太塞进车里之后,严楚斐也跟着上车,然后启动车子离开。

    车子融入车流,他甚至不问她住哪里,就轻车熟路地朝着她所住的方向驶去。

    魏可面无表情,一声不吭,已经懒得问他为什么知道她的住所了。

    二十分钟后,到达魏可所住的小区。

    严楚斐下车,打开后备箱拎出从超市采购的两大袋。

    魏可站在车门边冷冷看着他。

    “这么多东西你觉得你拎得上去?”

    严楚斐歼诈又狡猾,自然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所以不等她出言拒绝,他就先一步淡淡哼道。

    她还是冷冷看着他,高傲地微仰着下巴,一脸不屑跟他说话的表情。

    严楚斐被严太太傲娇的小模样逗笑了。

    剑眉一挑,他噙着不怀好意的笑凑近她面前,瞟了眼她的大肚子,微微低头在她耳畔暧昧地呵气道:“干什么?怕我吃了你啊?可就你现在这样,能吃么?”

    那轻蔑的语气,十足的挑衅。

    魏可想给他一耳刮子。

    而她也真的那么做了。

    只是他好像早有防备,在她扬起手的那瞬,他就顺势抓住了她的手,然后一手拎着两大袋,一手拉着她往楼道里的电梯走去。

    魏可气死了,她不止没打到他,反倒给了他可乘之机。

    终于到了家门口。

    魏可挺着肚子堵在门前,对严楚斐摆出一脸“我到家了你可以滚了”的冷酷表情。

    哪知严楚斐看都不看她,直接往上滑开指纹锁的盖子,再拉起她的手,将她的食指摁在传感器上。

    滴的一声。

    门开了。

    他率先进屋,跟回自己家一样毫不客气。

    呵!

    他真把自己不当外人了?!

    魏可翻了个白眼。

    扶着腰跟进去,就见他拎着袋子径直去了厨房,动作利索地把袋子里的食材一一放入冰箱。

    放完食材他又拎着另一袋去了卫生间,把洗发水沐浴露什么的替换了出来。

    她站累了,索性坐在沙发里,冷冷看着他忙前忙后

    。

    他从卫生间出来之后又直接去了厨房,也不知道在里面鼓捣什么,半天不出来。

    她很累,一坐下就不想动,所以也懒得管他。

    太无聊了,她就打开电视,舒服地半躺在沙发里看肥皂剧,心想等他忙完出来她差不多也就休息好了,到时就可以跟他对抗了。

    吵架是项体力活,她必须得养精蓄锐才行。

    没过多久,严楚斐就从厨房里出来了,手里端着一盘水果沙拉。

    魏可知道自己此刻应该立马坐起来手指着门喊他滚出去,可当她看到水果沙拉时……

    发现自己好像饿了。

    于是她想,要不先把水果沙拉吃了再吵吧。

    然后,事情就演变成——

    魏可像个女王般半躺在沙发里,双手轻轻覆在凸起的小腹上,一口一口惬意又满足地吃着严楚斐喂到嘴里的水果。

    严楚斐侧坐在严太太的身边,小心翼翼地伺候着她,像在伺候心肝宝贝一般。

    “怎么这么大的肚子,不会是双胞胎吧?”

    严楚斐双眼放光地盯着严太太的肚子,在忍无可忍之后,腾出一只手伸过去,想摸摸。

    啪!

    她一巴掌将他的手打开,皮笑肉不笑地嗤道:“不好意思严先生,你想太多了!”

    还双胞胎?想得可真美!

    “只有一个?你查过?”严楚斐不太相信地看着她的肚子,剑眉微拧。

    魏可给了他一个白眼让他自己去体会。

    拜托!

    他是猪么?

    这都五个月了,若是双胞胎,产检的时候医生早就告诉她了好么!

    这还用特意去查?

    双胞胎的愿望落空,严楚斐失望了一小会儿。

    突然想到什么,他的双眼瞬时又亮了起来,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男孩女孩?”

    “我哪知道!”魏可烦他,冷冷瞪他一眼,没好气地叫道。

    “产检的时候医生没说吗?”他不满,心道给严太太产检的是什么破医院啊,居然连孩子性别都不告知。

    “医院禁止胎儿性别鉴定你不知道吗?”她想骂人了,一脸“你是智障吗”的表情。

    “只要你想知道——”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