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霸道总裁爱上我》第085章:她不要你了
    &lt;&gt;&lt;/&gt;

    嗯,她有宝宝就够了!

    “可可!”

    突然,沙发对面传来一道低沉的轻唤。

    魏可从沉思中惊醒过来,抬眸看着脸色严肃的何柏琛,“嗯?”

    “愿意跟我离开帝都吗?”

    “哈?”她一脸茫然,呆呆的模样可爱又可怜。

    “跟我离开帝都,去别处。”何柏琛侧身而坐面对着她,一本正经的表情不像是在开玩笑。

    魏可嘴角微微抽搐了下,眨了眨眼,小声呐呐,“可帝都是我的家……”

    这里虽然有她怨恨的人,可也有她的家人和朋友,她的妈妈和外公都在帝都啊……

    “我没让你永远离开。”何柏琛被她凝重的表情惹得哭笑不得。

    “那……?”

    “暂时离开这里,跟我一起去别的城市小住一段时间,调节一下心情。”何柏琛柔声说道,带着点诱哄的意味。

    别的城市?

    魏可垂眸咬唇,不说话。

    调节心情她自然是想的,可离开帝都去别的城市……

    见魏可犹豫,何柏琛轻叹一声,目光投向她暂时还算平坦的小腹,苦口婆心地说:“就算不为自己,你也该为你肚子里的孩子想想,继续待在帝都你不会开心的!”

    不会开心的……

    是啊,肯定不会开心啊,继续在帝都的话别说会时不时注意到他和莫念娇的动向,就算每天与践人在同一个城市呼吸,她都觉得呼吸进去的是毒气。

    换个环境,换种心情,其实还真是她目前急需的。

    魏可知道何教官说的都对,可是她的心……

    “去哪儿啊?”咬了咬唇,她小心翼翼地问,拿不定主意的模样像个对未来充满迷惘的孩子。

    何柏琛,“c市。”

    “你去c市做什么啊?”她微微蹙眉,疑惑地问。

    “我太太家里有个小公司在c市,需要我过去打理。”

    魏可默了默,整个人还是蔫蔫的耷拉着脑袋,“……哦。”

    “跟我一起去,嗯?”何柏琛无视她不太乐意的表情,步步紧逼。

    “我……”她用力咬了咬唇,美丽的小脸上写满了为难二字。

    “舍不得楚斐?”何柏琛挑眉,目光极具穿透力地看着她。

    “才不是!!”魏可反应很激烈,立马就抬头挺胸,矢口否认。

    何柏琛不说话,就淡淡地看着她。

    “我妈不会同意。”魏可心虚地垂下眼睑,情急中随便找了个借口。

    “你都没问过她怎么知道她不会同意呢?”何柏琛淡淡轻哼,一脸“你别想随便找理由搪塞我”的不满表情。

    说完,何柏琛直接拿起她刚才随手搁在茶几上的手机,递给她,示意她立刻打电话。

    魏可骑虎难下。

    盯着手机看了两秒,她默默吁了口气,只能接过手机拨通妈妈的号码。

    很快,电话接通了。

    “妈……”她底气不足,小声呐呐。

    “嗯,干吗?”魏家敏的声音洪亮清脆,不难听出她的身体和心情都恢复得不错。

    “有件事儿我想跟你说一下……”魏可低着头,指甲无意思地抠着自己的膝盖。

    “说!”

    “我想去c市……”

    “好!”

    “啊?”

    魏家敏惜字如金,干脆果断,听得魏可一脸懵逼。

    “我说‘好’,听不懂?”魏家敏冷嗤,嫌弃女儿反应迟钝。

    “哦……哦……”魏可晕乎乎的,大脑还真是有点反应不过来,愣了两秒,她才猛然惊醒,蹙眉低喊:“不是!妈!你都不问问我去c市干吗以及去多久吗?”

    “你三十了又不是三岁,我管你那么多干吗?”魏家敏更嫌弃了,没好气地哼道。

    魏可一脸黑线。

    不管她那么多?

    那当初她跟严楚斐结婚的事儿她怎么大发雷霆,还说要断绝母女关系来着?

    听着妈妈那巴不得她立刻滚出帝都的语气,魏可默默叹了口气。

    “……哦。”她无精打采地应了一声,然后悻悻然地挂了电话。

    “怎么样?”见她放下手机,何柏琛明知故问。

    她抬眸看了看他,有气无力地答道:“她说好。”

    “那你呢?”他步步紧逼。

    “那就……”魏可蹙着眉头,垂眸盯着手里红得刺眼的离婚证,牙一咬,心一横,“好啊!”

    嗯,眼不见心不乱,既然分手了,那她就不能再沉迷过去,要勇敢的走出来……

    是的!

    勇敢地走出去,走出他的世界!

    哼!╭(╯^╰)╮

    严楚斐,老娘要跟你形同陌路,老死不相往来!!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答应何柏琛的第三天,魏可出现在机场。

    何柏琛帮她拖着行李箱,亦步亦趋地跟在她的身边。

    严甯来送行。

    红着眼眶,紧紧拉着魏可的手,依依不舍。

    看得一旁的霍冬直皱眉。

    “嫂嫂,你要去多久啊?你什么时候回来啊?你说你现都怀孕了还东跑西跑的干啥呢?就在帝都呗,如果你无聊我可以每天都陪你逛街啊,聊天啊,看电影啊什么都行的……”严甯瘪着嘴泫然若滴,看着魏可极力挽留。

    魏可被严甯絮絮叨叨的念得头皮发麻。

    实在忍无可忍,她微微蹙眉,疑惑地出声打断,“你怎么知道我今天走?”

    她要离开帝都的事儿没告诉其他人啊,七仔是怎么知道的?

    如果七仔知道了,那……

    严楚斐那混蛋是不是也知道了?

    心里这样想着,魏可的眼角余光就开始不由自主地偷瞄四周,想看看可否寻到那抹熟悉的影子……

    然而并没有。

    她没敢仔细瞄,只是大致扫了一遍,自然一无所获。

    “魏阿姨说的呀。”严甯眨了眨眼,神色坦荡,镇定自若地说:“我今天本来想约你吃饭的,就打电话去你家了呀,电话是魏阿姨接的,然后她就告诉我你十一点的航班离开帝都。”

    严甯的说辞毫无破绽,魏可只能淡淡地“哦”了一声,然后就没了下文。

    “你要去多久啊?”然而严甯并不甘心,不依不饶地继续追问。

    魏可眼珠子转了转,微微思量之后,老实摇头,“不知道。”

    “什么时候回来?”严甯愁眉苦脸地皱着眉,又问。

    都说不知道了还问……

    魏可汗哒哒。

    见她一脸无语的模样,严甯手捂着凸起的肚子倏地睁大了双眼,失声惊叫,“嫂嫂你不会不回来了吧?!”

    “听说c市很美,而且还有火锅吃,在那边定居应该也挺不错的吧。”魏可抬手撩发,抿着笑一脸向往地说。

    严甯大惊失色,“嫂嫂!你开玩笑的吧?!”

    嫂嫂要去c市定居?

    那怎么成啊?!

    嫂嫂不回帝都了哥怎么办啊?

    严甯狠狠皱眉,心急如焚。

    “我说真的咯。”魏可俏皮地嘟了嘟嘴,一副童叟无欺的模样。

    严甯急了,眼眶更红了一分,“讨厌!如果你在c市定居的话那我怎么办啊?”

    “什么你怎么办?”魏可挑眉,将她上下瞅了一眼。

    “你若在c市定居,就变成云裳天天跟你吃饭逛街看电影了,我一个人孤零零的在帝都,一点都不好玩儿!”严甯很不开心,哀怨的表情像个被主人遗弃的小猫咪。

    魏可哭笑不得,用下巴点了点几步之遥正跟何柏琛聊天的霍冬,“你不是有冬子么!”

    “他又不好玩儿!”严甯愤愤叫道。

    霍冬听到了,剑眉一拧,转眸冷冷看了霍太太一眼,无声抗议。

    他怎么不好玩儿了?

    每天从早到晚的伺候她,一丝一毫都不敢怠慢,她想做什么他都满足,还嫌他不好玩儿?

    她还想怎么玩儿?!

    他全身上下哪儿都可以给她玩儿,只问现在大着肚子的她敢玩儿么?

    接收到霍先生投射过来的不满目光,严甯俏脸一板,转眸就一眼瞪过去。

    霍冬默默的转回头去继续跟何柏琛聊天。

    他家的孕妇大过天,惹不起,躲总行吧。

    “嫂嫂。”

    严甯突然压低声音,偷偷瞟了眼何柏琛,然后轻轻拽着魏可的袖子往边上拉,一副神秘兮兮的模样。

    “嗯?”魏可跟着她走了几步,与两个男人拉远距离。

    直到确定他们听不到她们说话了,严甯才嘟着嘴不开心地问魏可,“你移情别恋了?”

    “哈?”魏可一脸懵逼。

    严甯用嘴努了努何柏琛,“不然你干吗跟他一起去c市?”

    “我……”魏可哑了一下,续而失笑,“跟他去c市需要理由吗?”

    “当然!”严甯瞠大双眼,用力点头表示当然需要。

    魏可眨了眨眼,再眨了眨眼,然后一本正经地说:“你就当我想吃火锅了吧。”

    “帝都也有火锅!”严甯默默翻了个白眼,不接受她如此敷衍的答案。

    “没c市正宗啊!”魏可理直气壮地说。

    “……”严甯哑口无言。

    默了默,严甯苦着脸看着魏可,拽着她的衣袖可怜兮兮地问:“嫂嫂你真的不要我哥了么?”

    魏可想说,七仔啊,瞧你这话说得!哪是我不想要他,分明是人家急着想跟前女友复合所以迫不及待的甩了我好伐!

    但魏可觉得这话太酸了,不能说。

    “不要了!”脸一冷,眉一挑,魏可干脆又果断地吐出三个字。

    严甯顿时一脸如丧考妣的模样,气呼呼地瞪了眼几米之遥的何柏琛,愤愤质问:“那你这是承认在跟他交往了?”

    “暂时还没有,但也不排除不久的将来会有这种可能!”魏可落落大方地说。

    严甯听了前一句刚松了口气,紧接着又被嫂嫂后一句话给吓得悬起了心。

    嫂嫂都把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了,分明就是在找第二春的节奏啊!

    这什么何教官的虽然比哥哥年纪大点,钱少点,但整体形象并不比哥哥差得到哪里去,最重要的是,这什么何教官的对嫂嫂温柔啊,一看就是会把嫂嫂疼到骨子里的那种男人。

    哎……

    怎么办?

    她已经开始深深的为自家亲哥感到担忧了。

    严甯越想越着急,一着急眼眶就更红了。

    魏可见势不对,连忙抬手亲昵地刮了下她的鼻尖,压低声音半真半假地戏谑,“喂你干吗这个表情?别哭啊,不然霍冬还以为我欺负你了呢。”

    严甯不说话,嘟着嘴生闷气。

    “哎哟七仔你别这样,做不成姑嫂咱还可以做姐妹嘛!乖,别哭啊!”魏可伸手揽住她的肩,笑米米地哄着。

    “可我只喜欢你做我嫂嫂。”严甯闷声咕哝,在心里把自家亲哥臭骂了十万八千遍。

    魏可嘴角抽搐,轻轻拍了拍严甯的肩,“呃,这个……这个还真强求不来,你还是看开点吧,哈!”

    “嫂嫂——”严甯软磨硬泡,拉成尾音娇嗲。

    魏可一听她撒娇就头皮发麻。

    “那个……”于是她连忙抬腕看表,一边将她往回拉,一边急急说道:“时间差不多了,我得进安检了。”

    “嫂嫂!”严甯气结,跺脚。

    “就这样吧啊七仔,你乖乖的,有时间的话就来c市咱们再聚,好不好?”魏可无视霍冬想杀人的目光,胆大妄为地抬手摸了摸严甯的脸,柔声哄道。

    严甯急得不行。

    因为嫂嫂那口气听起来真像是准备去c市定居了一般。

    “何教官,我们该进去了。”魏可朝着霍冬和何柏琛走过去,急不可耐地对何柏琛说。

    何柏琛垂眸看了看时间,点头,“嗯,是差不多了!”

    拉起行李箱,何柏琛握拳轻轻捶了下霍冬的臂膀,“冬子,以后再聚!”

    “好!”霍冬依旧是千年扑克脸,惜字如金。

    霍冬烦死魏可了。

    因为魏可对他的霍太太又是刮鼻尖,又是勾肩搭背,又是摸脸的……他早就看不下去了!

    要不是怕霍太太生气,早在魏可刮霍太太鼻尖的时候他就第一时间冲过去将她们分开了好么!

    真是的,两个女人那么亲密干什么?

    当然!男人就更不能对他的霍太太做出如此亲昵的举动了。

    他会打人!

    所以霍冬对魏可要离开帝都的态度是——

    走走走!

    走快点,最好以后都别回来了!

    出于妒忌,霍冬在心里恶毒地想。

    魏可对红着双眼的严甯挥了挥手,说了声再见,然后就头也不回地进了安检。

    很快就消失在严甯的视线之中。

    见霍太太快哭了,霍冬连忙从兜里掏出手绢要给她擦眼泪。

    可手绢还没挨着她的脸,就被她气呼呼地一把抢走。

    严甯板着脸,生气地嘟着嘴,使劲儿扯着手里的手绢,把手绢当成自家哥哥的脸,恨不得撕烂才解恨。

    直到再也看不到嫂嫂的身影,她才倏地转身径直朝着左侧十几米外的一个转角走去。

    那里,藏着一抹高大的身影……

    严楚斐充满不舍和眷恋的目光,一直遗落在安检口的方向。

    突然一张手绢狠狠砸在他的脸上。

    “你拽!你拽!让你拽!她说她不要你了!哼!”

    并伴随着一道充满嫌弃和愤怒的咆哮。

    严楚斐抬手一张,手绢掉在手上,缓缓收拢五指,将手绢狠狠攥紧。

    像是借着手绢,试图去攥紧别的什么东西……

    严甯吼完就走了。

    霍冬连忙追上去,临行前给了大舅子一个同情的目光。

    “别这么生气,小心你的肚子。”霍冬两个大步追上霍太太,拧着眉头半斥半哄。

    刚走出大厅门外的严甯猛地刹住脚步,转头就冲着霍冬叫嚷,“我能不生气么?你说我能不生气么?我这么好一个嫂嫂就被他这样逼走了你说我能不生气么?!”

    她噼里啪啦一通吼,像机关枪似的。

    霍冬嘴角抽了抽,站在男人的立场,他于心不忍,便试图帮大舅子说两句好话,“男人做事有男人的道理……”

    “什么道理?”严甯一听这话就更不乐意了,杏目一瞪,气愤填膺,吼得字字铿锵,“有什么道理也不能这样委屈自己的老婆!!”

    霍冬看了眼霍太太凸起的小腹,默了。

    好吧,霍太太是孕妇,霍太太说什么都对。

    即便霍冬识趣的闭了嘴,可严甯却不依不饶,甚至还迁怒起霍冬了。

    只见她双手叉腰,眉一挑眼一瞪,微微歪着头睨着他,“嘿我说霍冬你这什么口气?”

    “我怎么了?”霍冬心里咯噔一跳,戒备地瞅着脸色不善的霍太太。

    “你歧视女人啊?!”严甯冷着脸,忿忿道。

    男人做事有男人的道理所以就要委屈女人还要女人无条件理解?

    这不是歧视女人是什么?!

    “我哪有?!”霍冬瞠大双眼,冤枉至极。

    “你就有!”她凶巴巴地吼。

    “我没有。”霍冬欲哭无泪。

    “你有!”她怒喝,认定他有罪。

    “啊那个,昨天你说想吃什么来着?xx街的烤鸭?”霍冬牵起霍太太的小手,忙不迭地朝着停车场走去。

    “烤鹅不是烤鸭!”严甯没好气地纠正道。

    成功转移话题。

    霍冬暗喜。

    “哦哦哦,烤鹅。”他不动声色地点头表示接受纠正,一边往前走一边柔声问她,“那我们现在去吃吗?”

    “现在?中午有卖吗?”

    “应该有吧,我们先去看看,如果没有我们再找其他好吃的,好不好?”

    “哦,好啊……”

    霍冬窃喜地发现,霍太太在变成小吃货之后,好骗多了。

    霍氏夫妇上车离开了机场,欢乐地觅食去了。

    而严家六阿哥却还躲在机场大厅的转角处,目不转睛地盯着安检口的方向,久久舍不得离开。

    她不要你了……

    妹妹恨铁不成钢的一句咆哮,在他的脑子里不停地旋转萦绕,怎么也挥赶不走。

    不要他了?

    她真的舍得不要他了?

    嗯,严太太没心没肝惯了,说得出向来就做得到,所以她说不要他了,也许就是真的……

    那,如果她真的不要他了……

    他该怎么办?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c市。

    三个月后。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