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霸道总裁爱上我》第083章:我会陪你!
    《霸道总裁爱上我》第083章:我会陪你!模糊的视线中,是一张熟悉的帅气脸庞,正噙着温柔的笑容,深深看着狼狈不堪的她……

    魏可看着来人,大脑一片空白。

    她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又以为自己眼里全是泪所以认错了人,她就那么愣愣地看着眼前的男子,半晌都回不来神。

    “可可。”

    直到男子开口,温柔的声音带着思念,轻轻唤她。

    熟悉的声音,曾是在那青葱岁月里最令她魂牵梦萦的美好旋律。

    “何……何教官……”

    她的唇,蠕动了好久,才极尽艰难地吐出字来。

    一开口,她才发现自己的声音颤抖得如风中落叶,近乎语不成声。

    嗯,站在她面前的,正是她崇拜多年的何教官——何柏琛。

    “你这么呆呆的看着我,我还以为你不认识我了呢!”何柏琛将伞完全撑在她的头顶,不让冰冷的雨水再浇灌在她身上,即便自己的后背已被大雨淋湿也毫不在乎,看着她温柔笑道。

    “你……”魏可的大脑还无法正常运行,不知是刚才泪流得太狠还是雨水太涩,让她的双眼格外难受,都快要看不清何柏琛的容颜。

    像是知道她心中疑惑,何柏琛说:“昨天回来的。”

    “……哦。”

    何柏琛转眸看了眼空荡荡的街道,然后微微拧着眉头看着浑身湿透的她,饱含关切的语气带着一丝丝严厉,“你这是在做什么?”

    “没、没什么,我……我只是……忘了带伞。”她想掩饰自己的悲伤,佯装随意地转头也左右看了看,强颜欢笑地摇头道。

    然而她并不知道,她的脆弱,在何柏琛的眼皮子底下根本无处遁形。

    如果眼前有一面镜子,她就会发现自己的欲盖弥彰是多么的明显。

    “发生什么事了?”温柔的笑意敛去,何柏琛脸色严肃地看着憔悴凄楚的魏可,沉声问道。

    “啊?”她仰着小脸望着他,强忍心痛,装傻,讪笑,“没,没啊……”

    “你哭了!”何柏琛深深看着她的眼,字字笃定。

    “……”魏可心里的委屈和难过,瞬间无限扩大。

    一直隐忍的悲伤,如同决堤的洪水,从心里疯狂涌出……

    可她不能让别人发现她的懦弱,连何教官也不行。

    于是她慌忙低头,双手捂住脸用力抹了一把,将脸上的雨水和泪水以及即将夺眶而出的泪统统揩掉,然后仰起小脸对他笑:“我没有,这、这是雨……”

    她摊开双手给他看,楚楚可怜又强装坚强的样子像个做错事的孩子在极力证明自己没有犯错……

    “你有!!”何柏琛不给她逃避的机会,更加肯定地吐出两个字。

    魏可装不下去了。

    慌忙转身,背对着何柏琛,泪,无声滚落。

    本不想在任何人面前流露出自己的脆弱,可她没有一颗铁铸的心,在面对关怀的时候,便格外委屈。

    一只大手,轻轻抓住她的肩,温柔而不失霸道地将她转过身来。

    她低着头慌忙拭泪。

    “告诉我,你怎么了?”何柏琛狠狠拧着眉,一瞬不瞬地看着手忙脚乱的她,严肃低沉地问道。

    魏可难过得不行,极力想要保持冷静,可颤抖的声音却出卖了她,“何教官,我……”

    “慢慢说,我在听。”何柏琛一手撑伞,一手轻抚她的后脑,温柔地鼓励她安慰她。

    她的左手紧握成拳,用力摁住自己的胸口,语无伦次地颤声哽咽,“我……很疼……我可能有心脏病了,我的心……很疼很疼……”

    “你没有生病,你只是难过了。”何柏琛轻叹一声,心疼至极地看着她。

    只是难过了……

    魏可泪流满面。

    嗯,是的,她心痛是因为难过,她想骗全世界,甚至想把自己也骗了,可没想到,她谁也骗不了。

    他的大手,轻轻掌着她的脸颊,将她脸上的泪水一一抹去,同时温柔开导,“没关系的,时间会治愈一切,相信我,所有不好的事情都会过去的。”

    “可是我……我怕我撑不……”下去。她胡乱地摇着头,悲伤无助的样子我见犹怜。

    “我会陪你!”何柏琛说,然后对她单臂展开,“来!到我怀里来!”

    她泪眼朦胧地望着他,不敢动。

    “来啊!”他催促,专注的目光溢满温柔和深情。

    魏可猛地扑进他的怀里。

    双手紧紧抓住他的外套,整个人在他怀里狠狠颤抖,双肩剧烈耸动,死死咬着唇,疯狂落泪。

    她在哭,可她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哭得悲痛欲绝又无声压抑。

    何柏琛的心,随着魏可急促的呼吸而狠狠抽搐,心疼至极。

    他想用尽一切力量去呵护的小姑娘,在别的男人那里受了如此重的伤,让他很后悔,后悔当初的退让……

    如果当初他向她坦白自己的感情再极力争取,他们今天会不会就是另外一番模样?

    他的小姑娘如果跟他在一起,或许尝不到轰轰烈烈的爱,但他也绝不会让她如此伤心!

    “哭出来,哭出来就好了,哭出来就不会那么难过了。”何柏琛满心懊悔,大手轻轻拍着魏可急促起伏的背,心疼地安慰劝导。

    “何教官……何教官……”魏可将脸深深埋在何柏琛的怀里,忍无可忍,悲伤啜泣。

    “我在,我在,哭吧,哭吧。”何柏琛噙着宠溺的微笑,极尽温柔地哄着。

    终于,魏可情绪崩溃,哭出声来。

    先是压抑地啜泣,而后慢慢变大,直至放声大哭……

    她哭得仿佛失去了全世界,那么绝望,那么悲伤……

    老天似乎也感染了她低落的情绪,像是在悲悯她,雨,倾盆而下。

    在哗哗雨声的掩护下,魏可哭得愈发崩溃,像是恨不得把心里所有的委屈和难过一次性统统都哭出来。

    何教官的话肯定是对的,他说只要哭出来就好了……

    嗯,她也是这样想的。

    倾盆大雨中,哭得伤心欲绝的女子被温柔的男子紧紧拥在怀里,画面诗意又凄美。

    远处,一抹高大挺拔的身影融入雨中,死死看着相拥的二人。

    雨滴砸在他的身上,浑身早已湿透,可他浑然未觉。

    所有的注意力,都在远处那对相拥的男女身上。

    当看到她哭着扑进何柏琛怀里的那瞬,严楚斐觉得自己的心,倏然空了……

    心痛得全身都没了力气,一直紧紧捏在手里没有打开过的雨伞,仿佛重如千斤,让他再也拿不住。

    雨伞掉落在地,他转身,高大的身躯溢满落寞和悲伤的气息,默默离去……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何柏琛的家。

    装潢不算奢华的三居室,简洁大方,干干净净看起来特别舒服。

    魏可洗了头洗了澡,内衣裤搓洗之后用吹风吹干之后再穿上,最后套上何柏琛的t恤和迷彩短裤。

    他的衣服都很大,穿在她的身上松松垮垮的,让她看起来像个偷穿爸爸衣服的小女孩。

    从浴室出来之后,她就披头散发地盘着腿窝在沙发里,呆呆的坐着。

    “感觉好点了吗?”何柏琛端着一杯水来到她的身边,担忧地看着她苍白的小脸,关切地柔声问道。

    “嗯,好多了。”魏可仰起小脸,愣愣地看了何柏琛两秒,然后才蔫蔫地点了点头。

    她刚大哭了一场,现在鼻子和眼睛都红通通的,像只可怜的小兔子,透着一股柔弱的味道,我见犹怜。

    看得何柏琛一颗心软得都快融化了。

    多想把她拥在怀里好好呵护啊,可是他又深知自己已经错过……

    “淋了雨,吃两片药预防一下,别感冒了。”何柏琛将水递给魏可,同时向她摊开另一只手掌,掌心里有两片感冒药。

    魏可看了看药片,然后抬眸,楚楚可怜地对何柏琛轻轻摇头,“我怀孕了。”

    何柏琛一愣。

    紧接着他反应过来,噙着笑宠溺地对她说道:“那你看会儿电视,我去熬碗姜汤。”

    姜汤可以驱寒,且对孕妇和胎儿无害,对于现在的魏可是最适合不过了。

    “谢谢。”魏可咬了咬唇,低低道。

    何柏琛轻轻一笑,给了她一个“傻丫头这有什么好谢的”的眼神,然后就转身去了厨房。

    看到何柏琛的身影消失在厨房里,魏可一边揉着还未完全干透的发丝,一边懒洋洋地靠在沙发里,怏怏不乐。

    哭过之后情绪的确有所好转,但距离开心还是有好长一段距离。

    垂眸盯着自己盘在一起的腿,脑子里全是那张离婚协议……

    结束了,什么都结束了!

    终于脱离苦海,她应该开心的,可是为什么她的心,在剧痛之后却变得空空落落的了呢?

    就像是心脏被人挖走了,留下一个血窟窿,永远都只能那样空着,什么都无法填补……

    那晚他说“如你所愿”,其实她都并没有意识到他是说真的,她以为,在与他的这场婚姻里,就算结束,也是她由来做主。

    毕竟他曾信誓旦旦的说爱她,毕竟他曾打死都不愿跟她离婚,毕竟他曾表现得那么深情那么非她不可的样子……

    原来一切都是假象!

    这世间并没有什么“非你不可”,谁没了谁地球也会照样转动,明天的太阳也会照常升起。

    嗯,离吧,没什么大不了的!

    脑子里乱哄哄的,胡思乱想了一大堆,直到何柏琛端着熬好的姜汤回到客厅。

    “来,喝点姜汤。”

    “嗯。”

    魏可接过姜汤,双手捧着,慢慢地喝。

    姜汤里放了红糖,辣辣的,甜甜的,一碗喝下去全身都暖洋洋的,包括空DD的心,似乎都开始回暖了。

    可能是辣的关系,让魏可本是苍白的脸庞,竟有了血色,整个人看起来终于有点精神了。

    “何教官,你怎么回来了?还走吗?”喝问姜汤,魏可把碗递还给何柏琛的时候,顺口问道。

    “不走了。”何柏琛将碗随手搁在一旁的小吧台上,轻声答道。

    “不走啦?”魏可顿时瞠大双眼,一脸惊奇地看着他。

    何柏琛失笑,“我不走了就让你这么惊讶?”

    “不是,那个……”魏可挠挠头,蹙眉困惑。

    他太太不是还在国外治疗吗?他不走的意思是把太太接回国内了?

    “我带她父母过去的第三天,她就走了。”

    像是知道魏可心里在想什么似的,何柏琛轻缓而平静地说道。

    魏可一震,嘴变成了o型。

    短暂的惊怔之后,她连忙说:“对不起何教官,我不知道……”

    何柏琛在她身边坐下,对她轻轻摇头,“生老病死是自然定律,人生在世,谁都无法避免,这又不是你的错,干吗要道歉?”

    “提你的伤心事了,当然要道歉啊。”魏可一脸愁绪,小声呐呐。

    他看了看她充满愧疚的模样,轻笑一声,从茶几上的水果盘里拿了一个苹果,边削边说:“从她生病的那刻起,我就知道会有今天,难过固然是有的,但并没你想象中那么多。这些年她撑得很辛苦,亲眼看着她每天活在病痛的折磨中,其实换个角度想,她走了也好,至少可以少受点罪。”

    常言道,久病牀前无孝子。

    其实夫妻之间也是一样的,伴侣身患重病,再浓烈的感情也会随着时间而慢慢消磨,最后剩下的,便是责任。

    当然,这并不是绝对的,也有伉俪情深至死不渝的,但那毕竟是极少数。

    至少对何柏琛来说,对妻子,只有亲情和责任。

    如果当年妻子身体健康,或许他们根本不会在一起,因为那时的他,心里有了别人……

    移情别恋是他不对,但心不由己他也没辙。

    “她真幸福!你这么爱她!”魏可咬了咬唇,看着何柏琛忧伤感叹,“她很不幸,老天早早关了她的生命之门,但她又很幸运,在她痛苦的时候,有你不离不弃的陪伴在她身边。”

    何柏琛挑眉,似笑非笑地看了她一眼。

    他的小姑娘,什么都不知道,就妄下定论。

    他对妻子的“爱”,是亲情,是责任,早已不是她以为的爱情。

    但在魏可的心里,真的一直觉得何柏琛深深爱着他的妻子。

    所以魏可对何柏琛的太太很羡慕,以前是,现在也是。

    以前羡慕是因为她默默仰慕何柏琛,现在羡慕是因为何柏琛的太太有个对她不离不弃的丈夫……

    “你真觉得她幸福?”何柏琛深深看着魏可,意味深长的问。

    魏可用力点头,然后幽幽低喃,“其实女人很容易满足的,只要有个温暖美满的家,有个爱她且不离不弃的丈夫,有个健康且乖巧听话的孩子,这一生便足矣了。”

    所以她觉得何教官的太太是幸福的。

    何柏琛没说话了,只是一瞬不瞬地看着她。

    有很多心里话本想趁机说出来,可又觉得这种“趁火打劫”的行为多少有点不够光明磊落。

    “何教官。”魏可随手抓了一个靠枕抱在怀里,整个人蔫蔫地窝在沙发里,无精打采地轻喊一声。

    “嗯?”

    “今晚我不想回家,你可以收留我么?”魏可眨巴着双眼,楚楚可怜地央求。

    她不想回家,怕回到家一个人又会胡思乱想。

    何柏琛笑了,毫不犹豫地说:“当然可以!”

    魏可突然双手捂着肚子,蹙眉道:“我肚子好像饿了。”

    “想吃什么?我给你做。”何柏琛立马起身。

    魏可闻言,也跟着立马站起,欢快地说:“我先瞅瞅你家冰箱里有什么。”

    说着就朝着厨房小跑而去。

    何柏琛看着魏可的背影,默默叹了口气。

    他的小姑娘,内心依旧充满了悲伤,并不是她所表现出来的那么开心……他感觉得到!

    她努力伪装的坚强,让他很心疼。

    在魏可进入厨房之后,何柏琛走向客厅的小阳台。

    站在阳台上,朝下看去,毫无意外地看到一辆霸气越野正停在大雨滂沱的街对面……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次日一早。

    天刚亮,还在睡梦中的魏可突然被一阵敲门声唤醒。

    睁开眼看着天花板,她足足愣了一分钟才反应过来自己身在何处。

    叩叩叩……

    敲门声还在继续。

    慢慢坐起来,抓了抓凌乱的发丝,然后下牀走向门口。

    拉开门,对上的是何柏琛那张神采奕奕的脸庞。

    “何教官,早。”魏可掩嘴打了个哈欠,懒洋洋地道早安。

    “早。”何柏琛噙着招牌微笑,用下巴点了点她屋内的窗户,说:“今天天气不错,想出去走走吗?”

    “这么早……”她顺着他的目光看了眼窗外的天空,嘴角抽了抽,对晨练这种事兴趣缺缺。

    “下楼去转转,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对身体好,对你肚子里的宝宝也好。”何柏琛极力怂恿。

    魏可想了想,觉得也对,于是对何柏琛点头道:“那你等我十分钟啊我去洗个脸。”

    “好!”何柏琛笑着点头。

    十分钟后,魏可一身清爽地出现在何柏琛的面前。

    她将头发扎成丸子头,依旧穿着他的t恤和短裤,t恤太大她就在左侧下摆打了个结,整个人看起来精神抖擞又多了几分俏皮。

    状态不错。

    何柏琛满意。

    两人吃完早餐,就双双下楼,准备沿着河滨路散散步。

    “何教官,你家外面的环境不错诶!”魏可看着几米之遥的河道,以及四周的绿化,毫不吝啬地赞美道。

    “喜欢?”何柏琛双手揣袋,不紧不慢地跟在她的身边,目露柔情嘴角噙笑。

    “嗯,喜欢!”魏可用力点头。

    她都已经记不清自己有多久没有像今天这样在清晨出来呼吸新鲜空气了,感觉真不错,神清气爽。

    “喜欢就来这儿也买一套房,我天天陪你出来散步,怎样?”何柏琛看着她笑。

    魏可闻言,愣了两秒,然后撇了撇嘴,“没钱。”

    何柏琛刚想说我家里有多余的房间,可他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见魏可倏然僵住脚步,双眼死死看着几米之遥的霸气越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