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霸道总裁爱上我》第082章:离婚协议
    “行!”严楚斐点头起身,走向茶几,抓起碎成纸屑的结婚证,噙着苦笑垂眸看了看,然后扬手一洒,字字铿锵,“如你所愿!”

    如你所愿……

    每一个字,都像是一把尖刀,狠狠扎在魏可的心上。

    这明明就是她想要的结果,可真的如愿了,却又觉得特别悲伤……

    人都是矛盾的生物,嘴里说一套,心里却又想的另一套。

    魏可觉得自己就像是陷入了一个死局,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怎么样……

    严楚斐说完,转身就走。

    高大的背影,弥漫着骇人的寒气,头也不回地走出家门。

    魏可坐在沙发里,眼睁睁看着严楚斐的身影消失在视线里,脑海里像是有台复读机,不停地重复着“如你所愿”四个字……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跟严楚斐分手了,就算心情糟糕到极点,可日子还是要过的,妈妈也还是要看的。

    次日,魏可强打精神,带着熬好的汤,去医院看妈妈。

    把车停在医院对面的路边,她下车,然后拎着汤往对街走去。

    可能是有些心不在焉,也可能是一心只想着过马路,所以她没有发现,远处一辆黑色轿车正直直朝她冲来……

    嘭!

    一声震耳欲聋的撞击声突然响破天际,吓得正走到马路中间的魏可狠狠一震。

    转头一看,发现距离自己十来米的距离处,一辆直行的车被一辆横冲出来的车拦腰撞上。

    两辆车都严重变形。

    暂时不明伤亡。

    蹙眉看着撞在一起已是面目全非的两辆车,魏可轻捂心口,有种劫后余生的后怕感。

    直行的车闯了红灯,是冲着斑马线冲过来的,也就是说,如果没有横着冲过来的那辆车把直行的车撞了,那她现在已经命丧车轮之下了。

    很快,车祸现场站满了围观群众。

    魏可心有余悸,没心情围观,而且自从安安那件事后,她就再也见不得血腥的画面。

    加快脚步过了马路,她进入医院,径直朝着住院部走去。

    直到到达妈妈的病房,她的脑海里都还是两车相撞的惨烈画面。

    “怎么了?”

    汤琨接过魏可手里的保温提锅,微微拧眉看着她苍白的脸,担忧轻问。

    本是低头看书的魏家敏闻言,也抬眸,从眼镜缝隙里朝着魏可看去。

    “啊?哦,没什么。”魏可心不在焉,听到汤琨说话,才如梦初醒般摇头道。

    汤琨没有追问,拎着保温提锅去了另一边。

    “脸这么白还没什么?”魏家敏放下手里的书,取下眼镜,然后摸了把女儿的手背,狠狠皱眉,“手也这么冰,是不是感冒了?”

    魏可摇头,如实说道:“不是,刚刚过马路的时候差点被车撞了,有点被吓到。”

    “什么?!”魏家敏大惊,腾地坐直身子,失声叫道。

    “哎哟妈你别这么激动,我没事。”魏可连忙安抚妈妈,将她弾坐起来的身子往床上轻轻压下。

    魏家敏真真是被吓了一跳。

    见女儿的确完好无损地站在自己眼前,魏家敏悬着的心这才回归原处。

    “你多大了?小孩子都知道过马路要看车,你都不要看的吗?”魏家敏板着脸怒斥,以为女儿没有遵守交通规则。

    “那车闯红灯……知道了知道了,我以后会注意的。”魏可本想解释,但转念一想这种小事实在没必要浪费口舌,索性顺着妈妈的话承认错误拉倒。

    汤琨盛好汤,端过来递给魏家敏。

    魏家敏暂停训斥,接过碗慢慢喝汤。

    “琨叔,你守了一夜了,回去睡会吧。”魏可看向汤琨,关切地说道。

    汤琨却摇头,“没事儿,我睡的陪护床,不困。”

    “哦,汤叔你不用解释你睡的哪儿,反正晚上就你跟我妈在这儿——”

    魏家敏抄起刚才看的书就往女儿后脑勺上轻轻敲了一下。

    魏可不怀好意的调侃戛然而止。

    汤琨神色自若,丝毫没有因为魏可的戏谑而感到不自在,目光柔和地看着“施暴”的魏家敏,动作温柔地将她手里的书拿走,同时柔声问道:“想吃什么水果?我下去买。”

    “随便,你看着办。”转头看向汤琨时,魏家敏的态度立马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简直就是母老虎一秒钟变小绵羊的节奏。

    “好。”汤琨点头,将书放在牀头柜上,然后离开病房。

    魏可默默地看着妈妈和汤叔之间的互动,看得心里又酸又甜。

    妈妈辛苦了半辈子,现在终于和汤叔修成正果,总算是苦尽甘来了。

    真好!

    魏可想,只要自己在乎的人过得开心快乐,哪怕自己不幸福,好像也都没什么要紧的了。

    “真要离?”

    正在心里感叹,突闻妈妈淡淡飘来一句。

    魏可心脏一抽,默了几秒,用力点头,“嗯!”

    “想好了?”魏家敏挑眉睨着女儿。

    “想好了!”魏可态度坚定。

    魏家敏重重叹息一声,心疼又气恼地剜了女儿一眼,说:“魏可,你可以在全世界面前装坚强,但你没必要在我面前硬撑!我是你妈,知女莫若母,你心里想什么或是你开不开心,我一眼就能看出来!”

    “妈……”魏可顿时红了眼眶。

    一见女儿双眼泛红,魏家敏的脸就再也冷不起来了,又是一声叹息,苦口婆心地柔声劝道:“可可,妈妈不是要对你管东管西,只是想提醒你,做一些重大决定之前一定要三思而后行,万万不可意气用事,妈妈不想看到你后悔。”

    “我不会后悔!”魏可噙着泪,狠狠摇头。

    都走到这个地步了,她还有什么好后悔的?

    魏家敏目光锐利地盯着女儿,对女儿的倔强感到无奈又自责。

    女儿这么犟,多少还是有点遗传了她,她年轻的时候,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性子简直跟女儿一模一样。

    她不敢说自己有多伟大,但为了女儿,她也的确付出了许多。

    至少,为了女儿她浪费了十年美好光阴。

    不过没关系,所谓好饭不怕晚,虽然过去那段婚姻给她带来了伤害和耻辱,但只要现在和以后能幸福开心就足够了。

    罢了罢了。

    常言道儿孙自有儿孙福,女儿大了,有自己的想法和感受,她管不了,只能尊重女儿的选择。

    魏家敏拍了拍女儿的手背,轻轻叹道,“既然你已经决定了,那我也不想再多说什么,这是你自己的人生,我也没资格多加干涉。”

    “妈……”魏可双眼含泪,感动又感激。

    “可可,你要记住,不管发生什么事,妈妈都是你坚强的后盾。”魏家敏也红了双眼,噙着笑轻抚女儿消瘦的脸颊,颤声微哽。

    魏可的眼泪刷地滚落眼眶,扑在妈妈的腿上,“妈,我爱你!”

    魏家敏一手拭泪,一手轻抚女儿的脑袋,一下一下,极尽心疼。

    魏家敏觉得老天爷对她们母女真是残忍,不止让她情路坎坷,现在竟还让她的女儿婚姻不顺……

    到底要到什么时候,她们一家才能过上幸福的平静日子呢?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环境优雅的餐厅里,靠窗的位置,坐着两个性格迥异却同样美得让人移不开眼的年轻女子。

    “小七,说吧,找我有什么事儿?”

    魏可刚坐下,就看向对面的严甯,开门见山地说道。

    “嫂嫂,我们还是先吃饭吧,边吃边谈好不好?”严甯不太自然地讪笑着,那表情怎么看怎么觉得为难。

    魏可想既然来了,肚子也饿了,那就吃吧。

    没再说什么,接过服务生递上来的餐单,随便点了份套餐。

    在点餐以及等餐的过程中,严甯一直盯着魏可看,纠结的眼神充满着担忧和伤感。

    “怎么了?”

    魏可本不想理会严甯投射在自己脸上的目光,可她一直看一直看,让她无法忽视,忍无可忍只能抬眸与她对视。

    “你还好吗?”严甯一瞬不瞬地看着魏可,像是恨不得看进她的心里,惆怅地轻问。

    “很好!”魏可毫不犹豫地吐出两个字。

    跟严楚斐分手的第三天,她没有因为伤心而死去,眼睛也没有哭瞎,一切如常。

    嗯,她很好!

    严甯微微蹙着眉头,看着睁眼说瞎话的嫂嫂,心里酸涩难当。

    只要眼睛没瞎,都能看出此刻的她有多么的不好好吗!

    明明难过却还要强装坚强,这种痛苦的滋味严甯曾经有过,所以她特别心疼魏可。

    真想让霍冬把自己亲哥绑起来打一顿!!

    可是……

    看见嫂嫂她心疼嫂嫂,看到哥哥她又心疼哥哥,这种纠结的心理连她自己都快要忍受不了了。

    嫂嫂憔悴,哥哥颓废,其实他们两个都很不好。

    所以感情这个东西,真的是非常折磨人,不管你多有本事,不管你平日里如何呼风唤雨,一旦陷入情网,就只有被感情摆布的份儿。

    严甯也曾在爱情里生不如死过,所以对这种身不由己又无能为力的感觉深有体会。

    然而在哥哥和嫂嫂的感情里,她只是个旁观者,除了干着急,便什么也做不了了。

    沉默半晌,严甯为难地蹙着黛眉看着嫂嫂,硬着头皮小声呐呐,“今天是安安的追悼会……”

    点的餐刚好送上来,魏可正拿起筷子的手闻言骤然一紧。

    心,狠狠一抽。

    垂眸看着面前飘着香气的饭菜,本是饥肠辘辘,突然就毫无胃口了。

    “我知道!”短暂的沉默之后,魏可一边握紧筷子钳菜入口,一边神色平静地淡淡说道。

    嗯,她知道。

    虽然她很不想知道,可有些人是不会轻易放过这种让她难堪又难过的机会的,所以一早就给她发了匿名邮件,甚至还附上了照片……

    莫念娇哭倒在严楚斐怀里的照片。

    发件人是谁不言而喻。

    严甯的眼角余光瞟了眼自己身旁的椅子,椅子上放着一个文件袋……

    看到文件袋她就头皮发麻内心烦躁,再一次有了想把哥哥捆起来打一顿的冲动。

    魏可低着头,食不知味地嚼着咽着,脑子里全是匿名邮件里的那张照片……

    她想忘记,想当自己瞎的什么都没看到,可越是刻意想忘,那照片就越是在脑子里晃荡,怎么也挥之不去。

    心痛得受不了的时候,她就对自己说,魏可,你们已经分手了,所以从今往后他做什么或是与谁在一起都跟你没有任何关系,甚至,你连难受都已没有资格!

    离婚的路是你自己选的,他们复合你也早已料见了,何必震惊?又何必难过?

    严甯看着埋头闷吃的嫂嫂,狠狠咬了咬牙,鼓足勇气拿起椅子上的文件袋,忐忑不安地递过去,“嫂嫂,我哥让我把这个交给你……”

    魏可嘴里包着饭,腮帮子鼓鼓的,闻言抬头,看着眼前的文件袋。

    心,莫名一紧。

    直觉告诉她,袋子里的东西,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魏可强装镇定,放下筷子接过文件袋,忍着心慌,打开袋口抽出里面的纸。

    “离婚协议书”五个大字,赫然映入眼底。

    魏可看着手里的协议书,心脏不受控制地狠狠抽搐。

    目光往下移,看向男方签名处,龙飞凤舞刚劲有力的“严楚斐”三个字已是跃然纸上。

    正是心痛难当之时,对面传来忧伤而纠结的声音。

    “我哥说,魏氏和房子留给你,还有他名下的不动产——”

    “我只要魏氏!”

    不等严甯说完,魏可就冷冷抢断。

    连他的孩子她都不想要,更何况是他的钱财?

    她不稀罕!

    “嫂嫂……”严甯皱眉,特别为难。

    “他的东西我不要,我只要属于我的就够了!”魏可态度很坚定,拿起从文件袋里掉出来的签字笔,把附加条件处除了魏氏其他的全部划掉。

    看着一脸决绝的魏可,严甯很可惜也很难受,忍不住红了眼眶,“嫂嫂,你真的一点都不爱我哥了吗?你真的舍得就这样跟他分手?”

    魏可拿着笔的手,骤然一紧,指关节严重泛白。

    到了今时今日,爱也好恨也罢,都已经毫无意义。

    舍不得?

    呵……

    他都舍得,她又有什么好舍不得的?

    有句话不是说,当你放不下的时候,想想他是怎么把你放下的。

    是啊!

    他都主动把离婚协议给她送来了,还先一步在上面签了字,她还有什么理由去相信他们之间还有感情?

    没了!

    已经完全没了!

    本就不该信这世上会有什么天荒地老海枯石烂的感情,毕竟爱这个东西太过虚无缥缈,只怕谁也没有百分百的把握它会一辈子对你不离不弃。

    沉默半晌,魏可的回答是果断而坚决地在女方签名处写下自己的名字。

    眼睁睁看着嫂嫂签了离婚协议,严甯心情沉重,怏怏不乐。

    “嫂嫂,你若跟我哥离婚了,又不要他的房子和钱,那你肚子里的孩子……”忍了又忍,实在是忍不住,严甯担忧地看着魏可还是平坦的小腹。

    严甯的声音很小,刻意压低,因为哥哥交代过,嫂嫂怀孕的事要保密……

    “我自己能养活!”魏可努力让自己的手不要抖,将协议塞回袋子里,再递给严甯。

    皱眉看着眼前的文件袋,严甯很不想接,可是又不得不接。

    “为什么一定要离婚啊?有什么不能一起面对吗?”当事人看起来很淡定,倒是作为旁观者的严甯不能接受,愁眉苦脸地叹气问道。

    魏可突然站起,“小七,我吃饱了,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说完她就拿着包往出口走,匆忙的样子有落荒而逃的嫌疑……

    “嫂嫂……”严甯连忙扶着肚子跟着站起来,微微红了眼眶。

    “小七!”魏可停步,回头,噙笑看着严甯,特别认真地说:“谢谢你!”

    在与严楚斐的这场婚姻里,唯一的收获便是有严甯这个善解人意的小姑子。

    听着嫂嫂一本正经地向自己道谢,严甯差点飙泪。

    她什么忙都没有帮上,哪有脸承受嫂嫂这声谢谢啊?

    魏可没再停留,说完就快步离开了餐厅。

    严甯心里难过,眼泪终于忍不住滚落眼眶,但下一秒,一张手绢就来到她的面前。

    眼泪被拭去,接着她被拥进一个熟悉而温暖的怀抱。

    抬眸,泪眼婆娑地看着正皱眉担忧的丈夫,严甯心里更是伤感。

    想当初,她和霍冬也经历了许多的磨难,好在现在他们终于苦尽甘来了。

    所以,自己幸福了,她就希望她在乎的人,也能像她现在这样幸福……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俗话说,人在倒霉的时候,喝凉水都塞牙。

    魏可算是见识到了。

    从餐厅出来,她魂不守舍,漫无目的地在街上走着。

    不知道走了多久,本是晴朗的天空竟布满阴霾,没一会儿就开始哗啦啦地下起了大雨。

    冰冷的雨水将她走失的三魂七魄唤了回来,她慌忙转头到处看,却发现四周竟连个躲雨的地方都没有。

    于是她放弃了挣扎,呆呆地站在雨中,仍由雨水将她淋了个透。

    她想她也需要一场大雨来淋醒自己,一切都已经结束,不能再浑浑噩噩地过下去了。

    只是,看着因为大雨来袭而变得空空荡荡的街道,她突然悲从中来,眼泪和着雨水,在脸颊上疯狂流淌……

    有雨水的掩饰,她可以肆意发泄心里的悲伤,路人只当她倒霉忘了带伞,不会有人发现她的懦弱和痛苦。

    慢慢地继续往前走,无声而疯狂地掉眼泪,她想等雨停了,她就好了。

    毕竟那么深刻的爱过,会痛会哭很正常,但她相信自己一定会好起来的。

    嗯,她会好起来的!

    突然,一把伞撑在她的头顶。

    魏可停下脚步,机械性地转头,苍白的小脸上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愣愣地看着来人。

    模糊的视线中,是一张熟悉的帅气脸庞,正噙着温柔的笑容,深深看着狼狈不堪的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