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霸道总裁爱上我》第080章:大出血
    “嗯?”严楚斐烦心事多,心不在焉地随口应了声。。。

    “嫂嫂是不是怀孕了啊?”严甯蹙着眉,不太确定地咕哝道。

    “……”严楚斐一震,愣了两秒才转头看着妹妹,像是没听懂一般,“什么?”

    看着一脸懵逼的哥哥,严甯回忆道:“前两天霍冬做了清蒸鱼,嫂嫂吃了一口就跑卫生间去吐了,说鱼很腥。”

    “鱼不干净?”严楚斐皱眉。

    严甯汗哒哒。

    这可真叫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嫂嫂当时怀疑鱼没洗干净才会那么腥,现在哥哥第一反应居然跟嫂嫂的想法一致,他俩要不要这么默契啊?!

    严甯微微噘嘴,表示不服,“问题是我吃了觉得完全没问题啊!”

    “因为是你男人做的!他就算蒸坨……炒个苦瓜你也能吃出甜味儿来!”严楚斐翻了个白眼,撇嘴哼道。

    他本想说“就算他蒸了坨shi你也会觉得是香的”,但话到嘴边觉得太粗俗了,便换了个比较容易接受的比喻。

    即便如此,严甯还是气不过地在他手臂上狠狠拍了一下,没好气地喝道:“我在跟你说正经的!”

    “她没说。”严楚斐没有丝毫的激动和欣喜,因为他压根儿不信。

    他运气这么背,莫名其妙冒出个私生子搞得他家犬不宁,所以他不信会有这种好事降临在他头上。

    “你们闹成这样,换我我也不说。”严甯丢了个白眼给哥哥,撇嘴哼哼。

    “为什么?”严楚斐用“就你们女人事儿多”的嫌弃眼神斜睨着妹妹。

    严甯,“大喜的事在这样糟糕的时刻说出来简直一点意义都没有,还不如不说!”

    严楚斐想了想,觉得妹妹说得好像也有点道理……

    “不可能吧。”他还是不太相信。

    这段时间她除了脸色差点和脾气坏点之外,其他没发现有什么不对劲儿啊。

    其实严甯也不确定,若是换做以前,她肯定连端倪都发现不了,实在是自己现在怀孕了,去医院产检的时候会听到一些孕妇聊天,说各自怀孕时的反应……

    就因为听得多了,所以看到嫂嫂那样才会联想到怀孕上面去。

    严甯瞥了哥哥一眼,“为什么不可能?安全t都并非百分百安全的好么——唔……”

    嘴里突然被塞了一颗葡萄。

    严甯仰头一看,只见霍冬端着刚洗好的水果经过沙发,听到她说什么安全t,俊脸顿时一沉,捻了颗葡萄就往她嘴里塞,让她闭嘴。

    这兄妹俩谈什么居然能谈到安全t上面去?

    霍冬不悦,妒海翻腾。

    在从很早很早以前,那时霍太太还不是他的霍太太,那时他还避她如蛇蝎,他就莫名的不喜欢她跟她哥太亲近,即便他们是亲兄妹,可看到他们太过亲昵他心里还是很妒忌。

    爱一个人爱到一定程度,甚至见不得她跟异性多说两句话,恨不得一天二十四小时都把她抱在怀里,让她眼里心里脑子里全是他。

    嗯,全是他!

    因为他的眼里心里脑子里就全是她!

    只有她!

    看到霍冬脸色微冷,严甯老老实实地把嘴里的葡萄吃了。

    霍冬走过来,洗好的水果盘放在茶几上,然后摊开手掌伸到严甯的面前。

    严甯便把嘴里的葡萄皮和葡萄籽吐在霍先生的手掌心上。

    然后霍冬一言不发把葡萄皮和葡萄籽丢进茶几旁边的垃圾篓里,再抽了两张纸擦了擦手。

    小俩口动作默契,不用说话都能知道对方的意思,恩爱和深情尽数从彼此的肢体动作中流露出来。

    严楚斐羡慕妒忌恨。

    以前的自己真是有眼无珠,竟一度觉得霍冬跟七仔在一起不会幸福,可现在两人如此恩爱甜蜜,他真为当初自以为是的自己感到汗颜。

    所以在一段感情里面,旁观者真没资格说什么“不合适”,只有当事人自己才能明白,什么是合适,什么是不合适!

    这世上,千百个人便有千百种爱情,每个人的感情经历都不一样,用你的感情观去衡量别人的爱情,最是愚蠢。

    严楚斐倏地起身。

    “哥,你要走啦?”严甯抬眸看着严楚斐,眨巴着美丽的大眼睛,问。

    “嗯!”

    “霍冬已经做好早餐了,你不吃了再走吗?”

    “不了!”严楚斐摇头。

    他现在心急如焚,得马上回家,回家去查证严太太是不是真的怀孕了。

    “行,那你回家吧。”严甯明白她哥心里在想什么,抬手摆了摆,示意他快点走。

    严楚斐二话没说,朝着门口快步走去。

    直到哥哥的身影消失在门外,严甯才收回目光,眸光漫不经心地流转,却看到霍先生面色不对。

    一张俊脸写满了“我不开心我不高兴我很不爽”的字眼……

    “干吗?”严甯挑眉,斜睨着突然变得阴阳怪气的男人。

    “你们在说什么?”霍冬一边不悦地问道,一边手臂穿过她的腿弯将她抱进怀里。

    “没说什么啊!”严甯很老实地窝在霍冬宽厚温暖的怀抱里,眨巴着无辜的大眼睛摇头道。

    “没什么?”霍冬冷哼,不信。

    都说到安全t了,还没说什么?

    “本来就没什么啊!”严甯一脸莫名,轻叫。

    “你刚才说安全t……”霍冬危险地半眯着双眸,说了一半就打住,后面的话不言而喻。

    “哦,那个啊。”严甯恍然大悟地哦了一声,抿嘴失笑。

    “哪个?”霍冬眉尾轻挑,修长的手指轻轻捏着霍太太的下巴,深邃的目光望进她的眼里,温柔深情却又有点咄咄逼人。

    见霍先生又乱吃飞醋,严甯哭笑不得,“我跟我哥说,我嫂嫂可能怀孕了,我哥不信,我就说安全t都并非绝对安全,然后你就来了。”

    “爱信不信,你管他那么多。”霍冬没好气地轻声嘟囔,对大舅子这几天的打扰大为不满。

    严甯闻言,俏脸一板,本是软哒哒的靠在他怀里的身子倏地坐直,转头瞪他,“他是我哥,他现在有难处我怎能不管?”

    “你自己身子都不方便,管那些闲事做什么?”

    “哥哥嫂嫂的事怎么能叫闲事?霍冬你现在说这种见外的话是几个意思?”严甯更不高兴了,蹙着眉娇喝道。

    霍太太不高兴了,霍先生就怂了。

    避免自己越说越错,又怕霍太太不依不饶,霍冬灵机一动,索性直接凑上去吻住霍太太的唇……

    让彼此都说不了话就好了。

    “唔……”严甯抗议,可她刚一张嘴,就被他的舌堵得一个字都说不了了。

    很快,严甯就败下阵来,大脑迷糊浑身无力,只能依附着霍先生宽厚的胸膛,任他为所欲为……

    ………………言情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严楚斐以最快的速度回到家里。

    然而家里却已经空无一人。

    他找遍了楼上楼下,就是不见魏可的踪迹。

    最后他在牀头柜的垃圾篓里,发现了已被撕得粉碎的结婚证……

    心,猛地咯噔一跳。

    不好的预感排山倒海般涌上心头,让他顿时慌了神。

    立马转身下楼,一边拨打严太太的电话,一边往外跑。

    她连结婚证都撕了,可见她此刻是有多么的心灰意冷,而在心灰意冷的当下,她可能什么都做得出来……

    七仔说她好像是怀孕了,如果她真的有了孩子,既然她结婚证都撕了那很有可能连孩子也……

    严楚斐越想越害怕,急得冒冷汗。

    偏偏电话还没人接。

    不依不饶地继续打,可在他拨打第三遍的时候,手机里却响起“您所拨打的用户已关机”的提示音。

    心里的不安,顿时疯狂蔓延。

    跳上车,严楚斐狠狠咬着牙关,命令自己冷静。

    他知道,这个时候不能乱,千万不能乱……

    想了半晌,他果断拿起手机拨下一个号码——

    “给我调全城监控,我要找人!”

    ……

    魏可开着车在大街上转悠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最后心一横,把车停在一家医院门前。

    她脸色苍白,精神不济,整个人的状态看起来说有多差就有多差,憔悴到了极点。

    那是一宿没睡的结果。

    昨晚她一个人卷缩在牀上,想了很多很多,从与严楚斐的第一次纠葛开始,到彼此恶语相向的今天,她统统回忆了一遍。

    酸甜苦辣,自己一个人在夜深人静时,又寂寞而孤独地品尝了一遍。

    泪流成河。

    当天际发白,她赤着脚站在窗前,看着天边那冉冉升起的红日,惊觉自己再也不能这样窝囊地活下去……

    嗯,不能再这样下去!

    她要变回以前那个坚强独立敢爱敢恨的魏可,她不要再被他牵着鼻子走。

    她要放下现在的一切,她要重新开始!

    爱不起的人,不爱总行!

    “小姐……”

    迷迷糊糊中,有声音在耳边轻轻响起,魏可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回不来神。

    叩叩……

    “小姐?”

    桌面突然被人敲了两下,同时对面的声音拔高了一个分贝。

    魏可如梦初醒,这才发现自己竟在不知不觉中来到了医生办公室。

    “呃……你好!”看着眼前穿着白大褂的中年女医生,魏可强忍心慌,礼貌性地点了点头。

    女医生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同时公式化地问道:“哪里不舒服?”

    “我……”魏可欲言又止,内心在剧烈挣扎。

    “没关系,这里没别的人,有什么地方不舒服的尽管说。”女医生以为她有什么难言之隐的病,便宽慰她道。

    “我想……”魏可苍白着脸,深深吁了口气,然后抬头看着医生,很坚定地吐出两个字,“人流!”

    女医生又扶了扶眼镜,将她上下打量了一遍,见她看起来很年轻,不由好奇一问:“未婚怀孕?”

    “嗯。”魏可懒得解释,顺着医生的话点了点头。

    医生这个行业,这样的事情见得太多,早就习以为常了,所以随口问了一两句后,女医生便没有再多说什么,只问:“确定要做?”

    “确定!”魏可用力点头,坚定吐字。

    叩叩叩……

    正在这时,突然外面有人敲门。

    “进来!”

    “郑医生,主任有找。”

    一个小护士推开门,对女医生轻轻喊道。

    “知道了!”郑医生点头,然后在小护士退出去后,一边站起来,一边把一张单子递给魏可,“魏小姐,如果你确定要做人流,那你现在就去把这些检查做一下,检查完了就可以安排手术了。”

    “好。”魏可接过单子,起身离开。

    做检查的过程中,魏可的大脑完全是迷糊着的,心不在焉魂不守舍,跟三魂丢了七魄毫无异样。

    她不舍,但已不再犹豫。

    在撕了结婚证的那刻,她就已经打定主意要结束这一切了。

    而想要跟他彻底结束,那么这个孩子便不能留!

    因为她很清楚,如果留着这个孩子,她跟他就断不了。

    孩子是他的骨血,若生下来就会跟他有一生的羁绊,而她作为孩子的妈妈,因为孩子便不得不跟他有所交集,于是在她未来的世界里,依旧会有他严楚斐的存在……

    她不要!!

    在感情上,她不喜欢拖泥带水,要断,就断个干干脆脆!

    所以昨晚她想了整整一宿,最后才忍痛做的这个决定。

    他们的婚姻之路既然走不下去了,那就趁早结束吧!

    一个小时后,魏可做完检查,回到医生办公室。

    轻轻坐下,将检查后的报告放在医生面前。

    郑医生抬起眼睑,意味深长地看了魏可一眼,然后垂眸翻看着她的检查结果。

    半晌后,郑医生抬头看着魏可,表情严肃地问道:“魏小姐,你男朋友有跟你一起来吗?”

    “没有。”看到郑医生脸色凝重,魏可心脏一紧,泛起一丝不好的预感,不由蹙眉,“怎么了?”

    “可以让你男朋友来一趟吗?”郑医生没有正面回答,只是重复问道。

    “我们分手了。”魏可被郑医生的样子弄得更紧张了,心高高悬起,眉头皱得更紧了一分,“到底怎么了?”

    “还是让他到医院来一趟吧!”

    “他不在帝都,出国了。”魏可随口瞎掰,暗暗吸了口气,定定看着医生,说:“医生,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吧,我是成年人,可以自己做主!”

    郑医生似是犹豫了下,然后把拿出其中一份报告,对她说道:“是这样的魏小姐,检查报告显示胚胎着牀位置不佳,若做流产手术的话很有可能会引起大出血,轻则从此不孕,重则甚至会危及生命。所以我建议你这个手术不要做,做了你很可能这辈子都当不成妈妈了!”

    如晴天霹雳,魏可的大脑一懵,整个人僵在当场。

    大出血……

    轻则不孕……

    重则危及生命……

    每一个字,都堪比千斤重,压得她快要喘不过气。

    为什么会这样呢?

    死死攥紧双手,在短暂的沉默后,她看着郑医生,“‘很有可能’并非等于‘肯定’,对吗?”

    “呃……当然。”郑医生愣了一下,显然是对她的淡定感到惊讶,说完之后连忙又补了一句,“但几率很高。”

    “多少?”魏可问。

    郑医生皱了下眉,说:“百分之五十。”

    魏可再次沉默。

    在心里默默衡量了一下,然后她说:“做!”

    坚定又决绝。

    “什么?”郑医生瞠大双眼,不可置信地看着魏可。

    “做!我有一半的胜算不是么!”

    郑医生脸色凝重,皱着眉不赞同地看着一脸坚决的魏可,严肃道道:“魏小姐,这个不是开玩笑的,一旦出现什么意外,到时可就晚了!用自己的生命来赌,你真的觉得值得?”

    魏可无言以对。

    如果为了跟严楚斐彻底撇清关系而没了命,当然不值得,可是……

    她不信自己就会倒霉到那个地步,她不信自己真的会大出血或是从此不孕,她不信!

    这个孩子她真的不能留,不是她狠心,也不是她无情,她做这样的决定也是为了宝宝好。

    试想一下,她和严楚斐离了婚,孩子就注定得不到父爱,而一个孩子若得不到父爱,那又有什么幸福可言?

    如同安安!

    每每想起那个“死”在自己手上的孩子,她就很坚决地对自己说,决不让自己的孩子再变成安安那个样子。

    若叫她为了孩子委屈自己继续跟严楚斐在一起,那她更做不到!

    跟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生活在一起,那不是家庭,而是地狱。

    父母貌合神离同床异梦,孩子肯定也感觉不到家庭的温暖,如果不能给孩子一个足够温暖幸福的家,那还不如不要生下他。

    “魏小姐,就算你跟你的男朋友缘分已尽,可现如今的单身妈妈也不少,不一定非要冒着生命危险打掉这个孩子的。”郑医生还在苦口婆心地劝着。

    单身妈妈……

    魏可苦笑。

    她不怕做单身妈妈,可她怎么忍心让她的孩子一辈子得不到父爱呢?

    “单亲妈妈”四个字更是让魏可下定了决心,说:“郑医生,安排手术吧!”

    “……”郑医生的表情有点纠结,“魏小姐……”

    魏可,“我会在手术同意书上签字,出了任何问题我本人承担!”

    郑医生默默看着魏可,见她态度坚定,在沉默半晌后,只能点头,“那好吧,魏小姐请到外面稍等,安排好了我通知你。”

    “谢谢!”

    ………………言情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等了约莫一个小时,魏可在护士的带领下,进入了人流手术室。

    她的大脑一片空白,浑浑噩噩像是没了魂魄的行尸走肉,护士让她做什么她就做什么。

    按照护士指示,她躺在了手术台上,望着头顶的手术灯,泪,不由自主地顺着眼角溢出来……

    不知道躺了多久,在她感觉整个人冷得瑟瑟发抖的时候,终于有护士告诉她,马上给她打麻药,然后就可以手术了。

    她点了点头,几不可闻地说了声好。

    然而,正当尖锐的针尖即将扎进她手臂的前一秒,呯地一声,手术室的门被人狠狠推开……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