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霸道总裁爱上我》第079章:是不是怀孕了?
    &lt;/&gt;    半个小时后,严楚斐的车停在一栋简约精致的小别墅前……

    下车走向小别墅门口,按了几下门铃,表情不耐地等人来开门。

    很快,门由内而开。

    “干吗不接电话?”

    看到霍冬那张千年冰山脸严楚斐就气不打一处来,一边没好气地冷冷质问,一边推开他径直进屋,跟进自己家一样随便。

    “没听到。”霍冬倒也没恼,顺着严楚斐的力道往后退开一步,淡淡的答道。

    “耳朵还没好?”严楚斐闻言,停下脚步回头看着正将门轻轻关上的霍冬,问。

    不是骂人,是真的关心。

    因为之前霍冬在一场爆炸中受了伤,造成了暂时性的聋哑,所以这会儿霍冬说没听到,严楚斐便下意识地以为他的听力还没恢复。

    毕竟他打了不下十个电话,若不是耳朵有问题,是绝对不可能听不到的好伐。

    “好了。”霍冬的语气还是淡淡的,对于大舅子的到访就如同对待一个来修水管的一般。

    “那怎么听不到?”严楚斐拧眉不解。

    霍冬一边率先朝客厅走去,一边不紧不慢地吐出两个字,“静音。”

    “……”严楚斐嘴角顿时一抽,无语地瞪着霍冬的背

    。

    “太晚有电话进来会吵到甯甯。”像是知道他在想什么一般,霍冬言简意赅,头也不回地说道。

    得!

    霍冬这话摆明了针对他的,嫌他总是三更半夜打扰他们夫妻俩。

    这么小气,还能不能愉快的做亲戚了?

    真是……什么人啊!!

    严楚斐更没话说了。

    这时,刚起床的严甯出现在二楼,手扶着护栏一步步慢慢往下走来。

    “哥,你这么早啊?”严甯望着站在客厅里的哥哥,愉快地打招呼。

    在看到严甯出现在楼梯口,霍冬连忙两个大步迎上去,在楼梯半道接到她后轻轻挽住她的手臂,小心翼翼地扶着她下楼。

    “嗯。”严楚斐看着恩爱有加的妹妹和妹夫,内心简直受到了一万点暴击和伤害,各种羡慕妒忌恨。

    同样是两口子,为什么妹妹和妹夫就可以相处融洽,而他和严太太却总是剑拔弩张……

    其实这就是所谓的旁观者清。

    人就是这样,看到的全是别人如何好,如何恩爱,如何风光体面,其实好不好只有当事人自己才最清楚。

    感情就像如鱼饮水,冷暖自知!

    即便是幸福美满的霍先生霍太太,曾经也是差点把对方活生生折磨死的。

    都说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

    婚姻跟人生一样,不可能永远一帆风顺,路那么长,总会有磕磕碰碰的时候,只要跌倒了懂得爬起来就好。

    严甯和霍冬现在的恩爱,那可是用五年的爱恨纠葛甚至是血的教训换来的。

    “有事啊?”严甯在丈夫的搀扶下径直走向沙发,好奇地看着一脸不高兴的哥哥。

    严楚斐一屁股坐下,愁云惨雾地皱着眉头,直截了当地说道:“魏可这两天状态不太好,你去陪她聊聊天或者逛逛街,随便买,算我的!”

    其实魏可只是表面坚强,内心却是一个非常敏感和脆弱的女人,所以把她一个人丢家里她肯定会胡思乱想,若有人陪着她应该会好点。

    听说女人在心情不好的时候都喜欢买买买,那就让七仔陪她去逛街购物好了。

    随便买?

    算他的?

    哥哥如此大方,严甯闻言双眼一亮,顿时喜笑颜开,很好爽地一口应下,“好啊,没问题!”

    艾玛!

    她要去把商城里所有可爱的童装都买回来给她家宝贝准备着,哈哈哈哈哈哈……

    严甯像是捡到了几个亿,内心狂笑不已

    。

    知妻莫若夫,一见严甯笑得贼兮兮的模样霍冬就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微不可及地皱了下眉,不是很欢喜。

    不赞同霍太太贪小便宜,但是他又不能反对,因为怕霍太太会不开心。

    他虽然不是商人,但负担家庭开销还是绰绰有余的,所以将来孩子的吃穿用度他完全承担得起。

    而且现在还不知道霍太太肚子里的宝宝是男孩还是女孩,若是女儿他自然乐意买买买,可若是儿子……

    儿子要穷养!

    男孩子不能太娇惯,太娇惯了长大不会有出息。

    男孩子的肩上担子重,必须从小就要锻炼他,要教他自强自立,要给他适当的磨炼。

    可女儿就不一样了,女儿只要美美的就好,就算以后没有大作为,有他这个爸爸在,一定不会让他的小公主受一点点委屈和伤害。

    在霍冬的心里,养女儿和养儿子完全是两个概念。

    嗯,他更喜欢女儿!

    霍太太若给他生个女儿,那他就有两个心肝宝贝了,等以后小家伙会说话了,抱着他的腿叫爸爸,为了一个芭比娃娃跟他撒娇求抱……

    那画面,想想都觉得美!

    霍冬不屑占大舅子的便宜,可严甯却不这样想的。

    不占白不占!

    反正她哥现在是人傻钱多,给未出世的小外甥买点小衣服啥的也是应该的。

    不用花自己的钱就可以买一堆可爱的小衣服,想想都觉得这个世界好美妙啊!

    偷笑完了之后,严甯发现她哥还是一脸郁结,不由关切地问:“哥还有其他事吗?”

    严楚斐愣了一秒,然后摇头。

    “就这点儿事儿你打个电话来就好了呀,还专程跑一趟干啥。”严甯挑眉。

    严楚斐一听这话就气不打一处来,冷冷剜了眼坐在严甯身边的霍冬,“我打电话也得有人愿意接才行啊!!”

    “啊?你打电话了?”严甯不明所以,听得稀里糊涂。

    “只差没打爆!”严楚斐恨恨切齿。

    昨晚他坐在车里,把妹妹妹夫的手机和家里的座机都打了个遍,就是没人接好么。

    严甯蹙眉,想了想,一脸困惑,“可是我怎么没听到有电话响呢?”

    昨晚可安静了,她一觉到天亮,睡得非常的香。

    从怀孕后,她的睡眠质量变差,睡着后稍微有点声音就会惊醒,而惊醒后就会很久都睡不着。

    “问你男人!!”严楚斐一脸没好气,不悦地瞟了眼老神在在的霍冬。

    霍冬对严楚斐投射过来的目光视若无睹,一脸坦荡

    。

    严甯眉头皱得更深了一分,顺着哥哥的目光望向身边的丈夫。

    迎上她充满疑惑的目光,霍冬淡定从容地如实答道:“我关静音了。”

    不止手机关了静音,连家里的座机他也把线给拔了。

    严甯看着答得理直气壮的男人,哭笑不得又尴尬不已。

    “你干什么呀?我哥现在有难处你不帮他还是不是兄弟啊?”她在他腰上偷偷掐了一把,压低声音责备道。

    霍冬偷偷翻了个白眼。

    我有难处的时候怎么没见他帮过我?不帮我也就算了,甚至还横加阻挠,让我们走了那么多的冤枉路……

    霍冬在心里默默腹诽。

    想当初,严楚斐这个大舅子可没少给他使绊子,害得他和霍太太情路坎坷,差点就无法在一起了。

    所以他现在没落井下石就不错了,还想让他劳累自己怀孕的老婆一而再再而三的去帮他?

    他不乐意!!

    霍太太怀孕早期身体状态不太好,在他悉心的照料下,现在终于稳定了些,但医生交代过,就算她现在身体有所好转,也不能掉以轻心。

    短短几天之内大舅子就打了两次电话让他们三更半夜去陪魏可,他会高兴才怪!

    犹记得他跟霍太太闹得最僵的时候,他孤立无援,那种绝望和无助的感觉现在想起都心有余悸,他觉得有必要让骄傲自负的大舅子也尝一尝那种痛不欲生的滋味。

    面对霍太太的轻斥,霍冬什么也没说,而是端起茶几上的水果盘直接去了厨房。

    洗水果给霍太太吃。

    见霍冬明显对这个话题不感冒样子,严甯暗暗磨了磨牙,然后只能回头讪笑着对哥哥说:“可能我睡了他就把手机调成静音了,怕吵醒我,呵呵呵……”

    严楚斐知道霍冬的想法,也懒得追究他不接电话的事儿。

    嗯,霍冬心疼七仔而不接电话的行为他虽然气愤但也表示理解。

    毕竟谁的老婆不是老婆呢!

    霍冬心疼自己老婆,完全没错!

    “你收拾一下,搬我那边去住几天,多陪她说说话。”严楚斐仰靠在沙发里,抬手捏了捏眉心,忧心忡忡地说道。

    严甯闻言,皱眉,“你这几天很忙啊?”

    “嗯。”严楚斐淡淡发出一声鼻音。

    明天是安安的追悼会,需要安排的事情蛮多,他可能一时半会儿是走不开的,所以他担心她一个人在家会难过……

    严甯咬唇,表情纠结地看着哥哥的侧脸,欲言又止,“哥……”

    严楚斐,“有话就说

    !”

    严甯默默斟酌了下,觉得作为妹妹,有些事还是应该提醒一下哥哥比较好。

    “我觉得你给那个孩子办追悼会什么的……不合适。”严甯轻轻摇头,好言相劝。

    严楚斐沉默,面无表情的脸看不出丝毫情绪。

    “你这样做对嫂嫂不公平。”严甯轻叹一声,低低道。

    其实严甯的内心很纠结,既心疼哥哥的为难,又替嫂嫂感到不值。

    所以人都是自私的,如果严楚斐不是她亲哥,而魏可是她亲姐,她肯定毫不犹豫站在魏可那边,强烈支持他俩离了算了。

    可严楚斐是她的亲哥,她自然就不希望他俩离了,因为她舍不得哥哥难过。

    “我知道!”严楚斐在沉默了五秒之后,才无奈地吐出三个字。

    他当然知道这样的决定对严太太很不公平,可世间事,又哪能事事公平?

    人生是很无奈的,总有这样那样的难题摆在眼前,有时候为达目的就必须做适当的妥协……

    “那你……”严甯皱眉不解,哥哥既然明知这样的决定会有损他和嫂嫂的感情,为什么还要这样做啊?

    “我有我的打算!”严楚斐言简意赅,没有多做解释。

    “可你不能为了你的‘打算’就罔顾嫂嫂的感受!”严甯不赞同地看着哥哥,表情略严肃,“我也是女人,所以我特别能理解嫂嫂现在的痛苦,自己的丈夫跟别的女人有了孩子,还要向全世界宣告自己莫名其妙就当了后妈,换我早就过不下去了。”

    看到哥哥和嫂嫂现在的状态,严甯很庆幸,庆幸霍冬没有什么私生子。

    “安安不是莫念骄的孩子!”

    严楚斐突然冒出一句。

    严甯愣了一下,眨了眨眼,看到哥哥脸色严肃,才确定自己没有听错。

    “不是你的?”她惊讶得瞠大双眼。

    哥哥跟那个孩子的DNA检查是四叔亲自派人跟进的,绝不可能出错的啊!

    “是我的!但不是莫念骄的!”严楚斐摇头,语调阴沉。

    严甯有点懵。

    半晌,她还是没想明白,“……什么意思?”

    “安安跟我的确有血缘,但跟莫念骄毫无关系,也就是说,我是安安的爸爸,但莫念娇并非安安的妈妈!”严楚斐面无表情地解释道。

    “怎么可能?”严甯惊呼。

    “可事实就是如此!”严楚斐已经淡定了,刚知道这个隐情的时候,他也惊讶不已。

    “那孩子的妈妈是谁?”严甯急问,一脸好奇加震惊

    。

    严楚斐微微眯起寒光四溢的双眸,唇角泛起一抹冷笑,“这个就只有莫念娇才知道了。”

    “你是怎么发现这个事儿的啊?”严甯觉得这件事真是太不可思议了,心里充满了无数个疑问。

    “血型。”

    “嗯?”

    “安安是AB血型,而莫念娇是O血型。”

    其实这也是他无意中发现的。

    都说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有些事就算隐藏得再好,也会在不知不觉中露馅。

    也只怪莫念娇谨慎过头,反倒让他发现端倪……

    住院的患者,牀尾都会有一张卡片,上面记录着病人的的名字、病因和血型等一些简单资料。

    然而安安的牀尾却没有那张卡。

    因为被莫念娇收起来了。

    当时他也没细想,只以为是护士忘了放。

    在一连两天都没看到卡片后,他去找了医生,医生闻言以为卡片弄丢了,就重写了一张……

    然后他就看到安安的血型是AB型。

    而他依稀记得,莫念娇的血型好像是O……

    O型血的妈妈,不可能生出AB血型的孩子!

    看了卡片,他不动声色,然后偷偷给莫念娇和安安做了一个亲子鉴定。

    当初莫念娇带着安安去严家,四叔跟进的那份亲子鉴定只是他和安安的,所以大家的关注点全在安安是严家的孩子这个点儿上,都没有去质疑莫念娇和安安的关系。

    毕竟是她带着孩子回来的,谁也想不到原来她并非孩子的妈妈。

    严甯有点晕了,百思不得其解,“如果孩子不是莫念骄生的,那到底是怎么来的啊?难道哥你以前跟莫念娇在一起的同时不止莫念娇一个女人?”

    严楚斐冷冷剜了妹妹一眼,一脸“你个一孕傻三年的孕妇反应还这么快真的好么”的表情。

    嗯,他承认,当年跟莫念娇在一起的时候,他的确还有过别的女人,不过那些都是逢场作戏,一次既过的那种关系,而且这种事并不经常发生,屈指可数。

    反正即便跟莫念娇在交往,他也没为她守过身如过玉。

    这可能就是“喜欢”跟“爱”的区别!

    不可否认,他当年是喜欢莫念娇的,但即便喜欢,在喜欢她的同时跟别的女人上牀他也依旧毫无压力。

    可自从爱上魏可,那感觉就完全不一样了。

    因为爱她,他的眼里便再也容不下别的女人,变得看谁都一个样儿,看谁都忍不住第一时间跟严太太比,然后发现谁没他的严太太好看

    。

    严楚斐知道妹妹心里在想什么,无非就是质疑他以前私生活混乱。

    严甯轻抚着自己凸起的小腹,恨铁不成钢地看着哥哥,撇嘴嫌弃,“所以说你们这些男人啊,凡事都还是别玩儿太过了,俗话说出来混总是要还——”

    “闭嘴!”

    严楚斐心里烦,被妹妹教训得更烦,所以不待妹妹说完,就没好气地冷喝道。

    “呵,矫情!说你还不爱听,活该嫂嫂虐你,虐死你才好呢。”严甯咬牙切齿地骂道,剜了哥哥一眼。

    “严七仔你个没良心的!忘记我以前有多疼你了是不是?有你这么咒亲哥哥的么?我死了对你能有什么好处?”严楚斐气死了,瞪着没心没肺的妹妹。

    严甯咧嘴一笑,不正经地对哥哥眨了眨眼,“分财产啊,你现在那么多钱!”

    “做梦吧你!”严楚斐哭笑不得地轻斥,完了特别拽地补上一句,“我的钱都是你嫂子的!”

    “抠门!哼!”严甯翻了个白眼,撇嘴不屑。

    默了默,严甯正了正脸色,问,“这事儿你跟嫂嫂说了吗?”

    “没。”严楚斐摇头,

    “为什么不说啊?你这——”

    “你觉得说了就可以解决眼前的问题?”

    严甯还没问完,就被哥哥抢断,然后无话可说。

    “连你都不信我,你觉得她会信我?”严楚斐垂眸苦笑,幽幽叹道。

    连妹妹都质疑他以前私生活混乱,只怕严太太更是会深信不疑了吧!

    严甯,“你不试试怎么就知道她不会信呢?”

    “她说了,往后我说的话她一个字都不会信!”严楚斐的笑容更加苦涩。

    “气话吧应该……”

    “就她那臭脾气,哪怕是气话她也会说到做到好吗!”

    严甯想了想,感叹夫妻果然是夫妻,彼此什么德行还真是一说一个准。

    “可你们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啊,小吵怡情大吵伤心,万一闹崩了咋办?”严甯忧心忡忡地重重叹了口气,看着哥哥苦口婆心地劝道。

    严楚斐觉得,经过昨晚,他跟严太太好像已经崩了……

    严甯眸光随意流转,落在自己的小腹上,然后脑子里突然有什么一闪而过……

    “啊对了,哥,有件事我想跟你说一下。”

    “嗯?”严楚斐烦心事多,心不在焉地随口应了声。

    “嫂嫂是不是怀孕了啊?”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