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霸道总裁爱上我》第077章:怨偶
    &lt;/&gt;    董子妍愣了一下,然后慌忙垂下眼睑,红着眼轻轻摇头,颤声呐呐,“是我罪有应得,我不想再追究了,让它过去吧……”

    魏可皱眉。

    董子妍想让这件事过去,可是怎么办呢?她过不去啊!

    一天不能证明严楚斐的清白,她就一天不能安心。

    他的清白对她来说太重要了!

    严楚斐说她不信任他,其实平心而论,不管谁处在她现在的位置,只怕都不可能做得到全然信任的吧。

    她需要证据,盲目的信任在此刻这种风雨飘摇的时期她真的做不到,所以她需要找到证据来证明他不是那种灭绝人性的男人!

    如果是之前,是他们感情正浓的时候,她对他或许会无条件地给予信任,可现在……

    她甚至连他的爱都开始质疑了,又如何有信心去相信他不会伤害一个令他厌恶至极的人?

    不管什么事都有双面性,所以爱情这个东西,既充满了魔力,却也透着毒性。

    对是爱,给人希望和力量。

    而错的爱,却会让人疯狂甚至坠入深渊。

    她不想在爱情里当个傻子,不想依附着他过下半辈子,她一直告诉自己,爱时用力爱,不爱时就走开……

    嗯,在爱里,他若摇摆不定,她便没什么好留恋的了。

    今天在会议室里,他一脸对她失望至极的表情,可她对他,又何尝不是失望透顶呢?

    他一直口口声声说不会对莫念娇心软,可他现在又在做什么呢?

    罢了,罢了……

    过不下去就不要过好了,没必要把自己变成一个怨妇,她说过,没有他她照样可以活得很好,她要说到做到

    !

    听到董子妍说不想追究就来气,魏可脸若冰霜,疾言厉色地喝道:“董子妍,不管你是不是罪有应得都不该受到这样的对待!你对不起的人是我,不是那群畜生!你不追究他们你倒是觉得是为自己的过错赎了罪,可我没有惩罚过你一丝一毫凭什么还要受这份良心的谴责?!”

    嗯,虽然董子妍被轮跟她没有丝毫关系,可终究是因为她严楚斐才会绑了董子妍儿最终导致出了这件事,所以扯来扯去,她多少还是有那么一丝丝连带责任的。

    如果不找出欺负董子妍的那群畜生,往后无意中想起这件事,她的心里只怕都不会舒坦。

    “我……”董子妍红着眼,咬着没有血色的唇瓣泫然若滴。

    “想!!”魏可倏地沉喝一声,威严十足地命令。

    她突如其来的严厉,把董子妍吓得一颤,眼泪开始吧嗒吧嗒地往下掉。

    想了想,董子妍还是摇头,委屈地瘪着嘴,狠狠哽咽,“我……真的没发现什么……当时我太害怕了……”

    魏可皱眉,冷脸,很不高兴。

    “,对不起,你别生气,我知道是我没用……”董子妍见状,忙不迭地道歉认错,眼泪更是滚滚而落。

    魏可内心烦躁不已。

    自打知道董子妍对她的心思之后,魏可就再也做不到像以前那样去关爱和心疼她了。

    甚至靠她近一点都会觉得特别别扭,身体会发出本能地排斥讯号。

    见董子妍泪流满面,魏可从牀头柜上抽了两张纸丢在她的身上,神情淡漠地看着她,严厉地说道:“把眼泪擦了,我们谈谈!”

    董子妍不敢有违,颤抖着手拿起纸巾,胡乱地擦着脸上的泪痕。

    待情绪稍稍稳定,董子妍抬眸,双眼通红,凄楚地看着魏可,“……”

    “子妍,首先感谢你这几年来帮了我那么多——”

    她刚一开口,魏可就淡淡说道,表情和语气都是前所未有的冷漠。

    董子妍满心恐慌,连忙摇头抢断,“我不需要你的感谢,那都是我自愿的——”

    “先听我说完!”

    可立刻的,魏可又不悦地抢断了她。

    董子妍噤声,看着冷冰冰的魏可,不由心生恐慌。

    魏可抿了抿唇,重新整理了一下情绪,然后表情严肃地看着董子妍,“你帮了我是事实,但你出卖我也是事实

    !念在你以前对我好的份儿上,功过相抵,我不会谴责你或是去追究什么,这件事就到此为止!”

    “……”董子妍闻言,双眼顿时一亮,欣喜若狂,以为魏可这是原谅她了。

    然而下一秒,董子妍知道自己高兴得太早了。

    “但是从今往后——”魏可语气加重,在微微停顿之后,字字铿锵地说道:“你我不再是朋友!”

    你我不再是朋友……

    董子妍狠狠一震,脸色瞬时苍白如纸,像是傻了一般愣愣地看着面无表情的魏可,刚刚止住的眼泪刷地又像断线的珍珠一般大颗大颗地往下掉。

    见董子妍哭得无声而悲伤,魏可无动于衷,“出院之后你就走吧,不要再在帝都了,我以后都不想再看到你!”

    魏可冷漠的语气,毫无转圜的余地,每一个字都透着绝情的味道。

    虽说爱情本身没有错,可不被世俗接受以及不被亲朋好友祝福的爱情是不可能会有好结果的,所以她并不赞同董子妍这样的性取向。

    让董子妍离开,彼此不再见面,以彻底断了她的念想。

    时间是最好的疗伤良药,会淡化一切悲伤,她相信只要董子妍以后好好生活,终会回归正常的。

    魏可的绝情,让董子妍泪如雨下,心底蔓延着一股生无可恋的绝望。

    像是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一般,魏可越发残酷地冷冷说道:“你别觉得万念俱灰,也别想去做什么傻事,因为就算你割腕或是跳楼,你是死是残我都不会有丝毫的内疚或者难过,我只会看不起你!”

    什么话都被魏可说完了,所有后路也都被魏可阻断了,董子妍除了掉眼泪,已是无话可说。

    嗯,她听懂了,的潜台词是——别妄想以死相逼,我不会卖账!

    “在公司,你的能力并不是最强的,但是我却把你留在身边这么多年,知道为什么吗?”魏可幽幽叹了一声,语气柔和下来,“因为我觉得你的性格有些地方跟我挺像的,比如都很拼,比如都不肯服输!”

    不管是朋友还是恋人,合得来才是王道,她喜欢董子妍的拼劲儿,加上董子妍对她又是全心全意的好,于是跟董子妍亲如姐妹便成了顺理成章的事。

    只是她万万没想到,“亲如姐妹”竟是她一厢情愿的想法。

    魏可皱着眉,困惑又无奈地轻叹道:“你睡着的时候我一直在反省,我在想这些年里是不是我做了什么让你误会,导致你对我有那种感觉。”

    “不关你的事,是我自己的问题……”董子妍狠狠摇头,双肩在耸动,哽咽得不能自己。

    魏可直言,字字坚定,“子妍,我不歧视你,但是我也永远都不可能会接受你!”

    “为什么呀……”董子妍蓦地抬起头来,泪眼婆娑地望着魏可,悲伤又不甘。

    “因为我爱的人不是你!”

    “我……我……”董子妍死死攥紧双手,妒恨又焦急地说:“我也可以像严楚斐那样爱你的……不

    !我会比他更爱你的!”

    魏可点头,残酷冷笑,“嗯,或许你会比他更爱我,但那又怎么样呢?你又不是男人!”

    你又不是男人……

    董子妍心如刀绞,无言以对。

    无视董子妍面如死灰的绝望表情,魏可把话说得越发直白,“懂了吗?我对女人没兴趣,我只喜欢男人!”

    一字一句,掷地有声。

    “你说不歧视的……”董子妍哀怨地望着魏可,难过哽咽。

    “不歧视并不代表接受,这么简单的道理你不懂?”魏可微微挑起眉尾,一脸嘲讽。

    “……”

    事已至此,该说的都说了,魏可想,是时候结束了。

    深吁口气,魏可垂眸拍了拍衣摆上的灰尘,同时淡淡说道:“就这样吧,你好好休息——”

    边说边欲转身离开。

    “!”董子妍见状,大慌,连忙伸手紧紧抓住魏可的手臂。

    魏可的眉头顿时狠狠一蹙,反射性地想要甩开董子妍的手,怎奈董子妍抓得紧,她没甩开。

    可能是心理作用,在知道董子妍的心思后,她的内心便本能地抵触她的触碰。

    就在魏可试图把自己的手从董子妍的手里抽出来的时候,董子妍楚楚可怜的目光突然快速地瞟了眼魏可身后的病房门口……

    “我听你的,我走!”

    董子妍突然说道,声音很低,但很坚定。

    魏可微微一顿,垂眸看着哭得凄楚可怜的董子妍。

    “,我能不能有一个最后的请求?”

    见魏可似是有动容的迹象,董子妍知道机不可失,连忙跪坐起来,紧紧抓着魏可的手,颤声哽咽。

    最后的请求?

    通常这种求情都不会是好事……

    魏可想摇头。

    “求你了。”

    然而她还没来得及拒绝,董子妍就更加可怜地向她哀求道。

    魏可想,听听也无妨,若她的要求太过强人所难,拒绝便是了。

    “说!”

    董子妍的眼底瞬时燃起希望之光。

    她跪着在床上走了两步,与魏可拉近距离。

    “,我真的很爱你,你……你能不能……”董子妍深深看着魏可的眼睛,紧张又期待地小声央求,“你能不能吻我一下?”

    魏可狠狠蹙眉,毫不犹豫地拒绝,“不——”

    “这是我最后的愿望了&gt;!”董子妍急急抢断,又落下泪来,“我知道今天过后我们就再也没有见面的机会了,这辈子都没有了……虽然我知道我不配跟你提要求,但是求你看在我们这么多年的情谊上别让我带着遗憾离开好不好?”

    魏可沉默,不置可否。

    “我保证一出院就乖乖离开帝都,我保证从今往后都不会再来打扰你,我真的只是想要最后一个吻,求你了……”董子妍哭得梨花带雨,好不可怜。

    看着董子妍饱含期待的目光,魏可默默叹了口气。

    算了,一个吻而已。

    反正又不是没吻过!

    嗯,在过去的几年里,有时候谈成了生意,或是她们做好一个特别完美的计划案,激动时她就会在董子妍的脸颊上重重亲一口,以示奖励。

    就像是感情很好的闺蜜,亲一亲抱一抱什么的她觉得非常正常,时下的小姑娘们,哪个跟闺蜜之间不是勾肩搭背相互调、戏?

    如此想着,魏可伸手轻轻扣住董子妍的后脑,朝她低下头去……

    董子妍满心欢喜,微微仰着脸深深地看着距离自己越来越近的魏可……

    呯!

    然而就在魏可的唇即将触上董子妍脸颊的时候,病房的门倏地被狠狠推开。

    力道之大,推得门猛地弹在墙上,发出一声巨响。

    本来只是亲脸颊的,因为门被突然推开,董子妍下意识的歪头去看,于是魏可的唇就落在了董子妍的唇角……

    虽然只是轻轻一触,却足够让推门而进的男人怒到失去理智。

    没错,进来的正是严楚斐!

    魏可听到门响,回过头去就迎上严楚斐杀气腾腾的目光。

    她愣了一下。

    严楚斐高大的身躯弥漫着一股骇人的戾气,狠狠推开门就朝着魏可和董子妍大步而来。

    感觉到杀气扑面,魏可连忙回神,赶在严楚斐逼到面前的前一秒,下意识地张开双臂挡在董子妍的面前。

    “你想干什么?!”她强装镇定,虚张声势地冲他大喝。

    其实魏可这会儿心里很慌很怕,因为严楚斐的面色实在是太吓人了。

    她有种强烈得近乎真实的预感,如果她现在不护着董子妍,严楚斐会直接把董子妍拎起来从窗户丢下去……

    这里可是八楼啊!!

    她不能让他在盛怒之下做出什么不理智的错事,不能

    !

    嗯,魏可猜对了,严楚斐的确已经失去理智。

    他面若玄铁,浑身戾气深重,阴鸷的目光越过魏可的肩膀,直直射在董子妍的脸上。

    如果目光能杀人,董子妍必然已血溅当场,连救命都别想喊一声!

    当魏可张开双臂挡在董子妍面前的那瞬,董子妍不知是有意还是出于本能,立马紧紧抱住魏可的腰肢,像只受到惊吓的麋鹿,整个人躲在魏可的身后瑟瑟发抖。

    看到魏可像母鸡护小鸡般挡在董子妍的前面,严楚斐连最后一丝理智也荡然无存了。

    她还有脸问他想干什么?

    呵呵……

    特么的他想杀人!!

    他想杀了她们两个不要脸的小婊砸!

    简直是……

    恶心死他了!!

    严楚斐和魏可互瞪着,紧绷的气氛剑拔弩张,像根绷到极致的琴弦,轻轻一拨便会断裂……

    “……”

    董子妍整个躲在魏可的身后,颤声呐呐。

    严楚斐眸光一凌。

    “闭嘴!”魏可连忙喝止董子妍,不许她说话。

    想找死吗?

    没见严楚斐这会儿有多么可怕吗?!

    魏可非常紧张,也非常害怕,直觉告诉她,得离开这里,马上!

    张开的双手改为撑着严楚斐的胸膛,她一边谨慎小心地将他往后推,一边头也不回地对董子妍冷冷说道:“董子妍,该说的我都说了,你好自为之!!”

    严楚斐不肯走,凶光毕露的双眼死死盯着董子妍。

    魏可急得额头渗汗,推不动他就整个人往他怀里靠,试图用身子将他往外顶,她想那样力气可能会大点。

    然而她刚要靠近他的胸膛,他却倏地后退一步。

    她一时收不住脚,不由踉跄了下,差点摔倒在地。

    推他他不走,不推他却自己往后退,魏可困惑不已,抬眸看他。

    然后她就迎上他充满嫌恶的目光……

    他的眼神明明白白地向她透露出一种讯息——他恶心她的触碰。

    嗯,就是恶心!

    魏可脸色微白,心脏微微抽搐。

    但她不让自己表现出脆弱和难过,骄傲地挺直背脊,一脸坦荡地与他冷冷对视。

    严楚斐转身就走

    。

    看着他弥漫着寒气的高大身影大步流星地走出病房,魏可的唇角若有似无地扯了扯,溢出一抹无声的苦笑。

    没有犹豫,她跟上去。

    “……”董子妍带着哭意的呼唤自身后响起。

    “董子妍,‘再见’!”魏可脚步未停,径直往前走,边走边说。

    刻意咬重“再见”二字,别具深意。

    再见,再也不见!

    当她最后一个字落音,脚步也正好跨出病房,然后在董子妍凄怨的目光中,呯地一声毫不犹豫地关上了门。

    董子妍跪坐在病牀上,红肿着双眼看着紧闭的门,眼泪如泛滥的洪水,疯狂滚落。

    她心有不甘,却又无能为力……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奢华霸气的改装越野,停在路边已是良久。

    车内气压极低,温度为零。

    曾经恩爱甜蜜的夫妻,此刻却如同宿世仇人,彼此的脸上都丝毫不见往日的情意。

    严楚斐右手抓着方向盘,抓得很用力,紧得指关节严重泛白,左手手肘搁在车窗上,修长的食指在自己下唇上狠狠的揩过,像是恨不得把自己的唇擦破一般,一下又一下。

    他微眯着眸,眼底寒光四溢,歪着头盯着车窗外的某处,想象着那是自己厌恶的那个人的脸,咬牙切齿地狠狠瞪着。

    魏可则看着自己这边的车窗外。

    相较于严楚斐的愤怒,魏可平静许多……至少表面上看起来很平静。

    不平静又能怎么样呢?

    难道要与他一样暴跳如雷吗?

    然后一言不合两人就大吵一架甚至大打出手吗?

    呵!还是算了吧,她没那么不自量力,就她现在这副柔弱的身躯,挨他一拳基本就死透了。

    他们现在,差不多已是走到穷途末路的境地了……

    什么是怨偶?

    他们就是怨偶的最佳写照!

    不信任对方,甚至彼此埋怨,往日情深与甜蜜誓言完全成了一个笑话。

    不过才短短几天,她却像是被狠狠折磨了几年,已经筋疲力尽,已经心力交瘁,已经绝望得看不到未来,很累,真的很累……

    突然——

    呯!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