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霸道总裁爱上我》第075章:一巴掌
    &lt;&gt;&lt;/&gt;

    本是满腔愤怒的魏可,在接收到董子妍投射过来的目光后,心,狠狠一震。

    好像有点明白了什么……

    但是她又不敢相信!

    “你说……”魏可狠狠蹙眉,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董子妍。

    董子妍豁出去了。

    “我妒忌严楚斐!,我妒忌他!是他把你抢走了,我们本来好好的,都是他……”董子妍泪眼朦胧地看着震惊得已说不出话的魏可,情绪激动地悲伤啜泣。

    魏可后退了一步。

    她不歧视同姓恋,但这并不代表她能接受这种爱发生在她的身上。

    这几年,她一直把董子妍当朋友,当妹妹,当闺蜜,从来没有往那种方面想过。

    这个她真的……

    接受无能!

    看着魏可一脸匪夷所思的表情,董子妍心里难受极了。

    “,我知道我很恶心,我知道我不配说爱你,可是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这样,我也不知道……”董子妍胡乱地摇着头,泪如雨下,“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董子妍不停地说着对不起,声声惭悔。

    魏可看着哭得肝肠寸断的董子妍,唇瓣几张几合,却硬是一个字都挤不出来。

    她已经完全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了。

    “所以你是承认跟莫念娇联手害我了对吗?”

    沉默半晌,魏可冷冷吐字,字里行间充满了难过和失望。

    “不是!我没有想害你!,我没有!”董子妍闻言激烈摇头,哭得好不可怜,“我……我只是想拆散你们,我只是希望我们能回到从前……”

    回到从前?

    不!

    她们永远都回不到从前了!!

    先不论她背叛了她,就算她没有和莫念娇联手,单单知道她这种畸形的爱,她们就无法再像以前那么亲近了。

    还是那句话,她不歧视,但也绝不可能接受。

    “子妍,你不爱我!”魏可突然淡淡说道,言辞笃定。

    董子妍愣了一秒,然后更加用力地摇头,“不!我爱你!,这世上没人比我更爱你!”

    她大喊,那副坚定的模样像是恨不得以死明志。

    魏可笑了,笑得悲凉又苦涩,“如果你真的爱我,你是不会与莫念娇同流合污的。”

    董子妍呼吸一窒,哑口无言。

    “爱一个人,不应该是这样的。”魏可轻轻摇头,忧伤感叹。

    嗯,爱应该是正面的,积极的,而不是像董子妍和莫念娇这样自私和阴暗的。

    虽然爱情本身就是个自私的东西她承认,但这种自私不能建筑在别人的痛苦之上。

    小自私可以有,可若为了得到一个人而处心积虑的谋害别人,那样丑陋的占有欲又怎配叫爱呢?

    嗯,爱情,应该是美好的!

    所以爱情正确的打开方式应该是令人愉快而美丽,而不是把人变得疯狂和丑陋。

    她不歧视董子妍的性取向,但她瞧不起她这种自私狭隘的“爱”。

    “……”

    感觉到魏可的冷漠疏离,董子妍心如刀绞,甚至悔不当初。

    事到如今,她知道怨不得别人,只怪自己鬼迷心窍,一失足成千古恨,不止害了最爱的人,甚至还害了自己……

    “几个人?有什么特征?”魏可转移话题,不想再在“感情”这个话题上纠缠不清。

    董子妍一僵,又开始泪如雨下,啜泣声充满了恐惧,“他们一直蒙着我的眼睛……”

    “怎么发生的?”魏可追问,听似平静的语气,却透着凝重和紧张。

    其实她心里已经有了不好的预感,可是她不愿相信自己爱的男人会使这种卑劣的手段……

    这已经不是董子妍是不是罪有应得的问题,而是攸关他的道德和人品。

    他可以霸道,可以自私,但决不能龌龊无耻!

    可她怕……

    怕自己会爱错了人!

    因为现在种种迹象表明,他的嫌疑最大。

    而且她曾亲耳听到,他打电话对手下的人说了“多找几个男的”以及“轮了”的字眼……

    “严总知道我向莫念娇通报你的行踪,他很生气,所以在停车场把我打晕了……”董子妍用力抿了抿唇,犹豫了片刻才颤声呐呐。

    魏可的心,沉入谷底。

    “所以你觉得这件事是他做的?”她强忍不安,没等董子妍把话说完就蹙眉问道。

    董子妍眸光微微闪烁,摇头哽咽,“我……我不知道……”

    看着眼前被折磨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董子妍,魏可心情沉重,越发觉得自己和严楚斐之间的爱情,已走到穷途末路的境地……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魏氏。

    偌大的会议室,坐满了公司高层,正在开会。

    严楚斐面无表情坐在会议桌的最上方,姿态慵懒地斜靠着座椅,心不在焉地转着手里的钢笔。

    突然——

    呯地一声。

    会议室的双开门被人狠狠推开。

    正在开会的众人均被惊了一下,所有人的目光像是进过彩排一般,齐刷刷地朝着来人望去。

    当众人看到魏可那张美丽的脸庞时,心里那股“什么人敢如此大胆”的疑惑顿时消散。

    原来是严太太兼总经理来了,难怪她这样不礼貌的闯进来也没人敢拦着。

    众人的疑惑刚消,紧接着又被惊得瞠目结舌——

    啪!

    魏可气势汹汹地进入会议室,径直走到严楚斐的面前,就当着所有人的面,二话不说扬手就给了他一巴掌。

    鸦雀无声。

    众人瞠大了双眼,下意识地屏住呼吸,均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一幕。

    脸颊一片火辣辣的刺痛,这下不止众人震惊,连严楚斐都被这莫名其妙的一耳光给打懵了。

    他抬眸看她,仿若突然就不认识她了一般。

    魏可面如冰霜,目光冷厉似箭,出手伤人却毫无悔意。

    在短暂的怔愣之后,严楚斐腾地站起来,高大的身躯弥漫着一股骇人的戾气,一把扼住魏可的手腕就将她狠狠扯到面前。

    手腕剧痛,魏可咬牙隐忍,被扯得整个人直接撞在他硬邦邦的胸膛上,撞得头昏眼花。

    严楚斐的脸色难看到极致,目露凶光,被她理直气壮的模样气得大脑冲血,顺势就狠狠扬起手——

    众目睽睽之下被打了耳光,他面子挂不住。

    魏可冷冷盯着他扬起的手,无畏无惧,甚至还仰起小脸挑衅地往他面前凑,一脸“你打你打你有种打死我”的欠揍表情。

    严楚斐吓唬失败反而变得骑虎难下,冲动之下扬起的手收回不是,不收回也不是,想掐死眼前这莫名其妙的小神经病。

    两人用同样凶狠的目光瞪视着对方,仿佛他们不是同牀共枕的夫妻,而是冤冤相报的仇人。

    气氛僵凝,紧绷压抑一触即发。

    看到严楚斐像是要还手,魏智淳蹭地跳起来,吓得慌忙大叫,“诶诶诶…严总息怒,严总息怒,冷静冷静,别冲动啊,千万别冲动!”

    即便内心胆怯,魏智淳还是硬着头皮上前打圆场。

    他就算再没出息,也不可能眼睁睁看着一个男人打自己的表妹。

    虽然是表妹先动的手!

    亲人就是这样,平日里就算对彼此有再多的怨言,可一旦对方有危险,立马就会本能地站到一起,一致对外。

    有人来劝架,严楚斐稍微不那么难堪了,可心里还是好气啊!

    他咬着牙根狠狠瞪着冷着小脸不知悔改的她,五指收紧,像是恨不得把她的腕骨捏碎一般。

    魏可很疼,疼得脸色微微苍白,可她倔强得连吭都不吭一声。

    与他互瞪。

    魏智淳上前挡在魏可面前,讪笑着夹在两人中间,冷空气对流,就感觉自己掉进了冰窟里,整个人都快被冻僵了。

    这两口子就像两座冰山,一旦崩了只怕要把旁人全部冻死,所以不能让他们崩。

    气氛僵持不下,魏智淳一边将魏可护在身后,一边对着严楚斐嘿嘿哂笑,“严总你大人大量,别跟她一般见识,她肯定是今天出门没吃药——咳咳咳……”

    话未说完,就被严楚斐狠狠瞪了一眼,吓得他连忙打住,佯咳几声掩饰慌张。

    严楚斐瞪向魏智淳的眼神只有四个字——你才有病!

    魏智淳嘴角抽搐,暗忖劝架果然是件吃力不讨好的技术活。

    不敢跟严楚斐顶嘴,魏智淳只能回头小声骂自己表妹,“魏可你干什么呀?疯了么?!”

    一边骂一边对她使劲儿眨眼睛,一脸“你快道歉别把这尊大佛惹毛了”的警告表情。

    可魏可却连鄙视的眼神都懒得给他一个。

    继续跟严楚斐互瞪。

    僵凝的气氛没有丝毫的好转。

    会议桌上的众人面面相觑,不想留又不敢走,如坐针毡。

    见表妹不甩自己,魏智淳又转回头去对着严楚斐谄媚地笑,“那个严总啊……”

    “滚!!”

    严楚斐勃然大喝。

    吓得一干人等的心,不约而同地狠狠跳了一下。

    “啊,滚滚滚,我让他们滚,让他们滚……”魏智淳忙不迭地点头,然后压低声音对着众人吼,“还愣着干什么?!走啊!!”

    一时间,椅脚摩擦地面的声音此起彼伏。

    众人如获大赦,以光速的速度匆匆逃离这块是非之地。

    不过眨眼功夫,偌大的会议室就变得空空荡荡,只剩下剑拔弩张的严楚斐和魏可……

    还有魏智淳。

    他不放心。

    他想,刚才严楚斐扬起手好像要打可可,如果他现在也出去了的话,万一可可被揍了咋办?

    就她这小身板,严楚斐一拳就能让她嗝屁。

    呃,虽然如果事态恶化他留下来也不够严楚斐塞牙缝,但能先帮可可顶两拳也是好的。

    不过先说好,他只能顶两拳,不能再多了。

    嗯,他得给可可雄起,不能让严楚斐以为可可娘家没人!

    一屋子的人都走光了,就魏智淳还一动不动,严楚斐表示很生气。

    冷厉的目光极具威慑性地射在魏智淳的脸上,他不用说话,就已经把魏智淳吓得冒冷汗了。

    坚持了半分钟,魏智淳败下阵来。

    “那个,你们好好说啊……我走我走,马上走!”

    本想走之前再劝两句的,可魏智淳刚一开口就看到严楚斐倏地眸光一凌,吓得他连忙点头,同时一步三回头地朝着门外走去。

    终于,会议室里只剩下严楚斐和魏可。

    “你发什么疯?”

    当所有闲杂人等都已离开,严楚斐怒气腾腾地甩开魏可的手腕,瞪着她勃然大骂。

    “严楚斐,何必明知故问呢,我发什么疯你心里不是很清楚吗?”魏可一张俏脸冷若冰霜,冷笑连连。

    “我清楚什么了?”严楚斐寒着脸,没好气地怒喝道。

    “男子汉大丈夫,敢做敢认——”

    “我做什么了你让我认?!”

    他越听越火大,怒不可遏地阻断她,觉得她简直是莫名其妙。

    突然跑到公司来给他一巴掌,还是当着这么多高层的面,她简直是过分到了极点。

    尤其是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好吗!

    若不是他太爱她,若不是他尚有一丝理智,若不是他从来不打女人,她今天就死定了!

    严楚斐尚有理智,可魏可的理智已然全无。

    愤怒,恐慌,心痛……各种负面情绪织成了一张密不透风的网,将她整个笼罩。

    没人知道她有多害怕,害怕眼前的男人会让她失望……

    她好怕自己爱上的男人是个丧尽天良的人渣。

    她甚至不敢去想,一会儿若是证实了董子妍的事就是他安排的,她该怎么办……

    “说啊!我特么到底做了什么让你特意跑到公司来给我一巴掌?!”严楚斐气得很,咬牙切齿地叱问。

    本来最近糟心事就够多了她还来添乱,是存心要把他气死才甘心么?

    “董子妍呢?”魏可犀利的目光极具穿透力地射在严楚斐的脸上,冷冷质问。

    严楚斐皱了下眉,默了两秒,才答:“跑了!”

    嗯,跑了。

    是他大意了,以为董子妍翻不起浪,所以只安排了一个人看守,就想着第二天把她弄走拉倒,让她这辈子都别想再回帝都,也永远都别想再见到严太太就好。

    哪知董子妍居然装死,然后趁看守的人不注意时偷跑成功。

    若不是严太太叮嘱过他不要做丧尽天良的坏事,他真是恨不得让她在这个世界上消失。

    他看她就恶心!

    明明自己就是女人,这世上那么多男人不去喜欢却非要爱女人,简直就是bt!

    最可恨的是,要bt去别处bt啊,为什么要来爱的他的太太?!为什么要来污染他的眼睛?!

    妈的智障!

    “呵,是吗?”

    听着他轻描淡写的两个字,魏可冷笑,眼底尽是讥诮。

    严楚斐隐隐觉得不对劲儿……

    “她找你了?”他狠狠拧眉,表情严肃地问道。

    可是不对啊,七仔和霍冬在家帮他陪着严太太呢,没听他们说有人去过家里啊!

    魏可不说话,只是一瞬不瞬地观察着严楚斐的反应,看看他可有心虚和慌张……

    “你见过她了?她跟你说什么了?”见她沉默,他忍不住追问,语气略显急躁。

    他不想让她们见面!

    见了面董子妍肯定会向严太太表白的,那画面他简直不敢想。

    太恶心了好吗!

    魏可觉得严楚斐的急躁应该就是心虚的表现……

    “严楚斐,原来你这么可怕!”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