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霸道总裁爱上我》第073章:没了
    莫念娇转头,扯动嘴角,泛起一抹阴森的冷笑,“楚斐,我知道你恨不得杀了我,可是我死了,魏可是一定会给我陪葬的,你舍得吗?”

    他当然舍不得!

    如若不然,他又岂会背着严太太一而再再而三的来医院……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魏可觉得自己快死了。

    头疼,咽喉痛,甚至还浑身无力。

    本是想多喝点开水蒙头睡一觉的,可在看了wb之后,她又哪里还有睡意?

    然而身体的不适却远不及心里的痛,那种像是整颗心被活活撕碎的感觉简直让她快要无法承受。

    在他挂掉她的电话之后,她没有再打,因为她想保持最后的骄傲,不让自己变成一个不可理喻的怨妇。

    她在客厅里僵坐了几个小时,一边胡乱猜忌,一边等他回来。

    不知道等了多久,熟悉的汽车声音终于飘进了她的耳朵……

    转眸看了眼墙上的时钟,再过十分钟,便是午夜十二点。

    熟悉的脚步声由远至近,最后停在她的面前。

    魏可一动不动,依旧背靠着沙发,保持着双臂环抱着小腹的坐姿,缓缓抬眸,迎上男人淡漠的目光。

    “怎么还不睡?”严楚斐一边将脱下的外套随手丢在沙发扶手上,一边拧眉看着精神不济的魏可,略显不耐的语气隐隐带着责备之意。

    “你去哪儿了?”魏可的声音透着一丝沙哑,质问显得有气无力,但目光却格外的犀利,像是恨不得看穿他的心一般极具穿透力地射在他的脸上。

    “医院。”他答,一脸坦荡加理直气壮,仿佛他本就应该在医院一般。

    他的坦白让她心如刀绞。

    魏可觉得自己很矛盾。

    她以为他的欺骗一定是让她最难以忍受的,可现在她却发现他的坦白其实也同样很残忍……

    似乎不管他怎么回答,对她都是伤害。

    或许她不该问,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什么都没发生……

    可是怎么办?

    她做不到!!

    她的性格不容许自己那样窝囊,宁愿痛得锥心刺骨,也不想装聋作哑委曲求全。

    但为了腹中宝宝,她会尽力争取,争取到他们实在走不下去了为止……

    强忍心痛,她欲言又止,“安安……”

    “还没醒。”知道她问的是什么,不等她说完,他就淡淡答道。

    还没醒吗?

    魏可的心,更加下沉了一分。

    不管怎么说,安安是伤在她的刀下的,她做不到完全无动于衷,所以她真心希望他能尽快醒过来。

    简短的几句对话之后,两人突然都沉默下来,气氛陷入僵局。

    魏可在等,等他主动解释。

    然而严楚斐淡漠的表情没有丝毫想要解释的痕迹。

    “你不该给我一个解释吗?”

    最终还是她忍不住了,看着坐在对面的男人冷冷开口。

    严楚斐正垂着眸想事情,闻言抬眸与她对视,淡淡吐字,“如果你所谓的解释是指我为什么会在医院的话,我没什么好解释的!如果你指的是照片……小易已经处理好了!”

    冷漠的腔调,避重就轻,完全看不到什么诚意。

    “就这样?”魏可冷笑,双手悄然攥紧,指甲深深陷入掌心。

    他点头,“就这样!”

    “照片不是在你的手机里吗?为什么会泄露?”她狠狠蹙眉,冷冷质问,对他的回答十万个不满意。

    “不小心。”他随口应道,神情淡漠,一副对这个话题已是极尽不耐的模样。说完,他起身,“很晚了,回房睡吧。”

    然后不等她说话,他就率先朝着楼梯口走去。

    “严楚斐!”魏可腾地站起来,勃然大喝。

    他停步,回头看她。

    她深吸口气,目光犀利地盯着他,“你什么意思?给个痛快话吧!”

    他突然转变的态度,无不在向她透露出一种讯息,他不想跟她过了……

    “没什么特别的意思,就是你该吃吃,该睡睡,别给我添乱就行!”他淡淡瞥她一眼。

    添乱?

    他泄露了她的照片,让她莫名遭受那么多的诋毁和谩骂,她却连问清楚事情真相的资格都没有吗?

    魏可看着眼前陌生得近乎可怕的男人,怒极反笑,“所以你觉得是我无理取闹了对吗?”

    严楚斐微微拧眉,抿唇不语。

    魏可笑着笑着,突然眼前一黑……

    眼看就要往地上栽倒下去。

    看到她摇摇欲坠的样子,严楚斐吓了一跳,慌忙两个大步奔到她面前,在她软倒在地上的前一秒将她揽进了怀里。

    稳稳抱住。

    “怎么了?”严楚斐剑眉紧拧,看着怀里脸色极其不好的小女人,眼底泛起担忧,急问。

    魏可脸如白纸,浑身乏力,不知是不想跟他说话还是难受得已经说不出话,反正就是闭着嘴一声不吭。

    严楚斐见她脸色不对,手背贴上她的额头,发现温度异于常人……

    “我送你去医院!”他立马将她大横抱起,转身就要往外走。

    “我不去医院!!”她激烈反对,声音越发嘶哑。

    嗯,不去医院,去了医院肚子里的宝宝就藏不住了……

    他们的关系现在变成这样,怀孕的事看来得往后延长,甚至要不要告诉他她都得再好好想想了……

    见她态度坚决,他知道拗不过她,只能抱着她蹭蹭蹭往楼上快步走去。

    用脚踢开卧室的门,走向大牀将她放在牀上,然后他二话没说又折回楼下。

    很快,严楚斐拿着感冒药以及白开水回到卧室。

    “吃药。”他将她扶起来,对她摊开手掌。

    “不吃!”她却对他掌心里的药片视若无睹,一口拒绝。

    严楚斐怒了,俊脸阴沉,冷冷看着她呵斥道:“生病了怎么能不吃药?你这样折腾自己想吓唬谁?”

    “我谁也不吓唬,严先生你贵人事忙那就忙你的去,我是死是活不用你管!”

    他态度不好,她自然也就口气不佳,负气的话说得格外顺口。

    她阴阳怪气的腔调饱含着浓浓的讥讽,严楚斐似是被激怒了。

    倏地抓起她的手,将药片往她手心里一拍。

    接着他腾地起身,“爱吃不吃!!”

    说完就走。

    魏可直接把手一扬,感冒药飞出窗外……

    严楚斐听到声响,回头一看,顿时怒不可遏。

    他咬紧牙根狠狠瞪着她,目光凶狠得像是要把她生吞活剥了一般。

    严楚斐又怒又恨又烦躁,简直恨死魏可的不识好歹了。

    不吵架的时候觉得她很个性,可一旦发生矛盾,他觉得她就是一头倔驴。

    气死人不偿命!

    魏可面无表情,垂着眼睑,像具没有灵魂的躯壳一般呆呆地僵坐在牀上,对他冷厉的目光毫无感觉。

    僵持了几秒……

    呯!

    他摔门而去。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因为感冒,魏可没有失眠,晕晕沉沉一觉睡到天亮。

    当清晨的第一道曙光从窗外照射进来时,她悠悠醒来。

    感冒的症状减轻,精神终于有所好转。

    没有吃药也能好得这么快,她以为这是一个好的开始,然而当她洗涑完下楼,看到的却不是严楚斐……

    而是严甯和霍冬。

    严甯正坐在客厅里发呆,表情有些凝重。

    霍冬则坐在她的身边,手里拿着一个水果小拼盘,往她嘴里喂水果。

    严甯心不在焉,食不知味地嚼着咽着。

    “嫂嫂。”

    听见脚步声,严甯抬眸朝着魏可望去,本能地轻捂着肚子想要站起,脸色有些不太自然。

    霍冬连忙放下水果拼盘,小心翼翼地扶着她起身。

    “这么早?”魏可微微蹙着眉头,一边从楼上下来,一边狐疑地看着魏可和霍冬。

    小七大肚便便的,霍冬每天都紧张得要死,恨不得让她待在家里不出门,所以怎么会一大早就过来了呢?

    魏可觉得这样的现象太不寻常了。

    严甯的嘴角抽了抽,本想对嫂嫂笑一笑,可她挤了半天都没把笑容挤出来。

    与丈夫对视了一眼,严甯悄悄咽了口唾沫,然后硬着头皮讪讪道:“我们……昨天晚上就过来了。”

    “昨天晚上?”魏可走下阶梯,朝着严甯走来,一脸惊讶加疑惑。

    “嗯。”严甯轻轻点头,完了又声如蚊呐般补了一句,“两点多的时候。”

    两点多的时候?

    三更半夜的他们夫妻二人过来干吗?

    霍冬会舍得让怀孕的小七这样半夜折腾?

    魏可觉得更不寻常了。

    “你哥呢?”转头四下望了望,没有看到严楚斐的身影,她问。

    严甯突然沉默。

    空气中飘荡着一股诡异的气息,紧绷又压抑,让人心生不安……

    魏可的心,莫名一紧,心底泛起不好的预兆……

    “怎么了?”她皱眉问,眼底的狐疑之色更加深浓。

    严甯用力抿了抿唇,再深深吸了口气,待鼓足了勇气,才欲言又止地小声呐呐,“那个孩子……”

    孩子?

    魏可怔了怔,紧接着反应过来,“你说安安?”

    “……嗯。”严甯的表情很奇怪,从未有过的纠结,像是极尽艰难一般才发出一声嗯。

    “他醒了?”魏可没来得及去注意严甯的表情,闻言双眼一亮,欣喜急问。

    安安醒了,这是她的第一反应。

    因为安安醒了,严楚斐半夜去了医院,所以又叫严甯和霍冬过来陪她……她是这样推理的。

    然而她却看见严甯在轻轻摇头。

    摇头便罢了,最让她觉得呼吸收紧的是严甯的表情。

    是一种让她觉得很不详的表情……

    “怎么了?”魏可的心瞬时提了起来,一股莫名的恐慌像一张密不透风的网,将她整个笼罩。

    “他……”严甯很为难,红唇反复张合,后面的话却就是说不出来。

    “死了。”

    见霍太太半天说不出口,霍冬淡淡吐出两字,帮她说了。

    魏可猛地转头,像是不认识霍冬了一般怔怔地看着他,愣了足足有十秒,才如梦初醒般回过神来。

    “你说什么?”她问,紧蹙着眉头像是没听懂一般。

    霍冬说:“那个孩子昨晚两点左右没的。”

    魏可的大脑瞬时一片空白。

    像座雕像一般,她僵硬地站着,用了两分钟才把“没”和“死”画上等号。

    然后她开始摇头,由慢到快,最后她惨白着脸,惊恐地失声喊道,“不!不可能!”

    嗯,不可能!

    她不信!!

    那么可爱那么可怜的孩子,不可能就这样说没就没了,不会的,这不是真的……

    不是做完手术已经抢救过来了吗?医生不是说只要等他醒来就会没事的吗?怎么好好的突然就……没了呢?

    魏可接受不了这个噩耗。

    如果安安真的没了,那她不就成了……“杀人凶手”了吗?

    不……

    不不不!

    她不是……

    她不是!!

    肯定是小七他们搞错了,要不就是他们骗她的,安安不会有事,不会!

    可是他们为什么要骗她呢?

    这么严重的事又怎么可能拿来开玩笑呢?

    魏可突然转身朝着门口走去。

    “嫂嫂你去哪儿?”严甯眼疾手快,连忙一把拉住她。

    “我……”魏可像是三魂没了七魄,胡乱地转头看了看四周,颤声呐呐,“我去看看……”

    “我哥说让你在家休息,他会处理。”严甯急忙说道,紧紧抓着她的手,不让她走。

    魏可目光呆滞盯着自己平坦的小腹。

    她想,是啊,她不能去,安安没了,莫念娇这会儿只怕已经悲痛得失去了理智,如果她去了医院,莫念娇见了她肯定会跟她拼命的……

    还有痛失爱孙的莫红瑛,必然也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如果是以前,她一个人的时候,她不怕。

    可现在她有宝宝了,她肯定不是莫念骄和莫红瑛的对手。

    她的宝宝现在还很脆弱,经不起一丁点的伤害,所以如果她现在去医院的话,她的宝宝会有危险的……

    嗯,不能去!

    魏可双手捂住小腹,害怕地后退了一步。

    心,很痛……

    很自责,很慌张,很无助……

    她很自私对不对?

    嗯,她不止自私,还很冷血。

    “杀”了别人的孩子,对自己的孩子却保护得滴水不漏,不是自私是什么?

    “害死”一条无辜的生命,却连一声对不起都不能当面说,不是冷血是什么?

    她连活鱼都没杀过,现在居然杀了人……

    魏可的脸,白得毫无血色,心,已然方寸大乱。

    倏然,她晃了晃,摇摇欲坠。

    “嫂嫂!”严甯见状,吓得惊呼一声,连忙伸手扶她。

    严甯动作颇大,吓得霍冬连忙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紧张兮兮地守护在她身旁,谨防她有闪失。

    “嫂嫂你怎么了?”严甯蹙眉看着魏可难看到极点的脸色,担忧地问。

    “我……我有点头疼,小七,你……你能扶我上去吗?”魏可扶着额头,气若游丝地喃喃。

    她全身的力气像是被什么抽走了一般,没人搀扶的话,她一步都走不了。

    “好。”严甯忙不迭地点头。

    刚走一步,魏可就腿软得踉跄了下,差点栽倒在地。

    “嫂嫂小心。”严甯被吓了一跳,连忙用力拉了她一把。

    霍冬也惊了一下,赶紧双手轻轻扶着霍太太圆滚滚的腰肢,怕魏可倒下会把她一同拽倒。

    还好只是虚惊一场。

    魏可稳住脚后,胡乱地摇了摇头,“没、没事儿……”

    看到魏可这副失魂落魄的样子,严甯词穷,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

    在扶着嫂嫂上楼的过程中,她一直在苦思冥想,临了却一句安慰的话都没有想出来。

    她换位思考了下,觉得如果今天是她遇上这样的事,她肯定只想一个人静一静,安慰什么的在这个时候简直是雪上加霜,只会让人更难受罢了……

    魏可倒在牀上,扯过被子紧紧裹着自己,甚至连头也一起藏在被子里。

    她想做只缩头乌龟,奢望着只要藏起来,就可以什么都不用再面对……

    严甯惆怅地皱着眉,站在牀边看着躲在被子里的嫂嫂,心情沉重。

    站了一会儿,她无奈地默默叹了口气,转身,朝着等候在门口的霍冬慢慢走去。

    门,轻轻关上。

    偌大的卧室,静谧无声。

    魏可卷缩成一团,即便有被子紧紧裹着她却依旧觉得冷,整个人开始瑟瑟发抖。

    嗯,很冷!

    从头到脚,通体冰凉。

    她想睡一会儿,睡着了就不会再难受了……

    可是为什么她此刻却一点睡意都没有!!

    想睡睡不着,想逃避也逃避不了,心里的慌和痛,她只能硬生生地受着。

    脑子里像是有台放映机,不停地播放着安安倒在血泊中的画面……

    一遍又一遍,永不停止。

    天哪,她杀人了,她杀人了……

    虽然她是被莫念娇设计了,虽然是安安自己撞上刀子的,虽然那一切并不是她的错,可刀子的确是在她手里握着的,她的双手也的确沾满了安安的血……

    这血债,她怎么摆脱?

    摆脱不了了,摆脱不了了……

    背负着一条命债,下半辈子她还能好好的生活吗?

    怎么会这样?

    怎么会这样啊?

    事情怎么会演变成今天这副局面呢?!

    一个鲜活的生命,怎么就在她的手里消逝了呢?

    这太残忍了,她真的接受不了,接受不了啊……

    浑浑噩噩,迷迷糊糊,她整个人躲在被子里,似睡非睡,似醒非醒。

    不知道过了多久……

    熟悉的脚步声,在卧室门口轻轻响起,将半梦半醒的她惊醒。

    她猛地弹坐起来,瞠大双眼死死盯着门口。

    卧室的门,在她坐起来的那瞬,被缓缓推开。

    四目相接,相对无言。

    本是最亲密的爱人,此刻却只觉得陌生,仿佛曾经的恩爱甜蜜根本就没有存在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