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霸道总裁爱上我》第072章:让她身败名裂
    &lt;/&gt;    “嗯?”

    “见过子妍吗?”

    “没有!”严楚斐摇头,将谎话说得一脸坦荡,“怎么了?”

    “她好像失踪了!”魏可皱眉,眼底泛起一抹担忧。

    “哦?”他微微挑眉,唇角泛起一抹无声的冷笑,对她的仁慈不以为然。

    “她的手机关机了,而且所有人都不知道她去了哪里,还有她家楼下的保安也说今天没有看到她回家。”

    刚才在阳台上打不通董子妍的电话后,她便将认识董子妍的人一一问了一遍,可得到的答案都是“不知道”。

    “你不用担心,她是成年人了,有能力为自己所做的事负责!”严楚斐一边淡淡说道,一边抬手动作温柔地将她散落在耳际的发丝夹在她的耳朵后。

    为自己所做的事负责……

    魏可觉得严楚斐话里有话。

    “你真的没见过她?”她的眉头皱得更深了一分,眼底泛起狐疑。

    “你觉得我应该见过她吗?”见她还问,他脸色微微阴沉,冷笑一声不答反问,不悦之色显而易见。

    魏可觉得他见过!

    而且很可能不仅仅只是见过那么简单!

    嗯,董子妍有问题,她已经猜到了。

    虽然对于董子妍的背叛她百思不得其解,但她知道,董子妍已经不是她认识的那个董子妍了。

    她很想当面问问她,问她为什么要背叛她,因为钱吗?是莫念娇用金钱you惑了她吗?还是嫌她对她不够好?

    但是这几年来,她可是一直把她当成妹妹一般在对待啊,扪心自问,她觉得自己没有任何地方对不起她董子妍的!

    魏可是真的真的很想知道董子妍为什么要叛变,而更让她不能接受的是,为什么要跟莫念娇同一战线?

    现在想想,这些日子她真是迟钝,从莫念娇第一次到餐厅找上她,再到莫红瑛和莫鸣龙又找上她,最后安安到小区门口蹲守……

    都是董子妍将她的行踪告诉了莫念娇。

    因为有董子妍的通风报信,莫念娇才能如此顺利地出现在她面前。

    这叫什么?

    日防夜防“家”贼难防?

    是啊,于她而言,董子妍几乎就等于家人了啊!

    魏可垂着眼睑,幽幽一叹,“她在帝都没有亲人,她不会无缘无故消失不见。”

    “那又怎样?”严楚斐冷笑更甚。

    她抬眸看他,“有些话我想当面问问她

    !”

    嗯,有些事,不能就这样让它不明不白的过去,不管真相有多残忍,她都有知道的权利。

    她自认对董子妍不薄,所以她必须问清楚,不然她不会甘心。

    “事已至此,还有什么好问的?”严楚斐轻蔑冷嗤,不以为然。

    他不会让她们见面的,他不会给董子妍向严太太表白的机会。

    那画面他想想都恶心!!

    而且严太太是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表面看起来倒是嫉恶如仇,可若看到董子妍眼泪汪汪的样子肯定又会心软,所以,坚决不能让她们见面。

    见严楚斐始终不肯松口,魏可双眼微红,“她罪不至死,看在她帮了我这么多年的份儿上……”

    “罪不至死吗?可我怎么觉得将她千刀万剐都不解恨呢!”严楚斐眸光森冷,忍无可忍地抢断,一字一句从齿缝里迸射出来。

    “所以她在你手上对吗?”她锐利的目光极具穿透力地射在他的脸上,虽是疑问句但心里已经非常肯定。

    严楚斐抿唇不语。

    而他的沉默,无疑是默认。

    “你把她怎么了?”魏可脸色一变,皱眉质问。

    严楚斐一见她这副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

    “杀了!”他极冷极冷地吐出两个字。

    “什么?!”她大惊,蹭地从他腿上站起来,瞠大双眼不可置信地看着他。

    “她做了多少背叛你的事你还没想通吗?”他脸色阴沉,厉声喝道。

    然而魏可的关注点却是——

    “严楚斐你疯了吗?杀人是犯法的!!”她勃然大吼,整个人都乱了。

    “嗯,你可以去举报我!”严楚斐扯了扯嘴角,云淡风轻地冷嗤道。

    “……”看到他眼底的讥笑,魏可放下心来。

    他骗她的,他没有杀人。

    还好,还好……

    “我要见她!”沉默片刻,她懒得再拐弯抹角,直截了当地要求道。

    “没必要!”他更干脆,一口回绝。

    魏可倏然就怒了,狠狠蹙眉,“是我想见她,你凭什么说没必要啊?!”

    他这种霸道得近乎蛮横的口气,她都记不清有多久没有听到过了。

    好像就刚结婚那会儿他比较大男子主义,后来彼此表明心意,他就再没这样蛮不讲理过。

    所以他这是又变回以前的德行了吗?

    “你说我凭什么

    !”严楚斐的脸色也冷了下来。

    气氛,僵凝。

    冷冷对视,魏可突然觉得眼前是男人好陌生,陌生得让她心生不安……

    严楚斐缓起身,看着眼前的小女人,心里是又爱又恨,“魏可,你能不感情用事吗?”

    “她帮过我很多……”魏可喃喃。

    在她刚接手魏氏的时候,是董子妍陪着她走过最艰苦的那段岁月,做人不能忘本,所以她不能因为董子妍的错而抹杀她曾经的好。

    还是那句话,董子妍罪不至死。

    或许从今往后她们不再是朋友,但就算仇恨如莫念娇,她都不曾真的希望她死于非命,更何况是曾经帮助过她的董子妍。

    他可以适当的教训她一下,但不能要她的命!

    他不是上帝,更不是远古的君主,他没有权利剥夺一个人的生命,他们现在有孩子了,他不能背命债,不能给后代造冤孽。

    严楚斐现在最见不得魏可这副优柔寡断的样子。

    “她现在害得你成了杀人凶手!你觉得她是‘功’大还是‘过’大?”他面罩寒霜,冷冷讥诮。

    “我相信她是被莫念娇利用了——”

    “你相信?”他怒不可遏,气得音量直线飙升,“对这样一个忘恩负义的人,你还相信?!”

    魏可,“我了解她,她本质不坏——”

    “她的本质是好是坏我不想知道,我只知道——”他再次阻断她,在微微停顿之后,极尽嫌恶地冷冷切齿,“她恶心!!”

    恶心?

    魏可微微蹙眉,对这两个字百思不得其解。

    本是最该团结的时候,他们却在吵架……

    魏可的心情,已经糟糕到找不到言语来形容。

    她仰着小脸看着他冷漠的眼,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尽可能地平心静气,“我只是想见她一面,当面问问她‘为什么’,如此而已!!”

    “没必要!”他还是一口回绝,霸道的口气毫无转圜的余地。

    “严楚斐你什么意思啊?”魏可从头到脚瞬时覆上一层寒冰,冷冷地问。

    “我的意思就是这件事你不用管了,我会处理!”他冷硬的态度仿佛在对待一个犯错的下级。

    魏可倏然无言。

    心,一点一点地沉入谷底……

    “你在怨我?”

    默默对视半晌,她突然轻轻冒出一句。

    他眸色一凌,淡淡吐字,“没有

    。”

    “你有!!”她勃然喝道,字字笃定。

    严楚斐看着眼前冷若冰霜的严太太,看着她用愤恨的目光瞪着自己,看着她明明犯了错还永远不懂反省的样子……

    “魏可!我真的是太宠你了!”

    听着他仿佛在为自己不值的语气,她心如刀绞。

    伤极之下,她负气地冲口而出,“你别宠我,我不稀罕!”

    “行!那就照你说的办!”

    他冷冷抛下一句,转身就上了楼。

    魏可僵在客厅里,不可置信地看着走得头也不回的男人,心,狠狠抽搐。

    他说什么?

    照她说的办?

    办什么?他什么意思?

    啊……

    他的意思是,从今往后,不会再宠着她了是吗?

    呵,不宠就不宠吧,她、不、稀、罕!!

    嗯,不稀罕……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魏可突然有种自己被全世界抛弃了的感觉……

    无助,恐慌,悲伤蔓延。

    以前她觉得自己坚不可摧,没了谁都可以活得风生水起,可现在她却发现,自己脆弱得不堪一击。

    瞧,不过是跟严楚斐吵个架,她竟有种天空已经塌陷的悲伤和绝望……

    他说,我真是太宠你了……

    嗯,他的确挺宠她的,不过短短半年不到,就把她宠得矫情又玻璃心。

    以前的魏可呢?

    以前那个骄傲自信又坚强凶悍的魏可去哪儿了?

    死了吗?!

    可能真的死了吧,被他的温柔和宠溺给谋杀了。

    所以现在活着的这个,是懦弱的魏可……

    以前吵架的时候也跟他分过房,但昨晚绝对是最难过的一晚。

    他睡在书房,而她在卧室的牀上看着身边空出来的位置,彻夜难眠。

    然后天才蒙蒙亮,她就听见书房的门开了,还来不及闭眸装睡,就听见他的脚步声直接越过卧室门前,径直朝着楼梯口走去,渐行渐远。

    她下牀走向阳台,眼睁睁看着他开车离家。

    深秋的清晨,凉意袭人,她穿着单薄的睡衣站在阳台上,望着他离去的方向,久久不能回神

    。

    他们这是怎么了?

    她想了一晚,没有答案。

    她突然就摸不透他的心思了,不知道他心里是怎么想的,也不知道他到底要做什么,更不知道接下来他打算怎么处理眼前的难题……

    她已经不懂他了,完全不懂了。

    在阳台上站了许久,站到阳光铺洒大地,她回神,想着今天不是周末,她得上班……

    可进了浴室洗漱,却发现全身乏力,嗯,光荣感冒了。

    站在镜子前看着气色差到极点的自己,她笑出了眼泪,没想到自己竟弱到连病菌都可以随意欺负的地步。

    肚子里有宝宝,不能吃药,她只能硬撑着,卧牀昏睡。

    迷迷糊糊间,她听到自己的手机在叮叮咚咚的响个不停。

    是信息提示音。

    她不想理会,可提示音一直响个不停,扰得她不能安睡。

    手探向牀头柜,摸索到手机想要直接关机,关机之前她微微睁开双眼下意识地瞟了眼手机屏幕,然后她本是浑浑噩噩的大脑瞬时被刺激得清醒了过来。

    她的WB,炸了。

    为什么呢?

    因为一个刚注册的小号,爆了她的艳、照……

    就是那天她和严楚斐买光了超市的安全T,然后回家她哄他穿上那条大象安全T且拍照留念再然后为了补偿他她露了整个背部摆出一个极具you惑力的姿势任他拍的那一张……

    可这张照片不是在严楚斐的手机里吗?

    为什么会被人爆在WB?

    照片里的她虽然没有露出不该露部位,但诱人的雪背加上勾挑的眼神,足以颠覆她冷静优雅的形象。

    可以料见,若是有人故意为之,雇了网络喷子来喷她,她定会被跟风的网友骂得体无完肤……

    点开WB,只见不过短短几分钟,她已经被圈了上千条。

    果然如她所料,评论各种难听,各种刻薄,各种谩骂……

    网友A:哎哟,没想到魏氏总经理居然还拍这种照片啊,这是想要一脱成名么?

    网友B:身材不错啊,出去卖肯定能卖个好价钱

    网友C:碧池,表面看起来端庄优雅,实际上却是一个荡、妇……

    网友D:一看就不是什么好货

    网友E:肯定是魏氏要垮了,所以脱、衣卖、肉了。

    ……

    诸如此类,数不胜数,甚至还有更恶毒的,她已经没有心情再看下去了

    。

    她现在只想知道,这张照片为什么会曝光……

    魏可坐在牀上,不知道是太愤怒还是其他什么原因,整个人控制不住地颤抖着。

    她哆嗦着手,点开最近通话记录,她要打电话给严楚斐,问他这到底是怎样一回事。

    他不是说过这张照片他会妥善保管的吗?他就是这样保管的吗?

    刚要拨出严楚斐的号码,一条陌生短信却在这时发送了过来。

    下意识地点开一看,只有一句话——

    送你的礼物还喜欢吗?

    心,猛地一震。

    狠狠蹙着眉,她盯着短信,大脑有瞬间的空白。

    她知道自己不该胡思乱想,可现在这种情况,却又由不得她不乱想……

    咬紧牙根,深吸口气,努力控制着自己急欲崩溃的情绪,在泪眼模糊的视线中找到严楚斐的号码,拨出去……

    第一遍没人接。

    她不死心,立马又重拨。

    第二遍响了很久,终于有人接了。

    “喂!”

    是严楚斐的声音。

    “你在哪儿?”魏可没有一句废话,直截了当地质问。

    严楚斐却没有正面回答,而是态度冷淡地说道:“我现在有事,一会儿给你回电话——”

    “严楚斐!!”魏可勃然大吼。

    彼端的男人默了两秒,才道:“说!”

    “你、在、哪、儿?!”她狠狠咬着牙根,从齿缝里一字一顿地逼问。

    “就这样,回家再说!”

    “严楚斐你敢挂——”

    她的威胁还没落音,手机里已经响起了急促的嘟嘟声。

    他挂了!

    他居然真的就这样挂掉了她的电话!

    魏可愣愣地看着手机,不敢相信。

    他真是还是那个说会爱她一辈子的严楚斐吗?

    倏地狠狠打了个寒颤,她突然觉得好冷,像是整个人掉进了冰窟里,冷得她瑟瑟发抖。

    他变了,已经不再是她认识的那个严楚斐了。

    不再是了……

    另一边——

    重症监护室外

    。

    严楚斐刚挂了魏可的电话,紧接着助理小易的电话又打了进来……

    几分钟后,严楚斐结束与小易的通话,阴冷的目光直直射在莫念娇的脸上。

    “你动我手机了?”严楚斐脸如玄铁,厉声质问。

    十分钟前,一名小护士不小心把一杯牛奶洒在了他的衬衣上,他脱了外套随手放在一旁的椅子上就去了洗手间清理衬衣上的污渍。

    而他的手机就在外套口袋里。

    刚才小易在电话里将魏可照片被放上网的事向他报告了,并告知他已经处理妥当,那条WB被强制屏蔽,有关这个话题也被禁止。

    所以不会再有人疯传那张照片,也不会再有人恶意评论。

    可严楚斐心里清楚,就算处理得再及时,伤害也已经造成了……

    手机里的照片怎么会外泄呢?

    毫无疑问,肯定是莫念娇趁他去洗手间时偷拿了他的手机,然后把魏可那张照片发了出去。

    莫念娇正站在玻璃窗前看着监护室里依旧昏迷不醒的安安,闻言回头看了严楚斐一眼,毫无惧意地点了点头,“嗯。”

    知道低声下气的乞求已经起不到丝毫作用,莫念娇在母亲莫红瑛的怂恿下,决定豁出去了。

    反正她手上有那段监控视频,不怕严楚斐不妥协!

    严楚斐抿唇不语,冷冷看着莫念娇。

    像是知道他心中疑惑,莫念娇不屑撇嘴,“魏可可是我名义上的表姐,我跟她也算得上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你用她的生日做密码又怎么难得住我呢?”

    嗯,他的手机设定了开机密码,密码也的确是魏可的生日。

    接收到严楚斐充满杀气的目光,莫念娇淡淡一笑,转头继续看着牀上的安安,“楚斐,你不用这么看着我,我已经什么都不怕了,反正安安到现在都没有醒过来,我什么都没有了,又有什么好怕的呢?

    “我就是要让她身败名裂,我就是要让她痛不欲生,我就是要让她受尽天下人唾骂!

    “她抢了本该属于我的一切,还把我的安安伤成这样,我不会放过她的,我要把我所受的痛苦十倍百倍甚至千倍地还给她!”

    莫念娇恶狠狠地切齿说着,眼底泛着怨毒的寒光,乍然一看,完全就是一副癫狂的状态。

    感觉她已经跟神经分裂没什么区别了。

    严楚斐还是没说话。

    莫念娇转头,扯动嘴角,泛起一抹阴森的冷笑,“楚斐,我知道你恨不得杀了我,可是我死了,魏可是一定会给我陪葬的,你舍得吗?”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