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霸道总裁爱上我》第070章:求你让我见她一面
    &lt;&gt;&lt;/&gt;

    魏可点头,“嗯。”

    严楚斐没说话了,微拧着眉头若有所思的样子,表情略严肃。

    “莫念娇的手机里有什么?”

    默了几秒,魏可目光锐利地盯着严楚斐,问。

    严楚斐看了严太太一眼,犹豫,不知道该不该在她情绪不太好的这个时候如实告诉她。

    “嗯?她给你看了什么?”魏可催促,心脏微微收紧,他越是这副凝重的表情,她的心里就越是不安。

    严楚斐想了想,觉得这事儿也不可能瞒得了多久,毕竟依照严太太的性格,就算他不告诉她,她也有办法知道她想要知道的。

    “莫念娇的家里装了监控录像,事发时被拍了下来。”默默吸了口气,他答。

    魏可闻言,双眼瞬时一亮,急切地问道:“能看到是安安自己撞在刀子上的吗?”

    “你觉得呢?”严楚斐失笑反问。

    魏可眸光一黯,无言以对,问完就发觉自己问了一句废话,不由在心里嗤笑自己的天真。

    如果监控记录能看到是安安自己撞上刀子的话,莫念娇控诉她蓄意伤人的罪名就不成立,那样的话莫念娇又怎么威胁得到他们?

    所以,监控器肯定装在一个很奇妙的角度,给人一种是她用刀刺伤安安的假象……

    “所以,她真的是有备而来的咯!”魏可冷笑,心里充满了懊悔和愤恨。

    其实她知道莫念娇阴险,所以她并不是毫无防范,只是她万万没想到为了陷害她莫念娇竟会狠毒到用自己亲生孩子的命来赌。

    毕竟,安安是莫念娇唯一的法宝了不是吗?!

    “她威胁你什么了?”魏可又问,脑海里全是刚才在医院时他和莫念娇在走廊另一端的画面。

    虽然听不见他们的交谈,可从他们的肢体语言她可以大概猜到一些。

    严楚斐微微拧着眉,沉默。

    “跟我离婚?”魏可瞅着眼前的男人,唇角冷笑蔓延。

    其实根本就无需问,莫念娇的目标从始至终都是他!

    “你气色很差,先上楼去睡会儿,这些事交给我来处理就好!”他安抚地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没有正面回答。

    不用照镜子魏可都知道自己的脸色肯定很不好,因为她不止很疲惫,肚子还有些隐隐作痛。

    她今天受了刺激,也受了惊吓,在与莫念娇对峙时情绪一度非常激动,怕是有点动了胎气……

    嗯,她需要休息。

    魏可缓缓站起来,转身朝着楼梯走去。

    走了几步,她突然回头,“老公!”

    严楚斐拿出手机正要打电话,听见她喊便抬眸看她。

    “如果安安……”魏可欲言又止,犹豫了两秒,用力抿了抿唇,定定地看着他的眼睛小心翼翼地问:“你会怨我吗?”

    罗婉月说血浓于水,如果安安真有个好歹,他的心里肯定会怨恨她的……

    所以她想问问,他真的会吗?

    她并非咒安安,只是她的心里非常的不踏实,总觉得噩梦才刚刚开始……

    严楚斐直接走到魏可的面前,大手扣住她的后脑,低头就在她微凉的额头上略用力地吻了吻。

    然后他说:“乖乖睡觉,别胡思乱想。”

    他依旧没有正面回答她。

    魏可满怀期待的心,瞬时沉入谷底。

    她以为他会很坚定地说“不会”!

    可他没有。

    即便他一直很坚定地说不承认安安,可在安安生死未卜的此刻,他的心里仍是有着一丝牵挂的对不对?

    也许罗婉月说得对,血浓于水,不管安安是怎么来的,他对这个孩子都不可能真的无动于衷。

    他自己也在她面前承认过,如果不是她的反应如此激烈,如果她像一般的豪门太太那般对丈夫的风流账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是会默认安安的……

    越想,心越凉。

    心情很压抑,她没有再追问,转身便上了楼。

    严楚斐捏着手机站在客厅里,微拧着眉看着正一步步上阶梯的严太太,一直看到她的身影消失在视线里……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地下停车场。

    董子妍一边走向自己的车,一边在包里摸索车钥匙。

    十分钟前她接到一名客户以工作为由要求见面的电话,现在正是要去赴约。

    摁了遥控锁,她走向驾驶座,手抓住车把手刚把车门拉开一条缝,突然车门上多了一只手……

    呯地一声,刚拉开少许的车门又应声而关。

    董子妍转头,迎上一双冷漠得没有一丝情绪的眼睛……

    “严总?”董子妍惊讶地看着如幽灵一般悄无声息出现在此的严楚斐,失声轻叫。

    严楚斐面无表情,高大的身躯弥漫着一股骇人的寒气。

    董子妍悄悄咽了口唾沫。

    “请问严总有什么事吗?”她扯动唇角礼貌性地淡淡一笑,强装镇定地问道。

    严楚二话不说,劈手夺过董子妍手里的包。

    “喂——”董子妍惊呼,下意识地伸手想要把自己的包抢回来。

    可她伸出去的手在半空被人抓住,下一秒,她只觉手臂一阵剧痛,还来不及反应,紧接着又是呯地一声,她面朝着车子整个人被牢牢摁在了车身上。

    她的手臂被反剪在身后,丝毫动弹不得。

    哪怕只是轻轻动一下,手臂就会钻心似的疼。

    她甚至没办法转头去看身后那控制她的男人长什么模样。

    董子妍这才发现,与严楚斐一同到来的,还有另外三个男人。

    同样沉稳冷峻,同样身材魁梧,同样不苟言笑……

    很显然,这三个男人要么是严楚斐以前的战友,要么就是他以前的下属。

    反正看这身材和身手,必然是部队里的军人。

    董子妍被擒,严楚斐头也不抬,只管打开她的包,找出她的手机……

    两部!

    “阿斯!”严楚斐将董子妍的两部手机一同交给其中一个男子。

    名叫阿斯的男子二话不说接过手机,然后上了不远处的一辆黑色越野,启动车子离开。

    在严楚斐将手机交给阿斯的时候,董子妍的眼底不由自主地闪过一丝慌乱……

    她急道:“严总你这是做什么啊?你拿我手机——啊……”

    情急之下她想从身后男子的手里挣脱,哪知却被对方更加用力地摁在车身上,手臂顿时像是要被生生拗断了一般,疼得她不由自主地惨叫一声。

    严楚斐连看一眼董子妍都懒得,转身就朝着自己的车走去。

    另外两名男子一左一右抓着董子妍的手臂,押着她上了另外一辆车。

    一名男子开车,另一名男子在将董子妍强行塞进后座之后自己也坐了进去。

    “放开我!你们干什——”董子妍脸如白纸,惊慌失措地大叫。

    与她一同坐在后座里的男子嫌她聒噪,手一抬,毫不怜香惜玉就一记手刀砍在她的后颈,让她话未落音便陷入了昏迷……

    董子妍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而她的醒来,是一桶冰水所致。

    时值深秋,冰水袭身的滋味并不好受,董子妍被激得猛地睁开双眼,入眼即是严楚斐那张冷如玄铁的脸。

    冰水侵骨,董子妍冷得浑身哆嗦,终究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何曾受过这样的对待,不由心生恐惧。

    本能地转动目光环顾四周,发现自己竟狼狈地躺在一个卫生间的地砖上。

    而严楚斐正双臂环胸姿态慵懒地靠坐着一旁的洗漱台,阴沉着俊脸居高临下地冷睨着她……

    猛地弾坐起来,董子妍惨白着脸惊慌失措地往后缩,直到背抵上浴缸,再无退路。

    “严……严总……你……”她惶恐不安,语不成声。

    啪地一声。

    严楚斐将手里的几张纸和两部手机砸在董子妍的身上。

    手机自然是董子妍的手机,而纸,是其中一部手机近半年的通话记录。

    几张纸上,有一个号码被红色笔圈了出来,董子妍与这个号码的第一次通话,竟早在几个月前……

    而这个号码的主人,是莫念娇。

    也就是说,董子妍认识莫念娇,更甚至,她们在几个月前就开始联手密谋着拆散他和魏可。

    严楚斐早就发现董子妍好像性取向有问题,对魏可似乎有着异样情愫,当时他没采取强硬手段挑开这件事是深知魏可对董子妍“姐妹情深”,那时他与她刚结婚不久,如果他对付董子妍的话,只怕他们才刚刚萌芽的感情会受到不好的影响。

    所以他并没有对董子妍怎么样,只是将董子妍调到自己身边来做秘书,尽可能地将她们两个隔开。

    他没想到自己的“心慈手软”竟会促成了今日的困境。

    当初他若知道董子妍会是个祸害,他才不会为了顾及严太太的感受而放任她到现在,早就让她无声无息的滚出帝都了!

    并非想推卸责任,但会造成今天这样的局面,真的只怪他太过在乎严太太的感受……

    在没跟魏可结婚之前,他的性格蛮横霸道,在处理事情上常常都是以自我为中心,而妹妹严甯就曾被他的自以为是害得痛苦不堪。

    被七仔骂了两次,他反省,吸取了教训,然后在与魏可的相处中,他就改变得特别明显。

    虽然有时候还是很霸道,但他开始学着不管做什么决定都先想想她……

    可能真的是太爱她了,所以才会不知不觉就变了那么多,才会遇事首先考虑她的感受。

    因为爱,所以变得畏手畏脚,总怕做了什么惹她不高兴。

    所以他若还是以前的性子,根本就不会走到今天这种境地……

    董子妍看着砸在自己身上的手机和纸张,知道已经东窗事发,慌到极致她反倒不慌了。

    反正现在已是证据确凿,她想狡辩也是狡辩不了的,还不如大大方方地承认。

    至少,她敢作敢当,她的爱也不至于太廉价。

    “董子妍,我给你五分钟,你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严楚斐在将手机和纸张砸在董子妍身上的同时,冷冷吐出了一句。

    “我要见!”董子妍手扶着浴缸边缘缓缓站起来,与严楚斐冷冷对视。

    她想就算要解释,也是跟解释啊,才不要跟情敌解释好吗!

    “你觉得你还有脸见她吗?”严楚斐冷笑,轻蔑讥讽。

    短短两个小时,严楚斐在心里默默问了不下十次,为什么董子妍不是男人呢?

    她若是个男人,他就可以心安理得的将她打残啊!

    可为什么她偏偏就是个女人呢?

    董子妍知道自己没脸见魏可,可就算没脸见也要见啊,因为她怕现在不见的话,以后就再也见不到了……

    在帝都,谁人不知六阿哥嚣张霸道,谁人不知他作风狠辣,现在她败露了,他肯定是不会放过她的。

    严楚斐对的占有欲那么强,怎可能容得了别人窥觊,哪怕她是个女人。

    所以她几乎已经可以料见自己的下场该有多么的凄惨了。

    但就算是死,她也想在死前最后再见一面。

    她爱她,她还没机会向她表白,她有好多好多的心里话想要告诉她啊……

    “董子妍,魏可待你可不薄啊!你这样联合别人一起害她,你还算个人吗?”严楚斐双手插袋,微眯着双眸极冷极冷地睥睨着董子妍,眼底戾气深重。

    “我没有害她!”董子妍闻言,死命摇头。

    她只是爱她,从未想过害她。

    “她有可能会被控告蓄意杀人,你敢说不是拜你所赐?!”严楚斐目光更冷,如一把利剑,狠狠射在董子妍的脸上。

    杀人……

    “什么?什么蓄意杀人?她杀了谁?”董子妍瞠大双眼,一脸震惊,颤抖着声音急切地问。

    然而严楚斐却不答反问:“我跟魏可结婚的消息,是你告诉莫念娇的,对吗?”

    从阿斯把打印出来的通话记录给他看了之后,他就瞬间想通了很多事……

    “现在怎样了?她在哪儿?到底发生什么事了?”董子妍心急如焚,双眼瞬时泛红,急于想知道魏可的现状,她扑上来想要抓严楚斐的手臂,近乎哀求地声声急问。

    然而她的手还没触碰到严楚斐的衣袖,就见他微微一侧,避开了她的手。

    他脸如玄铁,目光冷厉,明显是拒绝她的触碰,甚至连她的靠近都很排斥。

    董子妍僵在原地,没敢再上前一步。

    畏惧他是其一,其二是被他的眼神看得心里泛起了屈辱感……

    像他这种有着大男子主义的直男,对同性之爱肯定是深恶痛绝的,所以董子妍心里明白,自己在严楚斐的眼中已经与怪物无异。

    其实严楚斐已经想通了一切,董子妍承认与否对他来说一点都不重要,他现在质问她,不过是为严太太感到不值。

    他很清楚,对严太太而言,董子妍是个集妹妹、朋友、闺蜜于一体的特殊存在。

    所以她若知道董子妍出卖了她,她该多么伤心难过啊!

    “严总,我想见,求你了,让我见她一面吧!”董子妍心里满是懊悔和担心,不由落下泪来,难过得狠狠哽咽。

    “董子妍,这辈子……”严楚斐噙着冷笑,在微微停顿之后,后半句从齿缝里迸射出来,“你都别想见到她了!”

    说完,他转身就踏出了卫生间。

    董子妍闻言,面如死灰,恐慌的泪水更是争先恐后地滚落眼眶。

    “严总,严总你不能这样,我有话跟说,求你让我最后见她一面吧,严总……啊……”

    她急忙追出去,可不知是太慌乱还是怎么的,倏地脚下一软,竟整个人扑倒在地。

    而就在她跌倒的时候,严楚斐已经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套房。

    呯!

    门被狠狠关上。

    董子妍狼狈地趴伏着,泪眼模糊地看着紧闭的房门,心里清楚,自己被软、禁了。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严楚斐从酒店出来,刚上车手机就响了。

    是莫念娇,要他去医院一趟。

    他没有拒绝,驱车前往。

    半个小时后,他到达医院。

    重症监护室外,不止站着莫念娇,还有刚刚从老家赶回来的莫红瑛和莫鸣龙。

    “魏可呢?你把那小践人藏哪儿去了?把她交出来!她把我的外孙伤成这样以为躲起来就没事了吗?我告诉你,没门!!我要告她,我要让她坐牢,如果我的外孙就这样没了,我还要让她偿命!呜呜呜……我可怜的安安啊……”

    在看到严楚斐出现的那刻,莫红瑛就冲着严楚斐叫骂起来,那气势汹汹的样子,与泼妇骂街无异。

    严楚斐本是冷漠无情的双眼,在莫红瑛一声“小践人”骂出口时,杀气顿显。

    “楚斐,你来啦。”

    莫念娇朝着严楚斐迎上去,噙着讨好的微笑,声音柔得滴水。

    可下一秒,她就被严楚斐阴冷的目光给看得不由自主地停下了脚步,愣愣地看着他,心里直发悚。

    “莫念娇!从这一刻起,我不想再从你们三人嘴里听到任何对我太太的诋毁和谩骂,否则——”严楚斐面罩寒霜,阴鸷的目光将莫念娇、莫红瑛和莫鸣龙一一扫了一遍,停顿了两秒之后,才接着说道:“你们全都给我去死!!”

    你们全都给我去死……

    一字一句,从齿缝里迸出,阴森刺骨。

    莫念娇脸如白纸。

    莫红瑛被吓得腿脚发软,不由自主地倒退了两步,狠狠咽了口唾沫。

    见到了此时此刻他字字句句都还在维护魏可,莫念娇心里恨得要死。

    “楚斐,我知道你爱魏可,可是安安是你的孩子啊,他何其无辜,被魏可伤成这样,到现在还没度过危险期呢,你就不能分点关心给他吗?哪怕只是‘一点’!”莫念娇泛红的双眼充满着不甘和怨怼,义愤填膺地叫喊道。

    “莫念娇,你不用一直强调安安是我的孩子,他到底是怎么来的你不给我交代清楚你就永远都别妄想我会承认他!”严楚斐讥笑一声,冷冷嗤道。

    闻言,莫念娇双眼一亮,似乎看到了希望……

    “如果我交代清楚你就会认他吗?”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