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霸道总裁爱上我》第069章:大错特错
    所以当魏可上前一步,莫念娇本是嚣张的气焰顿时减半,竟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一小步。

    “你真的不怕报应吗?”魏可看着莫念娇,目光阴冷无比。

    莫念娇被魏可看得莫名心虚,“我——”

    啪!

    莫念娇刚一开口,魏可就扬手给了她一耳光。

    狠狠的!

    莫念娇猝不及防,被打了个正着,白希的脸颊顿时浮现出一个五指印,火辣辣地疼。

    她有些不可置信,下意识地手捂着脸颊愣愣地看着魏可,整个人被打懵了。

    魏可的突然出手,让严楚斐和罗婉月都惊了一下。

    “魏可!你是不是疯了?”罗婉月在短暂的怔愣过后,反应过来,朝着魏可怒不可遏地吼道:“安安已经被你伤成这样你现在居然还敢出手打娇娇?你心里还有没有王法了?你别以为有楚斐给你撑腰就可以无法无天,你伤的是他的儿子,你没听过血浓于水吗?安安若有个万一,他是不会原谅你的!”

    魏可对罗婉月的叫嚣置若罔闻,阴冷的目光始终狠狠投射在莫念骄的脸上。

    见魏可不理自己,罗婉月更是怒火冲天,正想要说些更恶毒的话,哪知却突然听见严楚斐冷冷开了口。

    “我跟七仔是你上辈子的仇人吗?所以这辈子你见不得我们兄妹俩好!”严楚斐极冷极冷地看着唯恐天下不乱的罗婉月,对这个生母现在除了失望已再无其他情绪。

    “我……”罗婉月微微一窒,脸色略僵,然后气急败坏地说道:“我怎么见不得你们好啊?我做这些不都是为了你们吗?楚斐啊,你这脑子怎么就不会转弯呢?天底下的女人多的是,你想娶几个老婆都可以,可儿子是你的,你怎么可以为了一个女人连自己的儿子都不要呢?”

    “你不也为了一个男人连我和七仔都不要吗?!”严楚斐冷冷讥讽。

    “你——”罗婉月被呛得哑口无言。

    “罗女士!你扪心自问,自从你改嫁之后,你对我和七仔可有尽过一丝一毫的责任?”

    “我……”

    严楚斐一声“罗女士”喊得罗婉月胆颤心惊,心里隐隐知道自己可能触犯了儿子的底线。

    “你既然没有对我们尽过责任,现在又有什么资格对我们的生活指手画脚?”严楚斐声声逼问,字字犀利。

    罗婉月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哑了半晌,她望着脸若寒冰的儿子,底气不足地试图解释,“楚斐,你误会我了——”

    “从现在起,你不再是我母亲!”

    哪知她话未说完,就被严楚斐冷冷抢断。

    一字一句,掷地有声。

    “楚斐!你不能这样!!”罗婉月大惊,勃然大喝,指着魏可用一种极度不赞同的口气对严楚斐说:“就为了这个恶毒的女人,你连妈妈和儿子都不要了?你这样六亲不认会遭天打雷劈的!”

    严楚斐冷笑,“我宁愿被雷劈死,也不愿意有你这种母亲!!”

    “你你——”罗婉月呼吸一窒,气得脸色一阵青白交加。

    眼角余光里,严楚斐突然看到莫念娇拿出手机在鼓捣着什么……

    “你干什么?”

    他有不好的预感,蓦地转头瞪着莫念娇,冲上去一把抓住她的手腕,阻止她的下一步动作的同时对她疾言厉色地喝问道。

    “你要护着她不是吗?我就要看看我把这个发出去之后你还能怎么护着她!”莫念娇用嘴努了努手机,本是美丽的脸庞因为妒恨而变得狰狞,咬牙切齿地阴森吐字。

    “你敢!”严楚斐目露凶光,恶狠狠地瞪着莫念娇。

    莫念娇像是豁出去了一般无所谓地耸肩一笑,目光凄怨地看着严楚斐,说:“既然你都不给我一条活路,我还有什么不敢的?要死就大家一起死好了!”

    严楚斐脸如玄铁,狠狠咬着牙根,眼底杀气四溢。

    此时此刻的莫念娇的确是豁出去了,这已经是她最后一搏,如果再不成功,她将一无所有。

    她想自己现在反正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若是得不到自己想要的,那就玉石俱焚好了。

    事情走到今天这一步,她已经毫无退路,拼死一搏或许还有一线生机,如果她现在退缩,严楚斐和魏可都不会放过她,她便只有死路一条了。

    所以她输不起!

    莫念娇微微仰着脸,无畏无惧地迎视着严楚斐格外凶狠的目光,低低道:“楚斐,如果你要一直对我这么无情的话,我不止要把这段录像公诸于世,我还要报警,我要告她谋杀!!”

    最后一句,她没控制好,音量颇大,叫距离他们几步之遥的魏可听了个清清楚楚。

    魏可顿时被激怒,情绪失控。

    她倏地冲上前,扯开严楚斐就朝着莫念娇又是狠狠一巴掌挥过去……

    啪!

    “啊……”莫念娇被打得扑向墙面,叫得格外凄惨。

    引得远处的医生和护士都悄悄探出头来窥视。

    “可可!”严楚斐大喊一声,连忙拉住失控的魏可。

    但魏可这会儿怒到极致,理智已是荡然无存。

    狠狠甩开严楚斐的手,魏可憎恨地怒瞪着莫念娇,咬牙切齿地从齿缝里吐出字来,“莫念娇,人在做天在看!老天爷知道你我到底谁才是真正恶毒的那个人!你要诬陷我谋杀是吗?行!那我现在就把罪名坐实!”

    话音落下,魏可朝着莫念娇扑过去,双手狠狠掐住她的脖子。

    “啊……救命啊……”莫念娇惨叫连连,吓得花容失色。

    魏可这会儿真是想杀了莫念娇的心都有了。

    所以她是使出了全部的力气在掐莫念娇。

    呼吸被硬生生阻断,莫念娇的脸色在短短几秒之内就由白变红,难受到了极致。

    “可可!住手!”严楚斐见势不对,大喊一声,连忙上前阻拦。

    大庭广众之下,严太太这番举动如果莫念娇要告她故意伤害的话就麻烦了……

    然而魏可理智全失,不管严楚斐怎么扯她的手,她都不肯松动半分。

    莫念娇的脸色慢慢变成酱紫,整个人滑坐在地上,狼狈至极。

    魏可双眼泛起血丝,死死掐住莫念娇的脖子,像是恨不得真要置她于死地一般。

    严楚斐剑眉一拧,抓住魏可的手腕,当机立断地狠狠一捏。

    腕骨顿时如同被生生捏碎了一般,魏可吃痛,不由自主地松了手。

    “咳咳咳……”

    莫念娇手捂着脖子,低着头猛烈地咳嗽起来,然后是一阵急促的呼吸。

    刚才被儿子吼了,罗婉月不敢说话,只能一边帮莫念娇拍背,一边苦大仇深地看着魏可,心里对魏可的怨怼已经不比莫念娇少。

    因为儿子现在都不认她了,这笔账她自然得算在魏可头上。

    被强行扯开,魏可不肯就此罢休,她怒得想要跟莫念娇玉石俱焚。

    见她还想朝着莫念娇扑上去,严楚斐连忙将她紧紧锁在怀里,不让她再做出什么落人把柄的事来。

    “你放开我!我要杀了她!”魏可嘶吼着,一心想要再冲上去跟莫念娇拼个你死我活。

    “可可,冷静点!!”严楚斐狠狠皱着眉头,将魏可牢牢桎梏在怀里,厉喝一声。

    “你让我掐死她,像她这种丧心病狂的人根本就不配活在世上!”魏可情绪激动,吼得歇斯底里。

    罗婉月又忍不住了。

    蹭地站起来,罗婉月冲着魏可骂,“魏可你怎么这么不要脸,居然贼喊捉贼,明明是你连一个几岁的孩子都不放过,你还好意思说娇娇丧心病狂?”

    严楚斐冷冷一眼射在罗婉月的脸上。

    罗婉月一颤,有种瞬间掉入冰窟的感觉,不由自主地闭了嘴。

    其实这会儿的魏可根本就没有把罗婉月放在眼里,她的全部注意力都在莫念娇的身上。

    “莫念娇,安安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你我心知肚明!”

    魏可一边在严楚斐的怀里狠狠挣扎想要自由,一边仇视着狼狈不堪的莫念娇,愤怒地吼道。

    “他被你用刀捅伤了,你想杀他!”莫念娇脸色苍白,抬起头来与魏可互瞪,一口咬定。

    “安安昏迷前最后跟你说的那句话,我听到了!!”魏可突然没头没脑地冒出一句。

    莫念娇的眼底快速地划过一丝慌张。

    魏可死死盯着莫念娇的眼睛,说:“他说‘妈妈你骗人,明明很疼……’!”

    莫念娇看似面色如常,手却悄悄攥紧成拳,指甲深深陷入了掌心……

    魏可知道自己中了莫念娇的圈套。

    当刀子刺入安安胸口的时候,她的大脑一片空白,还没来得及反应,莫念娇就打开了家门,然后就是莫念娇和罗婉月“亲眼”看到她手里拿着染血的刀,而安安倒在了血泊中……

    莫念娇呼天抢地地奔到安安身边,抱起他就往屋外冲,而在莫念骄抱起安安的时候,她分明听到安安气若游丝地说了句“妈妈你骗人”……

    那一刻,她就知道自己被设计了!

    是她低估了莫念娇的无耻,她没想到莫念娇已经灭绝人性到为达目的连亲生儿子都可以牺牲的地步。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莫念娇在短暂的沉默之后,镇定自若地淡淡说道。

    “莫念娇,你想陷害我也就罢了,可你居然用自己孩子的生命做赌注,你还是人吗?”魏可情绪激动地嘶吼道,在严楚斐的怀里狠狠挣扎,想要摆脱他的桎梏。

    “呵呵!魏可,你说我陷害你,证据呢?”莫念娇手扶着墙,一边缓缓站起来,一边冷笑着说道:“反倒是我的手里有你蓄意伤人的罪证!”

    “什么罪证?”罗婉月突然插嘴,双眼放光地看着莫念娇,一脸“我想看我要看给我看”的表情。

    严楚斐脸色微变。

    莫念娇没有理会罗婉月。

    那段录像是她最后的法宝,她想要咸鱼翻身全指靠它了,怎可能轻易给别人?

    当然,如果最后她没能如愿,她就用这录像搅得他们永世不得安生!

    看着莫念娇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魏可更是恨得咬牙切齿。

    沉默半晌,魏可冷睨着莫念娇,怒极反笑,“你觉得是罪证是吗?那你就去报警,去告我,我魏可若会怕你莫念娇,我名字倒着写!!”

    “可可!”严楚斐狠狠皱眉,忍无可忍地出声制止魏可。

    现在这种时候逞口舌之快有什么意义?非要把事情逼到复杂的境地不可吗?

    见严楚斐一而再再而三地阻挠她跟莫念娇撕,魏可转眸看着他,“怎么?连你也认为我有罪?”

    “我们回家再说!”严楚斐没有正面回答,抱着她想要将她强行带离。

    可她不配合,在他怀里狠狠挣扎,对他转移话题的行为极为不满,“为什么要回家说?”

    “可可……”

    “我没做过的事,谁都休想污蔑我!!”魏可过不起心里那道坎,坚决不肯这样不明不白地离开。

    “你冷静点好吗?”严楚斐倏然厉喝一声,像是耐心已经用尽。

    魏可微微一震,看着突然变脸的男人,她停止挣扎,整个人慢慢冷了下来。

    冷冷对视,严楚斐心疼却不能表现出来,魏可的心在微微抽搐。

    她看着他,心底凉成一片。

    她现在多么需要他无条件的信任和支持啊,可他却凶她?

    事情演变成这样,严楚斐头疼,当务之急是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而很显然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他们得回家。

    如此一想,严楚斐拉着魏可往电梯走去。

    “楚斐,我给你两天时间,若两天内你不能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你知道我会怎么做的!”

    身后,响起莫念娇听似温柔实则威胁意味十足的声音。

    严楚斐紧紧牵着魏可,对莫念娇的威胁置若罔闻,走得头也不回。

    进入电梯,在电梯门缓缓关闭的时候,魏可与莫念娇的目光隔空相撞……

    魏可看到莫念娇向她抛来一个挑衅的眼神,同时莫念娇的脸上泛起一抹胜券在握的得意阴笑。

    心,狠狠一抽,魏可心里泛起不好的预感。

    仿佛这最后一仗,她会输得一败涂地……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踏进家门,严楚斐就将魏可摁坐在沙发上,死死盯着她的眼睛,迫不及待地问道。

    魏可在心里默默组织了一下语言,然后将事发时的经过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原来,最后她还是没能扛得住安安的乞求,送安安回了家。

    家里只有保姆,帮他们开了门之后,就说下楼去找没有带手机出门的莫念娇,于是屋子里就只剩下魏可和安安。

    坐了没几分钟,安安突然说他想吃苹果,然后就从茶几的水果盘里拿了一个苹果和刀,递给魏可央求她帮忙削皮。

    对于孩子这样的要求,不疑有他的魏可自然不可能会拒绝,加上她当时有些心不在焉,心里一直在想着等莫念娇回来之后该怎么跟她谈判,所以就顺手接过了安安递来的苹果和刀……

    哪知她刚握住刀,安安就突然双手抓住她的手腕,在她还来不及反应的那瞬,安安小小的身子就撞了上来……

    锋利无比的刀子有一半没入了安安的胸膛,安安倒地,鲜血涌了出来。

    饶是她平日里再怎么冷静沉稳,也被眼前这突然间的变故吓傻了眼。

    而就在这时,门被打开,莫念娇带着罗婉月一前一后进了屋。

    莫念娇尖叫着扑向安安,安安缩在莫念娇的怀里,气若游丝地说了一句话后就陷入了昏迷……

    安安说的那句话是——妈妈你骗人,明明好疼……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什么骗人?

    什么叫“明明”好疼?

    难道以前安安觉得刀子刺进肉里不会疼?

    魏可想来想起也想不明白安安最后这句话的意思,但她有预感,这件事不简单!

    虽然她想不透莫念娇到底在背后都做了些什么小动作,但她可以肯定,这一切的一切都是莫念娇精心部署的,甚至已经筹备已久……

    人心到底有多险恶,她今天算是真正见识到了。

    她一直以为,一个人就算再怎么坏,也不会对自己的至亲之人痛下杀手,可没想到,她错了……

    大错特错了!

    她还是把莫念娇想得太善良了,莫念娇简直已经恶毒得无药可救。

    也或许莫念娇根本就不是人,因为她根本连一丝人性都没有!

    可从小到大,她都不会把一个人想成十恶不赦,她一直觉得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所以就算她再怎么恨莫念娇母女,都不曾动过想要把他们置于死地的念头。

    她总认为恶人自有天收,总觉得报应这种事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所以她从来没有刻意花什么心思去报复。

    莫念娇刷新了她对人性的认知,她想再也没有什么事能比下午她所经历的更骇人听闻。

    不是口口声声说安安是她的命吗?

    那为什么又要一而再再而三的利用一个无辜的孩子?

    到了今时今日,她简直要忍不住怀疑安安真的是莫念娇亲生的吗?

    说起这个……

    魏可突然发现,安安跟严楚斐长相神似不假,但跟莫念娇……却一点都不像!

    是她的错觉吗?

    可能是吧。

    自从她怀孕后,反应变得迟钝,一遇点事儿大脑就空白,所以她现在也已经不太敢相信自己的判断和自觉了。

    听完魏可阐述的经过,严楚斐在短暂的沉默之后,拧眉问道:“你怎么会跟安安在一起?”

    “我在小区门口看到安安,他在等你。”一个下午就发生了这么多事,魏可精疲力尽,蔫蔫地说道。

    “小区门口?你不是在家收拾行李吗?出去做什么?”严楚斐闻言,眉头皱得更紧了一分。

    “子妍约了我吃饭。”魏可如实答道。

    董子妍?

    严楚斐眸光一凌,默了默,又问:“为什么非要今天?”

    “她说想为我饯行。”

    “你告诉她我们要去旅行?”严楚斐眼底泛起一抹寒光,大脑在快速地转动着。

    魏可点头,几不可闻地发出一声鼻音,“嗯。”

    “莫念娇的手机里有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