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霸道土匪爱上我》第067章:她为什么要打你?
    “你不是要开会吗?”

    魏家敏打开门,看到站在门口的竟是拎着大包小包的严楚斐,不由微微蹙起眉头疑惑地问道。

    “啊?”严楚斐愣了一秒,紧接着立马反应过来,神色自若地点头道:“哦,开完了。”

    目光越过岳母大人的肩,朝着客厅里的严太太看去,正好与严太太投射过来的目光撞在一起。

    匆匆一瞥,魏可慌忙移开视线。

    她撒了谎,心虚。

    她回娘家没有告诉他,是自己一个人偷偷跑回来的。

    因为她觉得心浮气躁,想要跟他分开两天以给彼此多一点的空间去思考未来,嗯,她想静静。

    严楚斐默默叹了口气。

    他觉得,他早晚会被她折磨疯掉的。

    他就知道她的平静是装出来的,他就知道他昨天救安安的举动让她难受了,他就知道!

    可那样的情况下,他真的可以见死不救吗?

    在生死关头,他根本来不及细想,就算当时不是安安是别的孩子,他也会毫不犹豫地冲上去救人的。

    所以他救安安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只是很单纯的见不得有生命在自己眼前消逝,就这么简单!

    可显然他的小女人并不是这么想的。

    她又难受了,又不开心了,又胡思乱想了。

    他已经不知道自己还能怎么做才能让她满意,又仿佛他做什么都是错,现在不止是她觉得难受,他比她更难受,甚至每天都在担心受怕。

    就怕自己哪里做得不好让她胡思乱想,就怕她一胡思乱想便又想抛弃他……

    上午一起到的公司,可没一会儿她就不见了踪影,找遍了她有可能会去的地方都没有收获,最后他只能抱着试试看的心态给汤琨打了电话,然后汤琨说小小姐刚刚到家……

    “你买这么多菜干吗?”魏家敏垂眸看着严楚斐手里的袋子,问。

    “吃啊!”严楚斐拎着袋子进屋,理所当然地答道。

    “你要做满汉全席啊?”魏家敏失笑。

    严楚斐直接将菜拎进了厨房,然后回到客厅,一边走向沙发,一边轻轻说道:“跟你们二老吃了这一餐可能要两个月后才能一起吃饭了,所以我想今天吃丰盛一点。”

    闻言,魏可蓦地抬起头来,疑惑不解地看着正向自己走来的男人。

    “两个月后?”魏家敏挑眉,也表示很惊讶。

    “嗯!”严楚斐点头,在魏可身边坐下,轻轻握着她的手,对岳母大人说:“我跟可可要去旅行了!”

    “啊?”魏可一脸懵逼地看着严楚斐。

    “旅行?”魏家敏锐利的目光在女儿和女婿的脸上来回流转。

    “嗯!”严楚斐点头,然后看着表情有点呆的魏可,“我们结婚的时候除了一本结婚证我什么都没给你,先补个蜜月旅行吧,其他的等我们回来再补,可以吗?”

    蜜月旅行……

    魏可眨了眨眼,他的这个决定太突然了,让她有些反应不过。

    但很快她就懂了,其实说蜜月旅行只是一个借口,实际上他是想带她暂离这纷扰的城市吧……

    “可是……”魏可蹙眉,忧心忡忡。

    他阻断她,态度坚决,“没有可是,我已经都安排好了,明天下午就走!”

    见女儿女婿对出行之事有分歧,魏家敏很识趣地决定暂时回避,给小两口一个独处的空间,“你们先聊,我去厨房看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严楚斐点头,“好的妈妈。”

    魏家敏进入厨房,偌大的客厅便只剩下魏可和严楚斐。

    “去哪儿啊?”魏可问,对旅行兴趣不大。

    “具体的地点我没定,我们先去巴黎住几天,有个小镇非常美,你一定会喜欢的,然后你想去哪儿我们就去哪儿!”他轻轻捏着她的小手,像是诱哄一般,极尽温柔地说道。

    旅行是件很累的事,如果没有好的体力是不行的,所以有孕在身的她,现在旅行很不合适……

    “为什么啊?”魏可眉头皱得更深了一分。

    严楚斐苦笑一声,微微低头与她额头相抵,深深看着她的眼睛,“因为我不想疯,更不想失去你!”

    有些人或事,眼不见心不烦,避免事情更加恶化,带着严太太出去旅行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旅行会让人的心情变好,而在他们离开之后他就可以毫无顾忌地处理事情,一举两得,何乐不为?

    他们不在帝都,莫念娇就算想使阴谋诡计都没处使。

    “乖,我们出去玩儿两个月,回来就可以好好生活了。”他轻轻吻了吻她的唇,柔声哄道。

    嗯,等他们旅行归来,那些让严太太不开心的人全都不会再在帝都出现,再也不会打扰他们的生活,再也休想破坏他们的感情!

    “可是公司怎么办?”她问。

    他淡淡一笑,揉揉她的头,“我自由安排,你不用担心。”

    魏可看着眼前的男人,开始认真考虑着他的提议……

    想了想,她觉得他的提议是对的,哪怕只是去别的城市小住一段时间,也比待在帝都天天受折磨要好上许多吧。

    就算不为自己,她也该为肚子里的孩寻求一个美好的环境,每天这样心情郁闷,不利于宝宝正常生长的。

    迎上他饱含期盼的目光,终于,她扯动嘴角微微一笑,用力点了点头。

    嗯,那就去吧!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次日。

    下午的航班,时间紧迫,严楚斐忙着安排公司的事,魏可则在家里收拾行李。

    两人决定去旅行的事除了妈妈和汤叔知道之外,并未告诉其他人。

    可魏可有些不放心魏氏,怕自己一走舅舅和表哥又会捅出什么篓子来,便给董子妍打了一个电话,让她多费点心,看着点。

    董子妍听说她要去旅行,还要离开两个月之久,沉默了两秒后就说中午一起吃个饭吧,毕竟从认识到现在两人还从来没有分开这么久过。

    听着董子妍略显伤感的语气,魏可好笑地打趣说我又不是不回来了,可董子妍坚持想要见见她。

    魏可不好拒绝,想着反正中午她一个人也是要吃饭的,行李已经收拾得差不多,严楚斐又还没忙完,出去跟董子妍吃个饭也要不了多少时间。

    如此一想,她便答应了。

    一个小时后,魏可换了身衣服,就出门赴约了。

    开着车往小区出口驶去,可刚驶出小区,就看到一个小小的身影孤单地站在小区门口的马路边……

    是安安。

    魏可狠狠蹙眉,下意识地想要踩下刹车,但脚刚放在刹车上想要用力时,她又改变了主意。

    心里有个声音在劝她,别停车,魏可,就当什么都没看见,别再心软了!

    嗯,不能再心软了,这个孩子跟你没有任何关系,你也没有责任和义务一而再再而三的去怜悯他,他是个“祸害”,他会害得你跟严楚斐的婚姻越走越艰难,你要尽可能的避开他,而不是一次次的同情他。

    别上当,这一切肯定又是莫念娇的阴谋诡计,那个恶毒到连自己亲生孩子都利用的女人,你不能再让她得逞……

    魏可一边不停地劝着自己,一边把脚换到油门上,用力一踩,车子便从安安的身边,飞驰而过。

    车子与小区门口的距离越拉越远,可她却发现自己并没有因为终于狠下了心而松一口气,似乎……

    更难受了。

    忍不住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只见那抹小小的身影像只被遗弃的小狗一般,孤零零地守在原地等待主人回来接他……

    别墅区,门禁森严,安安一个几岁的孩子,没有大人的带领是根本不可能进入到小区里去的。

    所以他是要在门口这样一直等着吗?

    等他爸爸的出现?

    可严楚斐一早就去了公司,什么时候回来还不一定,而且安安认得出他爸爸的车吗?如果严楚斐不想理他,车子呼啸而过,孩子永远都是白等。

    前方的天空,突然变得黑压压的,好像……

    快要下雨了。

    安安在别墅区的大门口站了很久,站得脚都疼了。

    最后实在站不住了,他左右看了看,便在路沿石上坐了下来。

    继续等待。

    不一会儿,一辆车子在距离他三米的位置停了下来。

    魏可终究是没忍住,又把车开了回来。

    她下车,走到安安面前,安安抬起小脸看着她,楚楚可怜地小声呐呐,“阿姨……”

    “你在这里做什么?”魏可蹙着眉,居高临下地看着安安,问。

    安安瘪了瘪嘴,“等爸爸。”

    “你妈妈呢?”魏可转头四下看了看,却没有任何发现。

    安安微微红着双眼,怯怯地望着她,摇了摇头。

    魏可默默吁了口气,看着安安,说:“你叫她出来,我有话跟她说。”

    哪知安安还是摇头,小声怯懦,“妈妈不在这里。”

    “那她在哪里?”

    “在家里。”

    “你是怎么来的?”魏可皱眉。

    “我坐计程车来的。”安安瘪了瘪嘴,像是怕挨骂一般,声音越说越小。

    他自己一个人来的?

    魏可不信,又问:“你怎么知道这里可以等到你爸爸?”

    “妈妈每天都带我来这里看爸爸的呀。”安安答道。

    每天?

    莫念娇每天都带着安安到这里来蹲守,就为了看严楚斐一眼?

    她要不要这么痴情啊!

    魏可想,不管安安是在撒谎还是真的一个人来的,都跟她没有丝毫关系,她实在没必要为此纠结。

    “你爸爸今天很忙,不会回来了,你回家吧!”看了看表,时间差不多了,她不想再浪费在无谓的人身上。

    看在安安还是个孩子的份上,她下车提醒他一下,也算是仁至义尽了对吧?

    安安一动不动,也没有说话,只是用可怜兮兮的目光看着魏可。

    魏可想走,可被安安的眼神看着挪不动脚,她指了指越来越黑的天空,说:“你看,天这么黑,马上就要下雨了,你不怕打雷闪电吗?”

    安安蔫蔫地摇了摇头,紧接着像是突然反应过来一般又快速地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害怕。

    “既然害怕那就快回家吧。”魏可淡淡说道,说完就准备转身上车。

    “阿姨,你能送我回家吗?”

    可她刚一转身,身后就响起安安怯懦的央求。

    魏可回头看着安安,没说话。

    安安红着眼,可怜兮兮地说:“我偷偷跑出来的,一个人回家妈妈会打我……”

    魏可想起莫念娇曾说过安安是她的命,而她的内心深处也一直相信天下的母亲都是爱自己的孩子的,便对安安说:“不会的,你妈妈很爱你——”

    “她会打我……”

    可她话未说完,安安就略显着急地小声抢断,一边说,还一边撩起袖子,露出有着好几处淤青的手臂。

    “这是你妈妈打的?”魏可蹲下来,皱着眉仔细查看安安的手臂,失声问道。

    安安点了点头,委屈又胆怯。

    淤青倒也不多,就两三处,但每一处都渗了血丝,看起来是下了狠手的,安安的皮肤很白,便显得淤青更加触目惊心。

    “她为什么要打你?”魏可不可置信,百思不得其解。

    莫念娇一直表现得那么疼爱安安不是吗?怎么会舍得这样打他呢?

    “我太笨了,爸爸不喜欢我……”安安的眼眶更红了,低着头难过地小声啜泣。

    魏可闻言,心脏一点一点地收紧。

    因为安安没能讨得严楚斐的欢喜,所以莫念娇就拿安安出气?

    会吗?

    莫念娇真有那么丧心病狂吗?

    “阿姨,你送我回家好不好?”

    魏可正想得失神,袖子突然被轻轻扯动,同时安安饱含乞求的声音响在她的耳畔。

    她看着安安,还没来得及说话,突然包里传来悦耳的铃声。

    是董子妍打来的电话。

    “喂,子妍。”

    “抱歉啊,我不能跟你一起吃饭了,我忘了我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

    魏可接起电话,彼端就传来董子妍充满懊恼的声音。

    “没关系,工作要紧,你去忙吧!”魏可没有任何不悦,对董子妍柔声说道。

    董子妍见她没有生气,放下心来,“那等你旅行回来我们再一起吃饭,我请!”

    “好啊!”魏可笑道,没有假客气。

    几句话说完,魏可正欲挂电话——

    “!”

    董子妍突然一本正经地轻轻喊道。

    “嗯?”

    “对不起!”董子妍说。

    听董子妍语气严肃,魏可愣了一下,续而失笑,“你这丫头,咱俩谁跟谁啊!你爽约也是为了公事,用得着这么郑重其事的跟我说对不起么?!”

    董子妍默了默,说:“那……预祝你们旅途愉快。”

    “嗯,我会记得给你买礼物的。”魏可点头笑道。

    “拜拜。”

    “拜拜。”

    结束通话,魏可转眸看着正仰着小脸望着她的安安,“我叫辆计程车送你回家好吗?”

    “阿姨我害怕……”安安瘪着嘴,一副又快哭了的可怜模样。

    “你来的时候怎么不害怕?”魏可有些没好气,以为他说的是坐车害怕。

    “妈妈会打我……”安安吸了吸鼻子,眼泪开始啪嗒啪嗒地往下掉。

    听安安一再强调会挨打,魏可皱眉,“她经常打你吗?”

    安安局促地绞着手指,不敢回答。

    魏可抬腕看了看时间,估算着严楚斐可能忙得差不多了,一会儿他回来看到安安肯定又会大发雷霆……

    他们下午就要走了,他们父子俩的最后一次见面如果是安安被严楚斐吼的话,那还不如不见。

    就这样别过,孩子心里或许会失望,但总不至于伤心。

    如果每次见到父亲都是被责骂,对于孩子幼小的心灵无疑是巨大的创伤,只怕长大后都会有心理阴影的。

    垂眸看着安安纯真又无辜的小脸,魏可想,那就……

    最后做一次好事吧!

    反正过了今天,他们也许今生都再也没有见面的机会了。

    “知道家里的地址吗?”牵起安安的小手,魏可一边朝着车子走去,一边略显无奈地问道。

    “XX街。”安安小声回答。

    魏可蹙眉,心里已然明了。

    那是莫红瑛以前的住所,就是在那里,十三岁的她发现了莫鸣龙和莫红瑛的丑事……

    所以那个地方,她这辈子都不可能忘记。

    魏可打开后座的车门,将安安抱进去。

    车子朝着XX街的方向行驶而去,没过一会儿,后座里的安安饱含怯懦的声音突然轻轻响起。

    “阿姨。”

    “嗯?”

    魏可懒洋洋地应了一声。

    安安瘪了瘪嘴,可怜兮兮地小声央求,“你能把爸爸还给我们吗?”

    魏可从中央后视镜里看了安安一眼,干脆又果断地拒绝,“不能!”

    “为什么呀?”安安不开心地轻叫。

    “因为他本来就是我的,不是你们的!”魏可义正辞严地说道。

    “可他是我的爸爸呀。”安安红了双眼,泫然若滴地抽了抽鼻子。

    “你还小,大人的事你不懂,等你长大了你就会明白了。”

    “可是为什么别的小朋友都可以跟爸爸住在一起呢?”安安绞着手指,低着头闷闷不乐地咕哝道。

    因为别的小朋友没有一个自私自利的妈妈。

    魏可默默腹诽。

    心里很不以为然,但她却不能跟一个孩子把话说得太直白,只能随口敷衍,“这个问题你应该问你妈妈。”

    “她说是你抢走了我的爸爸。”安安目光幽怨地瞅着她,小声呐呐。

    “……”魏可无语。

    其实她早就料到莫念娇会对孩子灌输一些不好的念头,但亲口听到孩子这样说,她还是觉得气愤填膺。

    “所以前几天在街上和今天来小区都是她教你的对吗?”魏可淡淡问道。

    套一个孩子的话或许不够光明磊落,但莫念娇不仁在先,又怎能怪她不义在后对吧!

    “嗯……唔唔唔……”

    安安先是下意识地点了下头,紧接着反应过来,又忙不迭地猛摇头。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