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霸道土匪爱上我》第066章:后悔了?
    &lt;=""&gt;&lt;/&gt;

    当严楚斐买好冰激凌回到魏可所在的位置时,却发现魏可面前多了一个人……

    聪明可爱的小男孩,脸色透着不正常的白,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饱含着胆怯,正与严太太大眼瞪小眼地看着对方。

    不是安安还能是谁!

    严楚斐的脸色瞬时阴沉可怖。

    “爸爸!”

    当他走过去,安安发现了他,苍白的小脸瞬时堆满了甜甜的笑,喜笑颜开地冲他大喊一声。

    甚至边喊就边张开双臂朝他扑过去索抱。

    严楚斐冷冷瞪了安安一眼。

    安安连忙刹住脚步,局促不安地站在原地,双眼一点一点地慢慢泛红,本是欢天喜地,却被爸爸一记冷厉的眼神看得不敢再上前半分。

    “爸爸……”安安瘪着嘴,委屈地望着脸色不善的爸爸,怯懦哽咽。

    “我不是你爸爸!”严楚斐面罩寒霜,一边朝着魏可走去,一边冷冷看着安安,疾言厉色地喝道。

    “你就是我爸爸……”安安的眼泪刷地掉了下来,嘴巴一瘪一瘪的,仿佛下一秒就要嚎啕大哭了一般。

    “我再说一遍,我不是!”严楚斐铁石心肠,语气更加冷厉。

    “你就是你就是……你就是我的爸爸……”五岁的孩子,眼巴巴地看着爸爸,特别伤心地抽泣起来。

    严楚斐脸色阴郁,所有美好的心情皆因安安的出现而消失殆尽。

    将买来的冰激凌塞进失神的严太太手里,他揽着她的肩就走,“我们走!”

    魏可从看到安安的那刻就有点懵懵的,大脑恍惚,怎么也集中不了精神,愣愣地看着哭得可怜的孩子,心情变得异常沉重。

    被他揽住肩强行往前走,她忍不住回头看着安安一眼……

    只见孩子正一边抬手用袖子抹眼泪,一边迈着小短腿朝着他们追。

    魏可的心,狠狠揪在一起,说不出的难受。

    “爸爸。”安安很小声地哭喊着,像是怕惹怒爸爸,连哭泣都不敢太大声,边追边狠狠抽泣,“爸爸我想你,爸爸……”

    孩子太小,怎可能跟得上大人的步伐,所以只要严楚斐稍微加快脚步,安安就必须跑才能不会被甩掉。

    安安哭得特别伤心,那副追着喊爸爸的可怜模样引得来往行人纷纷侧目,于是或好奇或谴责的目光便如利剑一般射在了严楚斐和魏可的身上。

    魏可知道自己没有丝毫过错,可在这众目睽睽之下,她竟不由自主地感到难堪和心虚……

    世人都是同情弱者,此情此景,不明所以的路人会误会他们也是正常反应。

    魏可几乎可以猜到来让行人脑子里在想什么,肯定是在脑补一部“人渣父亲携小三儿逛街弃亲生儿子于不顾”的家庭情感大戏。

    嗯,一不小心,她就变成小三儿了……

    “爸爸,你等等我好不好啊爸爸……”

    身后,是安安不停的哭喊和呼唤,以及他紧追不舍的跑步声。

    魏可停下了脚步。

    她知道自己很没出息,可她实在听不下去了。

    她一停下脚步,严楚斐的脸色就更难看了。

    一直努力压在心底的火,倏然就爆发了出来……

    “你的心能不能别这么软?!莫念娇一定在附近,所以他没你想象中那么可怜!你现在同情他了然后又会不开心,你不开心了就会折磨我!魏可你是不是想把我逼疯才甘心?!”他张口就冲她噼里啪啦的一通怒喝。

    魏可低头,红了眼眶,“对不起……”

    “谁让你说对不起了!!”严楚斐闻言,更是怒不可遏。

    她不说话了,依旧低着头。

    眼角余光不由自主地瞟向几米开外那个可怜的小身影,魏可知道,今天她的心情又好不了了。

    严楚斐和魏可停下脚步,安安也跟着停下脚步,怯怯地看着凶神恶煞的爸爸,吓得连眼泪都不敢掉,更妄论上前了。

    熙熙攘攘的街道,两大一小形成一幅怪异的景象,让来让行人都忍不住好奇地多看他们几眼。

    顶着陌生人的有色目光,魏可觉得备受压力,明明自己没有任何的过错,却平白收到那么多的谴责,试问她的心里怎能不委屈?

    严楚斐吼完就后悔得想咬掉自己的舌头。

    “老婆对不起,我不是想凶你,我只是……”他连忙将她紧紧拥在怀里,懊悔不已地向她认错道歉,“我只是太着急了,我怕你不开心,我怕你心里难受,我怕你一会儿又不理我——”

    不等他把话说完,她倏地推开了他,二话没说就朝着几米之遥的安安走去。

    “可可!!”严楚斐气得大叫。

    魏可置若罔闻,径直走到安安的面前。

    垂眸看着哭得双眼通红的孩子,魏可蹲下来,将手里的冰激凌递到安安面前。

    安安瘪着嘴,可怜兮兮地看着魏可,没接。

    “拿着。”魏可扯了扯嘴角,露出一抹温柔的微笑。

    “阿姨……”安安抽泣,胆怯中带着讨好的意味,还是没接面前诱人的冰激凌。

    “拿着吧,回去找你妈妈。”魏可牵起孩子的小手,将冰激凌放进他的手里,柔声说道。

    哪知安安拿着冰激凌却对她哭了起来,“阿姨对不起,我不该骂你,我错了,你让爸爸别不理我好不好?阿姨……”

    魏可心酸不已。

    安安这番话,自然是莫念娇教他说的,她心里明白。

    她心疼眼前这苦命的孩子,亲生父亲不愿认他便罢,连亲生母亲也要利用他……

    她不懂,不懂莫念娇为什么要这样对待自己的孩子,不懂大人之间的爱恨纠葛为什么一定要让孩子掺和进来?

    莫念娇就不怕孩子长大以后会有心理阴影吗?

    魏可想,为什么这个孩子偏偏是莫念娇生的呢?如果是别的什么女人为他生的,她都可以试着接受……

    他说她快把他逼疯了,其实她才是快要疯了的那一个……

    如果他对安安有一丝丝的心疼,她接受不了,可看到他对安安疾言厉色,她又觉得安安太可怜……

    可能是因为自己也有了孩子的缘故,她看到安安这样就会忍不住联想,如果将来有一天自己的孩子也被亲生爸爸这样嫌弃,那她这个当妈妈的看在眼底该是多么的心痛啊!

    孩子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啊,莫念娇看到孩子哭成这样就一点都不心疼吗?利用孩子来挽回男人的心无可厚非,但至少不能让孩子遭罪不是吗?

    她想不通,安安的身体如此不好,莫念娇怎么就狠得下心让他来使这苦肉计呢?

    若今天她和莫念娇的身份对换,面对男人的绝情,她只会带着孩子骄傲地转身离开,绝不会利用孩子去试图挽回男人那颗已经不在自己身上的心。

    听着安安一声声的央求,魏可无言以对。

    突然,严楚斐大步而来,一把将安安手里的冰激凌扫落在地,恶狠狠地冲他喝了一声,“滚!!”

    安安狠狠一颤,抬起头眼泪汪汪的看着爸爸,明显是被吓懵了。

    严楚斐烦躁得整个人都快炸了。

    他寒着脸将半蹲的魏可一把拉起来,转身就走。

    他的步伐又急又快,魏可都有些跟不上了,被他拉得微微踉跄。

    “爸爸……呜呜呜,爸爸等等我……呜呜呜……”

    安安见状,忙不迭地又朝着他们追,边跑边哭。

    听着安安的哭泣声,魏可头痛欲裂。

    严楚斐狠了心,对安安的呼喊充耳未闻,一心只想快点将他甩掉。

    安安才几岁而已,不可能会一个人出现在这大街上,所以莫念娇肯定就在附近,只要他不搭理安安,她没辙自然会把安安带回去。

    严楚斐一边这样想着,一边拉着魏可朝对街走去。

    他走得快,安安跟不上,距离便越拉越远。

    斑马线上,正好是绿灯通行,还剩最后十秒。

    当严楚斐和魏可刚走过街去,绿灯就变成了红灯,行人禁止通行……

    可安安不懂什么红灯绿灯,也或许是见与爸爸的距离越来越远所以着急,便一边哭喊着爸爸,一边不管不顾地朝着对街跑去。

    而此时车辆已经开始通行……

    当第一声尖锐的刹车声响起时,严楚斐和魏可的心里就同时咯噔一跳,不约而同地转头循声望去。

    只见安安小小的身影在车流中跑着,一辆接着一辆的车子从他身边呼啸而过,悲剧随时可能发生……

    有些司机反应快,及时踩了刹车,可有些……

    一辆黑色越野,从后面冲上来,车子在开,孩子在跑,当司机发现不对劲儿时,狠狠踩了刹车可车子仍旧往前滑行了数米。

    按车速推断,撞上孩子已经是无可避免的了。

    眼看安安就要被车撞上,魏可感觉自己的尖叫马上就要冲破喉咙了。

    可就在这时——

    手被松开,她只觉眼前人影一闪,高大挺拔的男人便如一股飓风般朝着马路中央狂奔而去……

    当黑色越野即将撞上安安的千钧一发间,严楚斐及时将安安捞进怀里,再单臂撑住撞上来的车头,借着冲击力往后一弹……

    越野停下,严楚斐被弹得往后倒退了几步,手臂微微发麻。

    危机解除。

    越野车主被吓得冒了一身冷汗,降下车窗正想骂几句解解气的,可当目光触及严楚斐那张阴郁的脸庞时,骂人的话顿时卡在喉咙口,一个字都吐不出来了。

    这男人脸色太可怕了,浑身上下都弥漫着一股生人勿进的戾气,还是少惹为妙吧,越野车主憋屈地想着。

    越野车主升起车窗,转动方向盘,绕开而行。

    安安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就发现自己已经被爸爸抱在了怀里,顿时喜笑颜开。

    “爸爸。”双臂紧紧抱住爸爸的脖子,甜腻腻地喊着,全然忘了前一刻被爸爸抛弃的伤心。

    “安安!安安……天哪,安安……我的安安……”

    严楚斐刚想放下安安,一道充满惊恐的尖叫声突然破空而来。

    只见街边的人群中,一个女人像疯了似地朝着马路中央跑来,踉踉跄跄,跌跌撞撞。

    是莫念娇。

    “安安,安安你有没有怎么样?天哪宝贝你吓死妈妈了……”莫念娇哭着喊着,一副担心至极的模样,然后流着泪看着严楚斐,狠狠哽咽,“谢谢你啊楚斐……”

    严楚斐脸如玄铁,极冷极冷地看着泪流满面的莫念娇,整个人冷得如同一座冰雕。

    莫念娇被严楚斐阴冷的目光看得心都在发颤。

    她强装镇定,楚楚可怜地道歉认错,“楚斐你别生气,都是我不好,是我没看好安安,对不起啊,下次不会了……”

    “莫念娇,是我对你太仁慈了吗?”严楚斐从齿缝里阴森又恐怖地冷冷迸出一句。

    “楚斐……”莫念娇闻言,哀怨地望着严楚斐,泪如雨下。

    “我给你订机票,明天就走!”严楚斐已经懒得再说废话了。

    “不要啊楚斐,安安还没出院呢。”莫念娇花容失色,慌忙大叫。

    严楚斐冷笑,“呵!没出院?那他是怎么出现在这里的?!”

    “安安说医院里太闷了,他想出来玩一玩,我拗不过他……到了街上他说想吃糖葫芦,我去给他买糖葫芦他一转眼就不见了,我正到处找他,没想到原来他是看到你了……”莫念娇哭着解释,哭得梨花带雨的模样我见犹怜。

    偏偏严楚斐无动于衷。

    “编!继续编!!”他冷笑更甚,看着她的眼神充满着讥讽。

    莫念娇抽抽搭搭,哭得好不伤心,“楚斐,我说的都是真的,我没有骗你……”

    “爸爸,对不起,你不要生气好不好?”安安也怯怯地开口。

    听到安安说话,严楚斐才发现安安还在自己怀里,剑眉一拧,二话没说直接把安安往莫念娇的怀里塞去。

    “滚!!”然后他对着他们母子恶狠狠地吼了一声。

    莫念娇不敢有违,抱着安安就忙不迭地朝着来时的路匆匆而去。

    仿佛怕走慢一秒,严楚斐就会改变主意立马将她们娘俩撵出帝都一般。

    莫念娇离开,严楚斐回头。

    只见魏可像座雕像般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隔着不远不近的距离,默默地看着他。

    迎着她淡漠平静的目光,他的心,瞬时狠狠一抽,有了不详的预兆……

    回到她的面前,他深深看着她,觉得自己应该解释解释……

    “可可……”

    “走吧,电影都已经开始了。”

    可他刚一开口,就被她抢断,她的语调轻松自然,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

    说完她就拉着他往电影院的方向快步走去,不给他再说话的机会。

    严楚斐拧眉看着严太太的后脑勺,心里愈发忐忑不安起来。

    嗯,她越是表现得这样平静,他就越是觉得心慌……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魏家。

    偌大的客厅里,魏可窝在沙发的角落,心不在焉地盯着不知道在播放着什么的电视,保持着盘腿的姿势快一小时都没动了。

    突然,一张报纸被揉成团朝她迎面飞来,最后砸中她的额头。

    她如梦初醒一般,这才猛然回过神来。

    “啊?”魏可目光茫然地看着对面沙发里的妈妈。

    “想什么?”魏家敏皱着眉头,不悦地瞪着女儿。

    魏可愣了愣,摇头,“没啊。”

    没?叫了她好几声都没回应,还说没?

    魏家敏没好气地默默腹诽,但并未拆穿女儿的敷衍。

    “你怎么瘦了,最近没睡好?”魏家敏锐利的目光上下打量着女儿,略显严厉的语气夹杂着担忧。

    “睡好了呀,有瘦吗?没有吧?”魏可垂眸看自己,发现以前刚刚好的衣服现在穿着的确有点宽松了,妈妈不说她都还没发觉。

    “脸都凹进去了还没有?!”魏家敏没好气地轻斥。

    闻言,魏可又下意识地捏了捏自己的脸颊,感觉到了,去不敢承认,“哪有,以前也这样好么。”

    魏家敏懒得跟女儿争辩,直接转了话题,“楚斐呢?怎么没跟你一起回来?”

    “他还有一个会议,走不开。”魏可垂着眼睑,说起谎来脸不红气不喘。

    魏家敏拧眉看着郁郁寡欢的女儿,又恨又心疼。

    “后悔了?”

    沉默半晌,魏家敏突然冷冷冒出一句。

    魏可整个人蓦地一僵,用力抿着唇默不啃声。

    见到女儿这副沉默等于默认的样子魏家敏就气不打一处来,“这才几天你就这个样子,往后还有几十年,你确定你撑得下去?”

    魏可心脏狠狠一抽,无话可说。

    她知道她的痛苦都是自找的,是她心太软,都说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她便是这句话的最佳写照。

    明明严楚斐的态度都很坚定,反倒是她在这件事上一再的优柔寡断……

    “我不同意的时候你非要跟他在一起,我现在同意了你又后悔了是不是?”魏家敏越想越火大,语气愈发严厉。

    “我没有……”魏可低着头,绞着十指几不可闻地小声呐呐。

    “你这副要死不活的样子不是后悔了是什么?!”魏家敏狠狠翻了个白眼,勃然大喝。

    汤琨从厨房里走出来,不解地看着相谈不甚欢的母女俩,“怎么了?”

    “没什么。”魏家敏连忙对汤琨摇头,还温柔地笑了笑。

    “那说话小声点。”汤琨也笑了,看着魏家敏的目光简直甜蜜得溺死人,柔声说道。

    “哦。”魏家敏特别听话地点了点头,全然不见从前的强势和霸气,温顺了许多。

    看着妈妈明显的改变,魏可有种叹为观止的感觉,若换做以前,她肯定是要调侃妈妈一番的,可现在她心里烦得要死,根本没那份心情。

    汤琨叮嘱了两句便回去了厨房继续忙碌。

    见到汤琨的身影消失在厨房里,魏家敏这才转回头去继续看着女儿。

    叮铃铃……

    板着脸正想再说女儿两句的,哪知门铃却突然响了起来。

    魏家敏没好气地瞪了女儿一眼,然后起身走向门口去开门。

    魏可蔫蔫的,一副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的样子,继续窝在沙发转角里心不在焉地盯着电视。

    “你不是要开会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