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霸道土匪爱上我》第065章:到底要他怎么样?
    “不是的楚斐,你误会我了,不是我……我真的没有……我……”

    “你求可可的事我们已经做了,你的承诺呢,什么时候兑现?”

    严楚斐才没心情听莫念娇解释,他深知有莫念娇的地方就是个是非地,万万久留不得。

    承诺……

    莫念娇脸色苍白,看了眼始终一言不发的魏可,然后红着眼颤声哽咽,“楚斐你放心,我答应了你们就一定会做到的,但是你们能不能再多给我几天时间,等安安的病情稳定一点后我再带他走,行不行?”

    她声声哀求,怎么看怎么一副委曲求全的可怜模样。

    看在不知情的人眼中,她倒十足像是受害者了一般。

    严楚斐阴沉着俊脸,不置可否。

    莫念娇只能转而向魏可乞求,“魏可,你再多宽限我们娘俩几天好不好?安安现在的情况很不稳定,如果贸然让他出院的话,我怕……”

    魏可脑子里浮现出安安那张苍白到毫无血色的脸,终究是有些不忍……

    “莫念娇,你最好说到做到,别耍花样,否则——”魏可冷冷说道,然后顿住,后面的话不言而喻。

    “不会不会!我不会耍花样,等安安好点了我们一定走!”莫念娇忙不迭地死命摇头,说完之后偷偷瞟了眼面无表情的严楚斐,双眼更红了一分,几不可闻地委屈呐呐,“反正这里也没什么值得我们留下的了……”

    魏可知道自己的致命缺点是心太软,可她就是见不得老弱病残,对于莫念娇她是一丁点都同情不了,可看到几岁的孩子病成那样……

    多少还是有些于心不忍的。

    罢了,就等安安病情稳定之后再说吧,做人宽容一点,也算是给肚子里的孩子积福吧!

    魏可如是想道。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从医院出来,在回家的路上,严楚斐和魏可一人沉默开车一人无声看窗,全程没有任何交流。

    回到家,进了屋。

    魏可觉得累。

    身累,心更累。

    累得连话都不想说。

    在玄关换了鞋她就一言不发地往楼上走去,可能是怀孕的缘故,她觉得胸闷头晕,想回房躺一下。

    如此一闹,她又没心情把怀孕的事告诉他了。

    魏可上楼,严楚斐并未跟着,而是直接进了厨房。

    半个小时后。

    躺在牀上的魏可正是快睡着的时候,突然闻到食物的香气,惹得本就饥肠辘辘的她都忍不住悄悄咽口水。

    折腾了几个小时,她早就饿了。

    可是她现在心情不好,不想理他啊……

    虽然他的表现一直都很好,虽然他时刻都护着她,虽然他并未做错任何事,可她就是不想理他。

    毕竟他并非完全无辜,令莫念娇怀上安安,便是他最大的错!

    严楚斐端着一个小托盘走进卧室里来,托盘里放着一碗汤一碟菜以及一碗白米饭。

    轻轻的脚步声来到牀边,紧接着牀沿微微凹陷,她知道是他坐了下来。

    魏可保持着背对着他侧身而躺的姿势,闭着眼装睡。

    “可可。”他将托盘放在牀头柜上,微微倾身,一边轻轻地唤,一边探头去看她。

    她一动不动,毫无反应。

    可装睡终究不是真睡,他的靠近让她有一点点紧张,长翘的睫毛不由自主地微微颤动着。

    “可可,醒醒,吃点东西再睡好不好?”他的大手轻轻搁在她的肩上,极轻极轻地摇了摇,极尽温柔地哄着求着。

    她还是没动。

    严楚斐眸光黯然,看着她看似平静的睡颜,幽幽轻叹,“我知道你没睡着,听话,起来喝点汤。”

    魏可心脏一紧,有点疼……

    气氛,莫名就变得僵凝。

    她更是不敢“醒”了。

    因为不想跟他闹僵,不想跟他吵架,不想破坏他们已是岌岌可危的感情……

    “你到底要我怎么样?”

    倏然,他恨恨切齿,语气里饱含着幽怨,还有一点气急败坏的味道。

    魏可藏在被子里的手,悄然攥紧。

    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他怎么样,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变得这么矛盾甚至是不可理喻,她真的不知道……

    就因为不知道,所以才会觉得不安,觉得恐慌,觉得害怕面对未来。

    她不理他!

    严楚斐看着严太太侧睡的背影,心里憋屈,真真是有苦无处诉。

    哎……

    重重叹了口气,他起身,伸手去端小托盘,既然她不肯理他,他只能离开。

    刚站起来,裤管就被一只小手轻轻揪住。

    严楚斐垂眸一看,只见严太太已经歪过头来,正目光怨念地望着他,嘟嘴娇嗲,“你拿走干吗?想饿死我啊?”

    看着恶人先告状的小女人,严楚斐真是爱恨不能。

    他重新坐下,将她扶起来,随手抓了个枕头垫在她的背上,让她舒服地半靠在牀头。

    然后他端起汤,一口一口地喂她。

    魏可一边默默喝着一勺一勺喂到嘴边的汤,一边看着正极力讨好自己的男人,一颗心又甜又酸又苦又涩,说不出到底是个什么滋味。

    喂了半碗汤,他换了米饭,一口饭一口菜地继续慢慢喂她。

    同时无奈又无辜地轻声解释,“她用陌生号码打给我,我听到是她的声音就挂了,怕你知道会不开心,所以你问我是谁的时候我就随口说是打错了,我不是故意要骗你,只是觉得没必要让那些无谓的人影响你的好心情,更不想因为一个电话横生枝节破坏我们之间的感情。”

    他不紧不慢地说着,字字诚恳,句句真切。

    魏可闭着嘴细嚼慢咽,看着他有些可怜的模样,心脏忍不住阵阵抽搐,疼。

    其实她心里很清楚,这件事让她难受,但同样的他也不好过,只不过这些痛苦都起源于他,他难辞其咎。

    心情好的时候便罢,心情不好时,她心中难免会对他有怨念。

    这就是她为什么想要离婚的原因!

    因为她知道自己在爱情里面心胸不够宽阔,或许可以忍一时,但绝对忍不了一世,所以她本是想趁伤害不算很大的时候早点结束,

    哪知他死活不肯跟她离!

    她很怕,怕他们终会成怨偶……

    她知道既然做了选择就不该再有退缩的念头,可是……

    她的心里真的很不安,真的很不好受。

    严楚斐舀了一勺饭递到严太太嘴边,她摇摇头,表示自己吃饱了,不想吃了。

    他没有强求,放下碗,转而牵起她的小手,重重一叹,深深看着她的眼,说:“你如果生气,或是心里有什么不痛快,你骂我好了,或者打我也行,就是别这样不理我。”

    魏可看着向自己认错乞求的男人,双眼忍不住微微泛红。

    他苦笑一声,执起她的小手放到嘴边轻轻一吻,“你都不知道,你不理人的样子有多可怕。”

    嗯,她不用吵不用闹,只要不跟他说话,他就会害怕得坐立难安了。

    “我没有生气,我只是……”魏可垂眸,幽幽低喃,“只是有点累了。”

    倒也没有说谎,她是真的觉得挺累的。

    严楚斐一瞬不瞬地看着神色憔悴又疲惫的小女人,突然一本正经地轻轻唤她,“可可。”

    “嗯。”她抬眸看他。

    “你爱我吗?”他问,严肃又认真。

    “嗯?”魏可微微蹙眉,不懂他好好的怎么问这个。

    他这不是明知故问么?她怎么可能不爱他呢?!

    “你爱我吗?”他重复,执拗地继续问道。

    她无奈地瞅他一眼,然后点头,“嗯!”

    他不满意,定定地看着她,“‘嗯’是什么意思?”

    “爱啊!”她理所当然地答道。

    他凑上去,与她拉近距离,彼此的唇相隔不到一公分,他温热的呼吸尽数喷薄在她的唇上,“说你爱我,连起来说。”

    “我爱你。”她没有扭捏,如他所愿。

    “有多爱?”他像个没有安全感的孩子,非要打破砂锅问到底。

    魏可被他幼稚的模样惹得哭笑不得,

    “肯定没海深。”她半真半假地戏谑,调节着略显紧绷的气氛。

    严楚斐知道自己现在问的都是废话,可他不安的心现在急需这样幼稚的对白来抚慰,仿佛只有听着她一声声的“我爱你”,才能让他心里的恐慌少那么一点点……

    不知道是不是他想太多了,总觉得后面还会有变故……

    可能是太爱她了,太害怕失去她了,所以才会这样胡思乱想患得患失。

    “魏可,我爱你!很爱很爱!”深深看着她的眼睛,他像是发誓一般,字字坚定地说。

    听他强调“很爱”,她忍不住逗他,“很爱是有多爱?”

    “我也不知道,反正我的爱全都给你了。”他略显无奈地扯了扯嘴角,笑得有点苦涩。

    爱她,胜过爱自己!

    在你没遇到命中注定的那个人时,你永远都想不到自己会爱她到何种程度……比如他!

    以前的他是多么的骄傲自负,而现在的他,在她面前卑微得连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他说,我的爱全都给了你……

    魏可心里甜甜的,唇角微微勾起。

    唇上一热,被他吮了一口,他充满委屈和哀怨的声音在她的唇上幽幽响起,“所以别再折磨我了,我的心里真的只有你一个。”

    别再动不动就不理人,别再前一秒晴空万里下一秒就风云密布,嗯,别再迁怒他了……

    魏可心疼。

    二话不说一把勾住他的脖子,他嘟起唇主动吻上他的唇……

    唇瓣突然被挤压,严楚斐满心欢喜,单手掌住她的脸颊,立马反客为主。

    挑开她的牙齿,他毫不客气地攻城略地,逮着她就一通重重的砸吮……

    吻,如火如荼。

    可当他的手探向她的腰间,想要伸入时,却被她一把抓住了手腕。

    她阻止了他。

    “怎么了?”严楚斐的声音已经变得沙哑,从她的脖颈间抬起头来,不解地看着她。

    她双颊绯红,有些羞涩又有些为难地轻轻摇头,“今天不行……”

    “为什么?”一听“不行”,他立马不乐意了,拧着眉板着脸不悦地喝问。

    “我很累……”魏可嘴角抽了抽,随便找了个借口搪塞道。

    闻言,他却坏坏一笑,薄唇微嘟一边往她唇上吻,大手一边继续往里伸,“没事儿,反正又不用你使劲儿——又怎么了?”

    手腕又被她抓住。

    “真不行,我有点不舒服。”魏可摇头,拒绝的声音虽轻,但态度坚决认真。

    “哪儿不舒服?”他皱眉,眼底顿时溢满担忧。

    “不知道是不是感冒了,浑身软绵绵的,还有点头疼。”她装模作样地抬手护额,一副病怏怏的模样。

    “要不要去医院看看?”严楚斐信以为真,连忙问道。

    “不去!”她一口回绝。

    模样略激动。

    就她现在这个样子,去医院肯定穿帮,不能去。

    他退而求其次,“那我下去拿点感冒药——”

    “是药三分毒,动不动就吃药对身体不好的。”她还是摇头拒绝。

    “那……”他拧眉看她,犯难了。

    “问题不大,我睡一觉应该就会好了。”她笑笑,然后眼巴巴地望着他,“你陪我睡好不好?”

    当然好啊!

    但是……

    “你又不给我碰。”严楚斐幽怨地瞥了严太太一眼。

    不给碰还睡一起是种折磨好吗!

    “等我好了再犒劳你还不成么?”她的指甲在他的手心里抠啊抠,哄着求着。

    犒劳?

    闻言,严楚斐双眼一亮,“怎么犒劳?”

    “你想要什么样的犒劳?”她微挑眉尾,反问。

    想了想,他趁机争取最好福利,“我说了算?”

    魏可无奈,只能点头,“行,你说算就你说了算。”

    “这可是你说的!”他一边踢掉脚上的鞋子往牀上躺去,一边提醒强调。

    “嗯呢,我说的。”她笑米米地往他胸膛上靠。

    “不会骗我?”他轻抚她的发丝,还是有些不太放心。

    “我骗你干吗啊?”她抬眸,啼笑皆非地斜他一眼。

    下一秒,她就被他扣在怀里以吻封缄……

    他想,不让碰……

    吻总可以吧!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几日后。

    餐厅里,靠窗的位置,坐着正在用餐的严楚斐、魏可以及董子妍。

    半小时前,严楚斐打电话给外出的严太太约她吃饭,她很爽快地一口答应了,还说某某餐厅的东西很好吃,让他直接去餐厅,彼此在餐厅见。

    等他赶到餐厅,发现她已经先到一步,与她在一起的还有董子妍。

    看到董子妍的那瞬,他狠狠皱眉,很不高兴,可怕惹严太太不开心,只能把所有不满都藏在心里。

    终于吃得差不多时,严楚斐看向对面的董子妍,淡淡开口:“董秘书,我和可可还有点别的事,你先回公司吧!”

    董子妍抬眸看了看脸色淡漠的严楚斐,然后又转眸去看魏可。

    魏可微微蹙眉,也是一脸不明所以,“别的事?什么别的事?”

    “前面有个电影院,最近有新片上映,我想请你看电影,赏脸吗严太太?”严楚斐夹了一块肉放在严太太的碗里,不紧不慢地说道。

    自从莫念娇母子出现后,他和严太太之间的感情就受到了强烈的冲击,现在事情还没圆满解决,未免他们的感情会承受不住,所以他想加倍对严太太好,努力让他们的感情变得更加坚固。

    去看场电影,调节调节心情,再培养培养感情,一举双得,何乐不为?

    “什么电影?”魏可随口问道,对他突然说要去看电影的提议感到一丝丝惊讶。

    “放心,不是惊悚片。”他慵懒吐字,一句话说得意味深长。

    “……”魏可愣了一秒,然后脸颊倏地变得绯红一片。

    经过他隐晦的提醒,她想起了上次跟他在电影院里的那点事儿……

    “咳咳……”为掩饰窘迫,魏可用拳头抵在鼻端咳了两声,然后看向董子妍,“那子妍你先回去吧。”

    “好的!”董子妍点头,然后起身,“严总,,你们慢用,我先回去了!”

    待董子妍的身影消失在餐厅外,魏可蹙着眉头看着严楚斐,半是责备半是不解,“你干吗对子妍总是冷冰冰的像跟她有仇似的?”

    “你希望我对她热情洋溢?”严楚斐挑眉睨她,不答反问。

    魏可被呛得无言以对。

    她当然不喜欢他对除她以外任何一个女人表现出很热情的一面,但他也不用这样一副别人欠他几十个亿的表情好么。

    她无语地瞥他一眼,“能不故意曲解我的意思么?我没让你对她热情洋溢,我只是说你别故意针对人家。”

    “吃好了吗?我们只有半个小时了。”他抬腕看表,直接换了话题,明摆着是不想再讨论他对董子妍的态度问题。

    魏可没辙,只能不了了之。

    结了账,两人从餐厅出来。

    天气不错,不冷也不热,电影院距离他们现在的位置大约只有十分钟的路程,魏可提议不开车了,散步过去。

    严太太的提议严先生当然不会拒绝,于是两人像对热恋中的情侣,手牵着手一边闲聊一边朝着电影院走去。

    走着走着,魏可突然微微蹙眉,觉得有什么不对……

    就好像有什么人正跟着他们……

    她回头。

    街上来往行人很多,却并没有一个是她所认识的。

    “怎么了?”

    见她突然回头,他也顺着她的目光在人群中搜索,不解地问。

    “没什么。”没发现任何异常,魏可收回视线,转而看着严楚斐,微笑摇头。

    可能是她太敏感了吧……

    “走吧,电影快开场了。”严楚斐也笑,微微弯曲着食指亲昵地刮了刮她的鼻尖,柔声催促。

    “嗯。”魏可点头,随意转眸,却看到街边有家冰激凌店,“老公,我想吃冰激凌,你帮我买一个呗!”

    “等着!”他二话没说,松开她的手就朝着冰激凌店走去。

    当严楚斐买好冰激凌回到魏可所在的位置时,发现魏可面前多了一个人……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