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霸道土匪爱上我》第064章:坏女人
    严楚斐想吃了严太太,而严太太想在今晚把怀孕的喜讯告诉严先生……

    哪知他们各自藏在心里的小心思,却最终毁在一通陌生来电上……

    小俩口分工合作,魏可择菜洗菜,严楚斐切菜。

    两人正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着,突然严楚斐的裤兜里传来一阵悦耳的铃声。

    有电话进来。

    严楚斐放下菜刀摸出手机,垂眸一看是个陌生号码,没有多想,指尖一划就接了起来。

    “喂,哪位?”

    不过短短两秒,他就直接挂了电话,然后干脆利索地把陌生号码拉入黑名单。

    魏可正背对着严楚斐在洗菜,听到他问了“哪位”就没了下文,不由好奇地回头看他。

    “谁啊?”她随口问道。

    “打错了。”严楚斐将手机揣回裤兜里就拿起菜刀继续切菜,听见霍太太问,便头也不抬地回答道。

    “哦。”魏可不疑有他,转回头去继续洗菜。

    不到一分钟,严楚斐的手机再度响起。

    又是一个陌生号码。

    “喂……”

    严楚斐再次放下菜刀,一边接起电话,一边佯装随意地朝着冰箱走去,不着痕迹地与魏可拉远距离。

    哭得无助又凄惨的熟悉声音,从他把电话接起的那刻,就从彼端灌进他的耳朵里。

    严楚斐眼底寒光四起,二话没说挂掉电话,然后没有一丝犹豫就直接关机。

    听见他明明接了电话却没有声音,魏可又转过头来,“怎么了?”

    “手机没电了。”严楚斐摇头表示没事,把已经黑屏的手机举起来给她看,神色自若地说道。

    “那快去充电啊,刚刚不是有电话进来么,万一是有事找你的呢。”魏可用嘴努了努客厅,体贴地提醒道。

    “嗯。”严楚斐点了点头,捏着手机离开了厨房。

    魏可盯着严楚斐高大的背影看了两秒,甩了甩头,然后继续手上的动作。

    叮咚……

    没过一会儿,她放在流理台另一边的手机响起了短信提示音。

    菜没洗完,她没搭理。

    可紧接着“叮咚叮咚”又是几条信息发了过来。

    如此频繁的短信传来,说明不是垃圾信息。

    魏可关掉水头,一边拿起毛巾擦着手上的水渍,一边朝着流理台的另一边走去。

    拿起手机,发现是有人给她发了彩信。

    点开信息一看,是几张照片……

    照片里,是正在嚎啕大哭且流着鼻血的安安。

    魏可的手指骤然收紧,狠狠捏着手机,指关节微微泛白。

    不用说,照片肯定是莫念娇发给她的。

    看着照片里的孩子,魏可本是美好的心情瞬间跌入谷底,糟心是其次,最让她觉得烦躁的是她发现自己控制不住内心那股不该有的怜悯之心……

    几岁的孩子,张着嘴似是在放声哭喊着什么,鲜红的鼻血流得他满嘴满下巴,鼻子以下全是血,触目惊心,看上去说不出的可怜。

    她知道这一定又是莫念娇在使什么阴谋诡计,她知道她不该搭理,她知道她应该像严楚斐那样果断关掉手机,她知道……

    她什么都知道,可就是做不到!

    魏可恨自己心太软,可要她看到这样的照片还能波澜不惊的话真的太难太难。

    孩子是无辜的啊……

    大人之间的恩怨情仇,不该把孩子牵扯进来的!

    收到短信不足一分钟,就有电话进来……

    听着悦耳的铃声,看着屏幕上的陌生号码,魏可感觉正捏在自己手里的手机突然像个烫手山芋,扔掉不是,不扔掉也不是。

    狠狠咬了咬牙,在短暂的犹豫之后,她接起电话——

    “喂!”

    “魏可!魏可求求你……你别挂电话,求你救救安安,求你了……楚斐不接我的电话,他的手机关机了,我打不通他的电话,不然我不会打扰你的,求你了,你帮帮我,你救救安安吧……”

    她一开口,莫念娇崩溃的哭喊声就立马从电话彼端传了过来,泣不成声,苦苦哀求。

    当魏可接起电话的那刻,听到手机铃声的严楚斐就从外面快步走进厨房,见到严太太一脸冷凝,心里大叫不妙。

    “什么事?”他皱眉,明知故问。

    魏可依旧把手机摁在耳朵上,淡淡地看着强装镇定的男人。

    严楚斐一见严太太这副冷淡的表情就心慌意乱。

    剑眉一拧,他伸手去夺她耳边的手机。

    魏可动作灵敏地微微一侧,躲开他的手,看着他的目光更加淡漠了一分,且带着一丝警告意味。

    严楚斐顿时不敢再去抢了。

    “安安犯病了,流鼻血怎么也止不住……呜呜呜……我妈和舅舅回D市老家祭祖了,在这里我举目无亲,楚斐现在爱你,他都不理我了,我不知道该找谁……呜呜呜……魏可,求求你救救安安,求你了……”电话彼端的莫念娇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凄楚无助肝肠寸断。

    “谁的电话?”严楚斐再次明知故问。

    其实他已经隐隐听到了莫念娇的声音……

    嗯,刚才他接到的那两通陌生电话都是莫念娇打来的。

    不过当他听到是她的声音就立马把电话挂了,两次都没有给她说话的机会,最后不堪其扰,还索性关了机。

    不管莫念娇想整什么幺蛾子,他都不会上当的!

    可他没想到,莫念娇打不通他的电话之后居然找上了严太太……

    魏可看着严楚斐,对着电话彼端的莫念娇冷冷说道:“莫念娇,你该打的电话是120,而不是我的号码!”

    120……

    严楚斐微不可及地皱了下眉。

    “我知道我知道,可是我打了两次急救电话都没人接,我是没办法了才向你们求救的……”莫念娇哭着解释,说着说着突然尖叫起来,“啊……安安,安安,安安你醒醒……安安……”

    疑似孩子晕倒了。

    魏可没说话。

    “救命啊魏可……安安昏过去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啊,魏可你救救我们母子吧……”莫念娇开始鬼哭狼嚎,愈发崩溃了。

    莫念娇尖锐的哭喊声太刺耳,魏可把手机撤离耳边两公分。

    严楚斐便清晰地听到了莫念娇充满无助和恐慌的哭声。

    “别理她!手机给我!”

    他狠狠皱眉,再次伸手想要把她的手机夺过来。

    魏可偏头,不给。

    同时她说:“莫念娇,我可以救你的儿子,但我有一个条件!”

    “你说你说,什么条件我都答应,只要你能救救我的安安,你让我上刀山下油锅都行,呜呜呜……求求你救救他吧魏可,他是我的命啊……”莫念娇哭着喊着,一副为了爱子甚至愿意豁出命去的口吻。

    “带着你的‘命’离开帝都,永远都不要再回来!!”魏可冰冷的语调毫无感情,冷酷又残忍。

    都说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为保婚姻不被破坏,她觉得自己此刻的“趁人之危”很有必要!

    她的心一向很软,但她不想做一个老好人,就算发善心也得看对象不是吗?

    她怜悯无辜的孩子,但她对莫念娇的恨是永远不可能磨灭的,所以就算要救孩子,她也不能白救不是吗?

    魏可一边冷冷说道,一边目光锐利地盯着严楚斐,观察他的表情。

    他没有表情。

    当魏可说让她离开帝都永远都别再回来时,莫念娇的哭声戛然而止。

    电话里一片静默。

    很显然,莫念娇是不想离开的。

    “做不到?”魏可唇角泛起一抹无声的冷笑,轻蔑地冷哼道。

    不是说什么条件都答应的吗?不是说上刀山下火海都愿意吗?不过是让她离开就如此犹豫不决,她的话还能信?

    莫念娇还是没声音。

    “呵!”魏可冷笑出声,欲挂电话。

    似是感觉到她要结束通话了,莫念娇急得大喊,“魏可!!”

    “嗯哼?”魏可慵懒轻哼,悠闲的态度与莫念娇的悲苦无助大相径庭。

    莫念娇在沉默了两秒之后……

    “我答应你!我答应你还不行吗?我走,我走!只要安安没事我就带他走,我们再也不回来了……呜呜……我走……魏可,我愿意离开,你快让楚斐来,安安撑不下去了,你快让他来啊……”莫念娇妥协,哭喊得声嘶力竭。

    “把你的坐标发过来!”魏可淡淡吐字。

    说完之后,她就挂了电话。

    很快,莫念娇就把自己所在的位置发到了魏可的手机上。

    “去吧!”

    魏可把手机递给面前的男人,地图坐标显示着莫念娇母子此刻在哪里。

    “我不去!她骗人的!”严楚斐看都不看严太太递到面前的手机,毫不犹豫地一口回绝。

    “万一是真的呢?”魏可一眨不眨地盯着他,说。

    “是真是假都跟我们没有丝毫关系!”严楚斐态度坚决,毫不动摇。

    魏可沉默了几秒,重重一叹,幽幽道:“孩子是无辜的。”

    其实她真的觉得这个生不逢时的孩子很可怜,不止没有幸福完整的家庭,甚至连一个健康的身体都没有……

    莫念娇哭得凄惨,先不论她的眼泪有几滴是真的,但安安那满脸的血,让她没办法视而不见。

    毕竟,她也是快要当妈妈的人了。

    所以她想,就当是给肚子里的孩子积德吧!

    嗯,好人会有好报的!

    而且刚才莫念娇已经答应离开帝都,如此一来她既救了一条生命,又可以解决横档在她和严楚斐之间的难题,何乐不为呢对不对?

    “我不信她找不到别的人,我不会去的!”严楚斐脸如玄铁,冷冷说道。

    什么急救电话没人接,骗鬼呢!

    对于莫念娇的这番说辞,魏可也是不信的,但信不信她的话与孩子有危险是两码事。

    “她答应我只要你现在过去她就离开帝都再也不回来。”魏可定定地看着严楚斐,不紧不慢地说道。

    “我现在不去也照样有办法让她滚出帝都,早晚而已!”严楚斐轻蔑冷嗤,愤愤喝道。

    若不是顾忌与严道东的父子情,他早采取极端手段了。

    魏可轻叹一声,垂眸,翻出刚才莫念娇发给她的照片,递给严楚斐看,“这孩子身体真的很不好,我不想你后悔。”

    除了怀孕的事,还有一件事魏可也还没有告诉严楚斐。

    就是几天前,公公严道东单独约见了她。

    严道东自然是希望她能接受安安,在劝说无效之后,就把安安的病例拿给她看,她也不知道自己当时到底是出于好奇还是别的什么心态,最后翻看了安安的病例。

    看完之后,她才知道安安的病有多严重……

    严楚斐看着照片上满脸是血的孩子,没吭声。

    “我不会后悔!”

    沉默半晌,他坚定吐字。

    他很理智,因为知道在这非常时期自己坚决不能妇人之仁。

    可她却像是没听见他说的话一般,直接去拉他的手,“走吧,我跟你一起去。”

    他突然就火了。

    “魏可!我说了我不去你干吗非要逼我去?!”把手一扬,躲开她的小手,他面罩寒霜地冲她冷喝道。

    她犀利的目光极具穿透力,定定地看着他近乎气急败坏的样子,“如果他今天只是一个陌生人,你会救他吗?”

    严楚斐呼吸一窒。

    这还用问吗?肯定救啊!

    他曾经是军人,骨子里有军魂,见义勇为这种观念在他心里已是根深蒂固,看见弱者有危险而不出手相救不是他的风格。

    “既然你连陌生人都愿意救,为什么不肯救他呢?”魏可扯了扯嘴角,向他靠近一步,微抬着小脸望着他,笑得略显苦涩,“你知道吗?你越是表现得这么冷酷,我心里越不是滋味儿……”

    严楚斐哑口无言。

    魏可垂下眼睑,幽幽一叹,难受地喃喃,“对不起,我也不知道我到底想要怎样,我知道我不该胡思乱想,我……”

    “我听你的!”严楚斐连忙说道。

    他害怕严太太这样的负面情绪,害怕她胡乱猜忌,更害怕自己一不留神就会让她伤心……

    “可可,我听你的,你叫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他牵起她的小手裹在手心里,低头在她额头上轻轻一吻,不给她伤春悲秋的机会。

    依现在这种状况,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才不会踩到地雷,那么索性就全听严太太的吧。

    嗯,她叫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总不会出错了吧!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医院。

    经过一个小时的抢救,安安终于止了血,转移到病房里。

    病牀上,安安脸白如纸,奄奄一息,不过已经苏醒了过来,正努力睁大双眼,眼巴巴地望着站在牀尾的严楚斐。

    莫念娇双目红肿,坐在病牀边,紧紧牵着安安哒小手,整个人看起来憔悴又可怜。

    严楚斐和魏可手牵着手站在牀尾,默默看着狼狈无助的莫念娇母子俩。

    魏可本来不想进来的,可严楚斐说她不进病房的话,他也不进去。

    一个小时前,他们赶到莫念娇所在的位置,看到莫念娇抱着晕迷的安安跌坐在马路边哭得悲伤无助的样子,虽知她可恨,可看到孩子奄奄一息,还是赶紧把她们母子弄上车,匆匆往医院赶。

    还好送医及时,安安最终化险为夷。

    “爸爸……”

    突然,安安望着严楚斐轻轻喊了一声。

    莫念娇红着眼回头看着严楚斐,眼底满是期待和乞求,自然是希望他能回应一声。

    魏可略僵。

    严楚斐神色淡漠,仿佛什么都没听到一般,无动于衷。

    他的手指微微收紧,将魏可的手牵得更紧了一分。

    见严楚斐不愿回应,莫念娇没办法,只能转回头看着儿子,狠狠哽咽,“安安——”

    “我要爸爸抱抱我……”

    莫念娇还没来得及把话说完,就听见儿子又可怜兮兮地说。

    魏可听得心里又酸又苦。

    莫念娇的眼泪滚滚而落,伸手轻抚着儿子冰冷的小脸,颤声哽咽,“安安乖,爸爸累了,暂时抱不动你,而且你现在生病了,等你好起来了爸爸再抱你好不好?”

    “不嘛不嘛……我要爸爸抱……”毕竟只是几岁的孩子,太过渴望父爱,好不容易见到爸爸,自然是期望着能和爸爸更亲近一点。

    见孩子撒娇耍赖,莫念娇的声音染上了哭意,“安安听话,不听话就不是乖宝宝了哦。”

    安安见爸爸一直牵着漂亮阿姨却不理自己,心生怨恨,对着魏可就恶狠狠地骂了一句——

    “坏女人!”

    气氛,瞬时僵凝。

    魏可微微蹙眉,有些意外,又有些不是滋味。

    难道她的心,软错了?

    她就该铁石心肠的把照片删了,再把拒接所有陌生来电,不管他们娘俩的死活,对吗?

    哎……

    谁说好心有好报的啊?

    这明明没好报嘛!!

    魏可自嘲,心里泛起一抹苦笑。

    而严楚斐的脸色在顷刻间冷如冰雕。

    二话不说,严楚斐牵着魏可就转身往病房外走去。

    “楚斐!”

    莫念娇见状,忙不迭地站起来追出去。

    赶在严楚斐和魏可进电梯之前,莫念娇终于追上了他们,气喘吁吁地挡在他们面前。

    “对不起楚斐,安安他还小,口没遮拦——”莫念娇红着眼一副泫然若滴的可怜模样,近乎哀求般看着严楚斐。

    “莫念娇,有意思吗?”严楚斐睥睨着莫念娇,唇角泛起一抹嗤笑,冷冷阻断她。

    莫念娇一窒,慌忙垂着眼睑,一抹心虚从眼底一闪而过……

    “你给一个几岁的孩子灌输这样的认知有意思吗?”严楚斐冷厉的目光锋利如刀,极具穿透力地射在莫念娇的脸上,字字犀利。

    安安还那么小,如果不是有人刻意灌输一些不好的东西给他,他怎么会指着好人骂“坏人”?

    “我……”莫念娇脸白如纸,恐慌得连连摇头,眼泪又开始疯狂地往下掉,甚至急得语无伦次,“不是的楚斐,你误会我了,不是我……我真的没有……我……”

    “你求可可的事我们已经做了,你的承诺呢,什么时候兑现?”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