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霸道土匪爱上我》第063章:我不会让你输!
    &lt;=""&gt;&lt;/&gt;

    “可可,对不起!”

    魏可刚把往事说完,就听见严楚斐语气凝重地向她道歉。

    “……你有什么好对不起的?”她微微一怔,有些莫名其妙又有些好笑。

    “我不知道原来你跟莫念娇之间还有这样的恩怨。”他很心疼,终于明白她为什么那么激烈反对让安安认祖归宗了。

    对于严太太这样性格刚烈的女人,丈夫有私生子这种事本就已经够膈应了,偏偏她跟孩子的母亲还有那样的仇恨。

    难怪那天她二话不说就不想要他了,难怪她那天狠狠抽了莫念娇一耳光,难怪那天她宁愿顶撞四叔也不肯委屈自己……

    不!其实她已经够委屈自己了,安安的存在,就是她最大的委屈。

    这些天若不是他表现好,肯定会被她毫不犹豫地抛弃的,还好他意志够坚定,还好他没有左右摇摆,还好!

    “不知道就不知道呗,这事儿跟你又没关系,干吗要道歉?”魏可失笑。

    “可是我以前跟莫念娇……”严楚斐狠狠皱着眉头,懊悔低喃。

    闻言,她大度一笑,但笑容略显苦涩,“你的以前我来不及参与,那个时候我们都不算认识,所以你爱跟谁在一起是你的自由,你并没有错。”

    嗯,她不想揪住他的过去不放,不想自寻烦恼,因为那等于是跟自己过不去。

    “可现在……”严楚斐很惆怅。

    如果莫念娇只是他的前女友都还好,偏偏现在还有个孩子……

    这件事好像越来越复杂了,横档在他们面前的阻碍又那么多,他怕事情会脱离自己的掌控范围之内,他更怕稍有不慎会把自己推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看出他的忧虑,魏可笑了笑,然后在他唇上轻轻啄了一口,“我们共同努力,一定可以把这道坎跨过去的!”

    看着严太太的如花笑靥,严楚斐却不敢那么乐观。

    双手紧紧捧住她的脸,犀利的目光一瞬不瞬地盯着她的眼,像是恨不得看进她的心里去,他特别严肃地问她,“如果妈妈生气了,她又开始不同意我们在一起的话,你……你会不会……”

    会不会就不要我了……

    他的心,狠狠揪在一起,又痛又慌,后面的话甚至都没有勇气说出口。

    “严楚斐!”魏可收起笑容,脸色变得与他同样严肃,“我想告诉你——”

    “不听!”他一听到她叫他全名就头皮发麻,不等她把话说完,就吓得松开她的脸忙不迭的阻断了她。

    魏可没管他,继续说,“就算我选择了我妈——”

    “我不听!”他勃然喝道,狠狠瞪她。

    他知道她的答案,所以不敢听。

    就让彼此心照不宣吧,不亲口说出来,他的心里会稍微好受点。

    岳母大人曾经说过,无论何时何事,严太太都会站在她那一边……

    他当时挺不以为然的,觉得岳母大人是对严太太亲情绑架,可现在知道了其中的恩恩怨怨,他才明白岳母大人为何有那样的底气。

    嗯,岳母大人没说错,在严太太的心里,的确是妈妈最重要。

    他知道这种情况下自己不该吃醋,也知道亲情和爱情根本没有必要去比较,可一想到严太太心里最在乎的不是他,他又怎能开心的起来呢?

    “严楚斐……”魏可看着一脸哀怨的男人,心疼又无奈。

    “别说,我不听。”他将头撇向一边,满心忧伤和委屈,闷闷不乐地咕哝。

    他不敢看她的眼睛,怕自己会心软,每次她用楚楚可怜的眼神看着她,他就会被忽悠得什么都答应她了。

    可她不让他躲,小手掌住他的脸,将他的头强行掰回来与她对视,“我欠我妈太多太多,我不能再让她伤心了。”

    “那我的心就可以随便伤是不是?”他一脸怨愤,没好气地冲她喝道。

    “怪谁呢?”她定定地看着他,幽幽吐出三个字。

    “……”严楚斐心脏狠狠一抽,哑口无言。

    怪谁呢?

    当然是怪他自己!

    是他活该!是他咎由自取!是他自作孽不可活!!

    如果当初他没有跟莫念娇在一起过,现在不就什么事都没有了么?

    所以说到底,怨不得天也怨不得地,是他自己惹下的祸端,现在苦果也只能是他自己咽。

    “你怪我狠心也好,你怨我无情也罢,造成今天这个局面的人不是我,为了你我可以委屈我自己但我不能再委屈我妈妈,你懂吗?”魏可轻叹一声,很诚实地说道。

    严楚斐没说话,因为他已经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

    见他难受,她于心不忍,强忍心酸努力扯动嘴角对他露出一个俏皮的笑容,故作轻松地说道:“如果妈妈不让我们在一起,我们还可以偷偷的嘛……”

    “我不要!!”他冷着脸,恼火又委屈地叫道。

    魏可撇嘴,傲慢地微抬下巴,哼哼道:“那算了咯,省得我左右为难……”

    “跟我分手你就没有一丁点的不舍是不是?”严楚斐气结。

    “这还没分呢你就要跟我吵一架是不是?”她哭笑不得地剜他一眼,同样没好气。

    他沉默,气呼呼地看着别处。

    魏可凑上去在他脸颊上亲了一口,抱着他的手臂柔声轻哄,“好了好了,我妈这不是还没表态么,你急啥呀!”

    他还是不说话,忧心忡忡。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只要我们一条心,就一定可以在一起的!”她一边耐着性子继续哄着,一边微微嘟嘴又准备亲他一口以示补偿。

    可当她的唇凑上去的时候,他突然转头,于是她的唇就直接印在他的唇上……

    他故意的,当然她并不介意。

    唇与唇相贴,他扣住她的后脑,动作娴熟地挑开她的牙齿,长驱直入……

    她欣然接受,甚至很乖巧地抱住他的脖子,热情地与他互动。

    谁也不知道一会儿进屋之后他们将面临什么,如果妈妈真的不同意他们再在一起,那他们之间的感情所要受到的考验就更加严峻了。

    彼此心里都满是担忧和慌张,似乎只有借着这个吻,才能暂时抚慰对方那颗不安的心……

    在花园里缠绵了半小时,严楚斐怀着一股视死如归的壮烈情怀,拉着魏可进了屋。

    此时,魏家敏已经坐了客厅的沙发里。

    “你们煮的面呢?”

    当他们走进客厅,正在看报的魏家敏便头也不抬地淡淡飘出一句。

    严楚斐和魏可对视一眼。

    悄悄咽了口唾沫,魏可对妈妈讪笑一声,“突然又觉得不饿……就没煮了。”

    魏家敏缓缓抬眸,凉飕飕地瞥了女儿一眼。

    魏可拉着严楚斐在妈妈的对面坐下,盯着妈妈有些红肿的唇,不怀好意地明知故问:“咦?妈你的嘴怎么了?”

    魏家敏微微一怔,目光闪了闪,表情有一丢丢不自然。

    “没怎么!”魏家敏本能地抿了抿还有点发麻的唇瓣,淡淡说道。

    “不对呀,你的嘴明明肿了。”魏可故作不解,目不转睛地盯着妈妈的唇。

    魏家敏斜睨着女儿,无声地警告她别太过分。

    魏可像是看不懂妈妈的警告一般,关切地声声追问:“过敏了吗?还是被蚊子叮了?”

    “……”魏家敏无语。

    严楚斐悄悄扯了扯严太太的袖子,提醒她玩笑别开太大,万一惹恼了妈妈可就糟糕了。

    这时,汤琨端着一杯水从厨房里出来。

    “汤叔汤叔,我妈嘴怎么肿了?”

    当汤琨弯腰把水放到魏家敏面前的茶几上时,魏可摆出一脸天真灿烂的表情,兴冲冲地问道。

    魏家敏老脸一红,恼火地瞪女儿,“你问他干——”吗!

    “我亲的。”

    “……”

    魏家敏的话还未落音,汤琨就大大方方地吐出三个字。

    一片死寂般的沉默。

    严楚斐、魏可以及魏家敏全都瞠大双眼看着神色自若的汤琨,被他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话给震惊了。

    因为大家都没想到沉稳内敛的汤琨会说出这样自白的话来,所以均惊讶得怔怔地看着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魏家敏想吐血。

    没错!刚才是她主动的,可他也不能这样不知羞耻地在晚辈面前说出来吧!

    老脸还要不要了?!

    汤琨对魏家敏的瞪视视若无睹,放下水杯后,转身又进了厨房。

    从始至终都是一副淡定从容的模样。

    有些关系,一旦捅破了,那就没必要再遮掩,既然她都敢主动亲他,作为男人他又有什么不敢承认的?

    而且刚才小小姐和严先生躲在外面偷看他从一开始就发现了,小小姐现在摆明了是在调侃他们,越是否认只怕越是狼狈,所以还不如大方承认,堵住小小姐的嘴。

    魏可愣了半晌,回过神来后抬手掩鼻,忍俊不禁地偷笑。

    当然,她是由衷的为妈妈和汤叔感到高兴,但妈妈害羞得红了脸的样子实在太可爱,让她忍不住想笑。

    “很好笑?”魏家敏沉着脸,冷冷看着女儿,有恼羞成怒的迹象。

    魏可连忙佯咳两声掩去笑意,一本正经地矢口否认,“咳咳……没啊,我没笑——”

    啪!

    魏家敏倏地一巴掌狠狠拍在茶几上。

    吓得严楚斐和魏可的心同时一颤。

    气氛顿时变得紧绷压抑,严楚斐和魏可对视一眼,知道妈妈要发难了……

    果然!

    “你还有心情笑!”魏家敏勃然大喝,恨铁不成钢地瞪着女儿。

    妈妈冷厉的目光太骇人,魏可垂着眸不敢直视。

    严楚斐牵着严太太的手紧了紧,心疼又愧疚,无声地给她力量。

    “妈……”严楚斐想事情总是要面对的,不管岳母大人想要怎么责罚他们,他都得挡在严太太的前面一个人承担所有。

    “你闭嘴!在魏家没你说话的份儿!!”

    哪知他刚一开口,就被魏家敏疾言厉色地抢断了。

    “妈!”魏可大叫一声,蹙眉不满。

    “干什么!想造反?!”魏家敏朝着女儿狠狠一眼瞪过去,威严十足。

    魏可不敢造次了。

    严楚斐觉得只要岳母大人不把他扫地出门,什么恶言恶语他都能忍受。

    毕竟现在是他让严太太受委屈了,岳母大人会有这样的反应也是合情合理的。

    “妈妈,对不起!”默了默,他态度诚恳地道歉。

    魏家敏冷着脸,一言不发。

    “妈,对不起。”魏可红了眼,颤声微哽。

    她的心里很难受,既心疼丈夫,又觉得愧对妈妈……

    都说母女连心,看到女儿难受,魏家敏心里也不好过。

    重重叹了口气,魏家敏狠着心说:“你们还是分开吧。”

    严楚斐和魏可脸色同时一变。

    “妈妈,请您再给我一点时间,我一定会把这件事处理好的!”严楚斐紧紧捏着严太太的手,看着岳母大人焦急地说道。

    “呵!处理好?那你倒是跟我说说,你想怎么处理?”魏家敏冷笑,一脸没好气。

    严楚斐言辞凿凿地保证,“我会尽快让他们离开帝都!”

    “就算你把他们撵出了帝都也不过只是治标不治本罢了,问题依旧存在!”魏家敏毫不客气地一口呛回去。

    严楚斐呼吸一窒,无言以对。

    又是一阵沉默之后,魏家敏看着自己女儿,“离婚吧!”

    严楚斐紧张得快要把魏可的手捏碎,他屏住呼吸死死看着她,眼底尽是哀求。

    现在岳母大人明显是把选择权交还给了严太太,就看她如何选择了。

    手指被狠狠挤压,魏可疼得蹙眉,转眸看向身边的男人,只见他正用一种可怜兮兮的眼神望着她……

    该怎么形容他此刻的模样呢?

    就像是……在狂风暴雨中,一只害怕被遗弃的小狗。

    委屈无助又哀怨可怜。

    看着平日里那么骄傲自负的男人对自己流露出如此脆弱的表情,魏可心都快碎了。

    转头,看着妈妈,她坚定地摇头,“妈,我不离!”

    “你想被膈应一辈子?”魏家敏脸沉如水,冷冷提醒道。

    魏可沉默。

    她当然不想一辈子心里有疙瘩,可她更不想失去这个爱她且她也深爱的男人。

    看到严太太不说话了,严楚斐紧张害怕得心都快蹦出来了,死死抓着她的手,像是生怕一松手她就会长双翅膀飞走一般。

    他一瞬不瞬地看着她,怕死了她会说出什么让他承受不了的话来。

    魏可觉得自己的手指头都快被捏变形了。

    轻轻勾唇,她对他笑了笑,安抚他内心的焦躁。

    严楚斐看到严太太的笑容,悬在半空的心咚地一声,总算落了地。

    还好,她不会不要他……

    魏可转头看着妈妈,说:“可如果我现在退缩,不就称了别人的心如了别人的意了吗?”

    她与严楚斐离婚,是莫念娇最想要的结果,她凭什么要让仇人开心得意?

    她不离!

    偏不离!!

    魏家敏抿唇不语。

    魏可,“妈,你教过我的,不管何时,都不可不战而败!”

    “值得?”沉默良久,魏家敏问。

    “值得!!”魏可用力点头,字字坚定。

    魏家敏看着面前的小俩口,无奈地默默叹了口气。

    “魏可,我最后问你一次,离不离?”魏家敏目光犀利地盯着女儿的眼睛,脸色是从未有过的严肃。

    “不离!”魏可还是摇头,一脸“我死也要跟他死在一起”的表情。

    “这可是你自己选择的!”

    “嗯,我自己选择的!”

    母女俩像是在谈判一般,表情都是那么的认真凝重。

    严楚斐感动得想捧住严太太的小脸狠狠啃她一口。

    他爱死她了!

    魏家敏默了几秒,看了看女儿,又看了看女婿,最后再看向女儿,“魏可,我已经给了你两次机会了,既然你到现在都还是不肯放弃,那么以后就不许后悔!更不许战败而归!!”

    常言道:人争一口气,佛受一炷香!

    魏家敏自然也是不愿意便宜莫红瑛母女的,只不过她怕女儿会受到伤害。

    不过严楚斐的表现一直都挺不错,只要他爱可儿,她倒也乐见其成。

    “妈你放心,我不会后悔,更不会输!”魏可信誓旦旦地说道,说完之后转头看着身边的男人,格外严肃地问他,“严楚斐,我说得对吗?”

    严楚斐用力点头,坚定认真的表情像是在发誓一般,“我不会让你输!”

    他说,我不会让你输……

    简简单单的一句“不会让你输”,堪比世间最美的情话,让魏可的心,格外的温暖甜蜜。

    小两口深情对视,俱都发现在困难面前彼此的心好像靠得更近了些。

    嗯,更爱对方了。

    魏家敏撇嘴,嫌弃地看着恨不得立马吻在一起女儿和女婿,一边大摇其头,一边站起来默默离开。

    她担心自己再看下去的话,万一小两口一激动就旁若无人地亲了起来……

    那可就尴尬了!

    都说儿孙自有儿孙福,既然女儿做了选择,看来她除了支持也别无他法了。

    但愿老天爷仁慈一点,别太为难他们才好……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几天后。

    时值周末,魏可和严楚斐去超市买了些食材,在家里自己做饭,甜甜蜜蜜地过二人世界。

    好多天没跟严太太那啥了,严楚斐想得很,在厨房里一边准备晚餐,一边在心里默默预谋着今晚该怎么拿下严太太。

    这几天他一直在跟父亲严道东交涉,让他别管他的事了。

    可严道东态度坚决,说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严家的骨血流落在外,哪怕严楚斐以脱离关系为要挟,顽固不化的严道东依旧不为所动。

    这是严楚斐第一次后悔自己弃军从商。

    如果他还在部队,手下有兵,还可以跟父亲对抗一下,可现在……

    僵持了几天,父子俩谁也不肯让步,问题还是没能得到圆满的解决。

    美好的周末,严楚斐满心激荡地想吃了严太太,而严太太见严先生最近表现都不错,决定在今晚把怀孕的喜讯告诉严先生……

    哪知天不遂人愿,他们各自藏在心里的小心思,却最终毁在一通陌生来电上……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