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霸道土匪爱上我》第061章:只有妈妈没有爸爸
    然后,在严楚斐派人去找了莫念娇的第二天,一对中年男女找上了魏可……

    当时魏可正和董子妍在见客户。

    本来善妒的严楚斐是不同意董子妍和严太太走太近的,可对方是老客户,一直对董子妍有兴趣,所以要求董子妍必须前去。

    魏可找董子妍一起去见客户时,恰好严楚斐不在公司,所以她就直接把董子妍叫走了。

    谈了约莫两个小时,合约基本敲定,客户离去,董子妍相送。

    魏可就在咖啡厅里等董子妍送完客户回来然后好一同回公司。

    而就在董子妍跟客户离开不久,一对不速之客就出现在了魏可的身边……

    “可儿。”

    魏可正低着头翻看文件,当听到身边响起熟悉的声音时,整个人蓦地一僵。

    拿着文件的手,骤然收紧。

    紧接着,来人就毫不客气地在她对面的位置坐了下来。

    魏可极缓极缓地抬起头来,冷冷看着对面的中年女子。

    “怎么?几年不见就不认识姑姑了?”莫红瑛噙着笑,以一种挑剔的目光打量着魏可,听似和蔼的语气却透着一丝阴阳怪气的味道。

    魏可看着莫红瑛脸上那虚伪的笑,想吐。

    几年不见,莫红瑛没有多大改变,岁月似乎并未在她的脸上留下什么痕迹,还是一如既往的美艳……

    说好听点是美艳,说难听点就是风尘味儿太重。

    魏可眸光缓缓移动,落在站在莫红瑛身后的中年男人脸上。

    男人也没太多改变,还是那么的让人……恶心!

    只一眼,魏可就移开了视线,她怕自己再多看一眼就会吐出来。

    “可儿真是越来越美了咧。”莫红瑛笑米米地看着魏可,言不由衷地赞美道,说完之后扯了扯身后男人的衣摆,“对吧鸣龙!”

    “嗯。”莫鸣龙看着魏可,点了点头。

    莫红瑛声情并茂地继续说道:“可儿啊,这么久不见,你爸爸可想你了呢,天天在我耳边念叨着要早点回来看看你……”

    “二位风、流快活都来不及,还会有时间想念我?”魏可不等莫红瑛把话说完,就忍无可忍地戳穿了她假惺惺的话。

    莫红瑛和莫鸣龙脸色同时一变,难堪又恼怒。

    魏可觉得很丢脸。

    常言道家丑不可外扬,偏生她的这个“家丑”还不是一般的丑!

    好在咖啡厅里客人稀少,而且他们所在的位置偏角落,只要不大声喧哗,倒也不至于引人注目。

    莫红瑛和莫鸣龙对视了一眼,然后莫红瑛强忍着心中的恼恨,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讪笑,“可儿,都过去这么多年了,你还记恨着我们啊?”

    魏可冷冷讥笑,“俗话说得好,有其母必有其女,这话还真是一点儿没说错。莫小姐喜欢往脸上贴金的本事,真真是尽得莫女士你的真传啊!记恨?呵呵!莫女士,你今天若不来我眼前晃,我都差不多已经忘了世上还有你这号人了好吗!”

    莫红瑛的脸一阵青白交加,难看到极点。

    见莫红瑛被噎得说不出话,莫鸣龙脸色一沉,对魏可疾言厉色地喝道:“可儿!怎么跟你姑姑说话呢!”

    “莫先生,麻烦叫我魏可!或直接叫我‘喂’也成,反正就是别叫我可儿!”魏可面罩寒霜,极冷极冷地看着莫鸣龙,“我听着恶心!”

    恶心……

    “你——”莫鸣龙大怒。

    “鸣龙!”莫红瑛还算理智,连忙拉住欲上前教训魏可的莫鸣龙,暗示他不可冲动。

    魏可一声“恶心”,堪比一个耳光打在他们脸上,让莫红瑛和莫鸣龙难堪至极。

    “魏可,你别给脸不要脸,我是你爸爸!”莫鸣龙恼羞成怒,涨红着脸对魏可狠狠切齿。

    “你配吗?”魏可微微偏着头睥睨着莫鸣龙,挑眉冷讥。

    莫鸣龙呼吸一窒,脸色青白交加,被魏可轻飘飘的三个字噎得哑口无言。

    “莫鸣龙先生,十年前我就说过,我魏可只有妈妈,没有爸爸!”魏可将手里的文件啪一声扔在桌面上,桀骜不驯地冷冷说道。

    只有妈妈,没有爸爸……

    莫鸣龙的脸,黑到无以复加。

    “魏可,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怎么能说这种话呢?你身上流着他的血,你以为亲情是你说不要就可以不要的吗?”莫红瑛逮到机会,立马板着脸对魏可说教。

    眉尾轻挑,魏可轻蔑嗤笑,“莫女士,请注意自己的身份,我魏可轮不到你来教训!”

    魏可言辞犀利,呛得莫红瑛和莫鸣龙句句都应答不上。

    莫红瑛恼恨交加,可想到自己女儿莫念娇,又只能咬紧牙根努力隐忍,厚着脸皮继续坐着。

    “魏可!!”莫鸣龙怒喝,斥责魏可的“以下犯上”以及“大逆不道”。

    魏可无畏无惧,继续冷笑。

    莫红瑛知道魏可是吃软不吃硬的主儿,所以如果他们想要达到自己的目的,那么现目前就只能忍气吞声……

    “魏可,做人可不能太过分了!”见魏可对待他们的态度一直非常不好,莫红瑛脸上的笑终于挂不住了。

    “哦?”

    “明说了吧,我跟你爸爸今天来找你,是为了娇娇和安安。”眼看气氛要僵,莫红瑛只能收起虚伪,直奔主题。

    魏可冷笑更甚。

    瞧!狐狸尾巴终于忍不住露出来了不是!

    “魏可,你抢了娇娇心爱的男人便罢了,还要剥夺安安享受父爱的权利,现在甚至还想将她们母子赶走,你不觉得自己做得太绝了吗?”莫红瑛一脸愤慨,一副为自己的女儿出头的架势。

    “绝得过二位吗?”魏可凉飕飕地冒出一句。

    莫红瑛呼吸一窒,再次被呛得哑口无言。

    “所以你这是为了报复我们才故意伤害娇娇的喽?”莫红瑛哑了半晌才失声问道。

    “伤害她?呵呵!莫女士,‘强词夺理’这四个字是被你们莫家的人承包了么?”魏可失笑摇头,用一种看神经病的眼神看着莫红瑛,“真的不觉得自己很可笑吗?你们到底是哪来的底气跑来这样质问我?我没谴责你女儿企图破坏我的家庭就不错了,莫女士你还有脸来反咬我一口?”

    莫红瑛说不出话,有点心虚。

    “你女儿跟我丈夫五年前就分了手,她背着我丈夫生下一个孩子,现在试图对我丈夫亲情绑架,哪知我丈夫根本就不承认这个孩子!事情到了这一步你们居然还不死心?还好意思理直气壮的跑来说我过分?莫女士,年纪一大把了,拜托有点羞耻心好吗?”魏可又说,字字句句犀利无比。

    “你——”莫红瑛气结,想怒不敢怒,觉得憋屈死了。

    魏可双臂环胸,噙着冷笑好整以暇地看着眼前的男女,仿佛他们是跳梁小丑一般……

    不!像他们这么丑陋的人,说他们是跳梁小丑都是侮辱了小丑。

    这十几年来,魏可一直百思不得其解,不懂世上怎么会有像莫红瑛和莫鸣龙这样的人存在……

    她算不上恶毒,但也绝非完全善良。

    她的性格敢爱敢恨,睚眦必报。

    在她还年少的时候,在她最恨他们的时候,她天天诅咒他们不得好死。

    她是人,不是圣母,人敬她一尺,她还人一丈,谁若敢伤她一分,她定当十倍奉还!

    所以她那些年只是诅咒他们而没有将他们的丑事公诸于世已经是万分仁慈了好吗!

    当然,她那么仁慈并非为了他们,而是为了不在妈妈的伤口上撒盐……

    莫红瑛觉得几年不见,魏可比以前更加牙尖嘴利也更加凶悍了。

    “娇娇说了,她不会破坏你的家庭,她只是想让安安得到一点父爱。”见魏可不好欺负,莫红瑛只有改变策略,试图来软的。

    “她的孩子有没有父爱跟我有一毛钱关系?”魏可轻蔑冷笑,说得冷酷无情。

    “严楚斐是安安的父亲,他得对安安负责!”莫红瑛怒了,急躁地叫道。

    魏可双眸一眯,眼底寒光四起,“你女儿在与我丈夫分手后还私自生下孩子,这是一种极度恶劣的行为,对我跟我丈夫的感情造成了非常大的伤害,甚至给我们的生活也带来了很严重的影响,我可以先告你女儿破坏我的幸福婚姻好吗!”

    莫红瑛哑了一秒,心虚呐呐,“娇娇是太爱严楚斐了……”

    “可惜我丈夫不爱她!”魏可冷冷喝道。

    被魏可一再呛声,莫红瑛觉得面子挂不住了,说:“呵,严楚斐若不爱她,能让她怀他的孩子?”

    “我丈夫若爱她,你们还会腆着脸来跟我求情?”魏可唇角的弧度更加深刻了一分,反唇相讥。

    莫红瑛,“……”

    莫鸣龙见莫红瑛斗不过魏可,连忙帮腔,对着魏可怒斥,“魏可!你妈妈都是怎么教你的?你看看你现在对长辈是什么态度?”

    魏可整个人在瞬间冷如冰雕。

    鸷冷的目光直直射在莫鸣龙的脸上,她阴冷吐字,“莫先生,别提我妈,你没资格!!”

    “我是你爸爸,你妈妈没教好你,我当然有资格说!”莫鸣龙倚老卖老,愤愤喝道。

    魏可上下打量了莫鸣龙一眼,接着又别具深意地看了莫红瑛一眼,冷冷耻笑,“莫先生,你口口声声说你是我的爸爸,又以长辈的身份训斥我,请问你以身作则了吗?”

    莫鸣龙和莫红瑛知道魏可指的什么,不由满心的难堪和恼怒。

    “我魏可不是不讲礼貌的人,但前提是对方必须值得我尊敬,可二位——”魏可笑着摇头,“抱歉!我尊敬不了!”

    莫红瑛忍不了了。

    狠狠咬了咬牙,莫红瑛目光怨毒地瞪着魏可,“魏可,你跟娇娇好歹是表姐妹,你明知严楚斐跟娇娇好过还嫁给他,你这不明摆着就是抢娇娇的男人么,你真不要脸!”

    “说起不要脸那我还真是比不上莫女士你!我就算抢,也是抢外面的男人,不像莫女士可以饥不择食的爬上自己哥哥的牀——”

    魏可话音未落,恼羞成怒的莫红瑛猛然站起,扬手就要打魏可。

    一道纤瘦的身影疾步而来,赶在莫红瑛的手落在魏可脸上的前一秒抓住了她的手腕……

    啪!

    来人抓住莫红瑛就顺势给了她一耳光。

    莫红瑛被打懵了。

    抬手捂脸,莫红瑛瞠大双眼不可置信地看着打她的人,而当她看清来人的脸时,本是沸腾的怒火立马就萎了。

    是魏家敏!

    见莫红瑛被打,莫鸣龙还来不及看清来人是谁,就下意识地想要出手帮忙。

    可当他伸手去抓魏家敏时,魏家敏抓起魏可面前的咖啡杯就狠狠砸在莫鸣龙的头上……

    啪嚓!

    咖啡杯应声而裂。

    咖啡杯不止砸破了莫鸣龙的头,也割破了魏家敏的手……

    “妈!”

    魏可腾地站起,着急地想要查看妈妈的手。

    然而更快的,魏家敏受伤的手先一步被汤琨抓去。

    汤琨脸色阴沉,一言不发地从兜里摸出手帕,动作迅速地帮魏家敏把手掌包了起来。

    虽是简单的包扎,但能止血就好。

    魏家敏看了汤琨一眼。

    看到他一贯没有表情的老脸此刻布满阴霾,魏家敏微微心惊。

    跟魏家敏一起来的不止有汤琨,还有……

    严楚斐!

    看到魏可差点被打的那瞬,严楚斐瞪圆了眼睛,肺都快炸了。

    若不是岳母大人先出手,他能冲上来捏断莫红瑛的手!!

    “有没有事?”

    严楚斐冲上前来就把魏可拥在怀里,一边担忧焦急地问,一边上下查看她的身。

    同时他想,若是在严太太身上发现一丝丝伤痕,他今天饶不了这对老践人!

    魏可看到严楚斐急得脸都白了的模样,心里甜得不行,努力对他扯了扯嘴角,轻轻摇头表示自己没事。

    莫红瑛和莫鸣龙一人捂脸一人捂头,双双像是傻了一般愣愣地看着气势汹汹的魏家敏,刚才的嚣张气焰已是荡然无存。

    空气凝固,四周一片死寂般的静默。

    魏家敏包好了手,转头看向莫红瑛和莫鸣龙,冷厉的目光如大刀阔斧般砍在二人的脸上,阴森切齿,“莫红瑛,莫鸣龙,你们欺负我女儿不需要跟我打声招呼的吗?”

    “家敏……”莫鸣龙捂住鲜血淋漓的额头,怔怔地看着许久不见的前妻,失声喃喃。

    见莫鸣龙盯着魏家敏看得不转眼,莫红瑛很不高兴地用手肘暗暗撞了他一下。

    莫鸣龙只能收回目光,但心里很不是滋味儿。

    因为刚才汤琨用手帕给魏家敏包伤口的一幕尽收他的眼底……

    大庭广众之下,魏家敏不想丢人现眼,也觉得跟无谓的人没必要浪费口舌。

    于是在看到女儿没有受到丝毫损伤之后,她一声令下,“回家!”

    说完,她率先朝着外面走去。

    连警告的话都懒得说,跟眼前伤她至深的两个人,她已无话可说。

    汤琨冷着脸紧跟着魏家敏的身后。

    严楚斐牵着魏可紧追其上。

    来也匆匆去也匆匆,魏家敏干净利索,冲进咖啡厅打了人便带着女儿女婿潇洒离去。

    留下莫红瑛和莫鸣龙二人僵在原地,久久回不来神……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魏家。

    客厅里,汤琨拿出医药箱,给魏家敏处理伤口。

    到家时,魏家敏缠在手掌上的手帕都被血染红了。

    汤琨看到手帕上染了那么多血,脸色更是阴沉了几分。

    魏可看到妈妈手掌上的伤,心疼得双眼立马就红了。

    “口子挺长的,还是去医院缝两针吧!”严楚斐一边将魏可揽在怀里轻拍她背,一边对魏家敏和汤琨说道。

    汤琨没说话,有条不紊地继续清洗伤口。

    “没事,不用缝。”魏家敏摇头,语气平淡但态度坚决。

    见岳母大人执意不去医院,严楚斐没辙,

    魏可看了看汤琨,觉得她家汤叔的脸色从来没有这么难看过……

    “老公,我有点饿,煮碗面给我吃吧。”魏可悄悄扯了扯严楚斐的衣摆,

    “啊?”严楚斐跟不上严太太的节奏,一脸茫然。

    “煮面啊!”背着妈妈和汤叔的视线,她冲他使劲儿眨眼,暗示他。

    “哦……哦哦,煮面煮面,你这么一说我还真有点饿了……”严楚斐在郁太太双眼像抽筋儿一般的眨动中反应过来,还装模作样地问岳母大人和汤琨,“妈妈,琨叔,你们饿吗?要不要也来一碗?”

    魏家敏和汤琨都没理他。

    魏可二话不说,直接拉着严楚斐朝着厨房走去。

    待小两口进了厨房,客厅里就只剩魏家敏和汤琨。

    汤琨低着头,冷着脸专心致志地给魏家敏清洗伤口。

    “生气了?”

    突然,魏家敏轻轻冒出一句。

    汤琨正在为魏家敏清洗伤口,闻言微微一怔,一不留神手上沾着药水的棉签就微微用力摁在了伤口上……

    “嗤……”魏家敏疼得狠狠抽了口凉气。

    汤琨动作不停,甚至连眼皮都没抬一下,对她的呼痛不为所动。

    “很疼!”魏家敏愤愤地瞪着一言不发的汤琨,恼火道:“汤琨你故意的么?”

    汤琨像是失聪了一般,什么反应都没有。

    “我跟你说话呢,哑巴了?”魏家敏有点沉不住气了,也更加肯定这个跟在自己身边几十年的男人在对她发脾气了。

    汤琨帮魏家敏洗好伤口就开始包扎。

    很快,汤琨就动作娴熟地帮魏家敏把伤口处理好了。

    包扎好后,汤琨拎着医药箱朝着储物间走去。

    “你到底在气什么?”

    进入储物间,汤琨把医药箱放回远处,后面响起魏家敏气呼呼的质问。

    他置若罔闻,不理不睬。

    魏家敏恼了,皱眉瞪着汤琨的背影,“汤琨你够了啊,我都受伤了你还给我脸色看是么?”

    汤琨放好医药箱,转身朝着门口走去,明显是要出去了。

    抢在汤琨伸手开门之际,魏家敏冲上去整个人堵在门前,抬头挺胸,气势凌人,“说话!不说话不许出去!”

    汤琨冷冷看着魏家敏。

    两人冷冷对视,眼底都有着对对方的恼怒。

    看着看着,魏家敏突然扑进汤琨的怀里,勾住他的脖子就……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