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霸道土匪爱上我》第060章:不应该那么懦弱
    ——“既然我认定了她,那我这辈子都是她的!就算她不爱我,就算她心里有别人,我也照样非她不可!”

    他刚才说过的话,犹在耳边,而最最让她感动的,便是这一句了。

    他说他这辈子都是她的!

    他还说不管她爱不爱他他都非她不可!

    还有,他说他的孩子必须由她来生。

    还有,他说她在他心里比金钱地位一切的一切都更重要。

    还有,他说她是他认定的女人,天皇老子都休想把他们分开。

    还有……

    还有太多太多让她感动的话……不!确切的说,是每一句都让她感动。

    魏可觉得,她的男人帅炸了!

    心里甜甜的,又酸酸的,然后眼泪就毫无预兆地掉了下来。

    进了屋,严楚斐随意转眸就看到怀里的小女人正泪流满面……

    “还哭?我的小祖宗诶,你是水做的么?”他拧眉,气急败坏地轻叫,抱着她大步流星地朝着客厅的沙发走去。

    她不说话,把头枕在他的肩上,委屈地抽抽搭搭。

    就着抱她的姿势在沙发里坐下,他将她的小脑袋从颈窝里捞出来,心疼地看着她哭得梨花带雨的小脸。

    “怎么又哭了,嗯?”

    他用双手捧住她的脸颊,拇指轻轻揩掉她的泪水,极尽温柔地问。

    魏可轻轻摇头,瘪着嘴一副好不委屈的模样。

    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想哭,明明应该开心的,可偏偏眼泪就是忍不住。

    严楚斐真是没辙了。

    眸光一闪,他坏坏一笑,凑近她的耳朵轻轻咬了一口,暧昧低语:“你肯定是水做的,老公爱你的时候你的水也好多……”

    “你——”

    魏可心里那点伤感顿时烟消云散,小脸绯红一片。

    她羞恼瞪他,流氓!!

    严太太不伤心了,严先生就笑了。

    他微微嘟嘴去吻她脸上的泪痕,边吻边哄,“好了好了,不哭了,瞧你,眼睛都哭肿了。”

    他一哄她她就想撒娇。

    她也不知道自己今天怎么了,就想做一回傲娇的小公举!

    她喜欢这种被他哄着的感觉,仿佛她是他的宝,捧在手里怕飞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将小脸埋在他的颈窝里,像小狗一般轻轻地拱。

    拱啊拱……

    脖子里被严太太拱得痒酥酥的,严楚斐啼笑皆非。

    虽然有些难受,但鉴于她难得如此乖巧可爱,他咬牙忍了,让她拱。

    “你怎么知道我在小隔间里?”

    拱了一会儿,她在他脖子里瓮声瓮气地小声问道。

    刚才他起身就径直朝她走来,很显然是早就知道她躲在里面偷听的。

    “呼吸。”他说。

    魏可抬头,像是没听清一般茫然地看着他,“……什么?”

    严楚斐轻轻一笑,一边温柔地将她散落在脸颊的发丝夹在耳后,一边不紧不慢地说道:“当你爱一个人爱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你会对她的一切都特别敏感,比如她的背影,比如她的脚步,比如她的声音,比如她的呼吸。都说相爱的人心有灵犀一点通,我们这么相爱,肯定有心灵感应,所以我一来就感觉到你的存在了。”

    他在部队经过特殊训练的,耳力非常好,当时咖啡屋里除了他们没有别人,所以在那么安静的环境下,他听见了严太太的呼吸声。

    可能她很紧张,呼吸比较重,很容易就听见了。

    还有就是他心里隐隐有点预感……

    他本来和严太太约好了一起吃午饭,可她却早早就溜走了,害得他满公司到处找她。

    打她电话,发现她居然关机,由此他知道她是在躲他。

    他气得要死,差点想把手机摔了,可千钧一发间想起手机是严太太送的,摔不得!

    于是又硬生生的把摔手机泄愤的念头给压了下去。

    然后他想,如果他不早点把这件事搞定,严太太随时都有可能离开自己,未免夜长梦多,他当即就给莫念娇打了电话,要求见面。

    再然后就是咖啡屋里发生的一切。

    感觉到严太太也在咖啡屋里时他挺惊讶的,但他没有表现出来,而是趁机把心里的话统统说了出来。

    听他说是听出了她的呼吸声,魏可一脸惊奇,“真的假的啊?”

    “老公什么时候骗过你?”他曲起食指亲昵地在她鼻尖上刮了一下。

    她撇嘴嫌弃,“你骗我的时候可多了。”

    严楚斐嘴角抽搐,佯怒地瞥着毫无情趣的严太太,“还能不能愉快的聊天了?!”

    她嘴一张,龇牙裂齿的作势要咬他的手指。

    他连忙收回。

    魏可顺势抬腿一跨,由横坐变成了跨坐,与他面对面。

    “所以你那些好听的话是故意说给我听的么?”她的双臂像蔓藤一般绕在他的脖子上,一瞬不瞬地盯着他的眼睛,问。

    “嗯!”他如实点头,大方承认。

    “……”魏可微微蹙眉。

    负面情绪作祟,她忍不住又开始胡思乱想,想他既然知道她也在,那么那些好听的话他是不是骗她啊……

    “我若不把我的心里话明明白白的说出来,你指不定又得怎么误会我了!”他像是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一般,有些没好气地淡淡哼道。

    “我……”她轻咬唇角,无法反驳。

    严楚斐脸色一沉,修长的手指捏住她的下巴,将她的小脸抬起来,目光锐利地盯着她的眼睛,特别严肃地发誓道:“魏可你给我听好了,我对莫念娇说的那些话,每一个字都是真的,若有半分虚假,叫我被天打五雷轰!”

    魏可觉得自己很矛盾。

    一会儿对他深信不疑,一会儿又开始摇摆不定……

    她就像个缺乏安全感的孩子,需要他一直哄一直保证,她才会有那么一点点自信。

    他发毒誓的样子那么认真,让她真是不忍心再猜疑。

    可是这里顾虑刚消,那里忧愁又起。

    她看着他,目光有些复杂。

    “你觉得我狠心?”严楚斐迎上严太太的目光,一眼看穿她心中所想。

    魏可沉默了几秒,小心翼翼地瞅着他,不答反问,“如果有一天你不要我了,你会不会也这样对我啊?”

    他对莫念娇是真的狠,干脆果断没有给莫念娇一丝一毫的幻想机会,虽然这样让人大快人心,可撇开莫念娇不说,她对他如此冷酷的一面还真真是有些畏惧……

    严楚脸色一沉,恼怒地瞪了严太太一眼。

    “我不可能不要你!你是我的命,我又不是活腻了,我会不要自己的命吗?”他没好气地说道,完了哀怨地补上一句,“只有你才会不要我。”

    呃……

    魏可无言以对。

    在这段感情里,他的确比她坚定许多,倒是她,动不动就想打退堂鼓……

    严楚斐重重叹了口气,推心置腹地说:“可可,老公不想骗你,如果你对这件事不是如此抵触的话,我对莫念娇和那个孩子的态度可能不会这么坚决……先听我说完!”

    他话到一半,魏可脸色微变,他连忙捏捏她的小手,示意她稍安勿躁。

    魏可轻咬着嘴角,听他继续说。

    “我承认我很大男子主义,这个跟了我三十几年的破德行你得容我慢慢改。我不是想推卸责任,但生在严家我也挺无奈,在我爸和四叔他们耳濡目染的熏陶下你指望我像何柏琛那样温柔体贴真的有点强人所难你不觉得吗?”他自嘲一笑,笑容略显苦涩。

    “可能在严家男人的骨子深处,觉得家外有家也并不是什么不能接受的事,所以如果不是你反应如此激烈,我可能就会默许那个孩子进严家……当然!

    “这并不代表我对莫念娇还有旧情,也并不代表我会跟她有什么乱七八糟的牵扯。

    “我爱的是你,身和心自然就会忠于你!而让孩子进严家,不过是尽一点点责任。”

    他一句一句地说着,她默默听着。

    他微微低头与她额头相抵,笑得无奈,“可我的小祖宗你眼里容不得一粒沙子,我不如此决绝的对他们又能怎么办呢?”

    魏可脸色一变,“你这是在怪我吗?”

    好好的气氛顿时有了微妙的变化。

    严楚斐啼笑皆非又爱恨不能。

    气不过地在她脸颊上用力揪了一把,在她疼得龇牙裂齿想要反击时,他半是幽怨半是无奈地轻斥,“你能不扭曲我的意思吗?”

    他手劲儿大,揪得她疼死了。

    她双眼一红,一副下一秒就要哭给他看的架势。

    他慌忙去吻她的眼睛。

    “可可,老公想跟你表达的意思是——”他连忙解释,在微微停顿之后,字字铿锵地对她说道:“老公爱你!老公离不开你!!所以只要是会让你伤心难过的人或事,老公绝不沾惹!”

    他说爱她……

    他说离不开她……

    魏可又想哭了。

    他的薄唇贴着她微凉的唇瓣,在她唇间深情地说:“宝贝儿你只要记住一句话,你!在老公心里是最、最、最重要的!”

    他一连说了三个“最”,恍惚一听倒像结巴了,让魏可感动又好笑。

    他说她是最重要的,有他这句话,她知足了。

    从昨天到现在,她的心里特别迷茫无助,还好他一直在给她力量,她才不至于狼狈逃离……

    严楚斐轻叹一声,深深看着严太太的眼睛,无奈懊悔,“这个孩子到底是怎么来的我真的不知道,反正在我的印象中是不可能有的,不过现在事已至此我也不想再辩解什么了,我只想让他们快点走,别再来打扰我们的生活!”

    走?

    只怕是“请神容易送神难”啊现在!

    魏可轻咬着红唇,在心里默默腹诽,愁眉苦脸忧心忡忡。

    “可可,我知道这件事对你很不公平,但我真的不是故意要让你这么伤心,你就原谅我这一次好吗?”他在她唇上轻啄,一下又一下,半哄半求。

    她垂着眼睑不看他,也不说话。

    其实这并不是原不原谅的问题……

    莫念娇的突然回归,还莫名其妙带回来他的孩子,她震惊恐慌,但并非觉得这件事他有多大的过错。

    毕竟如他所说,他与莫念娇之间,是在她之前!

    那时候的她又不是他的谁,自然管不了他跟哪个女人在一起,所以她还没有不可理喻到去讨伐他的过去。

    她是怕……

    因为安安的存在,让她对未来失去了信心,虽然他才几岁,可于她而言却是个不定时炸弹……

    “我知道是我的错,是我太不小心了,但这是在你之前发生的事,我没想到我会爱上你啊!”他又叹了一口气,心里多少也觉得有点委屈。

    “其实这些道理我都懂……”魏可泛起一抹苦笑,忧伤低喃。

    嗯,她不是在怪他,而是自己心里过不去。

    “那你还忍心不要我啊?”严楚斐目光幽怨地看着她,愤愤叫道。

    魏可抬眸,笑得悲凉又苦涩,“可是严楚斐,一个孩子比十个前任还可怕,你知道吗?”

    严楚斐心脏狠狠一抽。

    暗暗咬了咬牙,他像是保证一般对她摇头,“不会!!你放心,只要有老公在,任何人都休想让你不痛快!”

    “可有些人即便她什么都不做,只要往我面前一站就已经让我不痛快了啊……”她又垂下眼睑,盯着自己绞在一起的双手,几不可闻地叹息道。

    “宝贝儿你再忍两天,我让她们离开帝都,永远都不许再回来!”他抬起她的脸,让她看着他的眼。

    他的目光真诚而坚定,表示他一定说到做到。

    魏可无话可说了。

    他已为她做到如此地步,她还有什么好不满意的呢?

    嗯,那就看他接下来的表现吧。

    既然已是夫妻,既然已经相爱,那不管前方有什么阻碍,他们都应该共同面对不是吗?

    他都如此坚定,她又有什么理由退缩呢对不对?

    再说了,她若退缩了,岂不是便宜莫念娇那朵白莲花了么?

    不蒸馒头还争口气呐!她凭什么要白白把心爱的男人让给一个自己讨厌的女人?

    不!不让!

    她魏可不应该那么懦弱!

    只要严楚斐爱她一天,她就应该捍卫自己的爱情一天!

    嗯,她要为爱勇敢,坚决不做不战而败的懦夫!

    看着眼前的男人,魏可的脑子里回想着他说过的每一句话,信心开始一点一点地回来。

    抬起小手轻抚他的脸,她微微嘟起红唇在他唇上触了一下,表示自己想通了,不跟他离了。

    严楚斐立马扣住严太太的后脑,张嘴衔住她欲后退的唇,重重地(口允)……

    “唔……”

    她娇咛一声,整个人软软地伏在他的胸膛上。

    严太太肯主动,便表示已雨过天晴……至少暂时没事了。

    所以这叫提心吊胆了一整天的严楚斐如何不欣喜?

    见危机暂时解除,他激动不已,将严太太扣在怀里狠狠地吻……

    吻着吻着,他就开始不老实了。

    他美美地想,自己今天表现这么好,严太太应该犒赏他不是么……

    那就先在沙发上来一发吧!

    魏可倒是想犒赏严先生来着,可是……

    身体不允许啊!

    所以当他的手想要钻进她的裤腰里时,她慌忙把他的手腕紧紧抓住。

    “嗯?”他从她的脖颈里抬起头来,不解地看着她。

    眼底已经泛起猩红,声音也变得沙哑粗噶,明显已是情动得不行了。

    魏可娇喘吁吁,红着脸咬着唇,羞涩又抱歉地对严楚斐轻轻摇头。

    摇头?

    不肯?

    “怎么了啊?”严楚斐急了,抱着她蹭。

    魏可讪笑了下,小声呐呐,“这两天不太舒服……”

    “哪里不舒服?怎么不舒服的?要不要看医生?”严楚斐一听,立马担忧急问。

    “肚子有点怪怪的,可能是大姨妈要来了吧……”她随便找了个借口,搪塞道。

    昨天和今天他的表现都很好,但这并不代表他以后也能表现得这么好,所以他还有待考察,她并没有完全信任他。

    毕竟现在横档在他们面前的是一个活生生的孩子,这种后患无穷的难题,不是他一两天的坚定就可以让她放心的。

    所以她反复思考了下,决定在完全信任他之前,还是不把怀孕的事告诉他了。

    嗯,先瞒一段时间再说吧。

    她说肚子不舒服……

    严楚斐一脸黑线。

    目光哀怨地看了严太太半晌,他愤愤地摁着她磨了两下,“那就是今天不行了咯?”

    “过两天吧。”她抱着他的头在他额头上亲了亲,讨好地说。

    “可我现在难受!!”他又磨了她两下。

    魏可往后微微一退,小手探下去……

    她握着他,动,“这样总行了吧?”

    严楚斐龇着牙深吸口气,然后才傲娇地吐出两个字,“凑合。”

    好吧,严太太身体抱恙,那就用她的小手凑合一下吧……

    嗯,总比什么都没有好。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严楚斐给了莫念娇二十四小时,让她带着安安永远离开帝都。

    莫念娇当然不肯走。

    于是严楚斐二话不说就让人去了莫念娇的住所,打算强行将她们母子押去机场。

    可他派去的人却被罗婉月和严道东的手下给拦住了。

    莫念娇有罗婉月和严道东当靠山,严楚斐想要把她撵出帝都一时半会儿还真有点难度。

    而严谨尧已经不敢管这事儿了,因为他家小白兔生气了。

    嗯,性格温和的小白兔生气了,后果忒严重!她带着儿子严萧楠偷偷去了C市投奔女儿云裳,还扬言再也不回帝都了……

    所以总统大人得哄老婆去,没空管侄子家的破事儿!

    四叔不掺和了,严楚斐稍微放心了点,他想着先跟父母亲好好沟通一下,若还是谈不好……那就断绝关系吧!

    七仔已经被他们害得惨不忍睹,现在又想来破坏他的幸福?所以像他们这种自私得想要把儿女幸福家庭拆散的父母,要来做什么呢?不要也罢!!

    然而,令严楚斐没想到的是,在他派人去找了莫念娇的第二天,一对中年男女找上了魏可……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