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霸道土匪爱上我》第059章:告诉她,你爱我吗?
    莫念娇恨得咬牙切齿,百思不得其解。

    费尽心机换来的却是如此下场,她接受不了。

    “楚斐,为什么呀?你以前不是这样子的……”莫念娇抽抽搭搭,哭得越发悲伤无助。

    看着眼前梨花带雨的容颜,严楚斐对自己曾经的品味有种无话可说的感觉。

    他不懂以前的自己怎么会喜欢像莫念娇这种柔弱的女人。

    的确!温柔听话的女人能大大的满足男人的虚荣心,感觉自己被需要,很有成就感。

    嗯,他也一直很享受这种成就感。

    直到……

    直到他爱上了严太太,从此他的喜好便有了天翻地覆的改变。

    在与严太太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的磨合期里,他渐渐发现自己口味变重了,他开始喜欢上严太太的泼辣,喜欢跟她那种旗鼓相当的较量,不管是牀上的还是牀下的。

    他超爱她那股不服输的韧劲,就觉得跟她吵架都别有一番情趣。

    跟严太太在一起的生活格外精彩,让他对未来充满了期待,这是别的女人从来没有给过他的感觉,包括莫念娇。

    以前觉得莫念娇温柔可爱,做太太一定很省心,但现在他发现,他要那么省心干吗?

    省心就等于无趣,无趣的人生早晚有一天会厌烦。

    所以他很庆幸,庆幸自己遇上了严太太,让他的人生变得多姿多彩。

    这可能就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吧……

    如果没有和魏可在一起,他可能依然对温柔娴淑的女人“情有独钟”,如果没有爱上魏可,他可能最终还是会娶一个以他为天的女人……

    想想都觉得后怕!

    差一点,差一点他的下半辈子就毁在自己的“自以为”上了。

    冷眼看着莫念娇哭得凄惨,严楚斐却不为所动,冷笑摇头,“莫念娇,你又错了!”

    莫念娇的哭泣戛然而止,泪眼朦胧地看着眼前从头到尾都冷酷无情的男人。

    “我一直都是这样,从未变过,是你根本就不了解我!”严楚斐不咸不淡地说道,唇角隐隐泛着讥笑。

    别说她,曾经连他自己都不了解自己。

    莫念娇不肯接受现实一般死命摇头,摇得眼泪四处飞溅,“不!我了解你!你重情重义,你最看重亲情——”

    “重亲情?”严楚斐姿态慵懒地靠在椅背上,翘着二郎腿,噙着冷笑淡淡哼问:“从哪儿看出来的?”

    她觉得他看重亲情所以企图用一个私生子来拴住他?

    她可真是够异想天开的!

    严楚斐在心里轻蔑嗤笑。

    “当初你的家人不同意我们在一起,你为了不让他们生气执意跟我分手……”莫念娇泪流成河,颤声哽咽。

    听着莫念娇的话,严楚斐先是皱了皱眉,然后像是忍俊不禁一般笑了起来。

    他一边笑,一边摇头。

    莫念娇被他笑得不知所措,“你……笑什么啊楚斐……”

    “莫念娇,你年纪也不小了,怎么还这么天真?”严楚斐听似慵懒语调,透着浓浓的讥讽。

    莫念娇的脸,毫无血色,如同白纸。

    她怔怔地看着他,无言以对。

    这会儿的莫念娇很可怜,像个被人遗弃的宠物,站在狂风暴雨中瑟瑟发抖。

    可严楚斐没有丝毫心软,甚至更加残酷无情地冷冷说道:“还不懂吗?会跟你分手不是因为我迫于家庭压力,而是我根本不爱你!”

    根本不爱你……

    莫念娇像傻了一般,脑子里不停地回荡着他最后五个字,字字诛心。

    然后她听见他更残忍地说道——

    “如果现在我的家人不同意我跟可可在一起,你觉得我会不会跟她分手?”

    “……”

    看着严楚斐唇角泛起的冷笑,莫念娇觉得自己的心在滴血,痛得她冷汗淋漓。

    他不会!

    她知道,他不会!

    她从他的表情得出一个讯息——就算与全世界为敌,他也不会跟魏可分手!

    果然——

    “我严楚斐认定的女人,天皇老子都别想分开我们!!”严楚斐一字一句说得铿锵有力,字字坚定霸气十足,“所以莫念娇,别不自量力了,你拆散不了我跟可可的。”

    莫念娇已经把自己的手心都抠烂了。

    心里妒恨交加,对魏可愈发恨之入骨。

    “楚斐,你误会我了,我不是想要拆散你们,我知道我身份卑微配不上你,我一直都知道的……”莫念娇满心绝望,只能尽可能地装可怜,装柔弱。

    她不能输,也输不起,为了能跟他在一起,她做了那么多不该做的事……

    如果她现在认输的话,怎么对得起这几年的艰辛苦痛?

    “那你回来做什么?”严楚斐睥睨着莫念娇,冷笑。

    “因为安安的病越来越严重,我回来是想求你救救他啊!”莫念娇哭得双目红肿,苦苦哀求。

    “我不是医生,更不是上帝,我能救他什么?”严楚斐无动于衷,用下巴点了点她面前的支票,说:“如果你觉得这些钱不够,我可以再加,你开个数!”

    他冷酷的态度很清楚地告诉她,除了钱,他什么也不会给她!

    “当然,别过分!”末了,他又淡淡补了一句。

    他的钱不是天上掉下来的,他的钱是严太太的,所以就算莫念娇开了数,他也得跟严太太商量了才行。

    也就是说,如果超出了他可以做主的范围,他得请示严太太,严太太同意给,他才给!

    莫念娇一听这话,心都凉了。

    眼前这张支票虽然数目不小,但跟“严太太”这个宝座自然是没得比的。

    只要成了严太太,就可以要人有人要钱有钱,傻子才会就这样轻易放弃。

    “我不要你的钱!!”莫念娇目光坚定地看着严楚斐,一副特别有骨气的样子。

    严楚斐,“那你想要什么?”

    你!

    莫念娇在心里很大声地说道,然而嘴里却只能哀伤哽咽,“安安的病很严重,医生说他活不过十岁……”

    严楚斐脑子里浮现出刚才那个与自己长得极为相似的孩子,心道难怪那孩子的脸色总透着一种不正常的苍白,原来有可能命不久矣……

    “所以呢?”他的表情依旧很冷淡,看不到丝毫的情绪波动。

    “所以我想求你在他有限的日子里,给他一点点父爱——”

    “不可能!”严楚斐毫不犹豫地一口拒绝。

    “为什么啊?”莫念娇不可置信地瞠大双眼看着狠心绝情的男人,终于是忍不住了,怨愤又委屈地失声叫道。

    严楚斐脸色阴沉,一字一句掷地有声,“我最后说一次!这个孩子我不会承认,永远不会!!”

    “可他就是你的孩子啊!”莫念娇压抑地悲愤哭喊。

    迎着莫念娇饱含谴责的目光,严楚斐一脸坦荡地冷冷说道:“莫念娇你听清楚了,我的孩子只能是魏可来生!换言之,也只有从她肚子里出来的孩子,才是我严楚斐的孩子!!”

    莫念娇僵住,心如刀割。

    哑了半晌,她抽泣着苦苦哀求,“楚斐,你怎么能这么狠心呢?安安还那么小,你就当可怜可怜他不行吗?”

    “我若可怜他,不就等于是拿刀子戳可可的心吗?我那么爱她,又怎能伤她?你觉得我有那么傻?”严楚斐冷笑。

    “除了她,你就真的什么都不在乎了吗?”

    “不!”严楚斐摇头,然而莫念娇还来不及欣喜,就被他后面的话刺激得更是满心绝望,“我还在乎很多东西,比如金钱,比如权势,比如亲朋好友,但这些统统都不及她来得重要!”

    莫念娇想喝魏可的血,想吃她的肉,想把她大卸八块,想让她死无全尸……

    “呵呵……”莫念娇怒极反笑,改变策略,“可是你们才在一起多久啊,半年不到吧?你觉得你真的有你想象中那么爱她吗?”

    “爱情与时间的长短无关,有些人只一眼便爱上了,而有些人在一起生活了一辈子也未必能相爱。我爱她的程度,你永远都无法想象!”

    嗯,连他自己都说不出一个准确度来,别人又怎么想象得到?

    莫念娇狠狠抹掉脸上的泪痕,不怀好意地冷笑道:“可是楚斐,就算你爱她又怎样呢?她爱你吗?”

    “她当然爱我!”严楚斐答得笃定。

    “可据我所知,她一直暗恋着一个已婚男人——”

    “你说的是何柏琛吧?”严楚斐闻言,轻勾唇角,冷冷一笑,“我知道!”

    他知道?

    莫念娇眼底划过一丝惊讶。

    本以为可以利用这件事挑拨他和魏可之间的感情,可现在他居然知道了……

    莫念娇后悔,后悔自己回来晚了。

    如果她能早一点回来,他肯定就不会被魏可抢走了……

    “她心里藏着别的男人,你不在乎吗?”莫念娇不可置信地看着严楚斐,惊讶至极。

    他的个性有多霸道她太清楚不过,既然那么爱魏可,他怎么可能不吃醋?

    “可可对何柏琛只是崇拜,对我才是爱!”严楚斐举止优雅地弹了弹膝盖上的灰尘,垂着眼睑信心满满地说道。

    严楚斐那副骄傲满足的表情深深刺激了莫念娇。

    她狠狠咬了咬牙,轻蔑冷讥,“呵,楚斐,你真这么觉得?”

    严楚斐笑了。

    看着莫念娇因为妒恨而微微扭曲的容颜,严楚斐笑着对其摇头,慵懒轻吐,“莫念娇,你不用挑拨离间,没用!”

    到底是莫念娇以前掩藏得太好,还是那时的他眼瞎心盲?竟然没有发现原来她的心机是如此的深沉。

    啊……

    应该是那个时候他根本就没有花太多心思在她身上吧,只要她温柔听话就够了,便没有兴趣去发现她的其他面貌。

    所以喜欢和爱真的是有区别的。

    哪像现在他对严太太,兴趣浓厚,想要了解她的每一面,简直恨不得把她里里外外都剥开来看。

    他叫她别再挑拨离间……

    挑拨离间……

    莫念娇愤恨绝望又心惊胆颤。

    突然,严楚斐站起来,冷睨着说不出话的莫念娇,字字铿锵——

    “既然我认定了她,那我这辈子都是她的!就算她不爱我,就算她心里有别人,我也照样非她不可!”

    说完,他朝着几米之遥的小隔间走去。

    然后在莫念娇震惊又妒恨的目光中,他一手撩开帘子,将躲在里面偷听的人儿一把抓了出来……

    魏可被突如其来的一只手臂拽得直接扑进一个温暖结实的怀抱里。

    熟悉的男性气息扑鼻而来,她一直极力隐忍的眼泪,刷地滚落出来。

    然后泪水便像是山洪爆发,一发不可收拾。

    “哭什么?”严楚斐垂眸看着泪如雨下的小女人,一手搂着她的腰,一手轻抚她的背,心疼又无奈地轻斥一声。

    魏可很感动,但又很难过。

    感动严先生对爱情的忠贞和坚定,难过他们之间情路坎坷。

    “老公都说只爱你了,还哭?”严楚斐旁若无人地低头轻吻魏可的眼睛,将她脸上的泪水一一吻去,动作小心翼翼又温柔深情。

    魏可哭得更凶了。

    她将脸整个埋在他的怀里,感觉自己快要哭出声了,连忙嘴一张,咬住他胸膛上的肌肉。

    严楚斐一震,拧眉,哭笑不得。

    他肌肉结实,所以她咬住的只是皮,那感觉……

    又疼又那啥的,怎一个酸爽了得!

    大手扣住她的后脑,手指穿进她的发丝,像按摩一般轻轻一下一下抓着,无声地安抚着她失控的情绪。

    “好了,不哭了。”他低头亲吻她的额头,极尽温柔地哄着,帅气俊朗的脸上布满宠溺。

    魏可觉得此刻的自己特别矫情,可是怎么办呢?她就想狠狠矫情一把。

    女人为什么矫情?因为有人宠!

    嗯,她有人疼有人宠,所以她有资格矫情!

    紧紧抱住他的腰,她整个人纳入他的怀中,哭得双肩耸动。

    一个小时前,莫念娇炫耀般把手机拿给她看,“楚斐”二字狠狠刺痛了她眼,更让她心慌意乱。

    当时她脑子里不停地问着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他为什么要打电话给莫念娇?

    他不是信誓旦旦地说只爱她的吗?他不是说跟莫念娇已经是过去式了吗?那为什么又要背着她找莫念娇呢?

    她强装的冷静被莫念娇识破,莫念娇向她挑衅,问她敢不敢一起去……

    于是她就躲在这个小隔间里,偷听他们的谈话。

    她由恐慌忐忑,到感动落泪,心里那些质疑和犹豫,随着他每一个坚定的字眼而消失殆尽。

    他对莫念娇所说的每一个字,都是那么的坚定霸气,那么的悦耳动听,那么的……触动她的心!

    有夫如此,夫复何求!

    见严太太哭得不能自制,严楚斐心疼又无奈,也顾不得这是公共场所,薄唇贴在严太太的耳朵上心肝宝贝儿地哄。

    哄到后面,魏可眼泪终于是停了,可脸却红了。

    因为严先生在她耳边说了些掉节操的话。

    这边浓情蜜意,那边妒恨似海……

    莫念娇的眼底泛着怨毒的寒光,死死盯着秀恩爱的严楚斐和魏可,看在眼里,恨在心里,妒忌得快发狂。

    将严太太脸上的泪水一一吻掉之后,严楚斐牵着她的小手,回到莫念娇的面前。

    “告诉她,你爱我吗?”

    严楚斐轻轻捏着魏可的下巴,抬起她的小脸深深看着她眼睛。

    魏可与严先生深情对视,使劲儿点头。

    “说出来!”

    “严楚斐我爱你!”

    他话音刚落,她就毫不犹豫地大声说道。

    一字一句,如珠落玉盘,煞是好听。

    严楚斐满意,噙着笑低头就在严太太的唇上用力一啄,“乖!老公也爱你,很爱!”

    莫念娇看着眼前的一幕,一双手掌已是黏糊不已……

    亲完严太太,严楚斐这才转头看向莫念娇,本是深情款款的目光落在莫念娇的脸上时,却已是变得冰冷无情。

    “莫念娇,拿上钱,走吧!”

    严楚斐干脆果断,毫不拖泥带水,冷冷说完之后就拥着魏可决然离去。

    连一个多余的眼神都不愿给她。

    莫念娇像是突然被定住了一般,僵在原处,红着双眼死死看着严楚斐和魏可的背影,死死看着……

    此时她手上若是有枪,她一定会把枪里所有子弹射在魏可的身上。

    一定会!!

    莫念娇万万没想到,自己深爱多年的男人竟会对自己绝情到如斯地步。

    她本来是想从严楚斐身上入手的,可他这种态度,肯定是行不通了。

    怨毒的目光直直射在魏可的背上,莫念娇想,看来她只能转移目标了……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回家的路上,严楚斐一只手开车。

    因为另一只手,一直被严太太牵着。

    她要牵着他,非要牵着他,仿佛只有与他手牵着手,她的心才会踏实一般。

    当遇到要换挡的时候,他想松开她的手,可她却不肯。

    “别闹,老公开车呢。”他抬起彼此相牵的手碰了碰她的脸颊,无奈轻斥。

    她眨巴着大眼睛一瞬不瞬地看着他,微微嘟着嘴对他摇头。

    不放不放就不放!

    严楚斐的心都快融化了。

    真想立马停车把撒娇的严太太拽进怀里狠狠吻死。

    实在拒绝不了她楚楚可怜的小眼神儿,他只能不换挡,把车如蜗牛一般慢慢前行。

    于是他们就那样牵着手,一直牵到了家。

    车子停入车库,严楚斐下车,魏可却赖在车里不动。

    “我难受,你抱我。”

    当他朝她投去不解的目光时,她向他伸出双手。

    难得严太太有如此可爱的一面,严楚斐自然是巴不得的。

    二话不说走到副驾驶的车门边,他拉开车门,将她从车里抱出来。

    他高大又有力量,标准的公主抱对他来说不费吹灰之力,轻松自如地朝着屋内走去。

    魏可抱着严先生的脖子,目光痴迷地看着他完美到无懈可击的侧脸,看着看着,又红了眼眶……

    ——“既然我认定了她,那我这辈子都是她的!就算她不爱我,就算她心里有别人,我也照样非她不可!”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