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霸道土匪爱上我》第058章:不是她拆散我们的 +4000
    莫念娇噙着得意的笑,手一转,将手机频幕面对着魏可。【全文字www.yuehuatai.com

    果然,频幕上显示着两个字——

    楚斐!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环境优雅的咖啡屋。

    浓郁的咖啡香气,伴随着悠扬的轻音乐,在空气中缓缓流淌萦绕。

    当严楚斐踏入咖啡屋的那刻,等待已久的莫念娇立马牵着儿子安安起身迎接。

    “楚斐。”

    近乎痴迷地看着严楚斐高大伟岸的身影越来越近,莫念娇毫不掩饰自己眼底那对他的狂热和执念,微微勾起嘴角,露出他最喜欢的那种温柔腼腆的微笑。

    嗯,他曾说过,他喜欢温柔听话的女人,所以跟他在一起时,他叫她往东,她绝不往西。

    因此莫念娇一直觉得,自己是最适合严楚斐的那个人。

    像他这样有权有势又霸道蛮横的男人,就应该娶个温柔娴淑的太太,而不是像魏可那种强悍的女人。

    所以,她比魏可更适合他!

    而且,她比魏可更爱他!

    “安安,爸爸来了,快叫爸爸。”

    随着彼此的距离拉近,莫念娇连忙把安安往前推了推,激动又欣喜地催促道。

    安安眨巴着双眼畏怯又渴望地望着严楚斐,有些害羞地小声喊道:“爸爸。”

    严楚斐面无表情,垂眸仅仅只是看了安安一眼,然后便把目光转向了莫念娇,对安安示好的轻唤没有丝毫回应。

    安安见状,小脸一黯,满是失落和委屈。

    即便只是一个几岁的孩子,但大人的脸色还是看得懂的。

    嗯,安安看得懂,爸爸不喜欢他。

    “把孩子带走!”严楚斐目光淡漠地看着莫念娇,冷冷命令道。

    莫念娇闻言,双眼一红,一脸难过地望着严楚斐,楚楚可怜地哀求,“楚斐啊,安安他想你,天天念叨着想见爸爸呢,这好不容易见到你,你能不能别撵他走啊,求你了……”

    严楚斐不置可否,只是看着莫念娇的眼神明显更冷了几分。

    他一会儿要说的话不适合孩子听,孩子的确是无辜的,所以他不想给孩子造成什么不好的心理阴影。

    一见严楚斐冷了脸,莫念娇吓得连连点头,“好好好,你别生气,我马上让人把他带走,马上带走。”

    莫念娇一边急急说着,一边忙不迭地拿出手机给保姆打电话。

    很快,一个中年妇女走进咖啡屋来,把安安抱走了。

    孩子一离开,莫念娇就噙着甜甜的笑靥去挽严楚斐的手臂。

    “楚斐,你坐——”

    严楚斐抬手一挡,将莫念娇伸来的手隔开,不让她触碰自己。

    态度生硬又冷酷。

    莫念娇僵在原地,脸色一片苍白,红着双眼泫然若滴。

    她目光哀怨地看着眼前冷漠无情的男人,心如刀绞,又爱又恨。

    严楚斐却对莫念娇投射过来的哀怨目光视若无睹,面无表情地走向莫念娇刚才所在的位置,在她对面的位子坐下。

    “我很忙,时间不多!”

    严楚斐掏出香烟,一边低头点烟,一边冷冷说道。

    莫念娇闻言,连忙收起委屈悲伤的情绪,咧开嘴角扬起招牌微笑,一边坐回去,一边满眼爱意地看着严楚斐,善解人意地说道:“没关系的,我可以等你呀,等你忙完了……”

    话音未落,突然看见严楚斐摸出一张支票扔到她的面前。

    莫念娇垂眸,愣愣地看着眼前的巨额支票,看着看着眼泪就掉了下来。

    “楚斐,你……你这是什么……什么意思啊?”莫念娇抬起梨花带雨的脸,目光凄怨地看着严楚斐,颤声哽咽。

    “马上走!以后都别回来了!”严楚斐的声音冷得没有一丝温度,表情亦然。

    “为什么?!”莫念娇脸白如纸,震惊得瞠大了双眼。

    严楚斐说:“因为你根本就不该回来!”

    听着他冷酷到近乎残忍的话语,莫念娇整个人颤抖起来,眼泪啪嗒啪嗒地往下掉,一副悲伤欲绝的模样。

    他说她不该回来……

    莫念娇泪如雨下,死命摇头,把支票推回到他的面前,带着哭腔坚定说道:“我不要你的钱!”

    严楚斐冷冷看着莫念娇。

    “楚斐,你不要我没关系,可是你不能连自己的孩子都不要啊——”莫念娇捂住嘴,低着头哭得泣不成声。

    “莫念娇!”严楚斐勃然冷喝,“我再说一次,这个孩子不是我的!!”

    “他是!”莫念娇猛地抬头来,哭着喊道。

    “怎么来的?”严楚斐脸如玄铁,没头没脑地冒出一句。

    “……”莫念娇的哭声戛然而止,知道他问的是什么,没敢说话。

    “嗯?这个孩子怎么来的?”严楚斐目光犀利,极具穿透力地射在莫念娇的脸上,咄咄逼问。

    莫念娇被逼得没办法,只能目光闪烁地低着头,小声呐呐,“我不是说了么,那晚你喝醉了……”

    “我毫无印象!”

    “因为你喝断片了呀……”

    严楚斐又开始冷冷看着莫念娇。

    莫念娇被他阴冷的目光看得头皮发麻,心里一阵阵的发虚,可她知道自己这会儿不能怂,只能咬紧牙根强装镇定。

    沉默几秒,严楚斐捻起支票又扔回莫念娇的面前,“拿上钱,二十四小时之内离开帝都!”

    “不,我不走!”莫念娇死命摇头,豁出去般违抗他的命令。

    严楚斐微微眯眸,眼底寒光四起。

    眼看严楚斐要动怒了,莫念娇没辙,只能继续装可怜,“楚斐,我爱你,你别撵我走好不好?安安他需要你,我也需要你,楚斐啊……”

    她哭着声声哀求,情急之下甚至伸手横过桌面想要去抓他的手。

    然而她的指尖还没挨到他,他就把手一收,再次拒绝她的触碰。

    “我已经结婚了,我爱我的妻子!莫念娇,我跟你之间已经是过去式了,聪明的话就拿了钱离开,不要逼我做得更绝!”严楚斐不紧不慢地说道,字字铿锵,掷地有声。

    “楚斐,你真的要对我这么狠心吗?你真的一点旧情都不念了吗?你怎么可以爱上魏可呢?是她拆散我们的啊,是她啊!”莫念娇崩溃地哭着喊着,一副好不凄惨的样子。

    “你错了!”

    莫念娇话音刚落,就听见严楚斐不咸不淡地吐出三个字。

    “……什么?”莫念娇懵了一下。

    错了?

    什么错了?

    莫念娇大惑不解。

    严楚斐说:“不是她拆散我们的!”

    莫念娇又是一愣。

    好半晌后,她回过神来,狠狠摇头表示自己不信他的话,“不!明明就是她——”

    “你真以为我会跟你走?”严楚斐冷冷一笑,淡淡讥诮。

    “……”莫念娇的心,狠狠一抽,呼吸窒住。

    其实当年就算没有魏可的“告密”,他也不会跟莫念娇私奔。

    那时候的他的确喜欢温柔听话的莫念娇,但还不至于喜欢到为她放弃一切的地步。

    而所谓私奔,不过是莫念娇的一厢情愿,她准备好了一切,然后把他骗到机场。

    正当他纠结着该如何跟她摊牌时,四叔派人来抓他了,他正中下怀。

    但为什么要把罪名推在魏可的头上呢?

    因为他自私,不想被人骂是负心汉,也不想被莫念娇怨恨以及纠缠,所以干脆置身事外。

    目光触及严楚斐脸色的轻蔑冷笑,莫念娇难堪又怨恨,她不傻,听得懂他想要表达的意思。

    “楚斐,你说过你爱我的!”莫念娇怨怒交加,泪如雨下。

    哪知严楚斐竟然摇头,“我没说过!”

    “你有!你真的都忘了吗?你说过你喜欢我的温柔,你喜欢我的——”

    “喜欢不是爱!”

    “……”

    莫念娇急切的声音被严楚斐不冷不热地抢断,简单明了的五个字,直接把莫念娇堵得说不出话来。

    指甲深深陷入掌心,莫念娇却觉得手心的疼比不上心里的十万分之一。

    嗯,她心痛,很痛很痛……

    “她有什么好?我哪点比不上她?!”莫念娇终于忍无可忍,流着泪愤恨的狠狠切齿。

    严楚斐想了想,唇角微微一勾,笑得三分无奈七分宠溺,“嗯,她不温柔,甚至还很凶,可我就是爱上了这样的她!我从来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遇上这样的一个人,我以为自己喜欢的是温柔贤惠的女人,可没想到碰到她就一直离不开了,到后来慢慢发现,她就是那个必须要出现在我生命里的人!”

    莫念娇听着严楚斐在说起魏可时的温柔语气,听得心口开裂……

    “可是安安怎么办?楚斐,他是你的孩子,你不能不管他啊!”

    莫念娇现在只能紧紧抓住孩子这颗救命稻草,孩子是她唯一的筹码,所以她只能靠孩子来挽回他了……

    严楚斐冷冷一笑,硬着心肠说道:“他不是有你吗?这五年没我你们不是一样过得很好吗?既然如此,那就让我们各自生活,互不打扰好了!”

    “可是我撑不下去了啊,楚斐,安安身体不好,我真的撑不下去了……”莫念娇泣不成声,越哭越来劲儿。

    身体不好?

    严楚斐微不可及地拧了下眉。

    “安安从出生就有很严重的血液病,这几年照顾他我已经心力交瘁,若不是实在撑不下去了,我也不会回来找你的呀……”

    此刻的莫念娇,看起来是那么的可怜无助,颤抖的声音满是绝望和恐慌。

    严楚斐没说话。

    “楚斐,虎毒不食子,你真的忍心看着自己的亲骨肉死掉吗?”莫念娇泪眼婆娑地紧盯着严楚斐的脸,满眼期待,期待能从他脸上看到动容的表情,哪怕只有一点点也是好的。

    然而并没有!

    “我为什么不忍心?在昨天之前我根本就不知道他的存在!”严楚斐不止不动容,语气甚至还更加冷漠无情。

    莫念娇蓦地一僵,无言以对。

    严楚斐字字犀利,咄咄逼人,“有这个孩子的时候你为什么不通知我?既然当初你是瞒着我生下的他,现在你又凭什么要求我对他负责?”

    “我……”莫念娇哑然,半晌才找到声音,“他身上流着你的血啊,你怎么忍心弃他于不顾呢?”

    她不敢说别的,只能一直强调他要对孩子负责。

    严楚斐看着莫念娇冷冷地笑,“我现在是魏可的丈夫,我只需对她负责!”

    他言简意赅,但每一个字都如同尖刀一般狠狠刺在莫念娇的心上,让她痛苦不堪,让她满心绝望。

    魏可到底给他灌了什么**汤?竟把他迷得神魂颠倒六亲不认!

    为什么他会如此死心塌地的爱着魏可?魏可那个贱女人到底有什么值得他这样迷恋的?

    莫念娇恨得咬牙切齿,百思不得其解。

    突然,严楚斐站起来,朝着几米之遥的小隔间走去,一手撩开帘子,将躲在里面偷听的人一把抓了出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