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霸道土匪爱上我》第057章:你撑不了多久的
    几分钟后,一个纤瘦的身影出现在魏可所在的餐桌旁。

    “表姐……”

    一道熟悉且令她作呕的声音,自她身边轻轻响起。

    魏可整个人狠狠一僵。

    捏着筷子的手,骤然收紧,紧得指关节严重泛白。

    莫念娇还是那副温柔腼腆的模样,双眼泛红,楚楚可怜地看着魏可,“我想跟你谈谈,可以吗?”

    “不可以!”魏可头也不抬地一口回绝,语气又冷又硬如三九寒冰。

    “姐……”

    啪!

    魏可倏然将手里的筷子往桌上一拍,发出一声大响。

    引得周围的客人朝他们投来好奇的目光。

    “能别叫这么恶心吗?!我跟你不熟!”魏可转眸,面无表情地睥睨着莫念娇,极冷极冷地说道。

    莫念娇脸上泛起一丝尴尬。

    魏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峻表情没有把莫念娇吓退,她想着机会难得,不能就这样打退堂鼓……

    “十分钟!我只要十分钟,我只是想跟你说几句话。”莫念娇紧紧盯着魏可,急切地说。

    “都说跟你不熟了,你觉得我们之间能有什么好说的?”魏可狠狠蹙眉,眼底尽是不耐,极尽厌恶地瞥着莫念娇。

    莫念娇暗暗着急。

    想了想,莫念娇强装镇定,故作轻蔑地说道:“魏可,你变了!”

    魏可面无表情,只是冷冷看着莫念娇。

    “以前的你可没这么懦弱!”莫念娇轻勾唇角,噙着一抹得意的笑,挑衅道。

    懦弱……

    魏可双眸一眯。

    “好!”她微微往后一倒,双臂环胸地靠在椅背上,高傲地微抬下巴,以一种施舍般的口吻淡淡说道:“就给你十分钟!”

    魏可知道这是莫念娇的激将法,但她无所谓,因为她突然很想听听她到底要说什么。

    莫念娇见自己成功了,心中暗喜,连忙在魏可的对面坐下。

    “魏可,你跟楚斐结婚是为了报复我跟我妈妈吗?”

    一坐下来,莫念娇就开门见山地问道。

    魏可微微蹙眉,看着莫念娇的眼神更加不屑了,语调慵懒地嗤笑道:“莫念娇,这么多年不见了,你怎么还是如此喜欢往自己脸上贴金呢?”

    “你敢说一点都没有?”莫念娇不急也不怒,咄咄紧逼。

    “你也配?!”魏可脸若寒冰,冷笑更甚。

    “那为什么帝都这么多男人你不选,非要挑他?”莫念娇听似平静的语气里掩藏着一丝愤然。

    “我乐意!你管得着吗?”魏可笑了,笑得格外嚣张,姿态高傲地睨了莫念娇一眼,霸气十足地说道。

    莫念娇脸色一白,被噎得哑口无言。

    藏在桌下的双手,一点一点地缓缓攥紧,指甲深深陷入掌心,莫念娇却一点都感觉不到疼。

    因为心中妒恨太过浓烈,将其他的感觉完全掩盖。

    “你那么骄傲不是吗?楚斐跟我交往过,你居然也要?”莫念娇努力掩饰着心底的怨恨和不甘,强装镇定地淡淡讥讽。

    魏可闻言,唇角的笑靥不由更加深刻了一分,举止优雅地将散落在脸颊边上的发丝拢向耳朵后面,同时不紧不慢地说道:“莫念娇,你这是在暗讽严楚斐是你穿过的‘破鞋’吗?”

    莫念娇不敢回答。

    严楚斐之于她,是那么的尊贵,当然不能用“破鞋”二字来形容。

    而且最重要的,如果严楚斐知道她用如此不堪的词语形容他,只怕他更是不会待见她了……

    魏可端起牛奶喝了一口,然后一边放下牛奶杯,一边看着莫念娇,“如果不是,那严楚斐现在爱我不爱你,我赢!”

    莫念娇脸白如纸。

    听着魏可嚣张得意地说严楚斐爱她……

    妒恨,如泛滥的洪水,在莫念娇的胸腔里疯狂涌动,几乎快要将她的理智吞噬……

    莫念娇恨魏可,恨不得杀了她!

    可为了把严楚斐抢回来,她现在只能忍……

    古人云:小不忍则乱大谋!

    嗯,为了幸福的未来,她得忍!

    魏可又说:“如果是,那五年过去了你还对他这个‘破鞋’念念不忘,你不觉得自己忒贱了吗?你同样赢不了!”

    莫念娇的脸,一阵青白交加,难看到极点。

    实在是难忍心中愤慨,莫念娇忍无可忍地冷冷讥笑道:“魏可,你真的觉得你赢了吗?”

    魏可沉默,唇角冷笑蔓延。

    “我跟他有安安,你呢?你跟他有什么?”莫念娇挑衅。

    魏可不气也不恼,噙着笑淡定反击,“我跟他有结婚证!”

    “……”莫念娇被噎得呼吸一窒。

    如果能选择,莫念娇宁愿不要孩子也要结婚证……

    有了结婚证,就是名正言顺的严太太,荣华富贵应有尽有,的确比她生的那个病秧子强了不止百倍。

    思及此,莫念娇更恨魏可了。

    因为魏可今天所得的一切,原本都是她的!

    嗯,是她的!!

    魏可五年前不止拆散了她和严楚斐,竟然还在五年后嫁给了严楚斐,把本是属于她的一切都夺走了,这叫她怎能不恨?

    她恨不得喝她的血吃她的肉,恨不得让她立刻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彻底消失!!

    五年前,她是严楚斐的女人,虽然严家的长辈们不同意他们交往,觉得她没身份没地位不配做严家的媳妇,可那时候严楚斐很爱她,对她很好,只要他们私奔成功,过不了多久严家就会妥协的。

    然而就在机场,就在他们即将登机的时候,他们的行踪暴露了,他们的私奔大计失败了。

    而向严家泄露他们踪迹的罪魁祸首,就是魏可。

    嗯,是魏可。

    那一天,正巧魏可去机场送何柏琛,无意中发现了在机场大厅的角落里低声交谈的严楚斐和莫念娇。

    那时候的魏可对莫念娇可谓是恨之入骨,自然是见不得她好的。

    于是她拿出手机拍了一张自拍照,照片的背景,自然是严楚斐和莫念娇……

    都是同一个圈子的人,魏可早前加入过一个名媛群,群里有严楚斐的妹妹严甯。

    当时也巧,百无聊赖的严甯正在群里聊天,她便趁机把自拍照放群里,故意问大家她今天画的妆好看吗……

    其实她根本就没化妆!

    严甯一眼便看见了自家老哥,二话不说立马就通报了四叔。

    严甯从一开始就不喜欢莫念娇,觉得她假,觉得她作,觉得她配不上自己哥哥。

    就这样,严楚斐和莫念娇的私奔,生生毁在了魏可的手上。

    魏可并不后悔,更谈不上什么内疚。

    因为她就是这种爱恨分明的性格,见不得自己的仇人逍遥快活。

    而且,她一直觉得拆得散的爱,都不是真爱!

    见莫念娇被自己呛得哑口无言,魏可心中大为畅快,“莫念娇,我真是快被你蠢哭了,你说你瞒着严楚斐给他生了一个私生子有什么好嘚瑟的?他认了吗?嗯?他承认你们母子了吗?”

    莫念娇脸色惨白,心如刀绞。

    昨天在严家的情形历历在目,严楚斐不止不肯承认她们母子,甚至连多看她一眼都没有。

    都说豪门公子薄情寡义,她一直以为严楚斐会是例外,可原来不管平日里多么重情重义的男人,一旦变了心都是同样的无情无义。

    不甘心三言两语就这样被魏可打败,莫念娇死死攥紧双手,在心底给自己默默打气。

    不能就这样认输,哪怕是垂死挣扎,她也要坚持到最后。

    “楚斐他是个重情重义的男人,安安是他的儿子,他不会对自己的亲骨肉不闻不问的!”莫念娇在哑了半晌之后,终于找到自己的声音,强装镇定地说道。

    “他不会?”严甯扑哧一声,挑着眉睥睨着莫念娇,冷笑道:“呵!莫念娇,你哪来的自信觉得他会对那个孩子负责?”

    “我了解他!”

    “你了解他?”魏可唇角的弧度更深了,眼底眉梢尽显讥讽。倏然,她脸色一沉,双眸危险地半眯起来,眼底寒光乍现,阴测测地吐字,“莫念娇你信不信,只要我跟他说我这辈子都不想再看到你,整个帝都便没有你们娘俩的容身之地!”

    莫念娇心脏狠狠一颤,泛起一丝慌张和畏怯。

    因为她深知,魏可说的都是事实。

    严楚斐昨天的表现已经非常清楚明白,今时今日在他的心里,只有魏可最重要。

    莫念娇不甘心。

    严太太这个宝座她垂涎已久,她不甘心就这样与其失之交臂。

    更让她不能接受的是,抢走这个宝座的人是魏可!

    “魏可,你怕了!”莫念娇突然淡淡冒出一句。

    不是疑问,而是肯定。

    “哦?”魏可挑眉,冷笑。

    “你怕我和安安把楚斐抢走,所以想让我们在帝都永远消失。”

    “莫念娇,你不用激将我,没用!”魏可唇角高高扬起,笑得极尽不屑,“你以为你心里在想什么我不知道吗?你以为我肯给你十分钟真是你的激将法凑效了吗?算我拜托你好吗,别把你那点小聪明拿出来丢人现眼了!”

    被拆穿了心中伎俩,莫念娇面露难堪。

    狠狠咬了咬牙,莫念娇垂死挣扎,有些气急败坏地冷冷说道:“魏可,就算你把我和安安赶走,也改变不了安安和楚斐是父子的事实!”

    “所以你觉得自己手上捏着一张王牌是吗?你觉得有了孩子你就稳操胜券了是吗?你觉得你赢定了是吗?”魏可唇角的笑靥染上一抹残忍,语调阴冷,字字如刀,“莫念娇,麻烦你认清事实,我才是严楚斐名正言顺的妻子,我若想给他生孩子那不过是分分钟的事,到时我的孩子将会是严楚斐的心头肉,而你的孩子,终其一生都只能是个见不得光的私生子。”

    莫念娇发现不管是五年前还是五年后,她都撕不过魏可。

    就算她拼死为严楚斐生了一个儿子,也还是输得一败涂地……

    莫念娇面如死灰,满目怨恨地看着魏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莫念娇我发现你真是越来越蠢了!”魏可鄙视着莫念娇,边笑边摇头,“你以为让我不痛快你就能得到好处了?我告诉你,你越是这样,我就越是不会离开严楚斐,我会跟他好好的过日子,我会让他爱我一辈子,我会让他眼里心里除了我再也装不下别的女人!”

    魏可目光炯炯,字字铿锵霸气十足。

    迎着莫念娇越发愤恨的目光,魏可唇角一勾,笑得极尽嚣张,“不信咱们可以试试!”

    突然,莫念娇笑了。

    “嗯,我相信你有这样的本事,可是魏可——”莫念交点头,然后在微微停顿之后,像是呵气一般缓缓轻吐,“你撑不了多久的!”

    莫念娇说得格外笃定。

    你撑不了多久的……撑不了多久的……撑不了……

    脑子里仿若有一台复读机,不停地重复着莫念娇最后一句话。

    像是有一双无形的手正狠狠扼住她的脖子,魏可觉得呼吸困难,突然就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将魏可脸上那细微的表情变化尽收眼底,莫念娇知道自己已成功戳到魏可的痛处,暗自得意。

    于是她再接再厉,“我不止了解楚斐,我更了解你,魏可,我跟楚斐有孩子这件事,你是永远都过不去的,就算你能暂时忍受,过不了多久你也会崩溃的!”

    嗯,莫念娇了解魏可。

    魏可性格强势,不止敢爱敢恨,一旦伤了心还会变的格外绝情。

    而且魏可很骄傲,她的眼里容不下一粒沙子,所以她又怎会容得下自己的丈夫有私生子?

    她容不下的!

    依照她和严楚斐的性格,再浓烈的爱,也会在猜忌和争吵中慢慢消失……

    “所以你今天是来向我下挑战书的?”

    魏可冷冷地笑,看着莫念娇的眼神如刀子般锋利无比。

    “不!”

    出乎魏可的意料,莫念娇竟然摇头。

    魏可挑眉讥诮,“那你是来干吗的?”

    “我想跟你和平共处。”莫念娇深深吸了口气,说。

    魏可一怔,狠狠蹙眉,以为自己听错,“你说什么?”

    “魏可,以前的事,我们都不要计较了好吗?你别再恨我和我妈妈,我也不怪你当年通风报信拆散了我和楚斐,我们握手言和,好吗?”

    “握手言和?”魏可失笑,仿若听见了本世纪最好笑的笑话一般。

    “嗯!”莫念娇重重点头。

    魏可冷笑,“然后呢?”

    果然……

    “孩子是无辜的,他需要父爱,你让安安认祖归宗,我保证不会跟你抢楚斐——”

    “打住!!”

    魏可抬手,态度强硬地阻断莫念娇,“第一,孩子的无辜是你造成的,我凭什么要为你的错误买单?第二,你的孩子需要父爱跟我没有一毛钱关系,我凭什么要把自己的丈夫拱手让你?第三,你的保证在我眼里连个屁都不如!第四,莫小姐你要我说多少遍啊?叫你别往自己脸上贴金好吗!跟我抢?呵呵!就凭你?!”

    “既然你觉得我没资格跟你抢,那你为什么怕让安安认祖归宗?”莫念娇抢白。

    魏可忍无可忍地翻了个白眼,摇头失笑,“莫小姐你这话说得可真好笑!如果现在我面前有坨屎,我总不能为了证明自己不怕它就把它吃掉吧!”

    屎……

    莫念娇的脸一阵青白交加,魏可这话分明是在骂她。

    “说到底你就是不敢让安安回严家,你怕楚斐会对他有感情。”莫念娇又急又怒,气急败坏地说道。

    “你若非要这么认为……”魏可不屑地撇了撇嘴,轻蔑嗤笑,“莫小姐你高兴就好。”

    莫念娇今天此行本是想让魏可难受失控,那样她就好趁机使点计谋离间她和严楚斐,可谈到现在,魏可不止没有丝毫悲伤,甚至还处处呛得她哑口无言,让她费尽心机竟然没讨到半分便宜。

    魏可面无表情地抬腕看表。

    莫念娇见状,知道自己时间不多了,连忙放低姿态,对魏可卑微乞求,“魏可,算我求你行不行?安安身体不好,他需要父爱——”

    “前几年怎么不需要?”魏可瞥了莫念娇一眼,冷笑讥讽。

    莫念娇沉默。

    半晌后,莫念娇红着眼,楚楚可怜地哽咽,“不管你信不信,我真的不是存心回来打扰你们的,如果不是安安的病越来越严重,我一辈子都不会回来……”

    骗鬼呢!!

    魏可翻了个白眼。

    “莫念娇,你我知根知底,你假惺惺装可怜的那一套就别在我面前表演了,OK?”魏可极尽鄙夷地瞅着泫然若滴的莫念娇,对她那做作的样子急欲作呕。

    被魏可用言语一再羞辱,莫念娇终究是有些沉不住气了。

    “魏可,你真要这么绝情吗?”莫念娇死死攥紧双手,一脸愤慨和怨恨。

    “没听过‘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这句话吗?莫念娇,你以为我还会在同一个地方以同一种姿势跌倒吗?”魏可冷笑蔓延,

    莫念娇又气又恨,死死盯着魏可,目光怨毒又阴狠,“魏可,我本来想跟你和平共处的,可你若非要这么不近人情……”

    “怎样?”魏可双臂环胸,慵懒地靠着椅背,轻抬眼睑以一种高傲的姿态睥睨着莫念娇,仿佛她是一个跳梁小丑一般,根本不足为惧。

    莫念娇知道自己斗不过魏可,一直都知道。

    可是她不甘心,她爱了严楚斐那么多年,还拼死为他生了一个儿子,她不能就这样认输,不能就这样败给她此生最讨厌的人。

    其实,往往外表越坚强的人,最后都会败给自己。

    所以她现在要做的,不是跟魏可硬碰硬……

    突然,一阵悦耳的铃声乍然响起,打破了剑拔弩张的僵局。

    是莫念娇的手机响了。

    莫念娇从包里拿出手机一看……

    笑了。

    看到莫念娇突然浮现在脸上的那抹得意笑容,魏可的心,咯噔一跳。

    莫名泛起一丝不安。

    “想知道是谁给我打电话了吗?”莫念娇像捧着宝贝一般拿着电话,神秘兮兮地看着魏可,笑得格外欢喜得意。

    魏可没说话,但从莫念娇的表情已经隐隐猜到了什么……

    莫念娇噙着得意的笑,手一转,将手机频幕面对着魏可。

    果然,频幕上显示着两个字——

    楚斐!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