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霸道土匪爱上我》第056章:算我求你行不行?
    &lt;=""&gt;&lt;/&gt;

    不知是没休息好还是心里太过悲伤,明明什么都还没吃,她却突然觉得胃里一阵翻搅,然后——

    “呕……”

    她紧紧捂住嘴,干呕了一声。

    只呕了一声她就赶紧打住,怕他看出端倪,她极力隐忍,即便忍得双眼泛起泪花。

    “怎么了?不舒服吗?”严楚斐眼底盛满担忧,一边轻抚她的背,一边连忙问道。

    “嗯,可能是头疼引起的,早上起来胃也开始有点难受了。”魏可神色自若,淡定地点头答道。

    怀孕的事,她本想给他一个惊喜,可现在她却只字都不敢提起。

    如果他知道她怀了孩子,更是不会同意离婚了,所以,这件喜事她已经不能告诉他了。

    严楚斐闻言,不疑有他,立马端起粥继续喂她,“粥是养胃的,喝点粥。”

    满心焦灼的他全部注意力都在该如何挽留严太太这件事上,所以其他的细微异常,他根本没空去注意。

    “我吃不下。”魏可摇头,毫无食欲。

    见她脸色苍白,情绪很不好,他着急,放下碗说:“那我们去医院——”

    他边说就边作势要起来,她却连忙拉住他。

    微微拧眉,他不解地看着她。

    而她也看着他,双眼通红,眼底饱含着乞求。

    乞求他放手……

    严楚斐的心,如同被撕裂一般,剧痛无比。

    看着看着,她就落下泪来。

    她悲伤难过的模样,明明是那么那么的不舍……

    重重一叹,严楚斐狠狠咬牙,对她摇头,“没用!你说什么都没用,我不会离的!”

    他的声音低沉嘶哑,透着掩饰不住的痛苦和愤怒。

    严楚斐真的是气愤又伤心,严太太的表现让他非常难过,可是他却连责备她一句都不敢。

    不是说好了会夫妻同心的吗?不是说好了不管遇到什么困难都要一起面对的吗?

    为什么现在她连一丝努力都不做就要放弃他?为什么?!

    他对她的爱并没有因为莫念娇或那个孩子的出现而有丝毫的动摇,且从头到底他都站在她这一边,为了她甚至就算被严家除名他也在所不惜,他做得还不够吗?

    如果不够,那她到底还要他怎么做才算满意呢?

    “严楚斐啊……”魏可难过又无奈,狠狠哽咽,眼泪扑簌簌地不停往下掉。

    “我爱你!魏可!我很爱你!所以我不会跟你离!”他双手紧紧捧住她梨花带雨的小脸,让她看着他的眼,字字坚定如发誓一般对她说道。

    他的眼底,有深情有乞求,有怨怼也有痛苦……

    魏可更是泪如雨下,声音颤得语不成声,“可是我想离啊……”

    是啊,她想离啊,因为这件事她真的接受不了啊!

    就算他很爱很爱她,他也不会明白她的感受,他不会明白的……

    如果不离,她几乎可以预见未来的日子自己会活得多么痛苦,她不想那样,她不想把自己变成一个不可理喻的怨妇,她不想活得那么狼狈不堪,她不想让践人看她笑话,她不想……

    或许孩子是无辜的,可孩子的妈妈和外婆绝非善茬,莫念娇和她妈妈的为人她太了解不过。

    一旦她默许那个孩子认祖归宗,将会后患无穷。

    所以她昨晚想了一整晚,觉得长痛不如短痛,现在与他分手虽然痛苦,但至少还能保留住最后的尊严。

    其实……

    如果可以,她宁愿不要尊严都想跟他在一起的……

    可是,可是,可是那个孩子偏偏是莫念娇生的啊!!

    她想要彻底脱离与莫念娇有关的人和物,可想着要舍弃自己的爱人,她真的很不甘,很不舍,心很痛很痛……

    听着她说“我想离啊”……

    “魏可!你不能这样对我!!”严楚斐的双眼立马就血红一片,双手死死抓住她的双肩,狠狠切齿。

    她说不出话,只是看着他疯狂落泪。

    “这不公平,你这样对我不公平!”他低吼,仿若一只受了重创的狮子,吼声充满着痛苦和恐惧。

    “那我呢?”她泪眼朦胧,深深看着他,“你突然多出来一个儿子,对我就公平吗?”

    他的脸色蓦地一白,哑口无言。

    魏可垂眸,苦涩低喃,“严楚斐,你不懂的,我跟莫念娇……”

    他心里太乱太慌,一时听岔了,以为她说的“你跟莫念娇”……

    于是他急急解释,“我跟她早就是过去式了,我的心里现在只有你!只有你!!你不能拿我的过去来判我死刑!”

    “我……”

    “我知道你不开心,可是这件事我并不知情,我不敢说我完全没错,但至少罪不至死吧?!”他死死盯着她的眼,低下头与她额头相抵,“可可,宝贝儿,你不是说你爱我的吗?既然爱我,你又怎么舍得离开我呢?”

    魏可心如刀绞。

    她很想很想张开双臂紧紧抱着他,很想很想告诉他自己说要离婚是开玩笑的,很想很想就这样不管不顾的跟他爱一辈子……

    可现实如此残酷,她太清楚自己的性格,她撑不了一辈子的。

    严楚斐心疼至极地看着哭得无声而悲伤的小女人,一边将她脸上的泪水一一吻去,一边嘶哑着声音哄着求着,“只要不离开我,你想怎么惩罚我都可以,我全受着,好不好?”

    她不语,只是哭。

    “魏可!我严楚斐这辈子就没求过人,今天算我求你行不行?”他急了,咬住她的下唇,近乎卑微地颤声低喃,“求你了,别不要我……”

    骄傲自负的严家六阿哥,生平第一次如此卑微恐慌。

    他说,求你了……

    他还说,别不要我……

    魏可听得心都碎了。

    她看着他,哭得泪流成河。

    她要他啊!

    要的啊!

    可是现在……她要不起了啊!!

    “你到底懂不懂啊?就是因为爱你,所以我想跟你好聚好散,现在分手至少我们还能留一点美好的回忆,我不想以后我们闹得不欢而散啊……”她崩溃地颤声哭喊。

    “我不懂!我也不想懂!!”他死命摇头,紧紧捧着她的脸,用力抵着她额头,“我只知道既然相爱就要在一起,不然‘爱’有何意义?我不想要什么美好的回忆,我只想跟你天天在一起。听着魏可,你一辈子都是我的太太,我爱你,我要我们永远在一起!”

    他说我要我们永远在一起……

    字字铿锵,句句坚定。

    仿佛就算天要塌下来,他死也要跟她死在一起。

    魏可快要哭死了。

    她难过,特别特别难过,因为她爱他,她舍不得他,可现实又逼得她不得不放弃他……

    严楚斐不停地为自己辩护,“从跟你在一起之后,我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你的事,我更没有背叛过你,所以你不能不要我!你、不、能!”

    她不敢与他对视,怕看到他眼底的伤痛,怕自己会心软……

    可他却不许她躲,捏住她的下巴将她泪迹斑斑的小脸微微抬起,强迫她看着他的眼睛。

    “让你不开心是我不对,但是我真的不知道事情会变成这样,如果我早知道自己会爱上你,我一定谁也别碰,我一定清清白白的等着你!可是怎么办呢?我没有预知的能力,我没有想到有一天会这么爱一个人,我不知道……”他在她唇间痛苦地说道。

    她除了掉眼泪,什么也说不了。

    不知道是不是怀孕了情绪容易波动,此刻的魏可觉得自己特别脆弱,她不想哭,可忍不住……

    她想表现得坚强一点,她想让自己看起来洒脱一点,她想既然决定放手就该坚定一点……

    可她“一点”都做不到!

    “可可,老公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你不能这么狠心。”严楚斐一下一下轻啄着严太太冰冷的唇瓣,顾不得骄傲和尊严,对她苦苦哀求。

    他一边吻掉她的泪,一边对她说:“你讨厌她们对不对?我让她们走,我让她们立刻离开帝都,让她们永远都不许再回来!”

    “离开了就不存在了吗?”她看着他,笑得凄苦。

    严楚斐脸色一白,无言以对。

    对视半晌,他问:“那你要我怎么做?你说!”

    他严肃的表情有种豁出去了的坚定,仿佛只要她说,就算杀人灭口他也会做……

    “我不知道……”她垂着眸,摇头,摇得眼泪啪嗒啪嗒地往下掉。

    这件事来得太突然,她做梦都没想到,所以她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化解这种危机……

    “可可,可可我爱你,我爱你啊……宝贝儿,我爱你……”

    他突然吻住她的唇,一边用力吻她,一边在她唇上呢喃。

    一声一声,深情又悲伤。

    听得魏可的心,碎成了渣……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当遇上无法解决的难题时,人总是本能地想要逃避……

    魏可全身上下从头到脚没有一处是舒坦的,她像是患了重病,像是已经病入膏肓,难受得恨不能立马死掉算了。

    可即便如此难受,她还是拖着无力的身躯执意去了公司。

    严楚斐让她在家休息,可她没同意。

    她不想在家,因为她不想闷在家里胡思乱想。

    她需要忙碌,她需要很多很多的工作让自己一直忙碌,最好让她的大脑永远不要有空闲的时候,那样她就可以不用去想那些糟心的事了。

    严楚斐拗不过她,只能同意让她来上班,但彼此约定中午一起吃饭,她没有拒绝,点头答应了。

    然而临近中午时,她却和董子妍提前离开了公司。

    不想见他……不!是害怕见他。

    她需要冷静,她需要时间好好去思考接下来该怎么做……

    曾以为,当他们之间走不下去时,她可以全身而退,一定可以做到拿得起放得下,然而事到临头她才发现,自己并没有想象中那么洒脱。

    嗯,她舍不得!

    因为爱上了他,所以想要跟他分手变成了一件痛苦万分且异常艰巨的事情,她有种自己做不到的预感……

    其实最主要是他的态度太好,好得让她狠不下心。

    如果在孩子认祖归宗这件事上他有一丝丝的犹豫或是对莫念娇母子有一丢丢别的什么念头,她肯定二话不说立马跟他离婚。

    可他没有!

    他一直站在她这边,他一直护着她,甚至一直求她别离开……

    看着心爱的男人在自己面前那么卑微可怜,她又不是铁石心肠,怎么可能不心疼呢?

    突然觉得很后悔,后悔当初心太软……

    如果十几年她心狠一点,把莫念娇推进水塘里,淹死她就好了……

    嗯,淹死她就不会有今天的痛苦了。

    餐厅里,魏可看着玻璃窗外,在心里恶毒地想。

    十几年前,她掉入水塘里那件事,并非纯粹的意外。

    那天,莫念娇趁军训中场休息时,把她约到水塘边,然后一言不合她们发生了争吵,她在怒急之下想要把莫念娇推入水塘,可千钧一发间她软了心肠。

    然而就在她想要收回手的那瞬,莫念娇却抓住了她的手,将她狠狠一拽……

    于是就变成了她掉入水塘里。

    如果不是严楚斐和何柏琛,那天她就沉尸塘底了。

    真笨!

    那时的她真笨,想害人却被人害,笨成她这样也是没谁了。

    哎……

    魏可望着窗外步行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不由自主地猜想着这会儿严楚斐是不是已经急得跳脚了。

    她提前离开公司,且关了手机,他找不到她肯定会着急的。

    可是她想冷静一下,暂时不想见他。

    有他在面前的话,她什么也想不了,就算他不吻她,只要用那种哀怨又委屈的眼神看着她她就会没出息地缴械投降了。

    早上在家里,他吻了她很久,吻得像是恨不能到天荒地老,永远都不停下来一般。

    最后还是她借口头疼,他才依依不舍地放过她。

    “……”

    突然,身边传来轻唤。

    可她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无法回神。

    “?”

    董子妍喊得大声了一点,同时伸手在魏可面前晃了晃。

    “啊?”魏可如梦初醒,蓦地抬眸看着董子妍。

    董子妍哭笑不得,似嗔似怨地说:“你在想什么呀?我都问你好几遍了!”

    “什么?”

    喊她好几遍了?

    魏可表示自己完全没听到。

    “我问你可乐要冰的吗?”董子妍看她一脸茫然的模样,无奈又好笑。

    她下意识地点头,“好——不要!我不要冰的!”

    然而刚吐出一个字,她猛然想起自己有孕在身,连忙猛力摇头,反应激烈地拒绝。

    “……好。”董子妍被她突如其来的大嗓门吓了一跳,愣了两秒才点头呐呐。

    魏可说:“还有,我要牛奶,不要可乐!”

    “好的。”董子妍继续点头,然后去了点餐台。

    不一会儿,董子妍端着买好的午餐回到餐桌上。

    魏可将自己那份午餐轻轻拖到面前,拿起筷子沉默用餐。

    董子妍看着魏可,看了半晌,像是终于忍不住了一般,小声开口,“你今天怎么了?”

    “嗯?”魏可有气无力地发出一声鼻音,轻抬眼睑瞄了董子妍眼,然后又低着头继续吃。

    其实她还是没胃口,但她已经一天没吃东西了,她想这样饿着肚子对宝宝不好,所以她在强迫自己吃。

    “你的脸色很不好。”董子妍蹙着眉头,眼底泛着担忧。

    “是吗?”她漫不经心地随口问道,对于脸色好不好这种小事儿根本不放在心上。

    董子妍用力点头,强调道:“嗯!很苍白,很憔悴!”

    “哦。”她满不在乎,仿佛她们在说的事跟她毫无关系一般。

    “是没睡好吗?”董子妍见她这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就更担心了,追问。

    “嗯。”她又是一声鼻音,明显是对这个话题不感兴趣。

    “怎么了?是跟严总吵架了吗?”偏偏董子妍要打破砂锅问到底。

    吵架……

    魏可垂眸苦笑,嘴里的饭菜突然就变得异常的苦,苦得她咽不下去。

    他们若只是吵架就好了……

    如果只是吵架,她宁愿这次主动向他低头……

    “不是!”她强忍心痛,努力保持平静,摇头道。

    “那你这到底是怎么了?”董子妍狠狠蹙眉,愈发焦急担忧。

    “我没事——”

    “!”

    魏可想随口敷衍过去,可话音未落,就被董子妍愤愤地阻断。

    她抬眸,不解地看着一脸愤慨的董子妍。

    董子妍紧紧捏着筷子,似是在极力隐忍着自己的情绪。狠狠咬了咬牙,她委屈地看着魏可,“我以为我们是朋友……”

    “我们是朋友啊!一直都是啊!”魏可闻言,毫不犹豫地用力点头。

    董子妍跟了她好几年了,一直尽心尽力地帮着她打理魏氏,在她心里董子妍不止是朋友,更像是妹妹。

    “真的还是吗?”董子妍淡淡一笑,忧伤的语气里隐隐含着一丝讥讽。

    魏可皱眉,“你觉得不是了吗?”

    看着有些反常的董子妍,魏可郁闷了。

    她要不要这么倒霉啊?

    老公要不起了,现在连堪比闺蜜的朋友也要失去了吗?

    “自从你跟严总结婚后……”董子妍有些委屈地瘪了瘪嘴。

    魏可明白了,连忙说:“抱歉啊子妍,这段时间我忽略你了,但请你相信,在我心里你一直都很重要!”

    一直很重要……

    “真的?”董子妍双眼一亮。

    “当然!”魏可用力点头表示自己所言非虚,完了又努力扯出一抹微笑,补充道:“我把你当妹妹的。”

    董子妍脸上的笑靥微微一黯,但她很快就恢复如常。

    当妹妹也不错,只要能一直在她身边,当什么都无所谓……

    董子妍开心了,两人继续用餐。

    “,我去个洗手间。”

    一会儿后,董子妍突然站起来,对魏可说道。

    魏可点了点头,头也不抬地继续如同嚼蜡般吃着。

    几分钟后,一个纤瘦的身影出现在魏可所在的餐桌旁。

    “表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