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霸道土匪爱上我》第052章:好消息和坏消息
    他疼到心坎里的人儿被人讨厌,简直比讨厌他本人还更让他无法忍受。【风云小说www.yuehuatai.com网】

    其实母亲讨厌严太太的原因他心知肚明,无非就是母亲想要给他介绍什么名媛,想要找一个有利用价值的儿媳妇,而他却偏偏娶了严太太,母亲的希望落空,自然得迁怒严太太了。

    母亲有多自私他心里很清楚,一直容忍是觉得血缘至亲难以割舍,可母亲这几年越来越过分,他已经不知道还有没有容忍下去的必要了……

    突然,魏可的手机也响了。

    拿出来一看,果然是罗婉月打来的。

    很显然是儿子的手机打不通了,转而找她这个儿媳妇来了。

    魏可捏着响个不停的手机抬眸去看开车的男人。

    严楚斐忙里偷闲地转头看了眼严太太的手机,看到屏幕上的“婆婆”二字后,二话不说就把手机夺过来,关机。

    见严先生如此简单粗暴的拒接了母亲的来电,一脸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的模样,魏可抿了抿唇,识趣地闭上了嘴。

    反正这个电话她也不想接,关机正好。

    严太太觉得如此干脆果断的严先生……

    好帅!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严楚斐出差了,要离开帝都一星期。

    出差前两人约好,他回来那天她去机场接他。

    于是魏可在“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思念中,慢慢煎熬着。

    都说小别胜新婚,虽然分开只是短短一星期,可彼此感情正浓,别说七天,就是七小时都觉得难熬。

    魏可想严先生了,当然,她知道严先生更想她。

    自他离开起,他们每天都要煲两个小时的电话粥,他会在电话里对她说很多很多,肉麻的情话信手拈来,哄得她脸红心跳又心花怒放。

    嗯,他越来越不要脸了。

    不过她就喜欢他这样不要脸!

    女人都喜欢听好听的话,女人都喜欢被自己的男人哄,她也不例外。

    被严先生宠着的感觉,真的很好。

    像是期盼了一整个春夏秋冬,终于熬到了严先生回来的这天。

    魏可起了个大早,挑了一条仙仙的裙子,化了一个美美的淡妆,然后欢欢喜喜地准备去机场接严先生。

    哪知出门在即,她却……

    吐了!

    确切的说,是干呕。

    也不知道是闻到了什么,突然就觉得胃里一阵翻涌,恶心得不行。

    她慌忙跑进洗手间,趴在盥洗台上呕得天昏地暗。

    眼泪都呕出来了。

    这还不算,呕得甚至小腹都隐隐作痛了。

    她怀疑自己是不是吃错什么东西了。

    实在难受,她看了看时间,觉得还早,想着先去医院看看再去接严先生应该来得及……

    严楚斐走的时候千叮呤万嘱咐的交代过她,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有什么不舒服的“一定”要去看医生,有什么解决不了的问题“一定”要打电话给他……等等等等。

    半个小时后,魏可到达医院。

    跟医生叙述了自己的症状,然后医生让她做了一系列的检查。

    最后的检查结果是——

    怀孕了!

    嗯,她和严先生勤勤恳恳的奋斗了快两个月,终于有小北鼻了。

    魏可一手捏着早孕报告单,一手轻轻覆在自己平坦的小腹上,激动又欢喜。

    她忍不住补脑一会儿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严楚斐时他会是怎样的反应,以及这个小北鼻是男孩还是女孩,还有还有,小北鼻到底会更像爸爸还是更像妈妈……

    她天马行空地乱想着,美丽的脸庞布满甜甜的笑靥,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母性的光辉。

    哎呀呀!

    怎么办?

    她现在好期待严先生在得知这个消息时的表情啊,肯定特别精彩。

    他应该会乐疯的吧……

    在去机场的路上,魏可把车开得很慢,她想自己现在有孕在身,万事都得小心才好。

    嗯,这个孩子是她和严先生都特别期待的,不能有一丝一毫的闪失。

    在医院耽搁了一下,路上她又把车开得很慢,所以当她到达机场时,严楚斐已经站在机场外的马路边等了足足半个小时。

    等得一张俊脸乌云密布。

    魏可远远就看到了站在路边的严先生,放缓车速朝他开过去。

    严楚斐也远远就看到了严太太的车,随着距离的拉近,他面罩寒霜,冷冷瞪着驾驶座里正对他笑靥如花的小女人。

    迟到半小时之久,她还有脸笑?

    严先生很愤怒。

    魏可把车开到严楚斐的身边,缓缓停下,然后熄火下车。

    “嗨!这位英俊不凡的先生,需要叫车吗?”

    她一手搭着车门,一手撩发,对黑着脸的男人抛了一个大大的媚眼,噙着媚笑娇滴滴地问。

    严太太本来是想跳下车去扑进严先生的怀里给他一个大大地拥抱加热吻的……

    但她有孕在身!

    嗯,医生有交代,前三个月不宜剧烈运动,什么跑啊跳啊爱啊都不能做。

    所以她只能倚在车门上撩撩他就算了。

    严楚斐想把眼前的小女人徒手撕了。

    没见他正在生气吗?还不赶紧的哄哄他?竟还敢对他嬉皮笑脸无视他的怒气?

    “几点了?!”他冷冷瞪她,没好气地叱问道。

    魏可抬腕看表,然后倏地一个立正,举手行军礼,“报告严先生!现在是帝都时间上午十一点零五分!”

    见到她一本正经的向他报告,他哭笑不得,对她的调皮真是爱恨不能。

    “我是几点的航班?”他狠狠剜了她一眼,给了她一个“别以为耍宝我就会饶了你”的凶狠眼神。

    严楚斐看似凶神恶煞,其实眼底早已不见锐气,因为他已经被略施粉黛的严太太给迷得快要神魂颠倒了。

    严太太现在越来越乖了,经常穿美美的裙子给他看,每次都能让他眼前一亮。

    穿裙子的严太太女人味十足,时而性感妩媚,时而妖娆魅惑,时而清纯可人,时而俏皮时尚,简直像个千变女王。

    而她的每一面,都是那么的迷人。

    嗯,迷死他了!

    但是她也不能因为自己很美就肆意迟到啊!

    严楚斐还是为自己苦等了严太太半小时而生气。

    “上午十点三十分。”魏可答,笑米米地看着他,理直气壮的模样丝毫不见心虚。

    “所以你是用爬的吗?现在才到!!”严楚斐怒,没好气地大喝道。

    魏可嘟嘴,“人家明明是开车……”

    “魏可你能不能有点时间观念?啊!迟到几分钟我都懒得跟你计较,可你自己看看你迟到了多久?!”他本想冲她吼,可来往行人多,不想丢脸的他只能压低声音恶狠狠地切齿。

    “呵呵,也就半个小时啦……”她干瘪瘪地对他笑了两声。

    “也、就、半、个、小、时?啦!!”见她毫无悔意,他更是火冒三丈,咬着牙根一字一顿,最后一个字咬得格外的重。

    他明明很凶,可她却丝毫不惧,还一脸委屈地瞅着他哼道:“那我是你老婆嘛,你等等我咋了?老公等老婆不是天经地义的么……”

    严楚斐被严太太的强词夺理气得心肝脾肺肾都绞在了一起。

    “这不是我该不该等你的问题好吗!”他气也不是恨也不是,压低声音气急败坏地轻叫。

    “那是什么问题?”魏可挑眉,态度倨傲地睨着他。

    严楚斐气得无力。

    他一大早就坐飞机回来,目的就是想要早一点见到她,她倒好,竟让他在机场干等半小时。

    如果她起不来可以给他打个电话,他让小易来接他或者自己打车回家都行,就无需像个蠢货似的呆呆站在这里被来往的行人盯着看。

    她到底懂不懂等人有多煎熬?

    最重要的是他想早点见到她啊,她来不了他可以自己回家嘛,这样站在路边干等真的让人心急火燎的好吗!

    看过这样一句话——跟恋人讲道理是不想爱了;跟老婆讲道理是不想过了。

    所以这道理他是没法跟她讲了!

    暗暗磨了磨牙,他也懒得回答她,走上前将她轻轻扯开,坐进驾驶座里。

    魏可见状连忙绕过车头,改坐副驾驶。

    待严太太上了车,严楚斐启动车子,转弯掉头。

    “严先生你生气了吗?”魏可一边系着安全带,一边眨巴着大眼睛瞅着开车的男人,一脸天真无邪地问。

    “没有!”他目不斜视地盯着车流,没好气地吐出两个字。

    她撇嘴嘟囔,“这么凶还说没有……”

    他懒得理她。

    约莫一分钟后,魏可突然大喊,“老公老公!”

    “干吗?!”他被她突如其来的大嗓门吓了一跳,拧眉瞪了他一眼。

    “靠边停车。”她指着前方的某一处对他说。

    “干吗停车?”他没减速,依旧往前开。

    她伸出食指轻轻戳了戳他结实得像石块的手臂,“你停一下嘛,我有话想跟你说。”

    她忍不住了,要立刻把自己怀了宝宝的好消息告诉他。

    “说呗!”严楚斐无语,心道有什么话非得停了车才能说?

    “你先停车,不然我不说。”

    车在行驶中,万一他太激动把车开翻了咋办?

    所以还是把车停下说安全点。

    他烦了,轻斥,“那就回家说!”

    “不嘛不嘛,我要现在说。”她冲他撒娇。

    “那就说!”他爱恨不能,气得想揍她,真是快要被她打败了。

    “你停车我才说。”她坚持道,不想乐极生悲。

    严楚斐翻了个白眼,无语又无奈地低叫:“你到底要干吗?”

    “我想吻你。”

    她双眼亮晶晶地望着他,落落大方地说。

    严楚斐心里的不耐和恼火瞬间消散无踪。

    好吧,他投降。

    隐忍着满心的欢喜,他努力保持冷淡,装出一副勉为其难的样子。

    他慢慢转动方向盘,听话地靠边停车。

    严太太没有失言,在严楚斐把车停稳之后,她毫不扭捏地直接爬进他的怀里。

    骑坐在他腿上与他面对面,双手捧住他的脸,献上自己的唇……

    严楚斐深深看着近在咫尺的小女人,眼底深情流淌,对她的主动深感满意,欣然接受。

    小别之后的吻,格外触动人心,缠缠绵绵,久久不休……

    当严楚斐的手开始不安分时,魏可连忙停了下来。

    她有孕在身!!

    “还生气吗?”

    结束了吻,她一边讨好地在他唇上轻啄,一边娇滴滴地问他。

    他没说话,不满地睨着她。

    既不满她刚才的迟到,也不满她现在的不配合。

    居然不肯给他过手瘾,哼!

    她笑米米地在他怀里蹭了蹭,“别生气了,人家迟到是有原因的啦!”

    “什么原因?”他冷哼,不以为意,觉得她是在找借口。

    “你猜!”她对他挤眉弄眼,笑得又坏又神秘。

    严楚斐的嘴角微微抽了两下。

    “老公啊,我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要告诉你,你想先听哪个?”她的双臂如同蔓藤一般绕着他的脖子,笑容越发甜腻。

    小坏蛋,故弄什么玄虚这是?

    严楚斐拧了拧眉,说:“好消息!”

    呃……

    魏可嘴角的笑容僵了僵。

    讨厌!

    一般这种情况不是都该先选择“坏消息”的吗?他居然不按牌理出牌?!

    还能不能让她好好的制造惊喜了?!

    严太太没好气地默默腹诽。

    “可是我想先告诉你坏消息耶。”她微微嘟嘴,一脸无辜地说。

    “那你还让我选择?!”严楚斐怒,勃然冷喝。

    既然她都决定要先告诉他坏消息了,又何必来问他想要先听哪一个?她简直是多此一举好么!

    吼她?

    魏可俏脸一沉,突然就不说话了,脸上露出一种“本宝宝不高兴了,本宝宝不开心了,本宝宝有小情绪了”的傲娇表情。

    分别一周,他想她得紧,这才刚回来,他可不想跟她吵架。

    他再次妥协。

    “好好好好好,坏消息坏消息,我先听坏消息。”他连连点头,顺了她的心,遂了她的意。

    她立马喜笑颜开,低着头作娇羞状,指尖在他心口上轻轻地画啊画,“坏消息就是从今天开始你不能碰我了。”

    “为什么?”他狠狠皱眉。

    “你猜!”她又对他坏坏地笑。

    严楚斐的第一反应是——严太太来大姨妈了!

    好吧,他又得饿几天了。

    其实魏可字里行间都隐隐透着暗示,只可惜向来情商不高的严先生并未觉察出来。

    她让他猜,他懒得猜,直接问下一个,“好消息呢?”

    魏可还想着让严先生猜一猜以调节气氛呢,哪知他根本不配合,真是太没情趣了!

    “好消息呀……”她笑,像是故意吊胃口般拉长尾音,直到他等得极尽不耐马上就要忍无可忍时,她才一边不着痕迹地伸手摸口袋,一边缓缓说道:“就是——”

    哪知她还没来得及说出口,严楚斐的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

    不是常用的铃声,说明是特殊的人。

    严楚斐毫不犹豫地拿出手机。

    魏可见状,只能不着痕迹地把手从口袋里拿出来,暂停惊喜,决定等他打完电话再继续。

    严楚斐接起电话,“四叔。”

    “马上回来!”严谨尧冷厉的声音在严楚斐话音落下的那瞬就从电话彼端传了过来。

    “啊?现在?”严楚斐有点不太愿意。

    “立刻!”严谨尧厉喝,威严十足不容抗拒。

    听四叔的语气不太对,感觉像是出了什么事……

    如此一想,严楚斐毫不犹豫地答应道:“好!我十五分钟到!”

    然后通话结束。

    “怎么了?”

    因为是坐在他的腿上,电话里严谨尧的声音她隐约可以听见,但并不是很清楚。

    “不知道,四叔叫我回去一下。”严楚斐轻轻摇头,想到四叔刚才那凝重的语气心里就莫名不安。抿了抿唇,他忙里偷闲地看她一眼,“先送你回公司?”

    “我可以一起去吗?”她眨巴着大眼睛,满眼期盼地望着他。

    她不想跟他分开,她想跟他在一起,她想等他忙完了好第一时间继续给他惊喜。

    “当然可以!不过我不知道四叔找我有什么事,万一谈很久……”

    “我可以跟婶婶聊天啊,我正想跟她讨教一下怎么带孩子呢。”魏可笑米米地说。

    又是一句暗示意味颇浓的话。

    怎奈严先生这会儿已是心不在焉,还是没有发觉。

    “好。”他点头。

    然后油门一踩,提速,朝着严家快速驶去。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十分钟后。

    严家。

    严楚斐将车驶如车库,然后和魏可双双下车。

    夫妻俩还没走到门口,就看到婶婶欧晴正低着头在门口的阶梯下像只热锅上的蚂蚁般来回踱步。

    脸上的焦灼和担忧,显而易见。

    听到脚步声,欧晴猛地抬起头来。

    第一眼看到严楚斐,她像是松了口气,正想喊什么,可紧接着她又看到了魏可。

    欧晴脸色一僵,整个人明显一震。

    “可儿,你……你怎么也来了……”欧晴失声道,磕磕巴巴的声音里透着掩饰不住的惊恐。

    对!不是惊讶,是惊恐。

    仿佛很害怕她出现在这里一般……

    严楚斐和魏可面面相觑。

    婶婶这话啥意思啊?是不欢迎她吗?

    可是为什么呢?以前都可欢迎了呢,今天怎么如此反常呢?

    魏可嘴角抽搐,心道,这特么就有点尴尬了啊!

    轻轻咽了口唾沫,她微笑解释,“楚斐他前几天出差去了,今天刚回来,我去机场接他,路上他接到四叔的电话,而我也想您和楠楠了,所以我俩就一起过来了。”

    “哦,是这……这样啊。”欧晴极尽艰难地扯出一丝僵硬的笑,目光闪烁手足无措,怎么看怎么看不对劲儿。

    “嗯呢。”魏可用力点了点头。

    “可是……”欧晴狠狠皱着眉头,一脸纠结,欲言又止。

    “怎么了婶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