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霸道土匪爱上我》第051章:好像啊!
    魏可想,这孩子一直不说话,也许是生理上有缺陷吧……

    中年妇女见魏可得到答案之后没有再说什么,就抱着小男孩离开了。

    魏可走到护栏边,目送中年妇女乘扶梯下楼。

    小男孩很安静地任由妇女抱着,一直仰着头望着魏可。

    见小男孩看着自己不转眼,魏可便噙着笑对小男孩摆了摆手,做了个再见的手势。

    小男孩还是一如既往的面无表情。

    “看什么看这么出神?”

    突然,一道熟悉的声音自身后传来,接着她的肩就被一只手臂轻轻揽住。

    魏可转眸,迎上严楚斐饱含狐疑的目光。

    “一个小男孩。”她答,用嘴努了努楼下。

    严楚斐探头往下望,可这会儿楼下来来往往的都是成年人。

    “什么小男孩?”他一边搜索一边随口问道。

    魏可定睛一看,只见楼下已经没有了小男孩和中年妇女的身影。

    可能已经离开商场了吧,她想。

    “就是小男孩呗!”她耸了耸肩,漫不经心地答道。

    “多大?”

    “看起来可能四五岁的样子吧。”

    严楚斐撇嘴嫌弃,傲娇地睨了严太太一眼,阴阳怪气地哼哼,“几岁的孩子有什么好看的。”

    “好看啊!唇红齿白,明眸皓目,可爱极了!”魏可用力点头,想到那小男孩的模样就赞不绝口。

    严楚斐嘴角抽了抽,嗤笑一声,满脸的不以为然。

    “真的!长得可好看了!”她强调,一脸“我喜欢”的激动表情。

    严楚斐想说,这么喜欢男孩自己生一个呗,但转念一想,他喜欢女儿,不太想要儿子耶,所以这话还是别说了,不能鼓励她生儿子。

    “有我好看?”他冷哼,目光不善地斜睨着她。

    魏可无语。

    得!这善妒又矫情的男人,又开始刷下限了!

    不想理他,她转身往电动扶梯走去,准备下楼。

    严楚斐连忙追上去,长臂极具占有性地搂住严太太的腰肢,无时无刻不在对外宣示着自己的主权。

    他搂得太紧,让她都不能好好走路了,于是她转眸瞪他想要警告他别太过分,哪知目光触及他的侧脸,她却整个人愣住了。

    魏可狠狠蹙眉,盯着严楚斐的侧脸看得目不转睛。

    感觉到她眼神不对,他转头与她对视,“干吗?”

    她一言不发,捧住他的脸将他的头又掰回去,让他依旧以侧脸对着她。

    严楚斐失笑,“严太太你看什么啊?我脸上是脏了还是开了朵花?”

    她还是不说话。

    “严太太,请别这样直勾勾地盯着我看,大庭广众之下还是注意点形象好吗?还有啊,如果你想在这里亲我的话我是会拒绝的哦!”脸不能动,他只能用眼角余光去看她,勾着唇角笑得又坏又贱,半真半假地戏谑道。

    “严楚斐!”她突然一本正经地喊他,略显严肃的模样与他的玩世不恭大相径庭。

    “嗯?”

    “刚才那小男孩跟你长得好像啊!!”魏可一脸惊奇地叫道。

    在她转眸看他的那一瞬间,脑子里突然就浮现出小男孩那张稚嫩的小脸,莫名的,一大一小两张脸重叠在了一起,然后她发现他们竟格外的神似……

    难怪她第一眼看到小男孩的时候觉得眼熟,原来那孩子跟严先生撞脸了。

    “是吗?”严楚斐撇了撇嘴,兴趣缺缺。

    “嗯嗯嗯!从这个角度看,非常像!”魏可很激动,捧住严楚斐的脸又掰又抬的调整着角度。

    她盯着他“最像”的那个角度看了许久,真是越看越觉得像。

    “不会是你儿子吧严楚斐?”她突然失声叫道,鬼使神差地冒出一句。

    “神经!”他狠狠剜她一眼,无语地轻啐。

    其实魏可只是开个玩笑,可这话一说出口,她却把自己吓了一跳。

    莫名就有种胆颤心惊的不祥预兆……

    严楚斐神色自若,什么感觉都没有。

    他的儿子?

    呵!不可能!

    没跟严太太结婚之前,他自然也是需要解决生理需要的,但每一次他都有做防范措施,不会给任何一个女人“母凭子贵”的机会。

    跟严太太的那晚于他而言是个意外,但即便在没有T的情况下,他也是凭着仅剩的理智在最后关头退了出去……

    嗯,外、射的!

    像他这种身份地位的男人,除了自己名正言顺的妻子,是不可能随便让别的女人怀上自己的孩子的。

    所以没结婚之前,他玩儿归玩儿,在这方面还是非常注意的。

    魏可也觉得自己神经,怕是脑子短路才会觉得严楚斐在外有私生子。

    但是——

    “不骗你,真的超级像!”她还是觉得好像好像啊。

    “哪儿像?”严楚斐将严太太的小手从自己脸上扯下来,漫不经心地淡淡轻哼。

    “嘴巴!”她指着他的唇,然后手指往上移,“还有鼻子!”

    严楚斐被严太太一本正经的样子逗笑了,龇牙,作势要去咬她的手指,吓得她连忙把小手缩回去。

    “几岁的孩子五官都还没张开,像什么像?!”他不以为意地说道。

    魏可眨了眨眼,想想也是啊。

    别说孩子,就连成年人也有非常多长得相似的,不然“撞脸”一词怎么来的对吧。

    唔,看来她今天真是神经了,居然自己把自己吓了一跳。

    “可是真的好像啊!”魏可感叹这世界的奇妙,每天都有那么多让人觉得惊奇的事情发生。

    “你是想给我生儿子想疯了吧?”严楚斐瞅着严太太,坏坏调侃。

    “去你的!!”她脸颊一红,羞恼地瞪他,在他腰上狠狠掐了一把。

    说话间,夫妻俩已走出商场,手牵着手朝着地面停车场走去。

    “严太太,如果那真是我儿子你会怎么做?”

    严楚斐不知道自己突然是中了什么邪,一不留神竟鬼使神差地冒出这样一句。

    闻言,魏可愣了一下。

    想了想,她抬眸看他,“离呗!”

    他狠狠皱眉,微愕,“我是说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

    “离啊!”她还是相同的答案,毫不犹豫,斩钉切铁。

    “我都不知道有这个孩子的存在你也要跟我离?”他无语了,一脸错愕。

    “嗯哼!”她挑眉睨他,慵懒轻哼。

    他哑了半晌才找到自己的声音,大惑不解,“为什么?”

    “你都有儿子了不离干吗?我不当后妈的!”她微噘着嘴,理所当然地说道。

    “可我不知道啊,以前的事儿——”

    “就算是在我之前也不能原谅!”

    他气急败坏的轻叫被她淡淡阻断。

    “为什么?”严楚斐停下脚步,皱眉看她。

    不是说不知者无罪的吗?怎么到她这儿就是死罪了呢?

    魏可跟着停下,小手从严先生的大手中抽出来,侧身与他面对面,双臂环胸姿态倨傲,微仰着小脸与他四目相接,然后红唇一勾,笑靥如花,“你肯让一个女人给你生孩子,便说明你很爱这个女人,既然你对她感情如此深,现在你们又有了孩子,我怎好阻碍你们一家三口团聚呢是吧?”

    她说得淡定从容,他听得胆颤心惊。

    “停停停!!”他连忙举手做投降状,打住这个炒蛋的话题,无语自嘲,“咱俩是有多无聊,争论这些子虚乌有的事儿干吗呢?”

    严楚斐觉得自己真是闲得蛋疼,没事居然搬石头来砸自己的脚。

    刚才他一定是撞了鬼才会问严太太“如果那个孩子真是我儿子……”的这种废话。

    真是的!

    根本就不可能的事,假设个什么毛线!

    “是你先提的好么!”魏可嘟嘴咕哝,没好气地瞥了严先生一眼。

    严楚斐二话不说连连点头,“好好好,我错了,不说了不说了,走走走,咱回家!”

    他重新牵起她的小手,继续往前走。

    上了严楚斐的霸气越野,魏可坐在副驾驶里低着头系安全带,系好之后随意转眸看向车窗外,却突然叫了起来——

    “诶诶诶,老公你快看!”

    她使劲儿去拍他的手臂,激动地喊他。

    “看啥?”严楚斐正把车开出车位,没空到处看,随口问了声。

    “那个跟你长得很像的孩子!”

    闻言,严楚斐轻轻踩了刹车,停下车子转头顺着严太太的视线看过去。

    他本来没啥兴趣的,都怪严太太这么咋咋呼呼,惹得他也忍不住好奇了起来。

    他倒要看看那个孩子到底跟他长得有多像。

    “哪儿呢?”可他看来看去什么也没看到。

    严太太撇嘴,用下巴点了点对面街的一辆红色轿车,“哦豁!看不到了,车窗已经升起来了。”

    在严楚斐看过去的那瞬,红色轿车的后座车窗已经升起,而副驾驶的车窗还在缓缓上升。

    于是他下意识地看了眼副驾驶,哪知竟无意中瞥到一双正轻轻抓着方向盘的手……

    是一双女人的手。

    严楚斐蓦地一震。

    女人的手没什么稀奇的,让他感到微微心惊的是,女人手腕上那条细细的手链……

    似曾相识。

    但是又不确定……

    毕竟距离太远,毕竟手链太细,毕竟只是匆匆一瞥……

    嗯,等他定睛看去想要仔细辨认时,车窗已经升上去了。

    从他和霍太太的角度,看不见开车的女人长啥模样,再加上对方已经关了车窗,更是什么都看不到了。

    红色轿车关上车窗之后,就启动离开了。

    严楚斐拧着眉,微微失神。

    “你看到了?”

    魏可见严先生半天不说话,且盯着红色轿车离去的方向,便以为他是看见了那个小男孩所以被震惊得回不来神。

    “看到什么?”他收回视线,转眸看她一眼,一边神色自若地反问,一边重新启动车子。

    “那个小男孩啊。”

    他摇头,“没有。”

    “那你发什么愣?”魏可挑眉睨着他。

    “我在想中午吃什么。”他答,悠闲自得毫无异常。

    魏可,“哦。”

    突然,一阵悦耳的铃声飘荡在空气中,是严楚斐的手机响了。

    严楚斐置若罔闻,继续开着车,丝毫没有想要接电话的打算。

    “你手机响了。”

    当手机响第二遍的时候,魏可忍不住了,出声提醒严先生。

    “我知道。”他点头,可还是没接。

    “干吗不接?”她好奇地瞅着他。

    “不想接。”他答得干净利索。

    魏可挑眉,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盯着他。

    接收到严太太饱含质疑的目光,严楚斐失笑。

    她那眼神,好似在说“该不会是什么美女打给你的所以你不敢当着我的面接吧”……

    “我妈打来的。”他忙里偷闲地看她一眼,噙着笑解释。

    像是怕她不信一般,他边说还边摸出手机给她看。

    魏可看着面向自己的手机,屏幕上果然显示着“妈妈”二字。

    想到罗婉月……

    魏可撇嘴。

    虽然吐槽自己的婆婆是件很不孝且很没教养的事,可是怎么办呢?她真心是对严先生的妈妈喜欢不起来。

    一个连自己亲生女儿都不爱的女人,叫她怎么能昧着良心去尊敬?

    罗婉月颠覆了她对“母亲”这个词的所有认知!

    都说世上只有妈妈好,她也一直是这样认为的,因为她有一个疼她爱她的好妈妈。

    然而在认识严甯之后,她才发现,在这个世界上并非所有的妈妈都是好妈妈……

    严甯很不幸,有个恶毒且视她如敝履的坏妈妈。

    嗯,罗婉月对小七,连后妈都不如!

    前些日子,严甯回国,罗婉月找上门来让她把严甯约出来,说她想见严甯,但严甯不肯见她……

    当时她就觉得很诧异,心道严甯为什么连自己的妈妈都不见呢?

    后来,她看到严甯和罗婉月的相处模式,敏锐地觉察到她们母女之间的不和谐气氛,便隐隐猜到她们的感情并不太好。

    罗婉月官太太当久了,全身上下都弥漫着一股高人一等的气息,言行举止格外的盛气凌人,着实让人喜欢不起来。

    自跟严楚斐结婚以来,也就刚结婚的那个月严楚斐带她去跟罗婉月吃过一次饭,然后基本就没接触过了。

    后面就是小七回来,她推脱不掉罗婉月的求助,又见过一两次。

    就是这屈指可数的几次见面,让她对罗婉月这个婆婆的印象只能用“糟糕”二字来形容。

    如果罗婉月不是严楚斐的亲妈,她真是这辈子都不想再跟她接触了。

    手机响了又停,停了又响,可见罗婉月有颗不把这个电话打通就誓不罢休的决心。

    当电话响到第四遍的时候,魏可实在听不下去了,看着面无表情的严先生,柔声劝道:“还是接一下吧,说不定有事儿找你呢?”

    她虽然不喜欢罗婉月,但罗婉月好歹是他和小七的妈妈,这样一直不接电话总归是不太好吧。

    严楚斐目不斜视地盯着前路,嗤笑一声,“她能有什么事!”

    对于自己那个不知道该用什么词语来形容的极品妈妈,严楚斐想想就觉得头疼。

    以前尚能忍,但自从知道她对七仔做过的那些令人发指的事之后,他对她这个当妈的就已经彻底失望,现在对这份亲情基本就是可有可无的状态。

    见严先生对自己妈妈的态度如此冷淡,魏可不由好奇起来。

    “老公,有件事儿……”她抿抿唇,犹豫着轻轻开口,“一直很想问你来着。”

    “什么?”他问。

    “小七跟妈妈……就是你们的妈妈,她们两个是怎么回事儿啊?”

    她只是从严甯的态度以及她们母亲见面时的僵凝气氛中猜到少许,具体内幕她并不知情,所以她还想深入了解一下,对于她们母女俩为什么会搞成今天这个样子表示很好奇。

    严楚斐皱了皱眉,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我在部队,不是很清楚。”

    对七仔,他非常愧疚,因为他没有做到一个兄长应尽的责任。

    妈妈和妹妹的关系为什么会走到今天这一步他是真的不知道,而对于妹妹受过的那些苦痛,他深感自责,觉得自己对这件事起码要负一半的责任。

    想到严甯爹不疼妈不爱的,魏可就很心疼,“小七真可怜。”

    严楚斐转眸看严太太一眼。

    “那么小父母就离异了,妈妈改嫁,重新组建了家庭,爸爸和哥哥常年在部队,没时间关心她,不管发生什么她都得靠自己,你觉得她不可怜吗?”严太太也转眸看着严先生,愤愤说道。

    严楚斐哑口无言。

    “还好霍冬很爱她,她总算是苦尽甘来了。”接着她又欣慰地笑了笑,由衷为命运坎坷的小姑子感到高兴。

    “霍冬爱她?你知道?!”严楚斐挑眉,不屑冷哼。

    严太太这个笨蛋,伤七仔最重的就是霍冬好么!

    严太太剜了严先生一眼,“你瞎啊?郊游那天你没见霍冬那双眼睛一整天都黏在小七身上的啊?”

    而且霍冬眼底的爱意浓烈得简直可以溺死人。

    如果那都不算爱的话,只怕这世上就没有爱情了!

    手机还在坚持不懈地响着。

    “还是接吧,说不定真有事儿找你呢。”魏可瞟了眼专心开车的严先生,柔声劝道。

    严楚斐眉头一皱,拿起手机直接拒接,然后果断关机。

    为什么不肯接母亲的电话呢,因为他烦死了母亲在他面前说严太太的坏话……

    嗯,母亲已经在他面前嫌弃过严太太很多次了,说严太太配不上他,说严太太不够温柔贤淑,甚至还说严太太对她不够尊重……

    每次都是巴拉巴拉说一大堆,听得他烦死了。

    他严楚斐的太太,除了他自己,容不得任何人来说三道四!

    哪怕是他的父母!

    如果严太太不孝或是犯了什么原则性的错误,被母亲嫌弃倒还说得过去,可严太太什么错都没犯,与母亲见面的时候也是礼貌大方优雅得体,他想不通他如此完美的一个太太怎么就惹得母亲那样讨厌了。

    他疼到心坎里的人儿被人讨厌,简直比讨厌他本人还更让他无法忍受。

    突然,魏可的手机也响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