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霸道土匪爱上我》第050章:你老公一吻值千金呢
    见严先生不高兴了,严太太连忙娇嗲,“哎哟,黑什么脸啊,逗你玩儿的啦——啊……”

    话音未落,一捧水就泼在了她的脸上。

    清凉的溪水突然袭面,激得她惊叫一声。

    “不好意思,手滑。”始作俑者高冷一笑。

    滑你妹!

    明明是故意的!

    魏可怒。

    腾地站起来,她并着双脚往前狠狠一跳。

    噗通——

    水花四溅。

    溅得严楚斐满头满脸的溪水。

    他站起来就伸手去抓她。

    魏可肯定要逃啊,边逃边叫,“啊!不来了不来了……啊,老公我错了……”

    小溪里水位很浅,最深水位不到一米,溪水清澈见底,沁人心脾,在这秋高气爽的天气特别适合嬉闹玩耍。

    魏可慌不择路,下意识地往水里跑。

    可她失策了,水里根本跑不动。

    所以下一秒,她的脖子就被一只手臂勒住。

    他的力道不轻也不重,不至于让她难受,但她也休想挣脱。

    “啊……老公老公,我知道错了,你别勒我……”能屈能伸的严太太,见势不对立马认错求饶。

    严楚斐将严太太的脑袋夹在咯吱窝,垂眸睨着她,阴测测地冷哼,“错了?”

    “嗯嗯嗯,我错了……呜呜呜……啊……”她装哭。

    他的手臂倏地一紧,惩罚她哭得太假。

    被勒得有点呼吸不畅,她气恼地在他腰上狠狠掐了一把,嘟嘴威胁,“严楚斐你再欺负我我可叫我妈了!”

    两人站在水里,水位约莫四五十公分。严太太的脑袋被严先生夹在腋下整个人动弹不得,一副好不可怜的样子。

    听严太太说要喊岳母大人……

    好吧,这个威胁他给满分!

    “回家看我怎么收拾你!”

    他低头在她耳朵上轻轻咬了一口,恶狠狠地切齿,暗示意味儿颇浓。

    其实严甯第一声尖叫就已经引得众人注目了,大家都噙着笑看着他俩在水中嬉闹。

    霍冬除外。

    他笑不出来,因为对恩爱有加的大舅子夫妻俩各种羡慕妒忌恨。

    凭什么六少和他的太太感情就可以一帆风顺,而他和霍太太却这样一直波则不断?

    老天真不公平!

    霍冬艳羡地看着严家夫妇,然后又偷偷去看几步之遥的严甯……

    她明明知道他在看她,可她却像是什么也感觉不到一般,对他饱含深情的炙热目光无动于衷。

    霍冬眼底泛起一抹失落,更不开心了。

    魏家敏看着女儿和女婿之间那股恩爱劲儿,表面平平淡淡没什么反应,心里却是越来越放心了。

    经过一个多月的相处,她对严楚斐的表现很满意。

    从她默认他们的婚姻之后,女儿女婿便三天两头回魏家,陪她吃饭,陪她聊天,陪她散步。

    相处中,严楚斐谈吐得宜,礼貌谦和,有孝心,重责任,综合素质很强。

    其实这些都是次要的,最重要的是,他是真的对可儿好。

    小两口性格都很好强,时常会斗嘴,但每次都是女婿先向女儿低头……

    即便很多时候都不是他的错!

    魏家敏觉得,一个男人能做到这个份儿上便是非常难得了。

    不管他的性子如何霸道,只要他肯服可儿管,就好!

    小溪里,严楚斐在放下回家收拾严太太的狠话之后,就放开了她的脖子,然后转身朝着岸上走去。

    魏可嘟着嘴,鼓着腮帮子,气呼呼地瞪着严先生高大伟岸的背影。

    倏然,她扑上去,朝他背上一跳——

    严楚斐猝不及防,被严太太扑得身子往一边倾斜,很不巧他正好踩在一块很滑的鹅卵石上,脚一歪,便背着严太太双双倒进了水里……

    扑通一声,两个人都成了落汤鸡。

    严楚斐气得要疯。

    慌忙爬起来去扶严太太,把她从水里捞出来后正想骂她两句,哪知他还没来得及开口,倒先听到她充满痛苦的抽气声了。

    “嗤……”

    魏可狠狠蹙眉,从水里站起来后就弯腰捂住左腿膝盖,龇牙裂齿一副好不痛苦的模样。

    严楚斐见状,心里的火立马被吓得烟消云散。

    “怎么了?”他急问,眼底盛满担忧和心疼。

    她没说话,只是捂住膝盖不松手。

    “给我看看!”严楚斐更急了,弯腰去扯她的手,“手拿开!”

    她不肯给他看,可他劲儿大,稍微用力便将她的手扯开了。

    她的膝盖被磕了皮,正往外溢出血丝。

    见他们出了小意外,岸上的人都围了过来。

    魏可一抬眸就看到妈妈已经疾步而来,且担心得脸色微变……

    “严楚斐你还能再笨一点么?还是说你根本就是故意的?”

    她倏地将正在查看伤痕的严楚斐狠狠一推,勃然大喝。

    严楚斐被推得往后踉跄了下,一脸懵逼地看着突然发飙的严太太。

    “你看看你把我磕成什么样了?”魏可很生气,指着自己受伤的膝盖大发雷霆。

    严楚斐很懊悔,心里也在自责,一边伸出双手想去抱她,一边愧疚地道歉解释,“对不起老婆,我不是故意……”

    “你就是故意的!”她怒不可遏地抢断,将他伸过来的手狠狠一把挥开,凶神恶煞与泼妇无异。

    前一刻还温馨甜蜜的气氛,顷刻间就僵到了谷底。

    严楚斐皱了皱眉,无奈地轻叹一声,低声下气地向她连连点头,“好好好,我错了我错了——”

    他边认错边向她再次伸出手去,想将她揽进怀里抱她上岸。

    哪知她不依不饶,躲开他的手,说的话越发尖锐刻薄,“别碰我!连自己老婆都保护不了你说你有什么用?”

    “魏可!!”

    在魏可话音落下的下一秒,一声厉喝从岸上传来。

    是魏家敏……确切的说,是生气的魏家敏。

    嗯,魏家敏生气了。

    本来看到女儿磕伤了她很担心的,可她还没来得及把担忧表现出来,就被女儿的刁蛮任性给气得火冒三丈。

    女婿的婶婶和妹妹今天也在,女儿却这样责骂女婿,叫人家婶婶和妹妹的心里怎么舒坦?

    知道的就说她性子急,不知道还不得认为她是没家教啊?

    而且她如此蛮不讲理,可不就是她这个当妈的没教好么!

    魏家敏站在溪边,目光冷厉地瞪着从头湿到脚的女儿,怒喝,“明明是你自己从后面跳到楚斐的背上才导致你们摔倒的,你还有理了?”

    “是他笨!我才多重啊他就稳不住,不是没用是——”什么!魏可不服地反驳。

    “你还说!!”

    然而她话未说完,就被妈妈疾言厉色地阻断了后话。

    母女俩对峙着,气氛变得剑拔弩张,一触即发。

    严楚斐见状,连忙上前打圆场,主动揽下所有过错,“妈妈,是我的错——”

    “我又没老眼昏花,是谁的错我还会看不清啊?”面对严楚斐时,魏家敏的脸色缓和了许多。

    “算了算了,亲家母,可儿说得也没错,老六这么大个人了连自己老婆都保护不了,的确该骂!”欧晴劝道,同时恨铁不成钢地剜了严楚斐一眼。

    严甯也连忙附和道:“是啊,魏姨,您别生气,也别责怪我嫂嫂了,本来就是我哥不对,我觉得我嫂嫂没骂错。”

    见欧晴和严甯都帮着自己女儿说话,魏家敏更是惭愧得不行。

    魏家敏狠狠瞪着女儿,怒斥,“你自己说,你羞不羞愧?!”

    明明是她的错,夫家人却还站在她这边,她还好意思再闹?

    魏可一言不发,冷着脸就往岸上走。

    目的地是坡上停在公路边的车子。

    成了落汤鸡,得换衣服。

    “可可——”严楚斐连忙要追。

    “别跟着我!!”她回头狠狠瞪他一眼。

    严楚斐僵在原地,皱着眉一脸纠结地看着发脾气的小女人。

    魏可吼完就继续往前走。

    他想继续跟,可刚抬脚,就被岳母大人叫住——

    “楚斐!”

    他回头,看了看明显有话想跟他说的岳母大人,又看了看渐行渐远的严太太……

    “妈妈。”

    他最终选择走向岳母大人。

    魏可离开的那刻,围在岸边的众人很识趣地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继续烧烤。

    只剩严楚斐和魏家敏站在溪边低声交谈。

    “你别太宠她!”魏家敏紧紧蹙着眉头没好气地说道,无奈又气恼地看着女儿的背影,“你看她现在矫情得……都无法无天了!”

    严楚斐闻言,轻轻一笑,情真意切地说道:“没事儿妈妈,我喜欢宠着她,可可是我的太太,我爱她,不宠她我还能宠谁呢!”

    女婿的回答魏家敏给了一百分,但嘴里还是不赞同地轻斥道:“那也不能一味的宠,会把她惯坏的。”

    “放心吧,妈妈,可可只是在我面前骄纵了一点点,在其他人面前她还是很乖的。”严楚斐微微笑着,说起严太太字里行间都透着爱意,浓烈得让人无法忽视。

    “所以我让你不能太惯着她,日子是你们两个人在过,她这样一直欺负你,你就不觉得委屈辛苦?”魏家敏有点心疼眼前的傻大个了。

    “不啊,不辛苦的,我就想让她欺负我一辈子。”严楚斐用力摇头,表示自己很好,表示自己很喜欢现在这种状态。

    魏家敏无话可说了。

    她想,自己女儿上辈子一定会拯救了银河系,所以这辈子才有幸嫁给一个对她这么好的男人。

    至此,魏家敏算是彻底接受了严楚斐是她女婿的事实。

    “妈妈,我去哄哄她。”

    严楚斐一直盯着严太太离去的方向,估摸着岳母大人说得差不多了,连忙请示要求离开。

    “嗯。”魏家敏点了点头。

    女儿能找到一个如此爱她的男人,她深感欣慰。

    得到岳母大人的首肯,严楚斐立马朝着路边的车子跑去。

    “可可。”

    他敲了敲后座的车窗,然后拉开车门,上车。

    魏可已经换好了衣服,背对着他,对他的呼唤置若罔闻。

    “老婆——”

    他小心翼翼地又唤,大手扶在她的肩上想要将她扳过身来与他面对面。

    然而他的手刚刚触上她的肩,她却倏地主动转过身来……

    严太太扑进严先生的怀里,狠狠吻上他的唇,热烈又激狂。

    他愣了一秒,紧接着立马反应过来,收紧双臂将她紧紧扣在怀里,与她互动……

    一吻结束,严太太向严先生伸出小手。

    “干吗?”严楚斐不明所以地看着似是想要向他索要什么的严太太。

    “演出费啊!”魏可挑眉瞪眼,沙哑的声音理直气壮。

    没错!

    她演戏呢!

    刚才她受伤,看到妈妈脸色变了,怕妈妈责怪严先生护妻不利,很机智地先发制人……

    瞧!妈妈现在对严先生多好啊!

    看着伸到面前的小手,严楚斐哭笑不得。

    低头在她手心里亲了一口,他说:“不是给你了么。”

    给了?

    魏可转头看了看,什么也没发现,蹙眉嘟嘴,“哪儿啊?”

    严楚斐二话不说扣住严太太的后脑,凑上去就在她唇上亲了一口,说:“这个啊!”

    “你——”魏可一愣,气也不是恨也不是。

    他噙着魅笑,冲她挤眉弄眼,大言不惭地说:“你老公一吻值千金呢!”

    “臭不要脸!”严太太闻言,狠狠一把推开他的脸,哭笑不得地大骂。

    还一吻值千金?

    谁要啊?

    谁特么敢要啊?!

    他再敢跟别的女人有这种接触的话,他就给她有多远滚多远,永远别再出现在她面前!

    被严太太骂不要脸,严先生不怒反笑。

    “嗯,要你就好!”他笑着点头,与她额头相抵,在她唇上哑声低喃。

    她佯怒闪躲,不给他亲。

    可他霸道至极,偏要凑过去,吻她一遍又一遍……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得到了双方家长的支持和认可,严先生和严太太又确定了彼此的心意,日子便过得如同泡在了蜜罐里,除了甜还是甜。

    浓情蜜意,恩爱缠绵,简直羡煞旁人。

    然而,就在魏可觉得自己会跟严先生一直幸福到老时,却突生变故……

    再过一周外公生日,魏可拉上严楚斐逛商场,给外公买礼物。

    虽然外公只是小生日,但每年妈妈和外公的生日她都会用心挑选礼物送给他们。

    逛了半天,终于把礼物买好,严先生和严太太手牵着手,准备打道回府。

    “等等,我去下洗手间。”

    途经公共洗手间时,严楚斐将手里装着礼物的小袋子递给严太太,柔声说道。

    “好啊,我去那边等你。”魏可接过袋子,指了指对面的商铺。

    “嗯,别乱跑。”他点头,不忘叮嘱她注意安全。

    “知道了。”

    在严楚斐进入公共洗手间后,魏可左看看右看看,慢悠悠地闲逛着。

    走着走着,她突然全身一紧,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袭上心头。

    又来了……

    那种有人偷看她的惊悚感又来了。

    最近几天,她总感觉有人在暗处偷窥她,可当她定睛去看,却又什么都没发现。

    她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太敏感了,或者根本就是感觉出现了错误,所以在不确定的情况下她也没办法跟严先生说。

    魏可顿住脚步,站在一个玻璃橱窗前,看似在欣赏橱窗里的服装,实际却是想利用玻璃的反射去观察自己身后可又什么可疑的人。

    然而看来看去,还是一无所获。

    微微蹙眉,她悄然攥紧双手,心,莫名泛起一丝不安……

    没了再逛下去的*,她决定回去洗手间门口等严先生。

    “哎呀!”

    哪知一转身,一个小孩子就撞在了她的身上。

    是个小男孩,约莫四五岁的样子,长得非常可爱。

    看着小男孩稚嫩的脸庞,魏可对其莫名有种似曾相识的熟悉感……

    她紧紧蹙眉,仔细回想。

    可想来想去,她又想不起这丝熟悉感到底是从何而来。

    魏可无大碍,但小男孩却被反弹得摔在了地上。

    “对不起对不起,小朋友你有没有事?有没有摔着?”她见状,忙不迭地弯腰去扶小男孩,担忧又愧疚地急问道

    虽然是小男孩自己撞上来的,但作为一个成年人,尊老爱幼是最基本的做人原则。

    小男孩坐在地上,瘪着嘴望着她,一副要哭不哭的可怜模样。

    魏可生性善良,见到弱者就心生怜悯,且对小萌物向来没有抵抗力。

    于是眼前这个集弱者和小萌物为一体的小男孩,立马就俘虏了她的心。

    “疼不疼?”

    她蹲下去,将小男孩扶起来,一边轻轻拍着他裤子上的灰尘,一边关切地问道。

    小男孩还是不说话。

    “你叫什么名字?怎么只有你一个人?你的爸爸妈妈呢?”魏可左右转头看了看,不见小男孩有陪同的大人,不由微微蹙眉。

    小男孩不哭不笑,不点头也不摇头,只是盯着她看。

    “你是跟爸爸妈妈走散了吗?需要阿姨帮你报警吗?”魏可一边问,一边拿出手机准备找警察蜀黍帮帮忙。

    却在这时——

    “小少爷!”

    一个中年妇女气喘吁吁地跑过来,一把将小男孩紧紧抱在怀里,“小少爷你怎么跑这儿来了啊?我到处找你呢,急死我了你……”

    魏可目光锐利地打量着抱起小男孩的中年妇女,跟着缓缓起身。

    中年妇女对魏可笑了笑,然后抱着孩子就要走。

    “等等!”魏可喊道,一个箭步上前挡在中年妇女的面前,然后盯着小男孩,问:“小朋友,你认识她吗?”

    现在拐小孩子的挺多,她得问清楚才能安心。

    小男孩点了点头,一双小手抱着中年妇女的脖子。

    小男孩这样的举动便足以说明,他与这中年妇人是认识的。

    刚才这妇人跑过来时喊了声“小少爷”…那应该是这小男孩家的佣人。

    魏可想,这孩子一直不说话,也许是生理上有缺陷吧……

    中年妇女见魏可得到答案之后没有再说什么,就抱着小男孩离开了。

    “看什么看这么出神?”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