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霸道土匪爱上我》第049章:活该
    前不久,霍冬中了枪,一度停止呼吸,是严甯在他耳边骗他说只要他醒过来她就嫁给他,然后他就活过来了。

    好不容易抢救过来,现在霍冬的身体都还没痊愈,正在康复阶段。

    自己的干儿子以前很混,伤了小七的心,这事儿欧晴是知道的。

    可其实这两个孩子都很命,欧晴最心疼的就是他们。

    他们明明相爱,却又总是在相互伤害……

    严甯和霍冬之间那点儿事,魏可听说过,但因为并不了解来龙去脉所以也不便插嘴,只是默默听着。

    见严甯明显一副抵触的模样,欧晴轻叹一声,逮着机会就为霍冬求情,“小七啊,其实有些事,冬子也是迫不得已……”

    “婶婶,楠楠尿了!”

    不等欧晴把话说完,严甯突然喊道。

    本以为是严甯想转移话题,欧晴随意转眸一看,哪知自家儿子还真是尿了……

    “啊啊啊!严萧楠!我跟你说了多少次,想尿尿了要说话,你看你尿了魏阿姨一身……”欧晴忙不迭地脱下手套,一边气急败坏地哇哇大叫,一边朝着魏家敏跑过去,“对不起啊亲家母,你看这……”

    “没关系没关系!擦擦就好,童子尿带好运的,哈哈哈……”魏家敏毫不在意,心情愉快地哈哈大笑。

    “真是太不好意思了。”欧晴将儿子从魏家敏的怀里抱过来,尴尬不已,恨不得抽儿子一顿屁股。

    “没事儿,自家人不用这么见外。”魏家敏笑着摇头,扯出两张抽纸轻轻擦拭着腿上的尿渍。

    欧晴一听这话,放心了,忙不迭地点头赞同,“对对对,自家人,不见外不见外。”

    魏家敏笑米米地看着粉嘟嘟的小家伙,越看越喜欢。

    她忍不住想,可儿生的孩子肯定也会跟这个小家伙一样漂亮可爱的吧。

    严家的基因好,他们魏家的也不差,瞧瞧可儿和楚斐两个人长得多登对啊!

    怎么办?她越来越期待自己的小外孙了耶!

    魏家敏越想越激动,决定一会儿找自己女儿谈谈,让他们小两口尽快给她生个大胖孙子。

    严萧楠被妈妈抱着,津津有味地吮着自己的手指,好奇地看着冲自己笑得合不拢嘴的魏家敏。

    小家伙不认生,看谁都欢喜。

    “臭小子,不听话信不信我揍你?”

    欧晴在席垫上坐下来,一边给儿子换小裤子,一边愤愤责备,虽然小家伙根本听不懂。

    “亲家母你别这样,楠楠还是孩子,你这么凶会吓着他的。”魏家敏帮忙搭手,心疼懵懂无知的小家伙。

    欧晴却大摇其头,无奈又气恼,“他皮得要死,除了他爸爸啊,谁都不怕的。”

    “哈哈哈,那看来总统大人还是很有威严的嘛。”魏家敏哈哈大笑,不由脑补着严谨尧骂儿子的画面。

    不过她挺好奇,老来得子的严谨尧会舍得骂这个宝贝儿子?

    “嗯,严谨尧对孩子挺严厉的。”欧晴撇嘴,嫌弃那个霸道至极的男人。

    魏家敏的笑容更深刻了一分,眼底泛着一丝羡慕。

    以前觉得严家四爷是那么高不可攀的存在,今日与其夫人一聊,发现再怎么神话一般的男人,其实私底下也有着普通人的一面。

    总统夫人如此平易近人,着实让人受宠若惊。

    这边——

    魏可和严甯把食物串好,严甯做收尾工作,魏可则走向一旁。

    很快魏可又回到严甯身边,一只手里拿着一瓶矿泉水,两只手同时递到她的面前,“小七。”

    “谢谢嫂嫂。”严甯随手接过一瓶水,拧开盖子喝了一口。

    “这瓶冬子的,你拿去给他。”魏可另一只手里的矿泉水并未收回,依旧递在严甯的面前。

    严甯一怔,脸色微僵。

    她不动,一脸“嫂嫂你直接拿过去不可以吗为什么非要多此一举让我拿过去”的表情……

    “我要拿给你哥。”魏可一眼看穿她内心所想,说。

    严甯立马道:“我给我哥——”

    “他是我男人!”魏可抢断。

    “我知道啊。”严甯点头,心道他是你男人但也是我亲哥啊,我拿水给他有什么不合适的吗?

    魏可勾唇,甜甜一笑,不紧不慢地说:“小七,自己男人自己照顾,怎可假手于人?”

    说完,魏可将手里的矿泉水强行塞在严甯的手里,然后转身又拿了两瓶水径直朝着严楚斐走去。

    “……”

    严甯嘴角抽搐,无语地看着嫂嫂的背影。

    自己男人……

    垂眸看着手里的矿泉水,感觉自己像是拿着一个烫手山芋,扔不是,不扔也不是。

    烦人!!

    今天的天气虽然还算凉爽,可又是搬重物又是生火装烤炉的,一番折腾下来,严楚斐和霍冬都热得满身大汗。

    两人都脱了衬衣,仅穿着背心,结实的肌肉显露无疑。

    严楚斐的背心是米灰色,霍冬是迷彩,不同颜色却同样迷人。

    其实迷人的不是背心,而是他们那傲人一等的身材。

    魏可不由默默感叹,这当过兵的男人啊,就是帅!

    她觉得吧,这两男人简直可以去卖肉了,身材这么好,肯定能卖很多钱!!

    两个烧烤炉,严楚斐和霍冬一人负责一个。

    两人坐在各自的烧烤炉前,做烧烤前的最后准备。

    “老公,你热不热啊?”

    走到严楚斐的身边,魏可问。

    “你说呢?”严楚斐抬眸,无语地瞥了眼明知故问的严太太。

    没见他满头满脸的汗吗?背心都已经被汗水沁湿掉了好吗!还问!

    魏可咧嘴一笑,“来来来,张嘴,我知道你热了渴了,所以特意过来喂你喝水的。”

    她边说边将矿泉水的盖子拧开,用下巴点了点他,示意他抬头张嘴。

    严楚斐二话不说,仰起头,大大地张开嘴。

    魏可一边用袖子轻轻擦着他额头和脸上的汗,一边将瓶子里的水慢慢倒进他张开的嘴里。

    当魏可和严楚斐正是浓情蜜意的时候,严甯也拿着矿泉水走到了霍冬的身边。

    严甯有些心不在焉,所以她没有注意到哥哥嫂嫂在秀恩爱,如果她早看到的话,是绝对不会选择在这个时候来到霍冬身边的……

    她面无表情,一言不发,直接把手里的矿泉水递到霍冬的眼前。

    霍冬抬眸看着霍太太……

    嗯,她现在是霍太太了。

    终于是他的霍太太了!

    虽然是被他逼的,不过管他呢,只要她成为了他的妻子就够了!

    霍冬看了眼脸色冷然的小女人,然后又转眸,满眼羡慕地看了看严楚斐和魏可。

    同样是夫妻,人家就可以那么甜蜜,再看他和霍太太,却跟仇人似的。

    这日子……真苦。

    在霍冬转眸看向严楚斐和魏可时,严甯也下意识地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

    见到哥哥嫂嫂正恩爱甜蜜,严甯立马收回目光,装作一副什么都没有看到的样子。

    霍冬想,众目睽睽之下,自己提点小要求,霍太太应该不会不给面子吧……

    “我手很脏,你能帮我拧开吗?”于是他鼓足勇气,摊开脏兮兮的双手给她看,眼巴巴地望着她小心翼翼地说。

    严甯想一瓶水敲霍冬头上。

    他那点小心思她岂会不明了?

    不就是看到嫂嫂喂哥哥喝水,他也想要那样么!

    可他也不想想,哥哥和嫂嫂的感情有多好,哪是他们这种怨偶可以相比的?

    霍冬坐在烧烤炉前的塑料凳上,满怀期待地看着严甯,可严甯半天不动,只是极冷极冷地看着他。

    看得他心灰意冷。

    低头,掩饰着眼底的失落和伤心,他像是赌气一般,小声呐呐,“如果你不愿意……那我就不喝算了……”

    其实他很渴。

    从市区到郊外,然后到了目的地又搬东西又弄烧烤架,忙了一上午到现在他一口水都没来得及喝。

    严甯也知道霍冬很渴。

    因为他的唇很干,严重缺水的那种。

    既然渴那就喝水啊,干吗非要她喂?她不肯喂他,他居然还说什么他不喝了……

    怎么着?威胁她啊?

    不喝拉倒!

    吓唬谁呢!!

    反正渴的又不是她!

    严甯想转身走人,懒得理他这个神经病。

    心里明明想着要走,哪知双脚却不听大脑使唤,一步也挪动了。

    严甯觉得压力山大。

    因为这会儿有好几双眼睛正默默关注着她和霍冬。

    嗯,哥哥嫂嫂和婶婶,都在偷看她和霍冬的一举一动……

    她敢肯定,如果她不喂霍冬喝水,婶婶幽怨的目光会追随她一天!

    默默叹了口气,严甯想,既然出来玩儿,还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吧……

    暗暗磨了磨牙,她只能妥协。

    严甯冷着小脸,拧开瓶盖——

    霍冬立马向她张开嘴。

    严甯满脸黑线。

    瞧!

    被她猜准了吧,他就是想她喂他!

    不要脸!!

    严甯看到霍冬还敢得寸进尺,心生怒气,直接将瓶子垂直倒竖,把水往他嘴里倒——

    “咳咳咳……咳咳……”

    她倒得太猛,直接把他呛了。

    这个结果让所有人都始料未及,严甯一脸懵逼地看着被呛得剧烈咳嗽的霍冬,愣在当场。

    霍冬被呛得很严重,一张俊脸憋成了绛紫色,咳得上气不接下气。

    “小七,你快帮冬子拍拍背啊,你想呛死他么!”

    魏可看不下去了,冲着回不来神的严甯大喊。

    严甯如梦初醒,慌忙跑到霍冬身后去拍他的背。

    不停的拍,不停的拍,吓得心脏噗通噗通地乱跳。

    “没没……没事吧?”她紧紧皱着眉头,眼底划过一丝懊恼,磕磕巴巴的声音里有着一丝不易觉察的担忧和焦急。

    “咳……咳咳……”

    霍冬的回应是又一阵猛烈的咳嗽。

    他边咳边目光哀怨地看着她,仿佛在控诉她的狠心……

    严甯心里闷闷的,目光撇向一边,不敢与他对视。

    他那可怜巴巴的眼神让她觉得心烦,所以眼不见为净,不看心便不乱。

    这边——

    魏可轻轻吁了口气,几不可闻地呐呐:“小七这心有点狠啊……”

    “五十步笑百步,你还不是一样!”严楚斐瞥了严太太一眼,没好气地冷嗤。

    “我?”魏可指着自己,瞠大双眼像是听见了天方夜谭,不服地嘟嘴,“哪有?”

    “我们每次吵架,你哪次让我好过过?!”严楚斐愤愤埋怨,想起之前跟严太太闹别扭的那段时间就心惊胆颤。

    被她折磨怕了。

    有时候女人狠起心来真的比男人更绝情,说放下就放下,说不理就不理,轻而易举就能将男人逼入绝境。

    “胡说!我什么时候对你狠心了?”严太太矢口否认,严重不服。

    她就是心不够狠,她要是狠心上次听说他出了车祸就不会疯了似的赶去C市了好么!

    “我懒得说,你自己想去!”严楚斐不屑地撇撇嘴,表示旧事不愿再提。

    嗯,他不想翻旧账,翻来翻去万一又跟严太太闹崩了岂不傻逼了么。

    严先生叫严太太自己想,可严太太懒得想,而是转眸偷偷去看严甯和霍冬……

    确切的说,她是在看霍冬。

    当她的目光在霍冬身上停留了五秒之后——

    “看什么看?!”

    严楚斐腾地站了起来,整个人挡在魏可的面前,将她的目光生生隔断。

    他没好气的冷喝声中充满着浓浓的醋味儿,一脸不爽地冷冷瞪她。

    她抬头看他,见他醋意横飞,满心甜蜜的同时又有些忍俊不禁。

    严先生吃醋的样子超可爱,她最喜欢了。

    还敢笑?

    严楚斐恼羞成怒,眸光一凌,低头就要去咬她的唇……

    大庭广众之下,尤其一半都是长辈,魏可当然不会让他得逞。

    脑袋一偏,躲开他的嘴,她眉眼弯弯地噙着甜蜜的笑靥,伸手挽住他的胳膊。

    严楚斐也只是做做样子吓唬严太太的,当然不会放肆到真当着长辈们的面亲她。

    她挽着他的手臂将他往几米之遥的小溪边拉去,他的手脏死了,拉他去溪边洗洗。

    “有点同情霍冬。”魏可小声说道。

    “同情他什么?”

    站在溪边,严楚斐不悦地瞪着严太太,脸上是大写加粗的嫉妒。

    “他那么爱小七,小七却不理他。”魏可说,蹲下来扯了扯他的裤管,示意他也蹲下来。

    那么高大强壮的男人,被一个小女人吃得死死的,看着真是……怪让人心疼的。

    魏可的脑海里浮现出刚才霍冬看严甯的那个眼神,那么委屈,那么哀怨,那么悲伤……

    真是可怜死了!

    “他活该!”

    严楚斐往下一蹲,一边把手伸进水里使劲儿搓洗着染在手上的碳灰,一边没好气地冷哼道。

    “为什么活该?”她蹙眉不解。

    “做错了事自然要付出代价!”

    严楚斐是没办法同情霍冬的,因为霍冬曾做了许多伤害七仔的事,作为七仔的亲哥哥,他没揍他就算不错了,所以同情就别妄想了。

    魏可不再作声。

    是啊,做错了事肯定是要被惩罚的,自己做的孽,怪不得任何人。

    其实小七肯给霍冬脸色已经是很仁慈了,如果小七对他始终冷漠,于霍冬来说那才是最大的悲哀。

    在爱情里,最重的惩罚不是疾言厉色,而是无动于衷。

    当你无论做什么说什么都再也激不起她内心的波澜时,那就只能说明——她不爱你了!

    你是那么那么的爱她,那么那么的想要挽回她的心,可她不爱你了……

    这是一件多么让人悲痛的事啊!

    魏可转头,又朝着霍冬投去同情的目光。

    虽然小七对他不是无动于衷,但每天这样被嫌弃也挺戳心窝子。

    “又看!”

    看了没两秒,脸颊就被一双大手捧住,掰了回去。

    一定睛,就对上严先生愤愤的目光。

    魏可咧嘴一笑,“老公,你看霍冬多可怜啊,所以你要乖,千万别跟他犯同样的错误哦,要引以为鉴哟!”

    “啊呸!什么引以为鉴!你知道他犯了什么错么就瞎说?!”严楚斐狠狠剜了严太太一眼,“还有,少拿我跟他比,我才没他那么蠢!”

    与霍冬犯同样的错?

    永远都不可能好么!

    霍冬错在把七仔带去医院流产,而他恨不得严太太立马给他生个小公主,所以他怎么可能会犯霍冬那种低级错误?

    “他犯了什么错啊?”魏可好奇地问,一副兴致勃勃的模样。

    严楚斐俊脸一沉,“你对他就这么有兴趣?”

    呃……

    魏可想发个微博,标题——

    家有妒夫肿么破?在线等!急!!

    用力抿了抿唇,魏可笑得不怀好意,坏坏地冲严先生眨了眨眼,说:“其实我是对小七有兴趣。”

    刻意压低的嗓音,暧昧十足。

    “……”严楚斐脸如玄铁。

    她又提这茬?

    犹记得七仔和严太太第一次见面时,是在他的办公室里。

    七仔去公司找他,没敲门就闯了进去,而当时他正把严太太抵在墙上狠狠的吻……

    那天他和严太太好像是闹了点小矛盾,具体是什么矛盾他已经不记得了,反正是件很小的事,一言不合就杠上了。

    吵了几句她一脸不想搭理他的样子转身要走,他气得跳起来就被她推墙上,惩罚般将她往死里吻。

    正是激烈时,七仔闯了进来。

    然后七仔就呆呆地看着严太太,看得回不来神,看得移不开眼。

    明显是被中性打扮的严太太给迷住了。

    嗯,穿西装的严太太很俊很帅,攻气十足。

    她的身上像是有股魔力,不止能吸引男人,连女人也经常被她迷得神魂颠倒。

    所以自打她嫁给他之后,他就开始防男防女……不!确切的说,男女老少他都得防!

    他不知是该怪自己占有欲太强,还是该怪她太招惹喜欢,竟让他如此没有安全感。

    若是半年以前,打死他他都不会相信自己会有缺乏安全感的一天,更不会相信自己会对一个女人如此在乎。

    他想,这大抵就叫“世事难料”吧!

    不过这种世事难料,他喜欢!

    见严先生不高兴了,严太太连忙娇嗲——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