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霸道土匪爱上我》第048章:愿意去相信
    用力抿了抿唇,严楚斐有点没辙了,只能说:“妈妈,可可爱我!”

    “她更爱我!”魏家敏毫不客气地呛回去。

    严楚斐脸色一僵。

    好吧,岳母大人你赢了!!

    暗暗吁了口气,隐忍着心里的狂躁,他强颜欢笑,“所以啊,我们两个都是可可最爱的人,您真的忍心让她夹在我们中间左右为难吗?”

    “你心疼她?”魏家敏斜睨着严楚斐,挖坑给他跳。

    “当然心疼啊!”严楚斐点头如捣蒜,一时不察,扑通一声就跳坑里去了。

    魏家敏笑得和蔼可亲,“那你退出啊!”

    他一愣。

    “你退出她就不用夹在我们中间了,更不用如此为难了。”魏家敏笑米米地看着一脸菜色的女婿,心情愉快。

    呃……

    严楚斐嘴角抽搐,哑了半晌才找到自己的声音,急切地说道:“可是妈妈,我爱可可,我不能没有她!”

    “关我什么事?”魏家敏瞥他一眼。

    这一瞬,严楚斐终于可能确定,严太太那气死人不偿命的本事,完全就是遗传自岳母大人!

    见过许多毒舌机智的女人,但眼前的岳母大人绝对是最厉害的那一个。

    姜,果然是老的辣!

    “在心里骂我?”

    严楚斐正在心里默默腹诽,突然听到岳母大人冷飕飕地冒出一句。

    他吓得连连摇头,“当然没有!”

    魏家敏并未揪住这个话题不放,放下二郎腿,垂着眸动作优雅地拍了拍膝上的灰尘,头也不抬地淡淡吐字,“严楚斐,我真的不喜欢你!”

    “对不起,妈妈,没能让您喜欢是我的错,但我会努力争取在今后的日子里让您尽快对我改观!”严楚斐憋屈又无奈,活这么大从来没对谁如此低声下气过。

    终于明白当今社会为什么越来越多的单身狗了。

    优秀如他娶个媳妇儿过日子都如此之难,更别说其他男人了好么!

    严楚斐心里在吐槽,表面却冷静从容,一字一句自信满满。

    魏家敏缓缓抬眸,目光复杂地看着严楚斐,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我喜不喜欢你不是最重要的——”

    “妈妈您放心,我会一辈子对可可好!”

    严楚斐不等岳母大人把话说完,就像是知道她后面会说什么一般,抢先一步信誓旦旦地向她保证道。

    魏家敏觉得自己女儿爱上的男人的确不是一般男人可以相提并论的。

    传闻果然不假,名震帝都的六阿哥果真是精明又狡猾。

    她的话还没说完呢,他就把她后路给堵了,让她找不到理由再继续刁难他。

    罢了罢了!

    常言道,女大不中留,留来留去留成仇!

    女儿现在整颗心都在他的身上,她再阻挠也无济于事,一不小心说不定还会适得其反。

    撇开他曾经那段恋情不谈,平心而论,他跟可儿的确是挺般配的……

    好吧,也许真的是她杞人忧天了。

    女儿说得对,每个人都有过去,何必总揪住别人的过去不放呢?

    嗯,罢了,随他们吧……

    “那就希望你能说到做到吧。”魏家敏用力抿了抿唇,无奈妥协。

    严楚斐双眼骤然一亮,欣喜若狂。

    岳母大人这是……同意了?

    嗯,应该是同意了。

    “一定!!”严楚斐立马点头,眼底眉梢有着掩饰不住的喜悦。

    即便他一再保证,可魏家敏还是不太放心。

    “严楚斐,在我这里,你只有一次机会,我女儿她爱你,也许你犯了错她会原谅你一次又一次,可我不会!有天你若伤了她,我将永远不会再认同你,你懂我的意思吗?”

    魏家敏神色严肃,目光犀利地盯着严楚斐,听似平静的语气实际上压迫性十足。

    “我懂!”严楚斐更用力地点了点头。

    “那就好自为之吧!”

    他太听话,此次会面的表现让她无可挑剔。

    “谢谢妈妈您能给我机会,我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严楚斐内心沸腾,喜上眉梢。

    突然——

    呯地一声。

    办公室的门被挤开,一个纤瘦的身影踉跄着进入办公室内。

    是魏可。

    刚才她虽然出去了,但并未离开,而是在外面趴在办公室的门板上偷听……

    听得太出神,一不小心就把门给挤开了,她一时稳不住便整个人都扑了进来。

    “妈!”

    魏可进入办公室就冲着妈妈大喊一声。

    那高亢的声音显示她跟严楚斐一样激动欣喜。

    魏家敏淡淡睥睨着朝自己飞奔过来的女儿,蹙眉嫌弃。

    “妈妈我爱你!”魏可对妈妈充满嫌弃的目光视若无睹,直接扑上去一把抱住妈妈,红着眼万分感激地大喊道。

    “爱我?”魏家敏瞥了女儿一眼,凉飕飕地吐字。

    “嗯嗯嗯!我爱你!超级无敌爱你!!”魏可在外面偷听到妈妈默许了她和严先生的婚事,整个人都快高兴疯了。

    “我若现在让你们马上去离婚,你还爱我吗?”魏家敏冷笑一声,毫不留情地往女儿头上泼了一盆冷水。

    严楚斐大慌,本已是胜利在望,生怕再事有变故。

    魏可闻言,也是一愣。

    “妈——”连忙紧紧抱住妈妈的手臂,拉长尾音使劲儿撒娇。

    魏家敏唇角的冷笑更甚,气恼地将自己的手臂从女儿的怀里扯出来,“瞧!这就是你对我的爱,如此经不起试探!”

    “魏家敏女士,您别这样嘛……”魏可硬着头皮继续娇嗲,可怜兮兮地拉着妈妈的衣角,轻轻地摇啊摇。

    无奈,魏家敏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

    深深看着女儿,她格外严厉地警告道:“魏可,别以为我暂时同意你们在一起就万事大吉了,你们最好给我好好过,往后若敢吵闹折腾,立马离,免得膈应我!”

    “妈妈您放心,我跟可可一定会好好的!”

    魏可还没来得及表态,严楚斐就上前一步伸臂揽住严太太的肩,与她一同面对着妈妈,字字坚定地保证道。

    魏家敏觉得事已至此,自己该说的都说了,该做的也都做了,他俩能不能白头到老就看他们自己的造化了。

    什么都不想再说了,魏家敏拿了包准备走人。

    “妈妈,一起吃个饭吧!”

    刚走两步,严楚斐就急喊道。

    “不用!”她头也不回地一口回绝。

    不是不愿意,而是家里于阿姨已经准备了晚饭。

    “妈,我送你。”

    见妈妈去意已决,魏可连忙喊道。

    魏家敏置若罔闻,也不管女儿会不会送,径直朝着办公室外走去。

    魏可喊完,并未立马跟上妈妈,而是转头在严楚斐的唇上狠狠亲了一口。

    亲了一口还觉得不够,双手捧住他的脸,又亲了一口……

    两口,三口,四口……

    她眼眶微红,亲了一下又一下,就觉得太激动太开心了!

    妈妈同意了,所有问题都迎刃而解了,她终于不用夹再他们中间左右为难了。

    真好真好!

    严楚斐眉眼弯弯,满心欢喜,面对严太太的主动,欣然接受。

    魏家敏在出门之际,眼角余光瞟到自己女儿踮起脚尖去吻女婿的画面,大摇其头。

    瞧她那副得意忘形的高兴模样,可真是……没出息!

    魏家敏进入电梯,在电梯门即将关闭的那刻,魏可快速挤进了电梯里。

    “妈,谢谢你!”

    魏可进入电梯就一把抱住妈妈,一边感激道谢,一边在妈妈的脸颊上重重亲了一口。

    啵儿的一声……

    格外响亮。

    “走开!别弄得我一脸口水!”魏家敏轻轻推了女儿一下,蹙着眉嫌弃地用力擦了擦脸颊。

    “不走不走,我就要粘着你。”魏可像个孩子般紧紧抱着妈妈的手臂,脑袋搁在妈妈肩上,使劲儿撒娇。

    魏家敏哭笑不得,又爱又恨。

    电梯缓缓下降,魏家敏在短暂的沉默之后,屈指在女儿的额头上轻轻弹了一下,淡淡开口,“我说的话都听到了?”

    “啊?”魏可抬头一脸茫然地望着妈妈,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哦……嗯,听到了。”

    她一直趴在门上,把他们的谈话一句不漏地听在了耳朵里。

    “他说他爱你,会对你好一辈子,你信吗?”魏家敏转眸,神色严肃地看着女儿,问。

    魏可想了想,说:“我愿意去相信!”

    嗯,“愿意”。

    世间事,千变万化,谁也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承诺”在“现实”面前往往显得苍白而无力……

    她不是三岁孩子,早过了“有情饮水饱”的天真年纪,她相信此刻的严楚斐是爱她的,但“一辈子”这三个字太遥远了。

    平心而论,她不信,但为了爱,又愿意去相信。

    他会不会一辈子对她好毕竟是件未知数的事,结果是好还是坏几率各占一半,她当然会选择积极向上的生活态度,毕竟相信自己的伴侣,也等于是相信自己。

    人,不怕一无所有,最怕的是没有自信!

    魏可有这个自信!

    她自信就算有天跟他分开了,她一个人也照样可以活得风生水起。

    或许会难过,或许会有一段时间很痛苦,不过既然现在义无反顾的爱了,那就必须得勇敢承担今后可能会降临到头上的伤和痛。

    爱情不可能永远只有甜,它还有其他别的滋味,比如酸,比如苦……

    魏家敏目光锐利地盯着女儿,“万一有天他失言了呢?”

    “那我就不要他了呗!”魏可勾唇一笑,云淡风轻地说道。

    “就这样?”魏家敏挑眉,半信半疑。

    女儿性格强势,但也内心柔软,是个重情重义的女孩子,倘若哪天她真的被伤害了,她是否真能做到如此刻所说的这般洒脱?

    如果严楚斐的前女友不是莫念骄,如果不是非常了解那一家人……魏家敏可能也不至于如此担忧。

    就是因为太了解那一家人的品行,所以她才不得不担心……

    魏可牵起妈妈的手,安抚般轻拍妈妈的手背,说:“在这个世上我并非只有他,我还有你和外公呢!有朝一日他若敢对不起我,把他踢了便是,没他我照样能活!”

    嗯,她不是那种会为了爱情去寻死觅活的女人,因为她有自己的骄傲和尊严,她不会允许自己为了一个不值得的男人而变得那么低贱。

    当然,她并非真的没心没肺,她肯定也会痛不欲生,肯定也会伤心流泪,可她相信自己最终会好起来的。

    女儿都把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了,魏家敏觉得自己已经没什么好说的了。

    孩子大了,有自己的想法和决定,当妈的再担心也不可能永远陪伴在她身边,只要她有这种敢爱敢放的思想觉悟,就够了。

    人的一生太漫长,不可能永远一帆风顺,只要跌倒了懂得爬起来继续前行就好。

    “真想跟他在一起?”魏家敏深深看着女儿,最后一次问。

    魏可重重点头,坚定不悔,“妈,请相信你女儿的眼光!”

    魏家敏重重叹了口气,一下一下地点头,这才算是真正同意了。

    母女俩手挽着手从电梯里出来,径直朝着停车的方向走去。

    “可儿,这条路可是你自己选的。”魏家敏边走边说。

    “嗯,我自己选的!”魏可点头,跟着妈妈的步伐。

    “既然如此,那不管前方有多少困难等着你,你都得给我咬牙坚持,不可轻言放弃,懂?”魏家敏严肃地说道。

    有些事,要么别做,做了就不能轻易认输!

    认输……

    妈妈的话别具深意,知母莫若女,魏可秒懂。

    “懂!”她响亮应答,铿锵有力。

    见女儿从始至终态度都是如此坚定,一副义无反顾的模样,魏家敏心里五味陈杂,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

    食指在女儿的脑门上轻轻戳了一下,魏家敏不解又无奈地轻斥道:“帝都这么多年轻有为的好青年,你说你怎么就偏偏把他看上了呢?”

    “因为他是最优秀的啊!”魏可毫不犹豫地答道,单手捧脸笑得无比甜蜜。

    “……”魏家敏撇嘴嫌弃,无语地斜睨着女儿。

    这么恬不知耻地夸赞自己老公,也不怕别人笑她王婆卖瓜?

    接收到妈妈不以为然的目光,魏可调皮地冲妈妈挤眉弄眼,“妈妈,难道你真的不觉得我跟他超级般配吗?你看他那么英俊帅气,我又如此貌美如花……喂,妈你干吗走那么快?你走慢点啦,妈……妈你听完说完嘛……”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周末,郊外。

    幸福的时光总是过得特别的快,一眨眼,一个月就过去了。

    初秋。

    见天气不错,不冷不热,严楚斐提议郊游,以增进家人之间的感情。

    于是他们接上外公,叫上严甯和霍冬,还有妈妈和汤叔,还有婶婶和小太子……

    四叔日理万机,自然是没时间跟他们一起。

    不过话说回来,四叔严谨尧没时间来也好,免得四叔来了那保镖一摞一摞的跟着,只怕也根本享受不到野外的自由和乐趣。

    他们选了一个有小溪的地方,有山有水好风景,四周还格外凉爽安静。

    然后开始分工合作。

    严楚斐和霍冬组装烧烤炉,汤琨烧炭生火,魏可、严甯和欧晴三人串食物,魏家敏则负责带小太子玩耍以及陪伴老父亲魏世焘。

    男人们沉默干活,女人们比较话多,边干活边聊天。

    “可儿,你跟老六都不小了哦,有些事可得抓紧点。”欧晴一边串排骨,一边对身边的魏可轻轻说道。

    “啊?”魏可抬眸看着婶婶,一时没反应过来。

    “你们扯证都好几个月了,还不准备要孩子吗?”欧晴说,然后用嘴努了努不远处正在魏家敏怀里咯咯笑的儿子萧正楠,“看看我们楠楠多可爱,你俩就不羡慕?”

    “你俩”自然指的是魏可和严甯。

    严甯嘴角抽了抽,心道这关我神马事儿婶婶你有子万事足并不代表我就该立马也生个孩子啊……

    “哦,这个啊……”魏可倒是很自然,笑着点头,大大方方地说:“已经在准备了,婶婶您放心,很快就会有好消息的。”

    嗯,她跟严先生已经做好迎接新生命的准备,就看她的肚子何时肯争气了。

    这一个多月里,他们很勤奋,愉悦对方的同时也希望能成功播种。

    婶婶说得对,他们也不小了,毕竟严先生都是奔四的人了。

    魏可在心里偷笑,忍不住想象着如果严先生知道了她说他是“奔四”的男人时脸色该是何等的难看。

    那个傲娇的男人,最是受不了她嫌他老或是嫌他丑,若是知道她在背地里这样埋汰他,估计分分钟得跟她撕。

    “那就好那就好。”欧晴闻言,心放下了一半,连连点头说好。

    严楚斐和严甯的亲妈不靠谱,欧晴对这兄妹俩的事儿就比较上心,希望他们兄妹能尽快过上安定幸福的日子。

    其实欧晴最担心的不是严楚斐,而是严甯……

    “小七你呢?”欧晴转头看着一直默不啃声的严甯,小声试探。

    严甯蹙眉看着婶婶,一脸茫然,“我什么?”

    “你跟冬子……”欧晴瞟了眼正将烧红的炭火夹进烤炉里的霍冬,“现在怎么样了?”

    严甯本就不太好看的脸色,瞬时脸如寒冰。

    “没咋样!”她冷冷道,然后垂着眸继续串食物,明显一副不愿多谈的模样。

    从她回国,再到地震灾区,然后她想跟迟勋结婚,再然后霍冬中枪……一路纠缠过来,他们最终结了婚。

    嗯!

    严甯和霍冬已经结婚了,只不过暂时还没跟家里人说。

    这婚不是严甯想结的,是霍冬逼她的。

    她恨他入骨,如果不是他卑鄙无耻的威胁她,她怎么可能会嫁给他?

    他逼她就范,甚至握着她的手,强迫她在结婚协议书写下自己的名字。

    严甯烦霍冬,烦得都不想看到他。

    可他差点死了,为了她……

    前不久,霍冬中了枪,一度停止呼吸,严甯在他耳边骗他说只要他醒过来她就嫁给他,然后他就活过来了。

    “小七啊,其实有些事,冬子也是迫不得已……”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