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霸道土匪爱上我》第047章:可可爱我
    这一看,魂都快飞了。

    本是随意一瞥,可在看清严太太此刻的模样后,双眼立马就直了。

    严太太竟然换了一套迷彩色的晴趣内衣……

    超级紧身的上衣和超短的热裤,让她整个人看起来性感又狂野!

    严楚斐心跳加速,愣愣地伫立在牀边,目不转睛地盯着严太太看。

    他不知道该用什么词语来形容严太太身上那穿了比不穿还更媚惑的衣服,因为他的大脑已经当机。

    她穿成这样便也罢了,更过分的是——

    她还趴在浴室的门框上,微微撅着臋,把背部的优美弧线淋漓尽致地展现在他眼前……

    严楚斐盯着严太太,不由自主地狠狠咽了口唾沫,口干舌燥。

    将严先生喉结滚动的小动作尽收眼底,魏可满意。

    能把他迷成这样,也不枉她的精心准备了。

    料想他一时半会儿也回不来神,她噙着笑款款朝他走去。

    站在他的面前,她微仰着小脸媚眼如丝地望着他,调皮的小手在他胸口轻轻划着像是在写字一般,“嗯?老公你找啥呢?”

    心口痒酥酥的,他狠狠咬了咬牙,努力隐忍身体里那股越来越强烈的躁动。

    “T呢?”

    哑了好半晌,他才想起自己刚才在找什么。

    一开口,他发现自己的声音已变得嘶哑难耐。

    “扔啦!”她咧嘴一笑。

    “扔了?”严楚斐错愕。

    “嗯呢!”她点头,一脸理直气壮。

    “为什么要扔掉?”他狠狠拧眉,大惑不解。

    她往他怀里靠,小手在他心口上画圈圈,冲他坏坏眨眼,在他下巴上呵气如兰地说:“你喜欢隔着一层膜吗?你不想跟我零距离接触吗?”

    严楚斐呼吸一紧,先是使劲儿摇头,然后又狠狠点头。

    他不喜欢那层膜!

    他超想跟她零距离接触!!

    没有哪个男人喜欢戴那玩意儿,跟自己心爱的小女人做,当然都希望彼此之间毫无隔阂。

    “那就来呀!”

    魏可轻轻揪住严楚斐的衣领,与他双双往牀上倒去。

    他没有拒绝,顺着她的力道往下扑……

    两人叠在一起。

    她下,他上。

    “可是……”严楚斐欲言又止。

    “可是什么?”她伸手勾住他的脖子,将他的脑袋往下拉,同时嘟起红唇去吻他的下巴

    “万一……”

    “万一怎样?”她在他下巴上轻轻咬了一口。

    微疼,他满心激荡。

    续而他深深凝睇着她,拧眉惆怅,“有了怎么办?”

    “生啊!”严太太咧嘴一笑,理所当然地说道。

    他看着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见他没反应,她蹙眉不悦,板起小脸质问道:“你不想跟我生啊?”

    严楚斐一怔,然后连忙摇头,摇了两下又突觉不对,忙不迭地又连连点头。

    他一会儿摇头一会儿点头,整个人都混乱了。

    “想!”

    最后见严太太脸带不悦,索性牙一咬,干脆又果断地吐出一个字。

    想啊想啊,他可想了好么,他好想好想要一个跟严太太一样漂亮的小公主啊!

    她稍稍满意,又问:“那你养不起吗?”

    “养得起!”他点头如捣蒜。

    养得起养得起,他当然养得起,如果老婆孩子都养不起的话那他还算男人吗他!

    只要她肯给他生,就算生个足球队他也养得起!

    “那还有什么问题?”严太太挑眉睨他。

    既然想跟她生,他又有钱养,那他们还要TT来做什么呢?

    “你真的愿意?”严楚斐感觉自己像是在做梦,开心得都害怕这是不真实的。

    她失笑地剜他一眼,“我是你太太,为你生孩子是天经地义的事,我有什么好不愿意的?”

    现在的他们,迫切地需要一个孩子,因为她若有了他的孩子,妈妈就不会再阻挠他们了……

    嗯,他们现在缺个孩子!

    听了严太太的话,严楚斐心中顾虑瞬间全消。

    于是他的大手毫不犹豫地朝着她的(月匈)口袭去——

    “那还等什么呢?来吧严太太!!”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次日。

    魏氏,总裁办公室。

    “回家跟妈妈好好说,别一言不合又崩了,记得要多帮我说说好话,知道吗?”

    严楚斐坐在大班椅里,魏可则坐在他的腿上,两人在商量该如何应对母亲大人的反对。

    “知道了知道了,你都说了几百遍了……”魏可掏了掏耳朵,一脸“我都快听出茧了”的表情。

    “嫌我烦?”严楚斐俊脸一沉,冷冷瞪着怀里的小女人。

    见势不妙,魏可矢口否认,“当然没有!你怎么会烦呢?”然后双手捧住他的脸,笑米米地哄,“你不烦!我可爱你了呢!”

    严楚斐听着严太太娇滴滴的声音格外受用,食指在她脑门上轻轻戳了一下以示惩罚,然后又不厌其烦地继续叮嘱,“还有,谈完了记得第一时间告诉我结果,免得我担心知道吗?”

    “嗯嗯,知道了!”她用力点头,乖巧又可爱。

    “若还是谈不好,妈妈又把你锁在家里的话,你不许再跳窗了,等我来救你知道吗?”严楚斐想到昨晚她从二楼义无反顾地跳下来的模样就心惊胆颤。

    魏可挑眉,好奇地瞅着严先生,“你怎么救我?”

    “如果你晚上八点没打电话给我,我就上魏家负荆请罪去!”严楚斐坚定说道,豁出去了。

    身为男人,他不能让严太太一个人回家面对难题,若不是严太太不同意,他本是决定跟她一起回魏家的。

    他想跟严太太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可严太太说妈妈身体不好,不能受刺激,让她先回家探探妈妈的口风再说。

    “那万一我妈不肯见你呢?”魏可问。

    严楚斐想了想,说:“那就只能再麻烦一下外公了。”

    内心来说,他是不想惊动外公他老人家的,上次被严太太骂了,他反省了下,觉得严太太骂得对,他的确不该动不动就去叨扰外公。

    可这次……

    岳母大人明显比严太太难对付许多,万不得已的话,他也只能拉外公出马了。

    魏可嘴角抽搐,想,这男人居然想故技重施,好贱啊!

    不过她喜欢!

    “外公喜欢吃蛋挞,你带一份去哄哄他,保证他什么都听你的。”她冲他挤眉弄眼,笑得又坏又贼。

    严楚斐闻言,喜上眉梢。

    严太太说这样的话,无疑就是赞同他的想法了。

    嗯,有严太太的支持,他放心多了。

    “真不想让你回去!”

    他突然将她紧紧一抱,俊脸埋在她的颈窝里,难受咕哝。

    “别这样嘛,短暂的分离是为了更久远的相聚,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乖,等我好消息!”她的小手穿进他的头发里,像是按摩一般轻轻挠着他的头皮,柔声轻哄。

    “宝贝儿我爱你!”

    他一边深情款款地向她表白,一边去寻她的唇。

    “唔……”她微微低头就被他吻个正着,情不自禁地漾出甜蜜的笑靥,“我也——”

    呯!

    魏可刚想回应严先生的示爱,哪知“爱你”二字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被突如其来的推门声硬生生阻断。

    来人并未敲门,直接推门而入。

    被扰了好事的严楚斐大怒。

    “谁让你进——”

    他脸色阴沉,一边转头循声望去,一边对来人厉喝。

    来人是魏家敏。

    目光触及岳母大人那张面无表情的脸,严楚斐悚然一惊,怒喝声戛然而止。

    他腾地站起来,将愣在怀里的严太太狠狠推了出去。

    仿佛她是一个烫手山芋,急欲扔掉。

    魏可被严楚斐推得微微踉跄。

    但她没怪他的粗鲁,因为她知道他做得对。

    妈妈本就反对他们在一起,现在见到他们抱在一起好不亲热的样子肯定已是怒火高涨,他们若是再不立马分开的话,只怕妈妈会更加不待见他了……

    魏家敏神色冷然,一边进入办公室里,一边目光淡漠地看着局促的小两口。

    魏可悄悄咽了口唾沫。

    妈妈没有如她想象中那般大发雷霆,可这副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模样却更是让人心生不安。

    看着从容而来的岳母大人,严楚斐默默流汗,暗暗庆幸自己刚才没有直接喊“滚出去”……

    “妈妈!”

    严楚斐站得笔直,不卑不亢地率先轻喊道。

    “妈……”魏可也跟着唤了一声,心虚得都不敢跟妈妈对视。

    魏家敏进入办公室内也只是淡淡瞥了他俩一眼,然后就径直朝着沙发走去。

    严楚斐立马牵着魏可的小手,从办公桌后出来,老老实实地走到岳母大人面前等待受训。

    魏家敏坐在沙发上,优雅地翘起二郎腿,右手手肘随意搁在膝盖上,坐姿看似慵懒,实则气势十足。

    “你!”魏家敏用下巴点了下自己女儿,“出去!”

    不咸不淡的语气,透着不容抗拒的严厉。

    “啊?”一直低着头的魏可蓦地抬眸看着妈妈,一脸懵逼加担忧。

    魏家敏冷冷看着女儿。

    魏可一见妈妈这副冷淡的模样就心惊胆颤,慌得舌头都有点捋不直了,“那个……我……”

    她一边呐呐一边去看身边的严楚斐,心慌意乱明显已不知该如何应对了。

    “妈妈有话跟我说,乖,你先出去吧。”严楚斐捏捏她的小手,对她露出一个微笑安抚她的焦虑。

    “可是……”她狠狠皱眉,不敢离开。

    她怕自己一离开妈妈就会刁难他,更怕两人一言不合会把关系越弄越僵。

    “听话!”严楚斐宠溺地揉揉严太太的脑袋,温柔又不失霸道地命令道。

    魏家敏看着眼前旁若无人地秀着恩爱的小两口,没催没骂,就冷冷看着。

    魏可被妈妈犀利似剑的目光看得头皮发麻。

    咬了咬唇,她给了严楚斐一个“好好说啊”的眼神,然后带着满腹担忧无奈地离开了总裁办公室。

    魏可一走,严楚斐立马转身走向一旁的饮水机。

    “妈妈,我这里只有茶和咖啡,我想这两种可能都不适合您,只能请您将就一下喝白开水了。”

    他倒了一杯水回来,双手端着轻轻放到岳母大人的面前,然后退回刚才所站的位置,不卑不亢不紧不慢地说道。

    她是长辈,她没叫他坐,他就笔直地站着。

    魏家敏淡淡睨着眼前高大挺拔的年轻男子,眼底划过一抹复杂的光芒……

    她依旧没说话,也没喝水,就用一种近乎苛刻的目光上下打量着他。

    双双沉默,气氛略僵。

    半晌后——

    “你要怎样才肯跟可儿离婚?”魏家敏开口,睥睨着严楚斐。

    严楚斐没有慌张,从容应答,“很抱歉,妈妈,我爱可可,可可也爱我,我找不到跟她离婚的理由!”

    知道岳母大人来者不善,他已以最快的速度做好了心理准备,为了能和严太太长相厮守,他得努力在岳母大人面前表现出最好的一面。

    “你是想要魏氏吗?”魏家敏微微偏头,淡淡吐字,“离开可儿,我把魏氏全部给你!”

    严楚斐没有说魏氏于他而言根本就不算什么……

    他只是说:“对不起!妈妈,我做不到!”

    他言简意赅,字字坚定。

    别说魏氏,就算给他整个天下,若没有严太太在他身边的话,他也不会觉得这天下有多美好灿烂。

    再美的风景,再高的成就,如果没人能与你共赏,那又有何意义?

    魏家敏皱眉,脸色更冷了一分,“严楚斐,你跟可儿不合适!”

    “妈妈,您这话我不赞同!”严楚斐微笑摇头,冷静从容地据理力争,“每个人都是一个独立的个体,他们有各自的思想,有各自的喜好,所以这世上的夫妻根本就没有绝对的合适也没有绝对的不合适!您虽然是长辈,但您不能以你的观点来衡量我和可可的爱情!”

    魏家敏冷笑,“如果我非要你们分开呢?”

    严楚斐沉默,像是在深思熟虑……

    然后他说:“我会尊重她的选择!”

    “她会选择我!”魏家敏挑衅地冷哼,字里行间透着得意。

    “我等!”严楚斐毫不犹豫地吐出两个字。

    心里则在默默地说“我忍”……

    突然发现岳母大人也挺幼稚的,居然跟他显摆严太太更爱她……

    虽然严太太爱妈妈更多是不争的事实,但妈妈她也用不着如此嘚瑟吧。

    真郁闷!

    “等我死?”魏家敏挑眉,严楚斐话音刚落她就接口道,脸上的冷笑更甚。

    呃……

    “妈妈,我不是这个意思。”严楚斐哭笑不得,忙不迭地摇头,生怕她老人家误会。

    他要是敢有这种想法只怕这辈子都休想跟严太太在一起了。

    他是男人,才没那么小肚鸡肠,更不可能恶毒到连妻子的妈妈都诅咒好吗!

    “怎么不是这个意思?我阻挠你们在一起,你不会恨不得我早点死吗?我死了你们就可以在一起了。”魏家敏言辞犀利,不依不饶。

    “不!我希望您健康长寿,因为只有您身体健康,可可才会开心。”严楚斐摇头,说得情真意切,“妈妈,可可爱您,而我爱可可,所以就算您对我有偏见,我也希望您能长命百岁。”

    魏家敏目光锐利地盯着一脸坦荡的严楚斐,轻蔑讥讽,“你以为你这样说我就会同意你们在一起?你以为我跟可儿一样好骗?”

    “可怜天下父母心,妈妈您担心可可的这种心情我理解。以后我跟可可若是有了女儿,我想我会跟您一样为她操心,甚至可能还会有过之而无不及。”严楚斐坦然面对魏家敏的质疑和嘲讽,冷静从容,没有丝毫怨怼。

    魏家敏面无表情,沉默。

    严楚斐又说,“妈妈,我知道不管我现在给您做任何承诺您都是不会相信的,那能不能请您给我一点时间,让我向您证明我对您的宝贝女儿到底是真情还是假意?”

    魏家敏淡淡瞥他一眼,“你所谓的‘一点时间’是多久?”

    “妈妈您说了算。”严楚斐微微一笑,谦卑有礼。

    “一个月!”魏家敏举起右手,对他竖起食指。

    严楚斐呼吸一窒。

    暗暗磨了磨牙,他努力保持微笑,“任何事情都有一个观察期,感情更是不能操之过急,妈妈您用一个月来考验我对可可的爱会不会太草率了呢?”

    “那你不是说废话吗?”魏家敏恼了,冷冷剜他一眼,“嘴里说着让我说了算,我给了期限你又说我草率,要不还是你说了算吧!”

    “妈妈您好像误会我的意思了。”

    面对岳母大人的蛮不讲理,严楚斐敢怒不敢言,只能腆着脸赔笑脸。

    “哦?”魏家敏挑眉,下巴微抬,高傲轻哼。

    “都说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若妈妈您只给我一个月的时间,您确定您能真正了解到我的品行?”严楚斐目光坦荡地与岳母大人对视,不紧不慢地说道。

    魏家敏没说话。

    “当然!我的人品毫无问题,但现在是妈妈您对我不放心不是吗?你质疑我跟可可不合适,那您就不担心我在这短短一个月里所表现出来的好是装出来的?”

    他的潜台词是——装一个月容易,装一辈子难!

    魏家敏上下打量着严楚斐,问:“那你想要多久?”

    “我觉得一个人的品行应该是在日常生活中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才是最真实的。”严楚斐礼貌微笑,却答非所问。

    “所以?”魏家敏挑眉。

    “所以妈妈您其实不用给我期限,你可以从现在开始观察我,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若对可可有一丁点的都不好,您随时可以让可可离开我!”他字字铿锵,说得豪气冲云天。

    魏家敏冷笑连连,“严楚斐,你这不是转着弯儿忽悠我认同你们这桩婚姻么?”

    好吧,被拆穿了……

    严楚斐看着冷笑蔓延的岳母大人,心道曾名噪一时的魏家大小姐果然名不虚传,精明程度不容小觑。

    用力抿了抿唇,严楚斐有点没辙了,只能说:“妈妈,可可爱我!”

    “她更爱我!”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