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霸道土匪爱上我》第046章:对不起妈妈
    她一P又股坐回他的腿上,同时他霸道至极地冲她喝道:“没回答不许走!”

    “别啊,人家要上厕所……”她在他的怀里挣扎扭动,使劲儿地撒娇发嗲。

    “严太太,你觉得你今晚能一直躲在卫生间里吗?严楚斐俊脸一沉,不受迷惑,目光淡漠地睥睨着想要溜走的小女人,冷冷哼道。

    魏可嘴角微微抽搐,无言以对。

    “说,你会怎么做?”他捏着她的下巴,逼她与他对视,咄咄逼问。

    “我说可以,但是我有一个条件,嘿嘿,那就是我说了之后你不能生气,好不好?”她哂笑,近乎讨好地说道。

    严楚斐脸如玄铁。

    这还用说吗?

    她都已经把答案明确的表达出来了好吗!

    如果她的答案能让他满意的话他怎么会生气?反之,他会生气便说明她的答肯定是他不想要的那种结果。

    刚才被岳母大人那样嫌弃以及撵出魏家大门他都不觉得委屈,可这会儿看到严太太如此不坚定的模样,他的心,难受至极。

    俊脸阴沉,他将她从自己怀里推出去,“你不用说了,我知道你会跟我离,你会选择妈妈而不要我!”

    魏可直接被严先生推倒在沙发上。

    她跪坐在沙发里,几乎没有一丝犹豫,转身又往他怀里扑。

    “我不是不要你——”她紧紧蹙着眉头,急忙解释。

    “你就是!”他勃然喝道,冷冷阻断了她。

    魏可的脸上写满“为难”二字,一边撒娇赖在他的怀里,一边重重叹气,“妈妈身体不好,我不能惹她生气的……”

    “我身强体壮,所以你就可以随便往我心窝子里插刀是吧?!”严楚斐冷笑讥讽,愤愤不平。

    心里怨气深重,他又将她从腿上推下去。

    魏可急了,长腿一抬,索性跨坐在他腿上,与他面对面。

    双臂紧紧抱着他的脖子,她难受地冲他叫,“不要吵不要吵!我们不要吵架好不好?!”

    她皱着眉红着眼,一副泫然若滴的模样。

    严楚斐满腹怨气顿时被心疼取代。

    见不得严太太难受,更见不得严太太掉眼泪,可是……

    他也难受啊!

    虽然现在已经不是军人,但他骨子里依旧有着军魂,所以他从不畏惧困难,不管前路有多少荆棘他都不会退缩。

    若是其他困难他完全可以独当一面,可现在阻扰他们的是她的妈妈,他不能用强硬的手段与其对抗。

    所以他需要她的陪伴,需要她与他共同进退!

    都说夫妻同心其利断金,遇到阻碍她不跟他统一战线让他一个人撑怎么行啊?

    严楚斐越想委屈,虽然很心疼严太太,但他觉得也必须给她一点压力才行。

    “走开!”他冷着脸,佯怒地推她。

    她红着眼嘟着嘴,可怜巴巴地瞅着他,死死抱着他的脖子不撒手。

    “既然不想要我那就走开点!”他怒道,怨气深重。

    “我都跳窗跟你私奔了,怎么会不想要你啊?!”她低叫,在他怀里蹭了蹭。

    也不知她是有意还是无意,竟是抵着他的某处在蹭……

    严楚斐被蹭得身体里立马就升起了另一种火……

    他狠狠瞪她,对她爱恨不能,像是报复一般,他倏地扣住她的臋,将她柔软的地方死死摁在他那处,重重地磨了几下……

    虽然隔着衣物,可那种让人疯狂的感觉依旧强烈无比。

    “啊……”严太太魂酥骨软地叫了一声。

    故意的!

    甚至还配合着给了他一个极尽勾、挑的媚眼儿。

    严楚斐被严太太的叫声和眼神惹得整个人立马就沸腾了。

    “弄死你信不信?!”他咬牙切齿,恨不得将她生吞活剥了。

    没见他现在很烦躁吗?还惹他是不是?

    魏可嘿嘿一笑。

    红唇一撅,她讨好地在他唇上啄了一口,甜腻腻地娇嗲道:“严先生,你的脑子别这么死板嘛,就算离了,咱们也可以在一起呀!”

    她冲他挤眉弄眼,笑得又坏又贼。

    严楚斐一看她那不怀好意的笑靥就整个人都不好了,失声怒斥,“你是让我跟你搞地下情?”

    “更刺激哦!”她调皮地眨了眨眼。

    他怒不可遏,“滚犊子!!”

    他们明明是合法夫妻,凭什么要偷偷摸摸?

    他坚决反对自己的合法权益受到损害。

    魏可凑过去吻他的唇,哄着求着,“老公你别生气嘛,你先听我说完好不好?”

    “滚蛋!我不听!”他歪头躲开,气得肺都快炸了,哪有心情听她解释?

    “听嘛听嘛,不听白不听。”她在他怀里蹭,使劲儿撒娇。

    严楚斐最没抵抗力的就是严太太的眼泪和撒娇。

    他冷着俊脸,佯怒瞪她,心里却拿她一点辙都没有。

    见他不说话,她连忙劝说,“我想过了,如果妈妈非要逼我们离婚,那我们就离好了——嘘嘘嘘,别生气别生气,乖,听我说完。”

    她刚说“我们就离好了”他瞬时怒火高涨,眸光一凌就要发飙,然而他还没来得及发作,满腔怒火就被她抚在胸口的小手给灭了下去。

    她轻抚着他的心口帮他顺气,楚楚可怜地看着他,苦苦哀求,“虽然我们没有了结婚证,但我们还是可以在一起的呀,就是暂时不公开而已,这段期间委屈你一下下,等我把妈妈的思想工作做通了就立刻复婚,好不好?”

    严楚斐的脸,黑到无以复加。

    他能说不好吗?!

    好吧……

    显然不行!

    他不开心,非常非常的不开心!!

    心里堵得慌,他又生气、又难受、又憋屈!

    暂时委屈他一下下倒无所谓,可这“一下下”到底是多久?

    三五天他可以忍,但如果是三五年呢?甚至比三五年还更久呢?

    难道她要让他一辈子都见不得光吗?

    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

    “若她老人家冥顽不灵,一直不同意呢?”他怒,气呼呼地瞪她。

    魏可嘴角抽搐,讪笑,“不会的啦……”

    严楚斐看到严太太这副底气严重不足的模样就气不打一处来,冷笑连连,“呵呵!不会?魏可!你是在骗我呢还是在骗自己?”

    她无言以对。

    看着眼前咄咄逼人的男人,魏可突然悲从中来。

    眼泪毫无预兆就从眼眶滚落下来。

    啪嗒啪嗒,无声而汹涌。

    严楚斐吓了一跳。

    愣愣地看着突然落泪的严太太,他又急又气又心疼。

    连忙搂住她的腰,轻轻捏着她的下巴将她的小脸抬起来,看着她梨花带雨的可怜模样,心疼又恼火,“哭啥啊?我还没骂你呢你倒还先哭上了?别以为这样我就会妥协啊!”

    魏可哭得更伤心了。

    严楚斐后悔极了,后悔不该给严太太施加压力,后悔自己让严太太如此为难。

    “怎么了?嗯?”他捧住她的小脸,在她唇上一下一下地轻啄,本是气势汹汹的语气立马一百八十度大转弯,柔得滴水。

    “我对不起我妈妈。”魏可颤声微哽,咬唇落泪的样子特别悲伤。

    他微愣,“……什么?”

    魏可用力吸了下鼻子,强忍着心里的难过,“我欠妈妈的太多太多,所以我不能再伤她的心了。”

    严楚斐皱眉,沉默。

    “我妈妈跟那个男人很早就没有感情了,那时候我才几岁,她想离婚,可我死活不让她离……”她缓缓说着,头靠在他的肩上,脸埋在他的颈窝里,眼泪如同断线的珍珠大颗大颗地从眼眶里滚出来,“那时还小,不懂大人之间的情感问题,只是自私地想要保全有爸爸有妈妈的三口之家……”

    随着严太太对过去的叙述,严楚斐自动补脑还是孩子的严太太哭着求着嚷着闹着不让妈妈和爸爸离婚的画面……

    收紧双臂,将难过的严太太紧紧抱在怀里,大手轻抚着她因极力隐忍悲伤而微微起伏的背脊,一下一下,极尽心疼。

    他也是单亲家庭,他的父母也在他很小的时候就离了婚,可能因为他是男孩子的缘故,那时的他并没有太伤心。

    至少没有像严太太这般大吵大闹不让爸妈离婚,但妹妹严甯好像有……

    父母离婚一事,对他影响不算很大,但七仔却深受其害。

    可能这就是男孩和女孩的区别吧。

    男孩儿比较没心没肺,女孩儿的性子总归是比较柔弱一些,所以对父母离婚一事也更敏感,更不容易接受。

    魏可越说越伤心,心里充满了悔恨,狠狠哽咽,“我妈被我的自私害得浪费了好几年的宝贵青春不说,还被那些恶心的事情折磨得心力交瘁……”

    严楚斐听不下去了……不!是他的心快被她给哭碎了。

    “好了好了,都过去了,乖,别哭了。”他轻吻她的额头,柔声轻哄。

    其实对于过去的事,魏可一点都不想再提,因为那些事让她觉得太恶心了,她一辈子都不想再去回忆。

    从严楚斐的颈窝里缓缓抬起头来,魏可红着眼看着他,楚楚可怜地求他,“你给我一点时间,我一定可以说服妈妈的,我保证不离开你,我发誓我会永远跟你在一起,好不好?”

    好不好?

    她都这样求他了……

    不好也得好啊!

    严楚斐在心里重重叹息一声。

    大手贴着她的脸颊,将她脸上的泪痕揩掉,他无奈又忧伤地看着她,“妈妈要你跟我离婚你就跟我离婚,那如果妈妈说从今往后不许你见我呢?”

    “我们可以偷偷的见啊!”她立刻说,一副早就想好对策的模样。

    “……”严楚斐无语。

    严太太却兴致勃勃,破涕为笑,“妈妈身体不好,我们表面顺着她,背地里还是可以见面的嘛!”

    “你这样阳奉阴违万一被她发现了呢?”严先生幽怨地哼哼。

    “我们小心一点呗!”她轻噘红唇,自信满满地说。

    严先生一百万个不乐意,可不乐意又能怎么样呢?

    哎……

    他的大手轻轻扣住她的后脑,与她额头相抵,“没你我睡不着!”

    早就习惯了牀上有她的存在,现在又让他回到过去单身的日子,他怎么活?

    “白天在公司我可以陪你睡嘛……”她却会错了意,微微红了脸颊,讨好地亲了亲他的唇。

    他也懒得解释,愤愤切齿,“我要你随时都在我身边!!”

    “会的会的!”她忙不迭地点头,“你信我一次好不好?我一定可以说服妈妈的,很快我们就可以天天在一起了。”

    他板着脸,不说话。

    见好说歹说他都还是这副不乐意的模样,她嘴一瘪,低头嘟囔,“我已经够难受的了,你还这样为难我……”

    说着说着一副又要哭给他看的架势。

    “我不是为难你,我是——”严楚斐狠狠拧眉,话到一半,重重叹了口气,然后薄唇贴在她的唇上,深深看着她的眼睛幽幽道:“我是怕你不要我。”

    嗯,其实他什么都不怕,就怕她最终会屈服在妈妈的压迫之下,彻底跟他断了关系……

    那么骄傲的男人,可怜巴巴地说“怕你不要我”……

    魏可心都快碎了。

    双手紧紧捧住他的脸,她急切又深情地对他说:“我这么爱你,怎么舍得不要你?严楚斐啊,除了妈妈和外公,我最爱的就是你了!”

    “我第三啊?”闻言,严楚斐俊脸一垮,哀怨又委屈。

    “亲情第三,爱情第一!”严太太连忙注重解释。

    傲娇的严先生满意了。

    搂紧她的腰肢,让她柔软的身躯与他紧紧相贴,然后在她唇上赞赏般用力亲了一口。

    哪知她却反客为主,捧着他的脸颊热情又大方地与他互动……

    唇齿镶嵌,气息相融,两人紧紧拥抱着彼此,吻得难分难解……

    家人的阻挠没有让他们的感情出现裂痕,反倒让他们像两根蔓藤,越缠越紧。

    许久之后……

    一直到彼此都快要无法呼吸了,热烈的亲吻才依依不舍地结束。

    “哎,明天妈妈知道你跟我回来了,岂不是更要讨厌死我了?”

    吻一结束,严先生又开始忧心忡忡。

    魏可轻咬着微肿的红唇,也有些担忧了。

    刚才见他站在院子里淋雨,怕他被雷劈,她一着急就不管不顾地跳窗跟他走了。

    是啊,明天妈妈知道她偷偷跟他跑了,只怕会大发雷霆的吧……

    “可是妈妈她为什么不喜欢我呢?是我做错什么了吗?还是我以前得罪过她?”

    严楚斐狠狠皱着眉头,狐疑地看着同样神色忧虑的严太太,百思不得其解。

    越想也不服气,越想越不甘心!

    他想自己好歹也是个有为青年,要颜有颜要钱有钱,整个帝都的妈妈哪个不是挤破脑袋都想把自家女儿嫁给他的,为什么偏偏严太太的妈妈就这么不待见他呢?

    魏可无言以对。

    妈妈对严楚斐的偏见来源于何处魏可心里十分清楚,可她却没办法说。

    不是不敢说,而是不愿再提。

    那三个人的名字,她这辈子都不想再听到,更不想再提及。

    恶心的往事,能忘记是福气,若不能忘记……也要尽可能去忘记。

    免得自己一想起来就被膈应得不行。

    魏可甩了甩头,将脑子里那些不愉快的往事狠狠甩出去。

    “老公你的脚还疼吗?”她轻轻抱着他的脖子,娇滴滴地问。

    “不疼了。”严楚斐瞟了眼自己重新包扎好的脚,摇头道。

    她冲他眨了下右眼,“那咱们回房吧!”

    暗示意味十足。

    严太太的意思如此明显,聪明如严先生又岂会听不出?

    他努力按捺着心里的欢喜,体贴地提醒她,“你不回魏家吗?”

    她撇了撇嘴,“都已经跑出来了还回去干吗?”

    “你不怕妈妈生气吗?”

    “就算我现在回去她也会生气啊!”

    反正她跳窗离家的事妈妈肯定是会生气的,不管她现在回去还是明天回去都免不了被责罚,既然如此,那她还不如今晚留在严先生的身边,明天再回去好了。

    严楚斐想想,觉得严太太说得极是。

    可他还是有些担心,“你不是说妈妈身体不好不能动怒的吗?”

    万一岳母大人被气出个好歹,那严太太岂不是要自责死么?

    他不想她被责罚,更不想她难过哭泣。

    “嗯!”魏可用力点了点头,然后狡黠一笑,说:“不过有汤叔在,应该问题不大,我明天再回家跟她下跪认错就好了……”

    “下跪?”他惊得微微瞠大双眼。

    “认错的话下跪才有诚意嘛!”她有点了点头,噙着笑答得理所当然。

    严楚斐暗暗龇牙。

    “怎么了?干吗愁眉苦脸的?”魏可不解地看着一脸纠结的男人,好奇的问道。

    他叹息一声,大掌轻抚她的脸颊,深深看着她的双眸,眼底尽是疼惜,“不想你受委屈。”

    魏可愣了一下,续而失笑,“跟自己妈妈下跪有什么好委屈的?只要妈妈能接受你,让我跪三天三夜我都愿意!”

    严楚斐满心感动。

    骄傲强势的严太太为了他愿意跪上三天三夜,他还能说什么呢?

    既然严太太如此爱他,那就算让他给她当一辈子地下情、人又何妨呢?

    二话不说,他捧着她的臋站起来,以着熊抱的姿势,急不可耐都朝着楼上走去。

    而她乖巧地向他送上香、吻……

    一路唇舌教缠,如火如荼。

    回到卧室,当严楚斐想直接将严太太往牀上扑到时候,她却轻轻挣扎着从他怀里跳下来。

    “等我一下。”她踮起脚尖在他唇上一啄,娇滴滴地说道。

    然后她噙着狡黠又神秘的笑,在他不解的目光中跑进了更衣室里。

    他本想跟去看看她躲里面干什么的,怎奈她一进去就拉上了门,谢绝他的好奇探视。

    见严太太不给看,他只能回到牀边,为接下来的事做准备……

    十分钟后。

    魏可轻轻打开更衣室的门,姿态慵懒又妩媚地趴在门框上,看着正在翻箱倒柜寻找着什么的严楚斐,甜腻腻地明知故问:“老公你在找什么呀?”

    听到严太太的声音,严楚斐下意识地回头看她。

    这一看,魂都快飞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