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霸道土匪爱上我》第045章:情比金坚
    &lt;=""&gt;&lt;/&gt;

    魏可关上门就给严楚斐打电话。

    “喂——”

    “你猪啊!站外面淋什么雨啊,不会找个地方躲一下啊?”

    那边严楚斐刚一开口,严太太就气急败坏地大骂,语气里充满了担忧和心疼。

    “谈好了吗?”他关心的却是她和岳母大人的沟通问题。

    严楚斐的手机有防水功能,但雨太大,他不确定能撑多久,也许下一秒就会断线。

    “崩了!”一说起蛮不讲理的妈妈魏可就满腹怨气。

    “怎么崩的?”严楚斐心里一紧,狠狠拧眉。

    “一言不合就崩了呗!”魏可一边没好气地说道,一边朝着窗户走去。

    拉开窗帘,打开窗户,她居高临下地看着还站在院子里的男人。

    只见他早已浑身湿透,滂沱大雨毫不留情地砸在他的头上以及身上,他倒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可她却看得心疼不已。

    听说谈崩了,严楚斐惆怅不已,“那现在怎么办?”

    若这会儿阻挠他和严太太在一起的是别的什么人,他早发飙了,可现在是严太太的妈妈,他除了忍,别无他法。

    毕竟刚才岳母大人也说了,不管任何时候任何事,严太太都只会站在她那一边。

    他不傻,很清楚现目前的状况,如果他非要跟岳母大人一较高下的话,下场只会是把严太太越逼越远。

    所以他不忍又能怎么办呢?

    见二楼有灯亮起,严楚斐下意识地抬头,正好看到站在窗前往下望的严太太。

    两两相望,彼此的目光都泛着对对方的心疼和担忧。

    严太太心疼严先生被妈妈嫌弃还带伤淋雨。

    严先生心疼严太太夹在亲情和爱情中间左右为难。

    四目相接的那一瞬,两人的心底不约而同地冒出四个字——苦命鸳鸯!

    嗯,他俩这会儿可不就是一对苦命鸳鸯么。

    妈妈不赞同也就罢了,连老天爷也要来落井下石,电闪雷鸣狂风暴雨的好不吓人。

    突然,又一道闪电划过,将本是漆黑的夜空照得亮若白昼。

    魏可吓得一颤。

    雷雨天打电话很不安全,曾看过许多被雷击的案例……

    而严先生现在站在大雨中跟她打电话,岂不是危险系数更高?

    魏可如此一想,心惊胆颤,连忙说:“你先回去——”

    “我不走!”

    可她话到一半就被他一口阻断。

    “你先听我说我完好么!”她又气又恨又担心。

    “反正你不走我不走!”他固执起来像头牛,坚持己见,一副死也不肯离开的模样。

    魏可狠狠蹙眉,重重叹了口气,近乎哀求地哄他,“听话嘛,你先回去,明天我再跟妈谈一谈,争取把她的思想工作做通……”

    “我等你!”

    她话音未落,他再次抢断。

    “你等我干吗呀,我妈把门锁了,我出不来啊!”魏可又气又急,没好气地低叫。

    “我等你!”他微仰着头,一瞬不瞬地看着她重复道,没有丝毫犹豫。

    她对他的顽固简直无语,“你怎么等啊?我妈现在在气头上,根本没办法沟通了好吗!”

    “我等你!”他还是这句。

    “万一这雨下一夜呢?”

    “我等你!”

    “你除了这三个字不会说其他话了是么?”严太太恼火,气急败坏地喝道。

    “我爱你!”他立马换了三个字。

    魏可闻言,哭笑不得。

    但同时心里又甜得不要不要的。

    这个男人啊,矫情又幼稚,可有时候又特别惹人爱,比如此刻!

    严太太感动得双眼泛红,深深看着雨中的男人,情真意切地回应道:“老公我也爱你!”

    “乖!”严楚斐勾动唇角,看着严太太的目光充满了宠溺和爱意,笑得格外满足。

    他想,只要有她的爱,就算受再多委屈都值得!

    轰隆隆……

    雷声依旧大作,暴雨越下越猛。

    魏可望了望天,眼底划过一抹坚定,像是做了某种决定……

    “你真不走啊?”她居高临下地看着他,问。

    他摇头,怏怏不乐地与她对望,幽怨地小声咕哝,“反正回家也睡不着……”

    嗯,就现在这个样子,他回家铁定失眠,与其一个人回去对着空荡荡的屋子干着急,他还不如就守在这里,至少如果发生了什么他能第一时间知道。

    “等着!”魏可突然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然后挂了电话就离开了窗前。

    严楚斐拧眉不解。

    几秒之后,魏可把床前凳拖到窗前,然后站在床前凳上,翻窗而出……

    “可可你——”严楚斐见状,大惊。

    “嘘!”

    他失声喊道,想要阻止她,可话未说完,就见她竖起食指抵在唇边对他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然后指了指隔壁窗户,示意他别喊,小心惊动了妈妈。

    严楚斐心惊胆颤,慌忙一瘸一拐地跑到她的窗户下面,仰着头瞪她,压得极低的声音充满着怒气,“你干吗?”

    窗外有个放空调外挂机的铁架子,剩余的位置刚好可以容纳她一只脚,她双手扒着窗户,金鸡**地贴着墙面,探头往下望。

    “你让开,我跳下来。”她一边寻找着合适的落地位置,一边小小声地对他喊。

    “不许跳!回去!!”严楚斐脸如玄铁,狠狠瞪她,极有威严地冲她喝道。

    这么高,她跳下来万一跌伤了怎么办?

    其实他可以接住她的,但他有伤在身,没有百分百的把握能让彼此完好无损。

    他伤上加伤倒无所谓,就怕不小心会伤到她。

    而且她这样跳下来,若岳母大人更生气了可咋办?

    “走开啦!”魏可腾出一手来冲楼下的男人使劲儿挥,示意他让开表示自己要跳了。

    “叫你回去听到没有!”严楚斐又气又急,凶神恶煞地冲她低吼。

    可严太太毫不畏惧,委屈抱怨,“门锁了啊,我出不来。”

    “那就别出来!”他瞪她。

    她嘟嘴,不开心地看着他。

    见严太太不开心了,严先生又心疼。

    无奈地轻叹一声,他望着她,柔声轻哄,“听话,回去。”

    她不由分说,往下一跳……

    “小心!”严楚斐惊呼一声,吓得慌忙伸手去接。

    接是接住了,但她跳得突然,他没来得及做好准备,于是被她下坠的重力逼得双双倒地。

    还好他们所在的位置是草坪而不是水泥地。

    但严楚斐脚伤未愈,就这样徒手去接严太太,自然会扯到伤处,痛得龇牙裂齿冷汗淋漓。

    可他顾不得自身的疼痛,倒地的第一时间就是查看怀里的小女人可有损伤。

    “疼不疼?摔着没有?有没有哪里受伤?啊?有没有——”

    他的喋喋不休被她以吻封缄。

    从草地上坐起来,魏可就紧紧捧住严楚斐的脸,在他关切的急问声中狠狠吻上他的唇……

    嗯,狠狠的!

    像是此生最后一个吻,她吻得特别激狂,主动将舌喂进他的嘴里,与他教缠嬉戏……

    严楚斐愣了一下。

    很快他反应过来,深情又痴迷地看着热情的严太太,眼底眉梢情不自禁地流淌着笑意。

    他欣然接受,然后反客为主。

    大雨滂沱的夜,在电闪雷鸣中,两人紧紧拥抱着彼此,吻得不管不顾……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隔壁。

    汤琨端着一杯温热的纯牛奶,走向站在窗边的魏家敏。

    “大小姐。”汤琨轻轻喊了一声。

    魏家敏头也不回地伸出手,汤琨立刻将牛奶放进她的手里。

    拉拢的窗帘,有一条细缝,魏家敏一边不紧不慢地喝着牛奶,一边继续从细缝中往下望,面无表情地看着楼下那忘我拥吻的小两口。

    一杯牛奶喝完,楼下的小两口还没结束,吻得难舍难分。

    魏家敏将空杯往后递,汤琨接手。

    本该离开,他却原地不动,微拧着眉头欲言又止,“大小姐……”

    “说。”魏家敏依旧盯着楼下,淡淡吐字。

    汤琨犹豫,想到刚才魏可向他求助的可怜模样,说:“这位严先生挺好的。”

    “哪点好?”魏家敏唇角泛起一抹冷笑,语气越发冷淡了一分。

    汤琨想了想,“跟小小姐很般配。”

    嗯,不管是外形还是气质,小小姐和严先生都特别登对,说是天生一对一点都不为过。

    魏家敏冷笑更甚,“过日子不是外表般配就可以的。”

    汤琨哑口无言。

    默了默,他又说,“他爱小小姐。”

    严先生看小小姐的那种眼神,满满的情意和宠溺,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得出他已是用情至深。

    “爱我女儿的男人多如过江之鲫!”魏家敏的冷笑里多了一抹轻蔑。

    自己的女儿有多优秀魏家敏心里很清楚,女儿这些年不谈恋爱是被她拖累,否则追女儿的男人只怕多得早就踏破了魏家的门框。

    严楚斐或许是整个帝都最金贵的男人,可他未必就是最适合女儿的良人。

    他虽然不是纨绔子弟花花公子,他虽然智勇双全年轻有为,可他那霸道的性子和严重的大男子主义却也是众所周知的。

    所以,性格强势的女儿跟他真的适合?

    说实话,她是真的、真的、真的很不看好他们!

    “他们彼此相爱!”汤琨有点着急,怕自己帮不了可怜的小小姐。

    “这世间彼此相爱的男女数不胜数,最后反目成仇的也不计其数,所以‘爱情’这个不是东西的东西,其实特别脆弱。”魏家敏神色平静,看不出丝毫怒意,不紧不慢地淡淡说道。

    汤琨忧心忡忡,“小小姐脾气像你,你这样逼她的话,只怕……”

    这时,楼下的小两口终于吻够了,搀扶着彼此从草地上站起来,然后偷偷摸摸地朝着铁门外跑去。

    严楚斐脚上有伤,跑起来一瘸一拐,魏可钻到他的手臂下,半扛着他跑。

    跑着跑着两人还很有默契地同时转头,亲一口……

    那痴缠的样子简直让人心里一阵恶寒。

    他们连车都不要了,估计是怕惊动她这个老太婆。

    魏家敏回头,看着汤琨,“只怕什么?你担心她会为了一个男人跟我断绝关系?”

    汤琨没说话。

    “她不会的!”魏家敏轻笑摇头,说得笃定。

    刚才在客厅里她对严楚斐说的那句话并非是吓唬他,她的女儿,永远都不可能抛下她!

    汤琨,“既然你知道小小姐不会忤逆你的意思,你又怎么忍心为难他们呢?”

    魏家敏笑了,只不过笑里藏着一抹悲凉,“阿琨,连你也觉得我是在恶意拆散他们吗?”

    汤琨再次沉默,有种自己闯祸了的感觉。

    他真是老糊涂了!

    眼前的女人他爱了几十年,明明知道她的性格和为人,他怎么还会质疑她呢?

    汤琨懊悔不已。

    魏家敏轻轻拉开窗帘,打开窗户,听着哗哗雨声,在电闪雷鸣中看着已经空空如也的大门口。

    “如果他们真的情比金坚,又何惧我这道小小的难关?”魏家敏淡淡吐字。

    “你在试探他们?”汤琨失声问道。

    “不算试探。”魏家敏摇头,轻叹一声,“我是真的希望他们分开,可如果他们分不开的话……”

    如果分不开,她也只能作罢。

    风雨交加的夜,特别能勾起人们内心的伤感,魏家敏一瞬不瞬地看着大门口,眼底忧心忡忡,“两个人的感情太过一帆风顺并非好事,如果他们连我这关都过不去,万一哪天真有难题摆在他们面前,我敢跟你打赌阿琨。”她转头看他,“他们所谓的‘相爱’会变得不堪一击!”

    魏家敏字字笃定。

    常言道知女莫若母,没人能比她更了解自己的女儿。

    “小小姐很爱严先生!”汤琨没有魏家敏那么悲观,他觉得只要小两口夫妻同心一定可以战胜一切困难。

    魏家敏又笑了,笑汤琨都老了还崇尚“爱情可以战胜一切”的心灵鸡汤。

    “阿琨,可儿是什么样的性格你不知道吗?”魏家敏噙着笑,淡淡讥讽。

    汤琨沉默了。

    可儿性格好强,不似一般姑娘那么柔弱,在感情里她太骄傲,一旦失败,很有可能一蹶不振……

    越是爱,越是眼里容不得一粒沙子。

    越是爱,越是不能原谅对方一丝丝的背叛。

    越是爱,出现问题的时候就越是受伤害……

    嗯,她的可儿爱上了严楚斐。

    母女之间有分歧很正常,可女儿已经很多年没跟她这样对着干了,为了严楚斐,女儿竟然连跳窗私奔这种事都做得出来,可见严楚斐在女儿心中的分量有多重了。

    可是他们还这么年轻,未来充满了变数,严楚斐现在爱可儿是不假,可谁又能保证他会一生一世都只爱可儿呢?

    这是一个充满you惑的世界,尤其是像严楚斐这样各方面都很优秀的男人,他一生中所面对的you惑比普通男人多得多。

    现在可儿年轻貌美,能蛊惑他的心,可若有一天可儿美貌不再,他会不会就移情别恋了呢?

    或许是她太杞人忧天,可作为母亲,对于女儿未来的幸福她又怎能不操心?

    她宁愿女儿嫁给一个平凡但会爱她一辈子的男人,也不愿她嫁入表面风光背后却尝尽苦楚的所谓豪门。

    女儿是自己心坎上的肉,她见不得女儿伤心难过,所以如果严楚斐的表现不能让她满意,她又怎么放心把女儿的下半辈子交到他的手上?

    她没有别的要求,只求女儿的婚姻和爱情,不要像自己这般坎坷……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严楚斐和魏可从魏家偷溜出来,拦了辆计程车就直奔他们自己的小窝。

    二十分钟,他们终于回到了家。

    两人都湿透了,熬了一锅姜汤,两人替换沐浴。

    洗完澡,喝了姜汤,待一切搞定之后,魏可拿出医药箱给严楚斐换药。

    “对不起!”

    换好药,她一边帮他包扎,一边向他诚恳道歉。

    “对不起什么?”他将她轻轻拉起,让她坐在他的怀里,似笑非笑地勾起唇角,温柔又深情地凝视着她布满忧愁的小脸。

    “让你受委屈了。”魏可双手捧住严先生的脸,心疼至极地说。

    “没事儿!只要你爱老公,老公就不委屈!”严楚斐满不在乎地笑笑,嘟起嘴在她唇上爱怜地轻轻一啄。

    “那你别生我妈妈的气,好不好?”她红着眼,可怜巴巴地求他。

    一边是妈妈,一边是他,她夹在他们中间真的特别痛苦。

    他们两人对她而言都是至关重要的人,她谁都不想失去,她想同时拥有他们的爱,到永远!

    严楚斐笑了,宠溺地揉了揉严太太的脑袋,“小傻瓜,你的妈妈就是我的妈妈,我跟谁生气也不会跟自己妈妈生气不是?”

    严太太觉得自己真是爱死如此通情达理的严先生了。

    “你真的不怨她吗?”她转悲为喜,双眼晶亮地看着他。

    “我不怨她。”严楚斐很肯定地摇头,续而拧眉纠结,“我只是很担心……”

    “担心什么?”

    严楚斐重重叹气,“妈妈若坚持不同意……我们咋办?”

    呃……

    魏可突然无言以对。

    她的沉默让他心生不安,而她越是这样一幅不确定的模样,他越是想要知道她的答案。

    他的目光太犀利,看得她心慌又心虚,轻咬着唇角佯装随意地撇开头望向别处,不敢与他对视。

    “嗯?如果妈妈非要逼你跟我离婚,你会怎么做?”

    他抬手捏住她的下巴,态度强硬地将她的小脸掰回来与他面对面,极具穿透力的目光直直射进她的眼里,像是恨不得看进她的心里去。

    面对严楚斐的咄咄逼问,魏可心慌意乱,答不上来唯有逃避……

    她双手捂肚,一边站起来想走,一边夸张地叫着,“哎呀哎呀!肚子好疼啊,我要去上个厕所先——”

    哪知她刚站起来就又被严楚斐给拽了回去。

    她一P股又坐回他的腿上,同时他霸道至极地冲她喝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