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霸道土匪爱上我》第044章:被雷劈死了我就跟他殉情 10000字
    在他彻底发飙之前,她腾出一只手去拉他的手,轻哄加you惑,“好了啦,别生气了,等回家之后我什么都听你的……要不我们干脆今晚就住我家吧,好不好?”

    “什么都听我的?”严楚斐双眼一亮。

    住哪里无所谓,重点是她是不是真的肯什么都听他的?

    “嗯呢。”严太太点头。

    “说话算话?”他瞅着她,要她一再确认。

    魏可默默翻了个白眼,然后用力点头,“嗯呢嗯呢!!”

    严先生不说话了。

    她瞅他一眼,“可以了吗?”

    “哼!”他傲娇地将头撇向窗外。

    见他默许了,她慢慢提速,朝着魏家的方向行驶而去。

    严楚斐看着车窗外飞逝而过的夜景,脑子里却全是严太太那句“什么都听你的”……

    唔,他得好好想想,今晚该让严太太为他做些什么好呢?

    严先生越想越荡漾,唇角情不自禁地微微勾起,满心期待。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半个小时后,魏家。

    魏可将车停入车库,然后夫妻俩一左一右从车里出来。

    下了车刚走了几步,魏可突然停下脚步,眉头一皱,“等等!”

    严楚斐顿住,转头看她,“怎么了?”

    魏可没说话,抬眸朝着屋内看去。

    也不知道她是看到了什么,突然脸色大变——

    “上车上车!快快快!快上车!”

    她压低声音冲他喊,拽着他的手臂往回跑。

    “啊?”严楚斐一脸懵逼,脚伤未好,被她拽得一个踉跄,险些跌倒。

    她把他拽到车子旁就先行跳上驾驶座,而他愣愣地站在车头,一脸茫然地看着花容失色的她。

    “上车啊!!”她上了车后发现他没有跟上来,急得连忙从车窗内探出头来冲他喊。

    严楚斐满心疑惑,一瘸一拐地走向另一边车门。

    “怎么了?”上了车,他再次问道。

    魏可神色严肃,没回答,他一上车她就立马启动。

    可车子刚开出车库,一转弯,前路就站着一个人——

    “小心!”严楚斐惊呼。

    嗤——

    魏可猛地踩下刹车。

    随着尖锐的刹车声响起,车子在距离那人一米左右的位置停下。

    严楚斐看到严太太的脸上快速地划过一抹懊恼……

    但下一秒,她又勾起唇角,笑靥如花地把头探出车窗外,语调欢快地跟挡在车前的人打招呼,“嗨,汤叔。”

    “小小姐。”汤琨对魏可轻轻点了下头,表情是一如既往的淡然。

    “汤叔你们什么时候回来的啊?怎么都不给我打电话通知我一声呢?我好去机场接你呀!”魏可强颜欢笑。

    汤琨却不答反问,“才刚回家小小姐这是又要去哪儿?”同时锐利的目光若有似无地瞟了眼副座里的严楚斐。

    严楚斐搞不清楚现在到底是什么状况,只能暂时沉默,静观其变。

    “呃……那个……”魏可头皮发麻,极不自然地干笑道:“呵呵呵,没去哪儿啊,我有强迫症,刚觉得车没停好所以想挪一下……”

    严楚斐嘴角抽了抽。

    严太太这蹩脚的谎言,估计连傻子都骗不了好么!

    “挪好了吗?”但汤琨并未拆穿她,只是顺着她的话轻轻问道。

    “马上就好。”魏可只能把车又倒回车库。

    停好车后,魏可和严楚斐双双下车。

    “进屋吧。”汤琨对二人说道。

    “哦,好……”魏可点头,讪讪一笑,然后转头对严楚斐说:“你出去坐个车,自己回去吧!”

    “啊?”严楚斐又是一愣。

    让他坐车自己回去?

    为什么?

    她不跟他回家吗?还有她为什么要撵他走?

    难道她家里此刻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吗?

    他不动,拧眉看她,心里更疑惑了。

    “我已经到家了,你可以走了!”避开汤琨的视线,魏可使劲儿眨眼,向严楚斐使眼色。

    “严太太——”被她一再往外撵,他不高兴了。

    “走吧走吧,回家去吧,谢谢你送我回来,改天我请你吃饭啊!”她慌忙大叫,伸手推他,佯装与他只是普通朋友。

    严楚斐脸色一沉,眉头皱得更紧了。

    他自然是看到了她对他眨眼的小动作,但他不想理会,因为他想知道她为什么这么惊慌。

    魏可急死了,使劲儿推严楚斐,可他纹丝不动。

    “大小姐让他一起进去!”

    正僵持不下,汤琨又轻飘飘地冒出一句。

    魏可一震。

    她连忙更使劲儿地推着严楚斐,同时歪着头对汤琨哂笑,“呵呵,不用了啦,他只是送我回家而已……”

    “请吧,严先生!”汤琨直接看向严楚斐。

    严楚斐本就想进屋一探究竟,听汤琨如此说,正中下怀。

    汤琨说完,便率先朝着屋内走去。

    魏可抬手揉额,头痛欲裂。

    严楚斐心里满是好奇和疑惑,见魏可僵在原地不肯动,他牵起她的手,轻轻拉着她一同跟着汤琨的身后。

    他也不再问她“怎么了”,因为他知道答案就在屋内。

    嗯,只要进了屋,就能什么都明白了。

    魏可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她没有挣扎,也没有责怪严楚斐的不听话,怀着视死如归的心情,任由他牵着往屋里走。

    默默叹了口气,她在心里开导自己,算了算了,该来的总是会来,逃得过初一也逃不过十五,而且逃避历来就不是最好的解决方法。

    进门之际,天空乍然大响——

    轰隆!

    一记响雷划破夜空。

    严楚斐和魏可相牵的手同时一紧,很显然都被这突如其来的雷声吓了一跳。

    两人对视一眼。

    彼此的眼底都泛着忧虑,心里俱都升起一股不祥的预兆……

    “好像要下暴雨了……”

    严楚斐望了望黑压压的夜空,像是自言自语般低喃一声。

    魏可蹙着眉头,心里更不安了。

    感觉到严太太的担忧,严楚斐宠溺地捏了捏她的小手,温柔一笑,给了她一个“没事儿有我呢”的眼神。

    魏可不想给严先生压力,努力扯了扯嘴角,回他一个微笑……

    好吧,强颜欢笑更贴切一点。

    进了屋,毫无意外,魏可一眼就看到了正坐在客厅沙发里的妈妈。

    目光触及妈妈那张面无表情的脸庞,她的心,狠狠一紧。

    不好的预感更加强烈了。

    严楚斐感觉到严太太的紧张,转眸看了她一眼,对她这副如临大敌的模样有些不解又有些好笑。

    他不懂,自己妈妈有什么好怕的?

    他第一次见岳母大人,明明该他紧张的不是么?

    好吧,其实他也的确是有点紧张,因为气氛很不对劲儿,太压抑了。

    “去哪儿了?”

    魏家敏垂着眸翻看着手里的报纸,在严楚斐和魏可走到茶几面前时,头也不抬地问道。

    不咸不淡的语气,透着十足的压迫性。

    魏可狠狠咽了口唾沫,艰涩开口,“呃,在——”

    “你说!”

    魏可想说“在公司加班”,可她刚一开口,魏家敏就抬眸看向了严楚斐。

    让严楚斐回答。

    严楚斐看了看神色纠结的严太太,又看了看一脸不善的岳母大人,然后如实答道:“看电影。”

    他跟严太太是合法夫妻,去看个电影是件再正常不过的事,他找不到需要撒谎的理由。

    再说了,欺瞒长辈很不礼貌,若是谎言被拆穿,岳母大人该如何看他?

    只怕会质疑他的人品吧!

    所以这种搬石头砸自己脚的蠢事,他不做!

    魏家敏淡淡瞟了眼小两口紧紧牵在一起的手,目光微冷。

    “魏可,你有多久没回家了?”

    魏家敏缓缓坐直,将手里的报纸随意丢在茶几上,然后目光锐利地看着女儿,淡淡问道。

    “我……”魏可心虚,低着头无言以对。

    她不是多久没回家,而是根本就已经搬出去了……

    心里愈发忐忑,妈妈连名带姓的喊她,说明妈妈今天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答应过我的事办好了吗?”见女儿不敢回答,魏家敏唇角泛起一抹冷笑,又换另一个话题。

    而这个问题对魏可来说就更难回答了。

    “妈……”她皱眉呐呐,求饶地看着妈妈。

    魏家敏却无动于衷,面无表情地冷睨着女儿,咄咄紧逼,“嗯?办好了吗?”

    魏可沉默。

    办好?

    她根本就把这茬给忘记了好么!

    这几个月,她跟严楚斐吵吵闹闹,虽彼此都嚷过要离婚,可那真的只是嘴上说说罢了。

    当初妈妈得知她和严楚斐扯了证,逼她必须在她回国之前和严楚斐离婚,她答应了。

    可那只是她随口敷衍妈妈的,根本就没放在心上,所以她转眼就把这事儿给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刚才在外面,她看到妈妈的房间居然亮着灯,立马意识到是妈妈回国了。

    然后她猛然想起与妈妈之间的约定……

    她连忙喊严楚斐上车,想走的,可没想到妈妈早有准备,让琨叔拦住了他们的车。

    魏可的沉默让魏家敏的脸色更加冷漠了一分。

    严楚斐觉得此刻的气氛太压抑了。

    他有些紧张,更多的却是好奇,好奇严太太到底答应岳母大人什么事儿了?

    不过不管是什么事,能让严太太如此为难的肯定不是好事。

    见心爱的小女人被岳母大人逼得无言以对,严楚斐心疼,忍无可忍之后,他开口想为严太太解围。

    “妈妈——”

    “别叫我妈妈,我没承认你。”

    哪知他才喊出两个字,就被魏家敏冷飕飕的一句话给呛得尴尬不已。

    “妈!”魏可急喊一声,不赞同地看着妈妈。

    “你闭嘴!”魏家敏一记冷厉的眼神射在女儿脸上,一声厉喝威严十足。

    魏可噤声,但明显不服。

    严楚斐有点懵。

    没承认?

    嘛意思?

    他转眸看着魏可,发现她红了眼眶,更心疼了。

    轻轻捏了捏她的手,无声地安慰她。

    魏可抬眸,与严先生对视,只见他一脸“别哭有老公呢”的表情,心,一阵酸一阵甜,更想哭了。

    她怕他受委屈。

    他那么骄傲自负,活这么大估计没被人这样嫌弃过,妈妈对他的态度如此过分,他的心里肯定也是很不好受吧。

    毕竟他挺小心眼儿的。

    瞧他平日里跟她吵架,她若说了什么嫌弃他的话,他都会用一种特别幽怨和委屈的眼神谴责她。

    每天与他同床共枕的她都尚且如此,那么第一次见面的妈妈如此不待见他,他肯定更委屈了吧?

    然而事实证明……严太太想太多了!

    严楚斐不觉得委屈,只是很好奇,好奇岳母大人对他为何是这种态度。

    而他的委屈,只针对严太太。

    嗯,只有严太太的嫌弃才会让他觉得委屈,其他人的嫌弃对他来说连屁都算不上。

    严楚斐忍不住猜想,岳母大人不待见他是不是因为他和严太太结婚都几个月了他却连一通电话都没跟她老人家打过,觉得他不尊重她,所以对他有意见了?

    如果真是这个原因,那他挺冤枉的。

    和严太太结婚之后,他不止一次的向严太太索要岳母大人的电话,表示要跟岳母大人问声好,可严太太总以岳母大人身体欠佳为由婉拒了他,说等妈妈回来再亲自拜见也不迟。

    他不疑有他,听信了严太太的话,怎料现在……

    严楚斐想,若真是因为这个,那他得解释解释。

    “妈妈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会啊?”他不卑不亢地看着优雅端坐的魏家敏,礼貌谦和地问道。

    “听不懂我说什么吗?别叫我妈妈,我受不起!”魏家敏的声音无喜无怒,平静淡漠,让人听不出她此刻的真实情绪。

    “很抱歉!妈妈,这件事我不能听您的。我跟可可已经是夫妻,所以她的家人就是我的家人,她的妈妈就是我的妈妈!听不听是您的自由,但叫不叫却攸关我的教养!”严楚斐不紧不慢地说道,神色平静,没有丝毫的不高兴。

    魏可看着身边的男人,突然很赞同何柏琛的那句——男人的幼稚是表现给心爱的女人看的。

    此刻的他,面对妈妈的刁难波澜不惊沉稳应对,与在她面前的气急败坏完全是两个模样。

    “你跟可儿的婚姻我不赞同!”魏家敏目光冷厉,直直射在严楚斐的脸上,直截了当地表明自己的态度。

    “为什么呢?”严楚斐微微皱眉,大惑不解。

    “我不喜欢你!”魏家敏更直接地说道。

    “为什么呢?”严楚斐眉头皱得更紧了一分,声音微微变调,一脸“我这么优秀您居然不喜欢我这不科学啊”的震惊表情。

    “你不适合可儿!”

    严楚斐呼吸一窒,默了。

    当长辈想要棒打鸳鸯时,说得最多的应该就是“不适合”这三个字。

    严楚斐心里虽然很不以为然,但他并未表现出来,只是对岳母大人微微一笑,情真意切地说道:“可是妈妈,感情这种事,如鱼饮水冷暖自知,合不合适只有当事人最清楚,妈妈您不是可可,也不是我,您说这样的话会不会太武断了呢?”

    “我比你们年长几十岁,说句不好听的,我过的桥比你们走的路还多,你觉得你有资格质疑我的判断?”魏家敏冷冷一笑,用轻蔑的目光睥睨着严楚斐,然后再瞟了眼被他紧紧牵在手里的魏可,极具挑衅意味地说道:“而且我是她妈,我说你们不合适,你们就不合适!!”

    严楚斐觉得岳母大人的专横霸道跟他有得一拼……不!应该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虽说帝都人人都知道严家六阿哥嚣张霸道,但他也不至于像岳母大人这样蛮不讲理啊……

    好吧,他有时候也挺不讲道理的,但那都是因为严太太惹他生气了他才会那样的。

    严楚斐突然好妒忌郁凌恒,因为郁凌恒有个超级好,超级通情达理的丈母娘。

    他怎么就这么倒霉呢?

    他怎么就遇上一个如此难缠的丈母娘呢?

    想不通!

    真是太想不通了!!

    难道这是……报应?

    上天觉得他平日里太嚣张了所以派一个比他更不讲道理的人来收拾他?

    而且还是个他不能反抗的人!

    好吧……

    看来他只能认了。

    嗯,谁叫他爱严太太呢!

    爱屋及乌,因为爱严太太,所以就算她的妈妈不待见他,他也只能低声下气的赔笑脸。

    呵!想不到他严楚斐也有今天,看来这世上还真有报应一说。

    强压着心底的郁闷,严楚斐看着面无表情的岳母大人,微笑着问:“所以妈妈您为什么这样讨厌我呢?我可以向您讨要一个理由吗?”

    “没有理由!”魏家敏干脆得让人吐血。

    严楚斐默默吸了口气。

    忍!

    魏可一直紧紧皱着眉头,红着眼眶,夹在丈夫和妈妈之间左右为难。

    既不想惹妈妈生气,又不想让严先生受委屈,他们都是她最爱的人,她多么希望他们能和平共处……

    可她此刻却什么也不敢说,什么也做不了。

    “妈妈,虽然您是长辈,但也要以德服人不是?”严楚斐努力保持着微笑。

    “我不需要以德服人,我只需要知道,我的女儿不管在任何时候都只会选择我就足够了!”魏家敏慢悠悠地说道,说出来的话却气死人不偿命。

    严楚斐呼吸一窒,微笑僵在嘴角。

    他转眸看着严太太。

    魏可心虚地低着头,不敢与他对视。

    严楚斐见状,心里一沉,知道岳母大人所言非虚。

    都说知女莫若母,魏家敏太清楚自己的女儿有多么的重亲情,所以才敢如此断言。

    虽然“丈夫”和“母亲”这两者根本没什么可比性,但严楚斐想到岳母大人刚才那句“不管在任何时候她都只会选择我”的话时,心里还是觉得闷闷的,不是很开心。

    不能成为严太太心目中的第一位,当然会不开心。

    虽然跟岳母大人“争宠”是件很无聊的事。

    “妈妈您这是亲情绑架!”严楚斐哑了半晌,才找到自己的声音,尽可能地保持冷静。

    “有本事你也绑架她一个!”魏家敏唇角的冷笑蔓延,毫不客气地呛声道。

    呃……

    严楚斐觉得自己的心灵受到了一万点暴击伤害。

    他转眸,目光幽怨地看着严太太,一脸“你妈欺负我你都不帮帮我么”的可怜模样。

    魏可心疼,却又无能为力。

    “别说了……”她只能捏捏他的手,小小声地对他说:“你先回去吧。”

    严楚斐脸色一沉。

    他在极力抗争,她不帮他也就罢了,还要撵他走?

    魏可此话一出,魏家敏笑得更得意了,睥睨着一脸哀怨的严楚斐,火上浇油地说:“嗯,走吧,以后都别来了!”

    以后都别来了?

    严楚斐更不敢走了。

    紧紧捏着严太太的手,他小声咕哝,“你是我太太,你得跟我走。”

    魏家敏双眸一眯,寒光乍现。

    魏可一见妈妈这副要放大招的表情就慌得不行,连忙对严楚斐说:“你先回去,让我跟我妈好好谈谈。”

    她近乎哀求地望着他,半哄半求。

    严楚斐不吭声,脸上是大写加粗的不愿意。

    “阿琨!”魏家敏突然喊道,冷厉的声音威严十足。

    “严先生!”

    一直站在魏家敏身后的汤琨走到严楚斐的身边,做了个请的手势。

    严楚斐想,自己这么大的人了,总不能学小孩子在地上打滚以赖着不走吧……

    他的皮再厚也没厚到那个程度啊!

    既然岳母大人下了逐客令,看来他只能……

    “我在外面等你!”看着严太太,他坚定说道。

    他可以从这个屋子里出去,但他必须跟严太太一起回家。

    回他们自己的家!

    “啊?”魏可失声叫道,连连摇头:“不要啦,你先回去——”

    “我等你!”他抢断,字字铿锵。

    魏可头疼,又急又慌,“我不知道会谈到什么时候去,你先回家,等谈完了我给你电话——”

    “我等你谈完,不管多晚都没关系,然后我们一起回家!”他固执地说道,一副等不到她就不走的架势。

    “你——”魏可狠狠蹙眉,气结。

    “妈妈,晚安!”

    严楚斐不给严太太说话的机会,转眸看着岳母大人,礼貌地点头道别。

    魏家敏没说话,只是淡淡地瞥着他。

    严楚斐说完,在严太太惆怅又焦虑的目光中,优雅从容地走了出去。

    轰隆隆……

    他刚走出门,一道闪电劈开阴沉的夜空,同时伴随着一记响雷。

    站在院子里,他抬头望天,只见头顶上已是乌云密布。

    呃,好像……

    真的要下雨了。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妈……”

    “什么时候离?”

    魏可刚一开口,就被妈妈抢断。

    她哑然,轻咬红唇无言以对。

    魏家敏等了几秒,见女儿始终不言,语气不由更加严厉了一分,“说啊,什么时候跟他离?”

    魏可站在妈妈面前,低着头,满心的纠结和为难,被妈妈逼急了,索性心一横,牙一咬,“我不离。”

    啪!

    魏家敏狠狠一掌拍在茶几上,勃然大怒,“魏可,你骗我!”

    关上门折回大厅的汤琨见状,连忙倒了一杯水,快步走到魏家敏身边,将水递给她。

    示意让她喝口水消消火,别动怒。

    魏家敏身体不是很好,不能太激动,要尽量保持心平气和的状态。

    “我不是骗你……”魏可见妈妈生气也很担心,愧疚地小声呐呐。

    魏家敏喝了一口水,压下心里那猛然窜起的火气,目光严厉地看着女儿,冷冷质问,“那为何要出尔反尔?”

    “我不想惹你生气,敷衍你的。”魏可低着头,不敢与妈妈对视。

    “不一样是骗吗?!”魏家敏怒。

    魏可上前两步,一P股坐在妈妈身边,特别严肃地认错道歉,“对不起,妈妈,我错了!”

    “我不需要你认错,你跟他把婚离了就成!”魏家敏依旧面无表情,淡淡看着女儿,冷酷无情地说道。

    魏可沉默了。

    许久,她才闷闷地吐出一句,“我不离。”

    “你再说一次!!”魏家敏脸色一沉,勃然大喝。

    “我不离!”魏可不急不躁,坚定摇头,一副已经打定主意的模样。

    “呵!”魏家敏冷笑,眼底怒火旺盛,目光犀利地盯着女儿,“所以你这是在我跟他之间做出选择了是吗?”

    这怎么扯上“选择”了?

    魏可无奈又恼火,“妈!讲点道理好吗?!”

    “我女儿为了一个男人都不要我了,我还讲什么道理啊?”魏家敏冷笑更甚。

    “我哪有说不要你啊!”魏可狠狠蹙眉,对妈妈无语地叫道。

    “你所说的每一个字都透露着要为了那个男人而甘愿众叛亲离的讯息!!”魏家敏字字犀利,将魏可堵得哑口无言。

    沉默。

    在魏可的记忆中,从来没有跟妈妈闹得如此不愉快过。

    她的心里很难受,特别沮丧特别委屈……

    她想自己不过就是爱上了一个男人,妈妈为什么不能尊重她的选择,为什么不能祝福她呢?

    “妈妈……”负面情绪涌上心头,她红着眼低着头,颤声微哽。

    魏家敏神色微动。

    “我爱他!”魏可抬头看着妈妈,严肃而坚定地说道。

    因为爱他,所以不能离婚。

    “爱?你们在一起才多久?就说爱?”魏家敏轻蔑嗤笑,一脸不以为然。

    “妈,并不是所有的爱情都是用时间来衡量的,有日久生情也有一见钟情,爱上一个人其实就是一瞬间的事!”

    “他有什么好?”魏家敏恨铁不成钢地剜了女儿一眼,没好气地哼道。

    “他或许什么都不好,但我就是爱上他了呀!”魏可的眼眶更红了一分。

    听到女儿无奈的轻喊,魏家敏默默叹了口气。

    女儿难受,当妈的心里也不好过。

    牵起女儿的手,轻轻拍着她的手背,魏家敏语重心长地说:“可儿,妈妈是为你好。”

    “我知道……”魏可用力点头,心里更难过了。

    “他跟莫念骄在一起过,你心里不膈应吗?”

    “……”

    魏可心脏狠狠一抽,无言以对。

    膈应啊!

    肯定膈应啊!

    可是……

    她还是爱上他了啊!

    “那都是以前的事了……”魏可垂着眸,掩饰着眼底的难过,用曾经劝自己的话劝妈妈。

    “但它真实存在过!!”魏家敏加重语气。

    魏可用力抿了抿唇,深吁口气,然后看着妈妈,说:“妈,每个人都有过去,他的过去我来不及参与,但人活着是向前看的,所以我不想纠结那些无谓的过去,我只想好好把握现在和未来!”

    她说得声情并茂,让人为之动容。

    魏家敏重重一叹,“可儿,你会后悔的!”

    “可是妈妈!我不能因为怕后悔就不去享受爱情啊!就好像一个孩子不能因为怕跌倒就永远不迈出第一步不是吗?!”魏可极力游说,努力争取妈妈的祝福。

    魏家敏沉默。

    突然——

    轰隆!

    震耳欲聋的雷声,以及让人心惊胆颤的闪电,在本该寂静的夜空中肆意作乱。

    魏可一震,连忙朝着落地窗快步走去。

    撩开窗帘一看,竟发现外面不知何时已是风雨大作。

    然而狂风暴雨并不是重点,重点是那站在庭院里淋雨的男人……

    严楚斐不知道老天爷是在帮他还是在整他。

    竟好死不死在他站在院子里没两分钟时就开始下雨。

    雨点打在身上的那瞬他想过要躲雨的,可躲哪里呢?

    他左右看了看,发现自己只有两个选择,一是折回魏家大门的屋檐下,二是跑去车库。

    折回魏家大门会很没面子,而跑去车库……同样很没面子。

    不过是犹豫了下,大雨倾盆,很快他就从头湿到了脚。

    于是他想,反正都湿透了还躲个屁啊!

    与其狼狈地到处找地方躲,还不如就这样继续站在庭院里,至少气势不输。

    想当初他在部队什么苦没吃过?现在淋个雨罢了,根本小菜一碟。

    屋外的严楚斐毫不在意,屋内的魏可却急得不行。

    他是猪吗?!

    站在庭院里淋雨干吗?想使苦肉计吗?

    可使计也得挑人啊,像妈妈这种精明的女人,这样的苦肉计根本没用好吗?!

    而且外面还在雷电交加,万一闪电劈他头上……

    啊呸呸呸!

    童言无忌童言无忌!

    魏可转身就朝着门口走去。

    “站住!”

    身后传来厉喝,充满着浓浓的威胁意味。

    魏可停步,回头看着一脸冷酷的妈妈,微哽哀求,“妈,他的脚受伤了,不能淋雨的。”

    “魏可,你今天若是敢出这个门,我就没你这个女儿!”魏家敏疾言厉色地对女儿说道。

    “妈!”魏可大叫,双眼泛红。

    魏家敏面无表情,不为所动。

    “汤叔。”魏可没辙,跑向一旁的汤琨,抱着他的手臂向他求助。

    哪知汤琨拍了拍她的手背,反倒劝她,“听话,你妈妈身体不好,别惹她生气。”

    啪嚓!

    外面又是一个大雷炸响。

    炸得魏可的心狠狠一颤。

    她急了,红着眼冲着妈妈大喊:“他如果被雷劈死了我就跟他殉情!”

    魏家敏微挑眉尾,一脸不屑。

    “魏家敏女士!我说到做到!!”魏可狠狠咬牙,豁出去般大吼道。

    “阿琨,把门锁了!”

    魏家敏对女儿的威胁置若罔闻,直接对汤琨说道。

    汤琨微微拧眉看着僵持不下的母女俩,犹豫。

    “妈!”魏可惊怒交加,不可置信地看着铁石心肠的妈妈。

    锁门?

    这是要软禁她么?

    她不出去无所谓啊,可是正在外面淋雨的男人……

    我等你!

    不管多晚都没关系……

    我们一起回家……

    脑子里回荡着刚才严先生对她说过的那些,心,狠狠抽搐。

    如果她今晚出不去,那他岂不是要在外面淋一夜的雨?

    “还不去?”魏家敏不悦地瞪了汤琨一眼。

    汤琨无奈,只得听命行事。

    “妈,你不能这样——”魏可急了。

    魏家敏优雅起身,冷冷睨着气急败坏的女儿,“我是你妈!我想怎样就怎样!你若不服,就跟我断绝母女关系好了!”

    魏可无话可说了。

    “回房睡觉!”魏家敏极有威严地命令女儿,说完自己率先朝着楼上走去。

    大门被锁,钥匙被汤叔交给了妈妈,魏可心急如焚,却无法出去。

    她只能上楼,回自己的房间。

    关上门就给严楚斐打电话。

    “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