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霸道土匪爱上我》第043章:看电影
    严先生生气了,严太太却一点也不着急,噙着笑看着他,慢悠悠地说:“因为我们现在要去看电影。”

    “看电影?”他微愣。

    “嗯!”魏可点头,然后一边漫不经心地帮他整理着衣领,一边娇滴滴地对他说道:“你上次不是说要跟我看电影吗?可是那天我约了何教官,我们不止没看成电影,还闹得很不愉快。”

    严楚斐当然记得这件事,因为这件事他还被气得几天都没睡好觉。

    她不提以前那些破事儿还好,一提他就更不开心了。

    虽然彼此已经确定了心意,可提起“何柏琛”这个名字,他的心里还是有些膈应。

    毕竟严太太曾喜欢过何柏琛,甚至为了何柏琛她还跟他闹了好几次,现在要他对何柏琛毫无芥蒂的话那是不可能的。

    都说情人眼里容不得一粒沙子,他现在是深有体会。

    嗯,他嫉妒何柏琛,嫉妒死了。

    “今天我请你啊,严先生,赏脸吗?”

    魏可笑米米地看着气鼓鼓的男人,调皮地冲他眨了眨眼,兴致勃勃地问。

    “不去!”哪知严先生竟一口拒绝。

    魏可微微瞠大双眼,大惑不解,“为什么?”

    “我不喜欢跟别人挤一个厅。”严先生傲娇地哼哼。

    不好意思明目张胆的说自己又吃醋了,他只能借题发挥以表达自己内心的不满。

    呃……

    觉得这男人真是越来越幼稚了。

    还好他只是讨厌跟别的人一个影厅看电影,若他哪天讨厌有人跟他同一个地球,他是不是得把天下所有人杀光?

    魏可无语,在心里默默腹诽。

    “可是包场很浪费耶!”她微微蹙眉,不赞同他铺张浪费的消费习惯。

    “我请你的时候都是包场!”严楚斐说,强烈要求同等待遇。

    嗯,当时听了郁凌恒的话,他立马就包了一个放映厅,想在电影院里对严太太不轨来着……

    “你该啊,你比我有钱嘛!”魏可嘿嘿讪笑。

    他睥睨着她,不说话,还是一脸不乐意。

    “乖啦,将就一下好不好嘛?”她抱着他的手臂轻轻地摇,剪水双瞳溢满深情,痴痴望着他半是轻哄半是撒娇。

    “不好!”严太太的眼神很迷人,他却不为所动,还是一口回绝。

    “我买的情侣厅,没几个人的。”她极力怂恿,整个人在他手臂上轻轻蹭,使坏撩他。

    对于严太太的撒娇严先生很受用,怕矫情过头会把严太太惹毛,他觉得自己应该见好就收了。

    想了想,他垂眸睨她,“真没几个人?”

    “嗯嗯,真的!”她用力点头,就差举手发誓了。

    情侣厅本就不大,加上这部影片快下映了,该看的早就看了,所以应该不会有很多人的。

    “那你亲我——”

    严先生想说“那你亲我一下我就答应”,可他话音未落,严太太就像是猜到他要说什么一般,抢先一步行动了。

    嗯,她不等他把话说完,就勾住他的脖子,踮起脚尖主动吻上他的唇……

    唇齿镶嵌,气息相融。

    小两口深情拥吻,恨不得就这样吻到天荒地老……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严楚斐失算了。

    他以为严太太买的情侣座就一定是看爱情片,可原来不是。

    居然是科幻片!

    而且是那种全程连亲吻镜头都没有的科幻片!

    看毛啊看!!

    电影里打打杀杀呐喊震天,把他脑子里那点小心思全给吼飞了,他的宏伟大计完全没有施展的空间好吗!

    而严太太全程目不转睛地盯着电影屏幕,看得津津有味,根本就当他不存在。

    也怪他自己笨,居然忘了问她电影名称就傻不隆冬地跟着她进了电影院。

    等电影播放的时候他才发现不对劲儿,可为时已晚。

    情侣厅里的确没几个人,算上他俩一共才三对。

    如此天时地利人和的环境,可严太太居然选了一部科幻片!

    严先生呕死了。

    在这么好的环境下,如果不做点什么的话,严先生觉得实在是不甘心。

    不能白瞎他在来的路上满脑子里的那些旖旎幻想不是?

    嗯,必须得做点什么。

    电影很精彩,严楚斐脑子里的幻想也很精彩。

    手随心动。

    他修长的指,像在弹奏一首缓慢悠扬的音乐一般,在她的腿上轻轻弹着,且一点一点地往上移动。

    魏可这会儿的注意力全在电影上,感觉到腿上痒酥酥的,便下意识地伸手一抓。

    抓住了他的手。

    感觉到是他的手,她转头看他,于是在极其昏暗的光线中,发现他正用一种炙热无比的目光盯着她看。

    她唇角一弯,向他咧嘴一笑。

    严楚斐被严太太的笑靥迷得心神荡漾。

    而当他正想凑过去吻她时,她却转回头去……

    继续看电影了!

    很明显她并没发现他的小心思,对他笑只是敷衍他罢了。

    严楚斐郁闷了。

    见鬼!

    自己的魅力居然不及一部电影!

    越想越幽怨,他的心里越发不甘心了。

    手,又开始在她腿上爬动,朝着她的腿根逼近……

    腿上像是有条虫子在蠕动,痒得魏可狠狠打了个寒颤,反射性地将他的手再次抓住。

    “怎么了?”她忙里偷闲地转头看他,压低声音不解地问道。

    他没说话,只是一瞬不瞬地盯着她看。

    “想上厕所?”她微微挑眉。

    “不是!”他摇头,声音闷闷的,伐开心。

    “想喝水?”

    “不是!”

    “那你想干吗呀?”她瞥他一眼,略显不耐地低叫。

    他二话不说直接搂住她的腰肢将她整个人拖进怀里,让她坐在他的腿上,同时他的薄唇贴在她的耳朵上,言简意赅地吐出一个字,“你!”

    干吗……

    干……你!

    魏可,“……”

    被严先生直白的答复雷得里嫩外焦,紧接着她就感觉到自己正坐在他蓄势待发的某物上……

    她蓦地一僵,如坐针毡。

    感觉到他的意图,她哭笑不得,觉得这男人上辈子肯定是泰迪,所以这辈子才会满脑子且随时随地都想着那档子事儿。

    不就二十几天没那啥么,他怎么就猴急成这样啊?

    逮着机会就蹭她,真是够了!

    嗯,严楚斐在蹭严太太。

    抵着她,缓慢地磨……

    以安慰自己内心的躁动和缓解身体里急欲爆炸的疼痛。

    魏可被严先生磨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放映厅里还有其他人,他竟然还敢这样对她,还要不要脸啊他?!

    严太太紧张得不行,生怕被另外两对小情侣发现他们的小动作……

    “电影这么好看——”她脸颊泛红,轻轻推他,暗示他别太过分。

    “你更好看!”他却往她耳朵里呵气,越发放肆地磨。

    “有人……”她羞愤欲绝地小声提醒。

    “所以你别乱动,更别叫。”他一边在她耳畔低低说道,一边将手探进她的裙底……

    魏可要疯了。

    算准了严太太不敢用力挣扎,严先生便放心大胆地做自己想做的事……

    她拗不过他,只能配合。

    然后严楚斐发现,其实看科幻片也挺好的,至少电影里的声音可以掩盖他们的声音……

    可很快他就不满意了,因为地方太窄,他的脚又还没痊愈,无法为所欲为。

    尤其是严太太根本不配合。

    给亲,给揉,可到了最后关头她就不干了。

    她脸皮薄,怕被发现,所以怎么也不肯让他如愿。

    而严先生已是箭在弦上的状态,享受完这种如同偷晴般的刺激感后,他衔着她的耳垂,沙哑着声音对她说:“老婆,不看了,我们回家好不好?”

    魏可狠狠咽了口唾沫,喘息着轻轻点头,“……好。”

    她也想回家了。

    一是怕他越来越过分,二是她现在紧张得要死,就怕被人发现。

    若被其他两对小情侣发现他们在做什么……艾玛!那脸可就丢到姥姥家了!

    见严太太点头同意了,严楚斐收手。

    他一边在她唇上意犹未尽地轻啄,一边帮她整理着裙子。

    待彼此都整理妥当之后,他牵着她的小手起身,悄悄离开了电影院。

    魏可脸颊绯红,低着头谁也不敢看,做了坏事终究是有些心虚的,总觉得别人看他俩的眼神都带着颜色。

    直到进入电梯之后,电梯里只有彼此,她抿唇忍笑。

    严楚斐盯着右上角的显示屏,恨不得立马到车库……不!确切地说,他是恨不得立马到家。

    满心的迫不及待,在电梯快到达地下车库时,他转眸随意看了眼身边的严太太。

    却发现她唇角弯弯,正低着头偷笑。

    “笑什么?”他微微拧眉,不解地瞅着她。

    魏可捏着拳头抵在鼻端,轻轻咳了两声,然后用力咽了口唾沫再舔了舔唇,将笑意压制下去之后,才道:“没……没什么。”

    没什么?

    他才不信!

    将她轻轻一扯,扯入怀中,他一手箍住她的腰肢,一手捏着她的下巴,将她的小脸抬起来与自己对视,“嗯?在偷乐什么?”

    “真的没什么啦……”她硬着头皮否认到底。

    “你说不说?”他眸光一凌。

    他锐利的目光极具穿透力,紧紧盯着她的眼睛,听似平静的语气也饱含着浓浓的压迫性,让她的谎言无处遁形。

    叮……

    这时,电梯到达地下停车场。

    他暂停逼供,牵着她走出电梯,朝着他们停车的方向走去。

    上了车,严楚斐侧身盯着驾驶座里的严太太,继续问:“说啊,笑什么?”

    严先生的脚受了伤,所以是严太太开的车。

    “你就那么想啊?”严太太忍着笑意,一边动作娴熟地启动车子,一边无奈又好笑地问道。

    夫妻俩心有灵犀,就算严太太问得没头没脑,严先生也明白她问的是什么。

    “你不想?”他危险地半眯着黑眸,一脸她敢说不想她就死定了的表情。

    魏可点头,大方承认,“好吧,我也想,但是——”

    没他这么夸张啊!

    她顿住,后面的话不言而喻。

    “我们都一个月没做了!”严楚斐愤愤道,满腹幽怨。

    魏可将车驶出地下车库,闻言失笑,“哪有?明明还差好几天……”

    “四舍五入不懂?”他睨着她哼哼道。

    魏可突然沉默。

    五分钟后——

    “你在想什么?”严楚斐忍无可忍,狐疑地瞅着面无表情的严太太,问。

    她忙里偷闲地转眸看了他一眼,“我在想……”

    欲言又止。

    “什么?”他的胃口更被吊起来了,急切追问。

    “咱们没结婚之前……”魏可轻咬着唇角犹豫了两秒,又看他一眼,“你也这样?”

    也是这么的纵……欲?

    那他得有多少女人啊?

    魏可想到身边的男人有可能阅女无数就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想自己这到底是捡了个几手货啊?!

    “当然不是!!”严楚斐大叫。

    他叫得理直气壮加一脸坦荡,不像是说谎的样子。

    严楚斐觉得气愤又冤枉,他虽不是什么很纯情的男人,但也不至于滥情好么!

    没跟她结婚之前,他对情事并不热衷,最多就是生理需要。

    在部队时纪律严谨,从商之后又忙着创建公司,所以他这几年都没找过女人了。

    后来跟她有了交集,她就像是一把钥匙,将他关押在心里的猛兽放了出来,然后他的欲念便一发不可收拾。

    他先是对她的身体上了瘾,紧接着又爱上了她这个人,于是在不知不觉就被她迷得神魂颠倒……即便她脾气坏得要死!

    魏可闻言,偷偷松了口气,微挑眉尾睨他一眼,故作不信,“哦?”

    见她还敢质疑他,他气得将她握着方向盘的右手抓过来在手背上轻轻咬了一口,然后再放开,忿忿地说:“因为爱你,所以才会这样!”

    有句话不是说——

    想睡你的男人不一定爱你,但不想睡你的男人就肯定不爱你!

    每天面对心爱的女人还能坐怀不乱的男人还算是男人吗?

    除非有病!

    对于自己热衷跟严太太做运动这件事严楚斐一点都不羞愧,他理直气壮,甚至特别自豪。

    夫妻之间最美妙的时刻就是合二为一的时候,彼此都尽可能地给对方快乐,那种满足和幸福的感觉是超棒的。

    他爱她,他喜欢跟她做,他想要给她很多很多的快乐……

    嗯,作为她的丈夫,这是他的责任和义务!

    他说,因为爱你……

    不得不说,说情话的严先生帅极了!

    魏可的唇角,情不自禁地微微勾起。

    自己爱着的男人说爱自己,怎能不叫人心生欢喜?

    她想,世间最幸福美满的婚姻,大抵就是这个样子了吧!

    “过来!”

    她腾出右手,弯曲着食指冲他勾了勾。

    “嗯?”他不解地发出一声鼻音,但还是听话地朝她倾身过去。

    她倏地勾住他的脖子,将他的头用力拉过来,同时她转头,特别霸气地在他唇上狠狠亲了一口。

    他愣了一秒。

    他定定地看着她,她调皮地冲他眨了眨右眼,坏坏的小模样格外撩人。

    严楚斐觉得自己对眼前这个女人已是爱到无法自拔的地步了。

    这个小坏蛋,怎么就能这样迷人呢?!

    眼底不由自主地溢满柔情和宠溺,他轻斥,“小心开车!”

    突然,魏可的手机响了。

    看了眼来电显示,是魏家的佣人于阿姨打来的。

    魏可接通蓝牙,开了免提。

    “喂,于阿姨。”

    “小小姐,你现在能回来一趟吗?”于阿姨充满纠结的声音在车厢里响起。

    严楚斐一听于阿姨叫严太太回魏家,俊脸立马就阴沉了下来。

    他盯着她,脸上写满了“快拒绝”三个字。

    感觉到严先生犀利无比的正目光射在自己的脸上,魏可转眸看了他一眼,同时扬声问道:“怎么了?”

    “家里水管爆了……”于阿姨的声音听起来有点怪怪的。

    魏可闻言,顾不得严先生充满警告的瞪视,立马应答,“哦,好的,我马上回来!”

    严先生不开心了,严先生不高兴了,严先生有小情绪了。

    他冷冷看着她,前一刻的欢喜已是荡然无存。

    她怎么这么狠心呢?没见他饿得慌吗?他都想死她了她现在居然要回娘家?

    魏可知道矫情的男人又生气了,她一边注意着路况,一边无奈地对他说道:“你也听到了,是家里水管爆了。”

    他不说话,就冷冷盯着她。

    那欲求不满的样子让人好笑又好气。

    她腾出一只手去摸了把他的脸,讪笑着哄他,“别不高兴嘛,我们回去一会儿耽搁不了多少时间的啦!”

    “你不会让于阿姨自己找人修啊?!”他勃然大喝,像个任性的孩子般发泄着心里的不满。

    “这么晚了你让于阿姨找谁呀?”她微微蹙眉,好言好语地说。

    他气得很,“满大街都是修水管修家电的师傅,打个电话不就行了?”

    “于阿姨年纪大了,她不懂这些的。”

    “那关总闸总会吧,关掉总闸明天再修不行啊!!”他越吼越大声,越大声却越显得委屈。

    魏可扑哧一声,突然笑了。

    笑什么笑?她还敢笑?

    严楚斐更生气了,恼怒地瞪着严太太,狠狠切齿,“你又笑什么?”

    虽然他不知道她在笑什么,但他知道她肯定是在笑他的。

    魏可用力抿了抿红唇,强忍着笑意往车窗外看了看,然后一本正经地调侃他,“严先生你如果真的这么急的话……要不我把车停路边,咱俩先战一场?”

    “滚犊子!”被严太太取笑了,严楚斐恼羞成怒,破口大骂。

    魏可愈发忍俊不禁,眼底的笑意更浓了。

    在他彻底发飙之前,她腾出一只手去拉他的手,轻哄加you惑——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