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霸道土匪爱上我》第042章:我……爱你!
    “就要!”他勃然喝道。

    他吼得太激动,大手像是惩罚一般在她腰上用力捏了一把。

    “啊……”她疼,蹙眉轻叫。

    “你可以不喜欢我,但是你喜欢我了就不能喜欢别人!”严先生霸道至极地说。

    魏可默默翻了个白眼,然后对他勾唇一笑,“好吧,那我不喜欢你了——啊!”

    话音未落,腰上又被他掐了一把。

    “你敢!!”他大怒,狠狠瞪她。

    严楚斐被严太太这副漫不经心的态度气得不行。

    对她来说,感情是儿戏吗?

    还是说他之于她不过是个玩具?

    说喜欢就喜欢,说不喜欢就可以不喜欢了?

    如此收放自如的感情是真感情?

    “严先生你到底要怎样?”魏可嫌弃地瞥了眼动不动就生气的严先生。

    “你刚说你喜欢我的!”严楚斐的心情像是在坐过山车,被严太太整得一会儿高一会儿低,一会儿云端又一会儿地狱,简直是跌宕起伏。

    “对呀,我说啦!”她点头,毫不扭捏地大方承认。

    “那你从今往后都只许喜欢我!!”他霸道至极地命令她。

    魏可微微抽了抽嘴角,一脸无语地看着他,“严先生你这就有点强人所难了吧,我只能喜欢你的话那我外公和妈妈怎么办啊?”

    “那就爱我!”严楚斐不负“歼诈狡猾”的盛名,立马反应过来,“你可以喜欢别的人,比如亲人,比如朋友,但你只能爱我一个!”

    喜欢和爱,是有区别的。

    喜欢是对某些人或物的一种直观好感,而爱却是一种发自于内心的情感。

    魏可没说话。

    爱?

    他们之间,言爱会不会太早了点啊?

    这些日子,他不在家的时候她的确非常的想他,在得知他出了意外,她也的确很恐慌很担忧,然而这些,就是“爱”的表现吗?

    她不是很确定耶。

    见她不说话,他猜不透她的心思,本是霸道的态度立马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小心翼翼地问她,“嗯?行不行?”

    魏可看着极度缺爱的严先生,有些无奈,又有些好笑。

    “行。”她点头,干脆又果断。

    既然已是夫妻,忠于自己的伴侣本就是理所当然的事儿,只要他对她好,不做对不起她的事情,她一辈子爱他又何妨?!

    她说……行?

    严楚斐闻言,双眼骤然一亮,“真的?!”

    饱含惊喜的声音透着一丝掩饰不住的颤抖,太激动了。

    “嗯,真的。”她继续点头,浅笑嫣然。

    “你爱我?”严楚斐紧张地屏住呼吸,一瞬不瞬地盯着她的眼睛。

    “嗯,我爱你。”魏可大方承认。

    他对那些小护士说她什么都好,不就等于是对她表白了么,所以既然他先表明了心迹,她又何必再扭扭捏捏?

    说声喜欢他爱他又不会掉块肉,做人本就应该勇于承认自己的心不是么。

    而且就算她承认爱他,也不代表永恒。

    如果他也爱她,会一辈子对她好,那她自然会向他回报同等的爱。

    可若是以后他对她不好,那哪怕现在她说了爱他,到时也是会挥剑斩情丝,毫不犹豫地掉头走人的。

    所以她不怕先说这声“我爱你”,但能不能让她一辈子都对他说“我爱你”那就要看他有没有能让她爱他一辈子的本事了。

    感情是相互的,单方面的付出永远不可能会有好结果,既然现在他也喜欢上她了,那就好好过呗!

    她大大方方地对他说“我爱你”,哪知得到的回应却是——

    “你骗我!!”严楚斐勃然喝道,脸上写满了“我不信”三个字。

    魏可无语。

    本来心底溢满了柔情,被他一吼顿时烟消云散,她俏脸一冷,皱着眉没好气地冲他嚷:“严楚斐你到底想怎样?”

    说不喜欢他不行,说爱他又不信,他再这么矫情她可不伺候了,哼!

    见严太太冷了脸,严楚斐立马又怂了,“你你……我……”

    “严楚斐你怎么这么婆妈啊?非要问,我答了你又不信,你到底想要我怎样?”魏可恼火,伸手推他,作势要走。

    严楚斐吓得连忙收紧手臂将她紧紧桎梏在怀里,不敢让她走。

    她狠狠瞪他。

    魏可真是不知道该说啥了。

    他不是一贯骄傲自负的吗?怎么现在变得如此不自信了?

    严楚斐的确不自信。

    听到她说喜欢他,他欣喜若狂,可听到她说爱他,他却觉得不真实。

    第一反应就是她肯定是敷衍他的。

    “你说过你喜欢何柏琛的。”他将脸埋在她的颈窝里,闷闷地说,想到这茬就不开心。

    魏可嘴角微抽,没说话。

    严楚斐抬起头来,目光幽怨地与她对视,又说:“你还说只承认他才是救你的恩人。”

    “那你还说过要跟我离婚的咧!”她抢白,同样没好气。

    其实那天彼此都说了气话,他不是真的想离婚,她也不是真的只认何柏琛是恩人。

    从得知他是当年那个勇敢的男孩子时,她对他的好感就像火箭一般嗖嗖嗖地往上升。

    她当然是把他当恩人的,他救了她一次又一次,她怎么可能不感激他呢。

    怪就怪他跟别的女人亲了嘴,让她难受了,不然她也不会说那样没良心的话。

    听到严太太提离婚这茬,严先生更怂了,“我……”

    “严先生,这都几个周一了?”她睥睨着他淡淡冷哼。

    他不敢说话,只是看着她的目光更幽怨了。

    魏可若有似无地扯了扯嘴角,慵懒吐字,“所以现在你到底是离还是不离啊?”

    “不离!”严楚斐倏地喝道,气呼呼的。

    “说话不算话?”她挑眉,故意激将他。

    他怒,瞪着她狠狠切齿,“你刚不是说爱我的吗?现在又逼我离婚是几个意思?”

    “我哪有逼你,离婚是你自己说的不是么。”

    “明明是你惹我生气——”

    “哦,惹你生气你就要离婚啊?!”

    他话音未落,就被她冷冷抢断,而她的脸色更加冷漠了一分。

    严太太要生气了,严先生不敢再狡辩了。

    默了默,他几不可闻地小声咕哝,“我以为那是你想要的……”

    哪知严太太一听这话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你少给自己的任性找借口好吗!你以为?我想要的?呵!好啊,就当是我想要的,那走吧,咱们现在就——唔……”

    被以吻封缄。

    嘴被他堵住,负气的话便再也说不出口。

    一沾上她的唇,他就心神荡漾。

    可严太太不配合,对他又打又推的。

    当然她还是有顾忌着他的伤,没有很用力的挣扎,只是让他没办法好好吻她。

    坚持了一会儿,见她还是乱动,他只能无奈结束,与她额头相抵,沙哑着声音向她求饶,“不说了不说了,我以后再也不说那两个字了,还不成么?”

    她冷着小脸,不说话。

    “我错了!”

    见严太太还是一脸不满意的模样,他赶紧又认错。

    她依旧不语,但脸色稍微缓和了些。

    她的动容给了他鼓励,“老婆,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跟你吵架了,再也不说气话了,你别不理我,好不好?”

    他紧紧抱着她,薄唇贴在她的唇上,认错求饶兼撒娇,怎么可怜怎么装。

    魏可向来是刀子嘴豆腐心,被他求两句就心软了。

    “明明是你不理我好么!”她剜他一眼,佯怒哼道。

    一走就是半个月,甚至连电话都没一个,他还敢颠倒黑白怪她不理他?

    “我不敢回家,你会逼我去民政局。”

    她气也不是恨也不是,“那要是没今天这事儿你就一直不回家?”

    严楚斐沉默。

    其实不出这意外,他也准备就这两天回去的,因为他实在是太想她了。

    “老婆!”他突然喊她,将她搂得更紧了一分。

    “干吗?”她被他勒得有点难受,在他怀里轻轻挣扎。

    “我喜欢你!”他很正经地向她表白。

    魏可愣了一下,然后有点失望地“哦”了声。

    将她眼底的黯然尽收眼底,他唇角勾起一抹轻笑,薄唇贴着她的耳朵,说:“我……爱你!”

    魏可轻轻咬唇,眼底眉梢情不自禁地流淌着欢喜。

    女人都喜欢听甜言蜜语,尤其是自己的男人说的。

    “嗯,我也爱你。”

    她噙着甜甜的笑,主动吻上他的唇……

    终于确定了彼此的心意,两人心里都格外的激荡,吻,便一发不可收拾……

    许久之后……

    魏可觉得自己的唇都麻了,可严楚斐还不肯放过她,不依不饶地缠着她吻个没完没了。

    而他的手,早就不安分的在她身上肆意点火。

    她浑身虚软地被他扣在怀里,只能被迫承受他激狂的吻和揉弄,无处可逃。

    “我想要你……”

    当他沙哑到极致的声音灌进她的耳朵里时,她猛然清醒过来。

    “不行!”她一口拒绝,坚定摇头。

    “为什么?!”他从她颈窝里抬起头来,委屈低叫。

    他想得很,双眼都被小腹那股邪火逼得泛起了血丝,整个人绷得紧紧的。

    难受得快爆炸了。

    半个多月没碰过她了,现在她就在怀里,刚才还说了爱他,试问他这会儿还怎么忍得住?

    “你有伤。”严太太义正辞严地吐出三个字。

    严楚斐立马说:“我可以的——”

    “不行!!”她冷喝,威严十足地瞪他。

    他抱紧她使劲儿揉,在她耳边低吼,“可是我想你,想死了!”

    “忍着!”她瞥他一眼。

    其实她也想他,不管是他的人还是他的身,她都想念着的,可是现在情况特殊,只能忍。

    “忍不了!”他难受地轻喊。

    “忍不了也得忍!”她不为所动,冷着小脸轻斥道。

    他在她腿上蹭,不要脸不要皮地对她撒娇,“不嘛……”

    “别闹。”魏可哭笑不得,就快要缴械投降了。

    “我要……”他往她耳朵里呵气,拉长尾音的两个字,暧、昧至极。

    “不行……”她的心被他撩得一阵乱跳,就快要守不住这最后防线了。

    “行的!”他一瞬不瞬地盯着她看,那副急躁的样子让人哭笑不得。

    如果他没伤,她是很乐意妥协的,可是他的脚——

    她冷冷看着他。

    严楚斐看到严太太冷脸就害怕。

    见她好像有生气的征兆,他只能退而求其次,拉起的小手往自己气势磅礴的那处放,“那你帮我。”

    严太太想,严先生被饿了半个月,也挺可怜的,看在他受伤的份上,就帮他一次吧……

    然而让她没想到的是,这“一次”的时间……

    忒特么长了!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一周后。

    严先生出院了。

    然后严先生和严太太婉拒了郁先生和郁太太的挽留,回到了帝都。

    严楚斐腿上的石膏已拆,但是脚未消肿,走路还是不太方便。

    和好之后的两人如胶似漆,好得跟一个人儿似的,形影不离。

    这一天……

    书房里,严楚斐正站在窗边给助理小易打电话,交代他一些工作上的事情。

    叩叩叩。

    门突然被敲响,紧接着被轻轻推开。

    严楚斐一边打着电话,一边漫不经心地转头,当看清严太太的模样时——

    他就呆住了。

    魏可一袭黑色性感长裙,长发披肩,略施粉黛,整个人美得无法用言语形容。

    快速跟小易说了几句,然后他匆匆挂了电话。

    在严先生不可置信的目光中,魏可优雅从容地走到他的面前,微仰着小脸笑米米的看着惊讶得回不来神的男人,娇滴滴地问他,“好看吗?”

    短暂的怔愣之后,严楚斐点头如捣蒜,“好看!!”

    嗯,好看!

    超级好看!

    穿裙子的严太太太美了,简直好看得让人移不开眼。

    “喜欢吗?”她笑得更欢更媚了,誓要把他的三魂七魄都勾走一般。

    “喜欢!!”严楚斐继续猛点头,一眨不眨地盯着他。

    喜欢啊,这么美的严太太,怎么可能不喜欢呢!

    她站在他的面前,眼底划过一抹狡黠,微噘着红唇对他娇嗲,“是喜欢这条裙子呢还是喜欢穿这条裙子的姑娘?”

    “喜欢你!”他直截了当,表白的话越说越顺溜了。

    魏可满意。

    踮起脚尖,像是奖励般在他唇上轻轻一吻。

    他正想把她扣在怀里反客为主,她却像是早就算准了他的意图一般,先一步退离了他的怀抱。

    对他说了“我爱你”之后的严太太变得特别调皮,总是有意无意地撩他,然后又以他有伤的借口不给他痛快,憋得他都快内伤了。

    “什么时候买的?”他上下打量着她身上的性感黑裙,好奇地问。

    这条裙子不是他买给她的。

    他给她买的那些裙子与她此刻穿在身上的裙子是完全不同的两种风格,他买的更加保守一点。

    “你脚受伤的前一天。”魏可回答。

    她买了这条裙子准备勾、引他的,哪知他却出了意外,于是这条裙子一放就是半个多月。

    “你不是不喜欢穿裙子的吗?”他拧眉不解,上下打量着她,怎么看都看不够似的。

    “你喜欢我穿不是吗?”她微微歪着小脸,俏皮地答。

    严楚斐闻言,双眼骤然一亮,满心欢喜,“这是为我穿的?”

    “嗯哼!”她慵懒轻哼,笑靥如花。

    严楚斐二话不说,直接将严太太拽进怀里,双手捧住她的小脸就狠狠吻上她的唇……

    怎么办怎么办?

    他发现自己好像越来越爱她了,不把他气得七窍生烟的严太太真的太迷人了。

    他的舌,在她嘴里胡搅蛮缠,逼着她与他一同嬉戏,久久不息……

    “老婆。”

    许久之后,他一边在她的脖颈上轻啄,一边哑声唤她。

    “嗯?”

    “今天可以吗?”他问。

    魏可从意乱情迷中回过神,毫不犹豫地摇头,“再过几天,等你的脚好一点——”

    “已经好了!”他拧眉轻叫,一张俊脸写满了“欲求不满”四个大字。

    “胡说!伤筋动骨一百天,你这才几天啊就好了?”她轻斥,不悦地瞪他。

    “啊?”严楚斐惨叫,“一百天?你还要饿我三个月?!”

    “谁叫你要受伤!”她没好气地哼哼。

    他委屈地叫道:“我受伤还不都是因为你!”

    那天早上他心不在焉就是在想她,以及想该用什么借口回帝都,想得太出神,所以才会眼睁睁看着郁睿阳驾驶着他的爱车朝自己冲过来却忘了闪开。

    “关我啥事?”她挑眉睨他。

    “如果我不是在想你,才不会被撞好么。”他理直气壮地说道。

    “严楚斐你这根本是强词夺理……”魏可啼笑皆非。

    “不管,你要负责!”他霸道地说,同时想将她往几步之遥的软塌拉去。

    她连忙阻止他,妥协道:“晚上吧。”

    她语调温柔,类似轻哄。

    “可我现在就想……”他低头去吮她的脖颈,一副急不可耐的样子。

    住院期间,不管他怎么缠她,她都不肯给他,现在回家了,他的脚伤也好些了,她总该给他了吧!

    他真的想死她了!

    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又是那么那么的喜欢她,对她有过分的需求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男人就是这样,面对不喜欢的女人,可以坐怀不乱,可面对自己喜欢的女人时,脑子里便时刻都是那档子事儿……

    想她,想她,想死她了!

    “现在不行!”

    魏可还是拒绝,抬手去推严先生的脸颊,将他的脑袋推开,蹙眉轻喝。

    “为什么?”严楚斐怒了,不解又幽怨地瞪着铁石心肠的严太太,气鼓鼓的样子像个没得到糖吃的孩子。

    没见他有多难受吗?她已经拒绝了他N次了好么,她还忍心让他难受下去?

    狠心的女人!

    严先生生气了,严太太却一点也不着急,噙着笑看着他,慢悠悠地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