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霸道土匪爱上我》第037章:可能是吧
    &lt;=""&gt;&lt;/&gt;

    与几个月前他第二次救她时一模一样!

    那时他年纪小,既不会游泳也没有救人的经验,更没有现在这种强壮的体魄,被她一直往水里摁,呛了几口水就没力气了。

    若不是何柏琛来得及时,他就死定了。

    嗯,被她害死的!

    笨女人!!

    “你……”

    严楚斐一瞬不瞬地盯着一脸怒容的严太太,心扑通扑通地跳,激动又紧张。

    他想确认,想听她亲口承认自己就是当年那个小女孩。

    “干吗?!”魏可火得要死,没空去注意他的反常,凶巴巴地瞪着他恶狠狠地吼。

    “你是……”他紧张地舔了舔唇,欲言又止。

    “是什么是?舌头被猪啃了?!”她没好气地骂,像个小母老虎。

    严楚斐更紧张了,“那个……十几年前……”

    “你到底想说什么?痛快点!”魏可像是吃了**一般,吼得地动山摇。

    她生气!

    不!是非常生气!

    他不止跟别的女人亲了嘴,还说要准备什么离婚协议,甚至还暗讽她人老珠黄配不上他,还有……

    他的罪状太多了,数不胜数,简直是罪无可恕!

    哼!她不会原谅他了,她也不会跟他和好了,她要跟他斗争到底。

    何教官算是看走眼了,严楚斐根本就不喜欢她,一丁点都没有,否则他不会这样对她。

    迎着严太太近乎凶狠的目光,严楚斐心一横牙一咬,豁出去般说道:“刚才我接的电话是何柏琛打来的。”

    魏可怔了一下,然后蹙眉冷嗤,“那又怎样?”

    “他说……”

    “你要说就说,不说就别说了,吞吞吐吐烦不烦啊?!”她看他这副磕磕巴巴的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极不耐烦地喝道。

    她现在正是火冒三丈的时刻,他还这样吊她胃口,无疑是火上浇油好吗!

    “十四年前你是不是在军训的时候掉进水塘里过?”严楚斐紧张,语速超快。

    “……”魏可一震。

    她瞅着他,闭嘴不言。

    终于反应过来他说电话是何教官打来的含义了。

    很显然,是何教官告诉他这件事的。

    其实从餐厅出来之后她就想第一时间把这件事亲口告诉他的,可他花样作死,不止让别的女人上了他的车,竟然还敢让别的女人吻了他的唇……

    她会告诉他才有鬼!!

    她一辈子都不想告诉他了!

    何教官也真是的,干吗要多管闲事啊……

    魏可不开心地在心里默默埋怨着男神。

    严太太的沉默在这个时候自然是等于默认了。

    “真的是你?!”

    严楚斐双眸骤然一亮,满心欢喜。

    啊啊啊!

    真的是她真的是她!

    他跟他的严太太原来早在十四年前就已经结缘了!

    原来当年救她的人是他,而不是何柏琛……

    相较于严楚斐的激动欣喜,魏可的表情则显得太过冷淡。

    她没有回答,冷冷瞥他一眼,然后一手将挡在面前的他拨开,径直朝着外面走去。

    “嗯?是不是你?”他连忙屁颠屁颠地追出去,亦步亦趋地跟在她的身边,一边紧紧盯着她,一边声声追问。

    “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她走到牀边,转身与他面对面,微仰着小脸瞪着他,没好气地喝道。

    “是我救了你。”他深深看着她的眼,喜滋滋地向她邀功。

    嗯,是他救了严太太,所以她应该崇拜和喜欢的人是他。

    如果那日他救的是别人,这功他不要也罢,可他救的是她,那这功劳就万万不能被情敌抢了去。

    “严太太,是我救了你!”见她不说话,还一脸不以为然的表情,他忍不住再次强调道。

    而他一再的强调仿佛在暗示是何柏琛抢了他的功劳……

    魏可心里记恨着他刚才跟别的女人亲吻的事,这会儿听他邀功就忍不住想呛他。

    “拜托!是何教官救了‘我们’俩!”于是她冷着小脸纠正他,甚至咬重字音提醒他。

    “不对!”他用力摇头,反对她的言论,在这件事上非要斤斤计较,“我是他救的我承认,但你是我救的!”

    凡事都有个先来后到,如果不是他,等何柏琛赶来的时候她已经淹死了好么。

    所以严格说来,她的命是他救的!

    魏可翻了个白眼,用嫌弃的眼神将他从头到脚狠狠打量了一番,轻蔑嗤笑,“得了吧你!自己都快淹死了好么你还救我?”

    “是你一直把我往水里摁好么!不然我肯定能把你救上去的!”严楚斐不服气地反驳,心里怨气深重。

    呵!他都没怪她差点害死他,她反倒嫌弃起他来了?

    “自己都不会游泳还想英雄救美,我就没见过比你更蠢的人!”她不屑冷嗤,语气越加刻薄。

    严楚斐气得狠狠抽了口冷气。

    脸色瞬间铁青,心中喜悦,已是荡然无存。

    得!这份难得的缘分,就只有他一个人在偷偷欢喜,而她,根本就毫不在意。

    严楚斐觉得自己的心破了一个洞,正往外汩汩流血……

    “姓魏的你到底有没有良心?你扪心自问,如果不是我,你是不是淹死了?”

    他终于再也压抑不住心里的怨怼和愤怒,咬牙切齿地对她怒吼。

    “我不会!何教官会救我!”她淡淡瞥他一眼,冷冷哼道。

    严楚斐一听她对何柏琛如此信任就心如刀绞。

    “他救个屁!他来的时候只能是给你捞尸!”他怒不可遏,恨不得把屋顶吼飞。

    混蛋!

    他咒她?

    魏可也怒了,俏脸一冷,与他对吼,“捞尸就捞尸!我乐意!谁稀罕你救了?”

    她说,谁稀罕你救了……

    严楚斐想把眼前这不识好歹的小王八蛋狠狠掐死。

    他拼了命救她,到头来就得她一句“谁稀罕你救了”?

    她如此狼心狗肺,她爹妈知道吗?

    “你再说一次!”他气得瞪圆了眼睛,气势汹汹地朝她逼近一步,从齿缝里阴测测地吐字。

    魏可想,你丫的背叛了我还有脸跟我凶?

    她现在恨不得把他的嘴撕了好么!

    脏死了!!

    “我不稀罕你救!”妒恨交加,她张口吼道。

    严楚斐俊脸阴沉,狠狠扬起手——

    魏可心脏一紧。

    “打!”下一秒,她红了眼,抬起头把脸颊朝他凑过去,厉声喝道:“冲这儿打!”

    他攥拳一挥。

    啪嚓一声……

    牀头柜上的琉璃台灯被他一拳扫到了地上,应声而碎。

    玻璃渣散落一地。

    魏可吓得本能地往后退了两步。

    他却倏然一把揪住她胸前的浴巾,像拎小鸡一般将她狠狠拎到他的面前。

    黑眸被怒气染红,他脸如玄铁,阴冷犀利的目光直直射进她的眼底,阴森森地切齿逼问:“魏可!我最后问你一次,在你心里就只有何柏琛才是你的救命恩人是不是?”

    魏可脑子里全是他刚才举起手像是要打她的画面……

    “对!”她仰着脸红着眼,负气地吼出一个字。

    严楚斐的心,狠狠抽搐,疼得无比剧烈。

    “那我呢?”他死死盯着她,拼尽全力保持着最后一丝理智。

    她撇头看向别处,默不啃声。

    “我他妈算什么?”他倏然凑近她的脸,勃然大吼。

    她蹙眉,被他突如其来的吼声吓得微微一颤。

    见她始终不言,他的大手扼住她的下颚,动作强硬地将她的脸掰回来与他对视,“说啊!我他妈到底算什么?!”

    吵到这个份儿上,魏可也满腹怨气,自然不可能认输。

    “你爱算什么算什么!”

    她忍着下颚的剧痛,与他冷冷对视,没好气地说道。

    严楚斐觉得自己已经无话可说了。

    他盯着她冷酷无情的小脸,死死盯着。

    一分钟后,他松开她的下颚,笑了起来。

    “行!”他一边笑着往后退,一边狠狠点头,“你行……”

    然后他转身,大步流星地朝着门外走去。

    呯!

    摔门声震耳欲聋,足见他此刻有多么的愤怒。

    魏可僵立在牀边,狠狠蹙着眉头看着被粗暴地摔上的房门,心情也是糟糕到了极点。

    垂眸看着地上的碎片,脑子里全是他凶神恶煞对她嘶吼的画面,眼眶不由更红了几分……

    她轻拍着胸口不停地深呼吸,不停地在心里安慰自己别生气,不停地劝自己别与他那种蛮不讲理的霸王一般见识。

    可越是自我安慰,心里却越是难过委屈。

    嗯,很委屈。

    凶什么凶?吼什么吼?做了对不起她的事还想打她?他咋不上天呢!

    想起他一边笑着点头,一边像是自言自语般说着“你行”的模样……

    她的心,蓦地狠狠一抽,有点疼。

    他应该也是被她的气话伤着了吧,所以离去时的笑容才会那么的悲凉苦涩……

    魏可气呼呼地鼓着腮帮子,一P股坐在牀边,既懊悔又幽怨,苦大仇深地狠狠盯着地板上的玻璃碎片。

    看着看着,她突然皱起了眉头,被地板上的血滴吸引了注意。。

    他打碎了台灯的同时,好像也把自己的手……

    割破了。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严楚斐去了c市,以出差的名义,一呆就是半个月。

    而在这半个月里,魏可生平第一次尝到了寂寞的滋味儿。

    她觉得自己挺可笑的,居然跟他吵架也能吵出习惯的感觉来。

    嗯,习惯了与他每天针锋相对,所以他这一走,她顿时觉得自己的世界变得格外的安静。

    安静得可怕!

    结婚以来,两人虽时有争吵,但一般很快就会和好,这样冷战半个月还是头一次。

    没人再跟她吵跟她闹,她明明应该很开心才对,可每天在公司安安静静,回家又空空荡荡,她突然就觉得这样的日子特别没意思。

    怎么办?

    她想他了……

    虽然还是很生他的气,虽然还是想把他的嘴撕了,虽然还是恨不得跟他离婚……

    可她就是想他了!

    一位婚姻问题专家说:这世间即使是最幸福的婚姻,一生中也会有两百次离婚的念头和五十次掐死对方的想法……

    嗯,的确是。

    她跟严先生都是火爆脾气,火气一上头就理智全无,都不肯向对方服输。

    生气的时候她恨不得打死他,可气消之后,好像也没觉得他有多可恨了。

    都说夫妻牀头吵架牀尾和,两口子哪有什么隔夜仇啊,她觉得这话也挺有道理的。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与他同牀共枕了几个月,又怎可能没睡出一点感情呢对吧?

    而且冷静下来之后,她反省了下,发现这次的争吵自己也有很大的责任……

    她说的那些负气话,的确挺伤人的。

    她这人吧,能屈能伸,气头上就算自己有错她也会不管不顾地硬到底,但气消之后,她心情好的话低个头认个错也不是没可能。

    可他却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一走就是半个月,让她想哄哄他都找不到人。

    他走的前几天她乐得清闲,倒没什么感觉,可随着心里的怒气慢慢消散,冷静下来之后她发现自己想要给他打电话的冲动竟越来越浓烈……

    嗯,严先生不止半月没回家,甚至连一通电话都没打给她。

    她原本是想,等他出差几天回来,他们好好谈谈,和好算了。

    哪知她等了几天又几天,等了半个月他都还不回来。

    于是她又开始胡思乱想,想着想着又满腹怨怼,就算很想很想听到他的声音,她也咬牙隐忍,就是不肯先找他。

    就觉着吧,既然他都不想念她,她干吗要想念他呢?

    哼!不想就不想,有什么了不起的!

    有本事一辈子都别回来!

    可是忍耐的日子真的很煎熬很难过,她越来越有种度日如年的感觉了。

    尤其是最近几天,只要大脑一得空闲,她就会不由自主地盯着手机看,既想打给他,又期盼着他能打过来……

    魏可无精打采地窝在真皮转椅里,修长白希的手指轻轻拨动着办公桌上的手机。

    她目不转睛地盯着被自己拨得转圈的手机,脑子里乱糟糟的,久久失神。

    “……”

    董子妍的声音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有种虚无缥缈的感觉。

    她不想理,依旧陷入沉思中,回不来神。

    叩叩叩!

    “?”

    董子妍加重音量,同时在办公桌上不轻不重地敲了三下。

    “啊?”魏可蓦地抬头,茫然地看着不知何时进入办公室来的董子妍。

    “想什么呢?我都叫你好几声了。”董子妍微微蹙眉,眼底盛满担忧。

    魏可双手捂脸狠狠搓了搓,让自己打起精神来。

    “没什么,只是有点困。”然后她放下双手故作轻松地对董子妍笑了笑,表示自己很好。

    “这是你要的资料。”董子妍深深看了她一眼,并未戳破她的谎言,只是将抱在怀里的文件轻轻放到她面前。

    “谢谢!”魏可习惯性地点头道谢。

    董子妍没说话,一眨不眨地看着一天比一天更颓废憔悴的魏可,目光复杂难辨。

    “对了子妍,你来得正好。”正准备看资料的魏可突然想起了什么,从脚边拎起两个袋子,说:“我买了两条裙子,你帮我瞅瞅哪条更好看。”

    “裙子?”董子妍眼底泛起一丝惊讶。

    “嗯呢。”魏可一边点头应道,一边从袋子里拿出新买的裙子。

    两条裙子,一蓝一黑,是两种截然不同的风格。

    本来家里有一整橱的裙子,严先生买给她的,可她挑来挑去都没挑出她想要的款。

    因为那些裙子都太中规中矩了。

    刚才她出去见客户,开着车的时候看到路边有家服装店铺,不经意间她的目光就被玻璃橱窗里挂着的这两条裙子吸引了过去。

    于是她大脑一热,冲进店里就把这两条裙子买了下来。

    嗯,她想穿裙子给严先生看了!

    “你觉得哪条更好?”

    魏可左手蓝裙右手黑裙,拎起来分别在自己身前比了比,问董子妍的意见。

    “你穿?”董子妍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兴致勃勃的魏可,不自觉地皱起了眉头。

    “对呀!”魏可理所当然地用力点了点头,然后用下巴点了点董子妍,催促道:“嗯?哪条更好看?”

    “你不是不穿裙子的吗?”董子妍的脸色缓缓沉了下来,还是没有正面回答她。

    “我是觉得上班的时候穿裙子不方便,但下班之后还是可以穿的呀!”魏可说,同时将手里的两条裙子往前一举,“蓝色还是黑色?”

    董子妍用力抿了抿唇,看向魏可高高拎起的两条裙子。

    “蓝色冷艳,黑色性感。”董子妍淡淡道。

    魏可咧嘴一笑,“oK!那就黑色!”

    将蓝色裙子塞回袋子里,她喜滋滋地展开性感的黑裙往身上比。

    满意!

    嗯,她要性感!

    第一次为严先生穿裙子,她要把他迷得神魂颠倒,以让他拜倒在她的裙下为最终目的。

    董子妍一瞬不瞬地看着莫名就开心起来的魏可,心,一路下沉……

    “!”

    沉默半晌,董子妍突然轻轻开口。

    “嗯?”魏可正想着这条黑裙该用什么鞋和包来搭配,头也不抬地随口应了董子妍一声。

    “你爱上他了吗?”董子妍开门见山地问道。

    魏可抬头看着董子妍,微微一怔。

    “我也不知道……”她轻轻摇头,然后想了想,很平静地如实答道,“可能是吧。”

    她的确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爱上他了,她只知道这半个月来,她很想他。

    即便两人正处于冷战的状态,她却已经有许多次想要先妥协的冲动……

    如果不是开始在意他了,她不会有这样的心态。

    所以,爱不爱他她不知道,但在乎他已是可以肯定的了。

    董子妍脸色微白。

    见董子妍半天不说话,魏可抬眸,看到董子妍的眼底划过一抹类似悲伤的情绪,不由蹙眉疑惑,“怎么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