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霸道土匪爱上我》第036章:别怪我对她好
    她说,他的好不是某些人能比得上的……

    某些人是指他吗?

    嗯,是指他!

    严楚斐的确不好过了……不!贴切地说,是难过了!

    她无情的话如同千万根针尖,狠狠扎在他的心上,密密麻麻,把他的心扎得千疮百孔……

    疼!

    疼得恨不得挖出来扔掉!

    活到迄今为止,他还从没被人如此嫌弃过,更没人敢拿他跟别的男人做比较。

    最可恶的是他还被比输了。

    他不服!!

    他哪点比何柏琛差?!

    他明明比何柏琛年轻,明明比何柏琛有钱,明明比何柏琛英俊,凭什么是他输?

    遇上何柏琛这个情敌,他简直憋屈死了。

    因为何柏琛于他有救命之恩,他连去跟他约架都不能。

    如果今天他的情敌是个他不认识的男人,他非得跟其拼个你死我活不可。

    见严太太把他拿去跟别的男人比较,还把他贬得一文不值,严楚斐心如刀绞。

    眼底盛满怒意和怨怼,他气得脸色铁青,咬牙切齿。

    不过了不过了!

    这破日子他不过了!!

    怒火攻心,他理智全无,口不择言地吼道:“对!我他妈比不上你的何教官,你的何教官既然那么好你他妈跟他过去!”

    魏可双眸一眯,眼底寒光四溢。

    “你再说一次!”她美丽的小脸在顷刻间冷若冰霜,格外平静地说道。

    她此刻的淡定,无异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

    严楚斐心脏微微一缩。

    其实话一出口他就后悔了。

    他这会儿又难受又生气,所说的全都不过是气话,并非他内心的真实想法。

    可现在面对严太太咄咄逼人的目光,他又已是骑虎难下。

    自尊心作祟,他无法低头认输,只能硬着头皮冲她吼,“他那么好你跟他——”

    “好啊!”她笑靥如花,媚声娇嗲,一脸求之不得的表情。

    她说,好啊……

    严楚斐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深深觉得,自己又搬了块大石头狠狠砸在了自己的脚上。

    他把自己一步步推到了绝境。

    嗯,此刻的他如同站在了悬崖边,前是万丈深渊,后有凶恶猛虎,他进退不得。

    狠狠咬着牙根,他逼自己点头,“行!我让小易准备离婚协议——”

    一听“离婚协议”四个字,魏可的目光更冷了。

    怎么着?吓唬她啊?

    呵呵!以为她是吓大的吗?!

    魏可在心里不屑冷哼,默默腹诽。

    “不用那么麻烦,咱们现在就可以去签字。”她立马抢断,唇角冷笑蔓延。

    有什么好准备的,既然真想离那就直接去民政局,签个字盖个手印不过就是几分钟的事儿罢了。

    “民政局你家开的?”严楚斐回以冷笑,轻蔑冷嗤。

    魏可一怔。

    紧接着猛然反应过来。

    好吧,她也是被气晕头了,居然忘了现在已经是晚上,民政局早下班了。

    她立马改口,“那明早——”

    “明天周末!”

    “周一见!”

    她几乎都是在他话音落下的那瞬就接口道,干净利索,毫不迟疑。

    怎么看怎么一副恨不得立马跟他离掉的模样。

    “周一见就周一见!!”他气得来不及思考就负气地答应道。

    魏可,“不见是孙子!”

    “……”

    严楚斐想把魏可掐死。

    她的心未免太狠了吧,竟连一丝后路都不给他?!

    她那副迫不及待想要跟他脱离关系的样子深深刺激了他,心里明明又气又恨又难过,却还不敢表现出来。

    因为他不想连最后的尊严都失去。

    严楚斐的心,狠狠抽搐,疼得他连呼吸都不敢太用力。

    看来,她是铁了心要跟他离了。

    他自然是不想离的,所以就算刚才雄赳赳气昂昂地说要准备离婚协议,也是想好了对策才敢赌气那样说的。

    他想今天是周末,如果能用离婚吓唬住她最好,若是吓唬不了,那也有明后两天的时间缓冲,他可以在这两天里想别的办法让她打消离婚的念头。

    怎知她步步紧逼,竟把他逼到了如今这无路可退的境地。

    不离是孙子?

    她就那么想当他的奶奶?!

    两人冷冷对视,僵持不下,俱都不肯向对方认输,紧绷压抑的气氛一触即发。

    突然,一阵手机铃声从严楚斐的兜里响起,将沉默打破。

    严楚斐默默松了口气,特别感激这通电话。

    因为看着咄咄逼人的严太太,他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应对了,而这通电话无疑是给了他一个台阶下。

    是个陌生的号码,没有标注姓名。

    他已顾不得那么多,掏出手机就直接接起,一边开口“喂”,一边转身朝着别处走去。

    借机远离严太太,避免战火升级。

    嗯,此刻他和严太太都需要冷静一下。

    然而当他接起电话,听到电话彼端传来的熟悉嗓音时,感激顿时变成了妒恨。

    竟然是何柏琛。

    “何大哥?”

    严楚斐拿着手机躲到阳台上,一边盯着浴室的门谨防严太太突然出来,一边尽可能地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静无波。

    嗯,不能让何柏琛听出他正和严太太在吵架。

    “嗯。”何柏琛轻轻应了一声,然后温和轻吐,“楚斐,我想跟你聊一聊,方便吗?”

    “需要见面?”严楚斐微微拧眉,语气透着为难。

    如果何柏琛要求见面,他出去赴约的时候严太太偷偷跑回娘家了怎么办?

    他现在一步都不想离开严太太。

    “不用,电话里说就可以了。”何柏琛说。

    闻言,严楚斐默默松了口气,“何大哥你想聊什么,但说无妨。”

    “你喜欢可可吗?”何柏琛没有拐弯抹角,直奔主题。

    严楚斐一听这话,满腔妒恨便再也掩饰不住了。

    “这话轮不到何大哥你来问吧!”他口气很呛,带着浓浓的醋味。

    本不想如此没风度,可他实在忍不住。

    何柏琛轻轻笑了一下,不紧不慢地说,“这些年我虽在国外,但与可可从未断过联系,她在我心里跟妹妹一样亲近。而你,好歹喊我一声‘何大哥’,所以你觉得我问这个问题于你而言很过分吗?”

    “过不过分那要看何大哥你问这个问题的用意何在了。”严楚斐冷冷道。

    “纯粹的关心!”何柏琛严肃地吐出五个字。

    闻言,严楚斐心里的敌意消散了些许。

    “喜欢!”他大方承认,字字坚定。

    “到什么程度?”何柏琛追问。

    “我暂时无法给你一个准确的答案,我只能说……”严楚斐想了想,语气也格外认真,如实答道:“从没这么在乎过一个人!”

    嗯,从没如此在乎过!

    他从来没有为哪个女人做过如此多的让步,也从未对哪个女人如此纵容,她是第一个天天把他气得半死他却还舍不得放手的女人!

    曾经他取笑过郁凌恒没出息,被云裳吃得死死的,可现在他才发现,自己并不比郁凌恒硬气得到哪里去,在自己的女人面前同样窝囊。

    为了她,他真是卑微得都不像自己了。

    听了严楚斐的回答,何柏琛很满意。

    骄傲如严楚斐,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也算是诚意满满了。

    何柏琛觉得自己可以放心了。

    沉默半晌,何柏琛又轻轻开口,“楚斐。”

    “嗯?”严楚斐回应。

    “记得要对她好!”何柏琛的语气听起来特别沉重。

    隐隐透着一丝……不舍。

    “她是我太太,我当然会对她好!”严楚斐毫不犹豫地说道。

    何柏琛深深吸了口气,“日后你若是对她不好……”微微顿了顿,再接着说道:“就别怪我对她好。”

    “……”严楚斐拧眉,心脏狠狠一抽。

    何柏琛果然对严太太有异样情愫。

    “楚斐,我是认真的!”何柏琛说。

    其实何柏琛此次回来,不止是要带岳父岳母出国见妻,还想带魏可一同前往的。

    因为他的妻子想见魏可。

    他的妻子已病入膏肓,来日无多,他的妻子很爱他,放心不下他,所以想在离开这个世界之前见魏可一面,目的是想撮合他们……

    嗯,对魏可,他是有感觉的。

    只是从一开始他就很清楚,他们之间不可能!

    他已婚的身份,彼此年龄的差距,均是横在他们之间的致命阻碍。

    有人说命运是掌握在自己手上的,可有时候,命运真的是上天注定的。

    何柏琛觉得他和魏可的缘分,就是上天注定的。

    注定得不到圆满!

    何柏琛很早就知道魏可崇拜他仰慕他,可他一直装作不知道。

    因为他不能回应她,又不想“失去”她,便只能让自己以长辈以朋友的身边待在她的生命里。

    患病的妻子……那时还是女友,是他不可推卸的责任,所以就算他对魏可动了心,也只能把那刚刚萌芽的情愫埋葬在心里。

    女友与他是青梅竹马,感情肯定是有的,可距离浓烈的爱情始终差了些感觉。

    与女友在一起是双方父母的意愿,他没有拒绝,因为那时他并不知道自己在今后会遇上一个比自己小一轮的女孩儿……

    一个那么俏皮可爱,那么活力四射,好看得人移不开眼的女孩儿……

    当发现自己对魏可动了心的时候,他想过跟女友摊牌,任何惩罚他都愿意接受。

    只可惜天意弄人,就在他想要跟女友说分手的时候,女友却病了。

    女友很爱他,若他在她最脆弱的时候离开,她必死无疑!

    他没那么自私,亦做不到那么无情。

    所以在得知女友的病很严重的那刻,他就把对魏可的感情深深地埋葬在了心底。

    一埋,便是十年!

    他心里藏着魏可,妻子是知道的,但她不敢戳破,因为怕失去他。

    虽然他并不会!

    最近几年,妻子的身体越来越差,她曾有意无意地暗示过他,让他别管她了,让他回国找魏可……

    可他只是笑笑,然后一如既往地守在她的身边。

    妻子于他而言已是至亲之人,虽无爱情,但亲情浓厚。不能对妻子身心如一已是他辜负了妻子的一片深情,他又怎可在她需要他的时候弃她于不顾?

    他若那般无情,就配不上魏可的仰慕了。

    此次回来,他的心情是沉重的,因为妻子的病情已到了回天乏术的地步,但同时,他的心里却又有着一丝激动和小欣喜……虽然很不该,但他骗不了自己。

    他以为,自己终于可以把藏在心里十年的那些话告诉他的小姑娘了。

    尤其是当他看到来赴约的她身穿一条炫目红裙时,他的心,噗通噗通跳得像是要从胸腔里蹦出来似的。

    那么欢喜,那么激动。

    可他万万没想到,很快,随着严楚斐的到来,他满心的喜悦就被一盆冷水狠狠浇灭。

    他的小姑娘啊,竟在他一无所知的情况下,已嫁作他人妇。

    那晚,当严楚斐对他说“魏可是我的妻子”时,他整个人都是懵的。

    猝不及防!

    瞧!他和他的小姑娘,注定有缘无分!

    很快他又发现,他的小姑娘喜欢上严楚斐了。

    若说心里一点都不难受那是骗人的。

    失落、不甘、妒忌,在那一瞬间都涌上了心头。

    可他又深深明白,这是最好的结果!

    他的小姑娘,嫁给了一个比他更年轻更优秀的好男人,他为她高兴。

    由衷的,为她高兴!

    就觉得吧,自己不能给她的幸福快乐,能有别的男人给他,于他而言也算是聊有慰藉。

    性格使然,他永远都无法像严楚斐那样为爱不顾一切,他的心底有太多的顾虑,瞻前顾后只会为难了自己又委屈了她……

    委屈她,他舍不得!

    嗯,他的小姑娘是这么这么的美好,配他太委屈了,她值得更好的!

    所以就这样吧。

    只要严楚斐能给她幸福,他衷心祝福!

    何柏琛的话让严楚斐心惊胆颤。

    满心恐慌,他张口就道:“何大哥,你就死了这份儿心吧,我不会给你这个机会的!可可是我的,永远都是!!”

    他字字铿锵,句句坚定,强装镇定地宣誓主权。

    嗯,她是他的!

    他不放手!

    他谁都不让!!

    严楚斐紧紧捏着手机,不停地在心里给自己加油打气。

    “最好!”何柏琛淡淡吐出两字。

    两个同样优秀的男人,即便没有面对面,不相上下的强大气场亦能通过电话而传达给对方。

    默了一会儿,何柏琛的声音变回以往的温和,“楚斐,你讨厌我吗?”

    隐隐透着一丝调侃的意味儿。

    “不是讨厌……”严楚斐抿了抿唇,斟酌着该不该如实回答。

    “是很讨厌!”何柏琛很有自知之明地帮他说了。

    严楚斐沉默。

    何柏琛笑了。

    听到何柏琛低沉的笑声从电话彼端传来,严楚斐脸颊微烫,有种被戳穿心事的尴尬。

    严楚斐对何柏琛的感觉其实挺复杂的。

    在不知道严太太喜欢何柏琛之前,他对何柏琛是非常佩服加感激的,可自从严太太亲口承认喜欢何柏琛之后,他对何柏琛就再也无法像以前那样崇拜了。

    情敌啊,怎么可能还喜欢得起来?

    他又不缺心眼!

    “我有一个好消息,你想听吗?”何柏琛的声音再度不紧不慢地响起,透着一丝神秘。

    好消息?

    什么好消息?

    是谁的好消息?

    他俩现在可是情敌,如果是何柏琛的好消息,那就是他严楚斐的坏消息啊!

    听还是不听?

    严楚斐不想听,可他又不想在何柏琛的面前认怂。

    狠狠咬了咬牙,他硬着头皮逼着自己吐出两个字,“什么?”

    “还记得十几年前你为了救一个小女孩差点被淹死的事吗?”何柏琛问。

    他们通电话这么久了,严楚斐都未曾提起这事儿,可见可可那丫头并未把这件事告诉严楚斐。

    既然这样他就好事做到底吧!

    “记得,咋了?”严楚斐微微拧眉。

    当然记得,若不是因为这件事他也不会欠何柏琛一条命,如果他不欠何柏琛人情的话,在严太太的事情上就不会变得这么憋屈以及被动了。

    所以他怎么可能忘得掉!

    “你知道那小女孩是谁吗?”何柏琛的声音染上了笑意。

    严楚斐闻言,心脏莫名咯噔一跳。

    “……谁?”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咔擦!

    呯!

    魏可刚洗完澡,正拿了浴巾预备往身上裹,突然就听到门锁咔擦一声响,接着门便被狠狠推开了。

    他又把门锁拗断了。

    “你有病啊!!”

    魏可被吓了一跳,本就一肚子火,见状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慌忙一边裹上浴巾,一边冲着踏进浴室里来的男人狠狠咆哮。

    神经病!

    吓死她了好么!敲下门会死啊?

    虽然她并不会开。

    严楚斐像是傻了一般,被她骂,他也不恼,就呆呆地盯着满脸愤怒的她,看得不转眼。

    他觉得自己在做梦。

    或者是何柏琛在骗他。

    他想这世上不可能会有这么巧的事,他想他和严太太不可能会如此有缘分,嗯,不可能!

    何柏琛刚才跟他说,魏可就是十几年前他奋不顾身……不!确切的说应该是他不自量力跳下水塘去救的那个小女孩。

    为了救她,他差点命丧水塘!

    他不敢置信,却又偷偷欢喜,原来他和严太太十几年前就有交集了啊……

    他居然在还是少年的时候就救了自己老婆,这缘分可真是……

    太奇妙了!!

    严楚斐心潮澎湃,激动得整个人都飘飘然的,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他的严太太,真的是当年那个小女孩吗?

    唔,应该是!

    犹记得,当年他跳进水塘里救她,惊恐无助的她却撑住他的肩将他往下摁,以达到自己往上蹭的目的……

    与几个月前他第二次救她时一模一样!

    “你……”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