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霸道土匪爱上我》第035章:男人四十一枝花
    &lt;=""&gt;&lt;/&gt;

    他居然让别的女人上他的车?

    还是副座!

    那是她的位置好吗!

    魏可又生气了。

    于是笑意才刚刚浮现,立马又僵在了嘴角。

    本来还说要跟他和好的,现在看来她要考虑考虑了。

    哼!

    车里车外,两人冷冷对视。

    严楚斐特别后悔,后悔自己中邪听信了云裳的鬼话。

    他就不该来!!

    眼不见心不烦,不来虽然生气但至少不会心痛!

    亲眼目睹她喜笑颜开地和心仪的男人聊得那么开心,看着她在何柏琛面前透露出的娇羞姿态,他就恨不得戳瞎自己的双眼。

    嗯,看不见就不会难受了。

    严楚斐觉得自己简直是自作孽不可活,明知她喜欢何柏琛,他居然还傻不隆冬的跑来,现在被虐得心肝脾肺肾都裂开了也是活该!!

    其实在来的路上,他就已经做好会被虐的心理准备,他以为自己受得住,可原来他并没自己想象中那么抗虐。

    他越来越觉得,自己早晚会被她活活气死!

    事情本来不该是这样的……

    在他的设定中,是他优雅从容地带着女子前去跟严太太打招呼,佯装巧遇她和何柏琛,然后再四人同桌,期间他故意利用女子刺激严太太……

    可想象很美好,现实却很残酷。

    他本是把一切都算计好了,然而人算不如天算,他还没来得及行动,就发现严太太和何柏琛好像在偷偷议论他……

    他立马便打消了想要上前的念头。

    不敢去了。

    他知道自己今天很狼狈,甚至很没风度,他也不想这样,可事情莫名其妙就发展成了现在这番模样。

    受够了!

    他受够了这样窝囊的自己!

    无比沮丧地从餐厅里出来,他实在压抑不住内心的失望和痛楚,于是负气地想,算了,无所谓了,爱走爱留随她的便吧,他懒得在乎了。

    嗯,不在乎了!

    女人就是矫情,越对她好她就越嘚瑟,恃宠而骄有恃无恐什么的简直太让人讨厌了!

    姓魏的!你嘚瑟吧,使劲儿嘚瑟吧,老子不伺候你了还不行么!

    你还真把自己当根葱了?你还真以老子没你就活不下去了?你还真以为全天下就你一个女人了?

    严楚斐狠狠咬着牙根,在心里恨恨地骂。

    呵!瞧瞧她,除了长得靓、皮肤好、身材棒之外,还有哪点像个女人?

    不温柔不体贴便也罢了,还动不动就骂他吼他以及对他冷暴、力。

    好!

    就算她又凶又恶他也认了,可她都已经是他老婆了还如此不安分是想怎样?

    想死吗!!

    他严楚斐娶个老婆来到底图啥?

    是为了把自己气死么?

    作为男人,什么都能忍,唯独头戴绿帽这种事儿忍不了!

    她若敢在婚内做出什么对不起他的事,他真会弄死她的!

    所以算了,既然她那么喜欢何柏琛,就让她喜欢去吧!

    绑得住她的人又拴不住她的心,何苦不是?

    心系别人的她……

    他不要了!!

    嗯,趁自己还没到非她不可的地步……不要了!

    好歹何柏琛对他有救命之恩,那就成全他们吧,就当还恩了。

    不过短短几分钟,严楚斐却想了很多,不停地在心里劝自己放手,不停地劝……

    前一刻还答应过自己,心和情绪都不要再受她摆布的,然而现在一看到她站在车外不远处,他立马就忘了刚才对自己做出的承诺。

    放手?

    成全她和何柏琛?

    no!!

    他一点都不想!

    他不想成全她,他甚至恨不得拉她一起下地狱。

    她这么可恶,凭什么要成全她去别人怀里幸福?

    他当初根本不想娶她,是她处心积虑的算计他以及跳上他的牀,是她先来招惹他的好吗!

    现在惹得他对她欲罢不能又想走?

    凭什么?!

    她以为他是什么?廉价商品吗?想要就要不想要就扔?

    严楚斐越想越恨,极冷极冷地盯着车外的严太太,牙根咬得太紧,致使颊边肌肉微微跳动。

    魏可知道严先生在生气,可现在她也很不开心了好伐!

    然而她不知道,还有更生气的事在后面等着她呢……

    其实严先生找个女人来演戏她并不生气……好吧,有一点。

    嗯,她必须强调真的只有一点点,而且只是在乍然看见的那一瞬。

    后来意识到他这么做是在报复或者刺激她,她的怒气就没了,取而代之的是无奈和好笑。

    何柏琛说他这样幼稚的行为是因为在乎她,还说他这样蛮可爱……

    好吧,她承认,是挺可爱的。

    虽然“可爱”这个词儿用在他这么man的男人身上很违和,但这种违和其实也挺迷人的。

    尤其她一想到原来他十几年前就救过她……心里就甜得不要不要的。

    唔……

    看在他救过她两次的份儿上……

    魏可想,算了,不折腾了,和好吧!

    跟他闹别扭其实挺累的,他难受,她也不痛快,这种两败俱伤的傻逼行为还是趁早结束吧。

    她也不想追究他让别的女人上他车的错了,只要他把车上的女人撵走,她就原谅他了。

    还有她一会儿必须跟他说,以后不许让别的女人坐副座,那位置是她的。

    嗯,她专属的!

    魏可不想矫情了,想主动上前去跟严先生甜甜地说“老公我们回家吧”……

    然而就在这时,副座里的女子受够了严楚斐的冷落,竟怀着不成功便成仁的心态朝他扑了过去。

    趁他不注意,抱住他的脖子,吻上他的唇……

    魏可和严楚斐皆是一震。

    霍然瞠大双眼,魏可狠狠瞪着车内“吻”在一起的两个人。

    醋海翻腾!

    就连他的车被别的女人坐了她都不开心,更别说他的唇被别的女人碰了好吗?!

    那更是她的,她一个人的!

    他全身上下连一根毛都是她的!!

    魏可怒了,眼底煞气肆意。

    然而最令她生气的不是女子突然扑过去吻了他,而是他……

    没有推开女子!!

    嗯,严楚斐没有推开偷袭他的女子……

    他故意的!

    当女子朝他扑过来时,他的注意力全在严太太的身上,的确猝不及防,根本就忘了自己车里还有别的人,所以才会被女子突袭成功。

    但他向来反应灵敏,千钧一发间脸偏了一下,女子的唇便只是落在了他的唇角……

    原本在女人的唇贴上他嘴角的下一秒他就可以立马把女子推开的,但就在他欲抬手的那瞬,却临时改变了主意。

    可能是心里怨气太重,也可能是自尊心作祟,他觉得既然她都可以喜欢别的男人,他又为什么不可以和别的女人接吻呢?

    反正她都要跟他分手了,他又何必把自己搞得那么狼狈?

    云裳说得对,他也应该让她瞧瞧,他严楚斐并不是没人要,只要他愿意,他挥挥手便有成排成排的好姑娘等着他挑选。

    嗯,天下女子千千万,他并不是非她不可!!

    怀着这样的想法,他赌气地一动不动,就任由女子吻上他。

    他没有拒绝让女子满心欢喜,以为自己成功俘虏了六阿哥的心。

    信心大增的女子激动不已,仿佛已看到美好的未来距离自己不过只剩一步之遥而已。

    而就在女子正欲进一步发挥时,车外的魏可勾起如花笑靥,对严楚斐竖起了大拇指——

    严楚斐,你好样的!!

    用眼神狠狠“夸奖”了他之后,她的笑容瞬间隐退,转身,昂首挺胸朝着自己的车走去。

    严楚斐心里咯噔一跳。

    看到严太太对他笑的时候,他慌了,看到严太太瞬间冷脸的时候,他更慌了。

    莫名的,他有种好像自己又花样作死了的感觉……

    人都是矛盾的,明明前一刻他还破罐子破摔地说随她便,她要走就让她走好了。

    可这会儿看到她好像真的要走了,他又不干了。

    没有事到临头,人永远都不知道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

    他以为自己放得开,可原来放不开……

    嗯,他放不开!

    严楚斐在看到魏可收起笑容转身的那瞬,心就乱了。

    “下车!”

    他一把将想要爬进他怀里的女子狠狠推开,沉声喝道。

    女子被推得哐地一声撞在车门上,顾不得疼,一脸懵逼地看着突然变脸的严楚斐,“……啊?”

    此时的严太太已经上了自己的车,且扣上安全带预备开车走人。

    严楚斐慌得不行,倾斜着上半身,伸手打开副座的车门就将女子往车下推,“滚下去!!”

    “啊……”女子被他毫不怜香惜玉的动作推得往车下扑去,整个人差点摔倒在地,吓得尖叫连连。

    呯!

    严楚斐关上车门。

    “六少……我、我,是我做错什么了么……”女子双眼泛红,一脸委屈地望着他,怯声呐呐。

    有钱有权又有颜的男人是不是都这么阴晴不定啊?刚才不是还好好的嘛,怎么说翻脸就翻脸了呢?

    女子百思不得其解。

    魏可这会儿已经气得什么都管不了了,油门一踩,车子就朝着出口快速驶去。

    严楚斐见状,急得连安全带都没扣上,慌忙启动车子朝着严太太追去。

    魏可心里有团火,越烧越旺。

    她决定不跟他和好了!

    嗯,这日子已经没法过了!!

    她不过是跟何柏琛吃个饭,他就要跟别的女人接吻,那要是她跟何柏琛拥抱一下他是不是就得跟别的女人睡了?

    他的报复心这么重,还能愉快的做夫妻吗?

    他居然敢当着她的面和别的女人接吻!

    好!很好!!

    混蛋!

    他可以去死一万遍了!

    魏可狠狠捏着方向盘,苦大仇深地盯着前路,同时在心里把严楚斐骂了个狗血淋头。

    严楚斐紧紧跟在严太太的身后,本想超上去拦住她,可这条路上车太多,他若冲上去拦下她的车只怕会造成道路拥堵。

    那样的话她肯定得下车跟他吵……

    光天化日之下,他不想成为别人的笑柄。

    所以他只能跟着她,见机行事。

    魏可是在快到红路灯准备变道的时候发现严楚斐的。

    前方是十字路口,直行是回他们的家,左转是回魏家。

    就她此刻这风云密布的心情,自然是要回魏家的。

    再过两秒就是红灯,她已来不及过马路,只能便道等红灯过去。

    而就在她转眸看倒视镜准备使向左转道的时候,看到了严楚斐的车。

    他就紧跟在她身后。

    严楚斐猜到严太太肯定是要回魏家,他着急,在看到她的车有变道的迹象时,连忙油门一踩,冲上去与她并排。

    他抢先一步占了左转道。

    于是她就被他逼得只能停在直行道上。

    魏可怒,转头狠狠瞪他。

    严楚斐降下车窗,与严太太对视。

    她脸如寒冰,目光似箭,像是恨不得把他千刀万剐。

    他也气呼呼的,一双黑眸充满了幽怨。

    魏可一看他那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

    啊呸!

    臭不要脸的!

    跟别的女人亲了嘴他还有脸委屈?!

    很快,左转的绿灯亮了。

    即便明知违章魏可也要左转,可她一动,他就动,她动多少,他就动多少。

    反正始终别着她的车,不让她左转。

    不能让她回魏家,不然他又见不到她了。

    他不想再惊动外公,而且故技重施只怕严太太也不会再买账。

    所以他得逼她直行,让她回他们的家。

    两人就在十字路口僵持着。

    严楚斐身后喇叭声此起彼伏,都在催促他快点开车,别挡道。

    可他纹丝不动,因为严太太没动。

    尖锐的喇叭声和一些司机的谩骂声越演越烈,吵得魏可头疼,偏偏严楚斐却充耳未闻,就一脸怨念地盯着她。

    直行的绿灯也亮了。

    于是魏可身后的车辆也开始猛摁喇叭。

    魏可的抗压能力终究是抵不过严楚斐,听到自己身后的喇叭声疯狂地响起来就头皮发麻。

    她没他那么嚣张,无法对身后的催促置之不理。

    于是咬牙切齿地狠狠瞪了他一眼,无奈之下只能油门一踩,直行而去。

    见严太太妥协了,严楚斐默默松了口气。

    连忙也跟着油门一踩,亦步亦趋地跟在她后面。

    就这样一直跟到了家。

    两人一前一后进了自家车库。

    魏可停好了车,从车上下来,看都没看严先生一眼,就冷着脸径直进了屋。

    一贯嚣张霸道的六阿哥,此刻像个憋屈的小媳妇儿,默默地下车,默默地跟着严太太进屋,再默默地跟着她上楼。

    他的目光一直紧紧锁着她,眼都不敢眨,仿佛一眨眼她就会消失不见似的。

    严楚斐的心里呕得要死,他不知道明明是自己占理的怎么突然又变得理亏了……

    嗯,他有点心虚。

    如果刚才那个女的没有偷袭他,他这会儿就可以理直气壮地对严太太发脾气……

    可现在,他不敢了。

    虽然他被别的女人亲了她也许根本不在乎,可他莫名就觉得自己好像是做错了事,好像更给了她离开他的理由……

    若她要抓住今天这点事儿说他在外面乱、搞,借题发挥非要跟他离婚,那他岂不是百口莫辩?

    严楚斐心慌慌。

    魏可进入卧室就脱下外套,然后朝着浴室走去。

    天太热,她一身汗,粘粘的难受死了,得洗洗。

    严楚斐亦步亦趋地跟上去。

    魏可进入浴就反手关门,可关不上。

    因为他的一只脚正踩在门关处。

    “我去死你是不是也要跟着?”

    她怒了,忍无可忍地冲他咆哮。

    他一瞬不瞬地看着她,“嗯。”

    嗯?

    他说嗯?

    她要去死他也要跟着去死?

    信他才有鬼!!

    “那就去死!!”她继续冲他吼。

    别以为他说要跟她死她就会原谅他,她才没那么好骗,哼!

    “你不死我也不死。”他闷声咕哝。

    魏可无语。

    狠狠剜了他一眼,她冷着小脸去踢他卡住门的那只脚。

    她要关门!

    可他纹丝不动。

    “严楚斐!你到底想怎样?!”魏可咬牙切齿,气得想杀人。

    想怎样?

    严楚斐答不上来。

    他也已经不知道自己想怎样了,一会儿说想放手,一会儿又发现做不到,反反复复的折腾,矛盾得自己都受不了了。

    面对严太太凶狠的瞪视,直觉告诉他应该解释一下刚才的事……

    “我……”狠狠抿了抿唇,他皱着眉头,极尽艰难地开口。

    她斜睨着他,沉默不语,一脸嫌弃加不耐。

    严楚斐,“刚才……”

    “不用说了,我看到了,新女友很漂亮,你俩郎才女貌,简直是天作之合,所以你是要我恭喜你吗?”

    他鼓足勇气刚说了两个字,就被她冷冷阻断。

    她皮笑肉不笑地看着他,字里行间尽显讥诮。

    这下换他不说话了,冷着脸瞪她。

    见他眼底的怨念更重了一分,她轻蔑冷笑,“好吧,我恭喜你——”

    “你也不差!!”

    她话音未落,他就倏然抢断,负气反击,“你的何教官虽然老了点,但跟你站一起倒也算登对!”

    魏可闻言,狠狠磨牙。

    去他妹的!

    他几个意思?

    暗讽她人老珠黄?

    说何教官老便也罢了,后面一句“跟你站一起倒也算登对”是什么意思?是说她只配得上四十以上的中年男人?

    当然,她不是嫌弃何教官,只是听不惯严楚斐那尖酸刻薄的语气。

    魏可本来就一肚子火,此刻再听严楚斐这样一说,无异是火上浇油,整个人立马就炸了。

    “他哪儿老了?没听过‘男人四十一枝花’么?他现在正值壮年,正是有着无穷魅力的时候,他的好不是某些人能比得上的好伐!”

    气头之上,她也毫无理智可言,专挑伤人的话说,就觉得自己难受了也不能让他好过。

    她说,他的好不是某些人能比得上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