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霸道土匪爱上我》第034章:是他?
    &lt;=""&gt;&lt;/&gt;

    魏可和何柏琛面对面地坐着,沉默用餐。

    本来前面两人还算相谈盛欢,可聊着聊着她就开始走神儿,于是几次下来,气氛就有了变化。

    由相谈盛欢变成了相对无言。

    而魏可一直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完全没注意到对面的何柏琛已盯着她看了许久。

    “有心事?”

    过了好一会儿,何柏琛实在忍不住了,试探着小心翼翼地问。

    “……啊?”魏可抬头,从胡思乱想中回过神来,目光茫然地看着何柏琛。

    “在想什么?”何柏琛微笑着看她,温和的目光带着一抹不易觉察的宠溺。

    “没啊,没想什么。”魏可立马摇头,矢口否认。

    何柏琛但笑不语。

    魏可迎上何柏琛那饱含深意的笑容,顿觉有种被戳穿谎言的尴尬。

    “你笑啥啊,真的没什么!”她的脸颊忍不住微微发烫,恼羞成怒地低叫。

    “吵架了?”何柏琛深深看着她,又问。

    “没有!跟他那种不可理喻的人有什么好吵——的……”她说到一半戛然而止,最后一个字气若游丝,近乎无声。

    想起下午跟严楚斐的那场争吵魏可的心里就怨气深重,所以一时不察,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话就冲口而出了。

    当她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时,为时已晚。

    何柏琛笑意加深。

    魏可囧得要命,“何教官,不带你这样的!”

    何柏琛只是问她是不是吵架了,但并没问她是跟谁吵架了,她却张口就说“他那种不可理喻的人”……

    这不等于不打自招么!

    “可可,夫妻之间闹别扭是件很正常的事儿,你不用觉得难为情。这世上估计没有不吵架的夫妻,至少我没见到过。”何柏琛噙着温和的笑意,不紧不慢地劝导着她。

    魏可闻言,双眸微微瞠大以表惊奇,“意思是何教官你跟你太太也会吵架啊?”

    “当然!我们也有意见不合的时候。”何柏琛点头,大方承认。

    “那通常你们谁会先认错?”魏可觉得自己的关注点有点奇葩,但她对这个问题真的很好奇。

    因为她想知道,一对夫妻正常的相处模式是怎样的。

    “都会。不过我比较多。”何柏琛一边拿起餐巾优雅地擦了擦嘴角,一边以过来人的口吻轻轻说道:“一段婚姻里,伴侣是自己最亲密的人,两个人在往后的日子里要一起经历许多的风风雨雨,所以当有矛盾产生时,多想想对方的好,便会觉得谁对谁错其实一点都不重要。我认为男人应该大度一点,所以不管错在谁,一般都是我先妥协。”

    “何教官,你太太真幸福!”魏可满脸羡慕地叹息道。

    何柏琛的一番话,让魏可对他更是好感爆棚,觉得找丈夫就该找像他这样成熟稳重优雅睿智的。

    太有魅力了!

    哪像严楚斐,不是跳就是吼,一点男人的风度都没有!

    听她语带幽怨,何柏琛莞尔,“你不幸福吗?”

    魏可一怔。

    被何柏琛这个问题给难住了。

    蹙眉想了想,她摇头,“不知道。”

    嗯,她是真的不知道幸福的标准和定义在哪里,她一点概念都没有。

    “楚斐对你不好吗?”何柏琛拧眉问。

    闻言,魏可的嘴角微不可及地抽了抽,很想吐槽说严楚斐就是个神经病,蛮横霸道又不可理喻,对她一点都不好……

    可话到嘴边,她及时忍住了。

    刚才何教官说,当对配偶心存怨气时,要多想想对方的好……

    嗯,她得想想他的好!

    好吧,平心而论,严楚斐对她好像也不算太差……

    如果此刻她非要赌气地说严楚斐对她一点都不好的话,那貌似也有点太没良心了。

    若不是他,她和外公那日就葬身河底了,所以其实他也是她的救命恩人,单凭这一点,她觉得自己就可以原谅他三个错。

    当然,并非什么错都能原谅,原则性的错误不行!

    比如家、暴,比如出轨。

    她的性格看似强硬,其实内心却非常柔软,生气的时候觉得他哪哪儿都不好,可等冷静下来再想想,却又发现他好像也并非真如自己所想的那般糟糕……

    还有就是,她觉得只有蠢女人才会在外人面前数落自己的男人,把自家男人贬得一无是处不就等于变相的承认自己当初眼瞎了么……

    所以算了,这婚是她自己要结的,哪怕严楚斐是颗歪瓜裂枣,她也只能默默把他啃了。

    呃……

    等等!!

    外人面前……

    何教官啥时候在她心里成了外人了?!

    魏可心里微微一惊。

    “他对你好不好需要想这么久吗?”何柏琛失笑地看着默不啃声的魏可。

    她连忙调整自己的情绪,撇撇嘴故作嫌弃地说:“不好也不坏,凑合过。”

    何柏琛也曾是部队里的精英,观察力何其敏锐,自然将魏可的表情变化尽收眼底,即便是极其细微的变化也没能逃过他的眼睛。

    于是他唇角的弧度愈发深刻了一分。

    “何教官你又笑啥啊?”魏可头皮发麻,羞恼地低叫。

    在何柏琛犀利无比的目光中,她有种无处遁形的窘迫和尴尬,就觉得自己不能说一点点的谎,否则立马就会被他识破。

    “笑你口是心非。”何柏琛很直白。

    “我哪有?”魏可强撑,微微红着脸矢口否认。

    何柏琛深深看着魏可,“楚斐明明对你很好,你为什么不肯承认?”

    “你从哪里看出他对我好了?”她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表示不屑,没好气地轻哼。

    对她好?

    那得看他心情!

    他心情好的话,对她就好,若他心情不好,她就得遭殃了。

    虽然都是她把他惹得心情不好的……

    “上次见面的时候就看出来了!”何柏琛轻笑道。

    都是男人,严楚斐那晚醋劲大发的样子那么明显,一眼就能看出来的好吗!

    魏可撇了撇嘴,一脸不以为然。

    何柏琛目光温和,以长辈的口吻说:“我认识楚斐比认识你更久,所以我很了解他的性格,就凭他看你的眼神和对你说话的态度,我可以断定他很喜欢你。”

    “喜欢我?”魏可瞠大双眼,像是听见了天方夜谭,怔了怔,然后猛摇头,“不可能!”

    她那笃定的语气让何柏琛有些失笑,“你们是夫妻,他喜欢你不是天经地义的事吗?为什么不可能?”

    “何教官你不懂,我跟他……”魏可想说她和严楚斐结婚并非爱,而是各取所需罢了,但这样的话最终她还是没有说出口,只是一口咬定,“反正他不可能喜欢我!”

    “我不会看错的!”何柏琛也坚持己见,同样一脸肯定。

    魏可嫌弃地撇嘴,冷笑反驳,“他那天看我的眼神和说话的态度可全都带着刀子呢!那叫喜欢我?”

    “正是如此!”何柏琛别具深意地吐出四个字。

    魏可蹙眉,想不想,想不通,很诚实地对何柏琛摇头,“不懂。”

    何柏琛噙着温煦如风的微笑,目光若有似无地瞟了眼她的身后,然后不紧不慢地优雅轻吐,“他吃醋了。”

    “……”她愣愣地看着他,像是没听懂他说的什么一般。

    “他吃我的醋了。”何柏琛笑意更甚,强调道。

    魏可终于反应过来。

    她连连摇头,惊讶得声音都变了调,“不、不可能!他好好的……”

    她说了一半就说不下去了。

    被何柏琛这样一提醒,她如醍醐灌顶,想了想,感觉越想越像那么回事儿……

    “他把我当成了情敌,觉得我对他构成了威胁,所以吃醋了。”

    “不可能……”她小声呐呐,已否认得严重底气不足。

    魏可内心翻腾,心脏噗通噗通地越跳越快,有点激动,有点困惑,还有一点小欢喜……

    那男人最近的反常行为真的是因为吃醋吗?

    可他为什么要吃醋呢?

    他又不爱她不是吗?

    吃醋的表现不是应该出现在彼此相爱的两个人身上吗?

    难道说……他真的喜欢上她了?

    会么会么会么?

    真的会么?!

    魏可发现自己好像激动了……

    “转头。”

    突然,何柏琛没头没脑地轻轻吐出两个字。

    “啊?”魏可茫然地眨了眨眼,没反应过来。

    “看你身后。”何柏琛唇角的笑染上一抹神秘,用下巴点了点她的后方,低低道。

    魏可转头。

    她本是漫不经心,可在看到身后几米远处那张熟悉到骨子里的俊脸时,顿时惊怒交加。

    双眸微微一眯,眼底寒光四溢。

    魏可冷冷看着严楚斐,以及与他相对而坐的美丽女子……

    嗯,严楚斐正和一个温柔甜美的女子共进晚餐。

    刚刚才有所好转的心情,顿时因为眼前的一幕而回到了原点……不!比之前更糟糕了!

    他几个意思?

    报复她吗?

    他要跟别的女人鬼混她不拦他,但能不能别来这家餐厅!

    帝都这么大,餐厅多不胜数,他去哪里吃不好,干吗偏偏要来这里膈应她?

    魏可脸如寒冰,极冷极冷地盯着对她视若无睹的男人。

    嗯,他无视她!

    他肯定是故意前来,自然早就注意到了她和何柏琛,可现在她回头看他,他却跟那美丽女子亲昵地低声交谈,连看都没看她一眼。

    “生气了?”

    突然,对面传来饱含戏谑的询问。

    “没有啊,我有什么好生气的。”魏可猛地转回头,反射性地否认道。

    何柏琛笑了。

    魏可见状,恼羞成怒,“你又笑!!”

    “因为你又口是心非了。”

    “我……”魏可想反驳,可才说一个字就说不下去了。

    她已深深明白,在何柏琛的面前说谎简直就是不自量力。

    他太聪明,根本就骗不了他!

    也或许是她不善说谎,其实蹩脚的借口连她自己都骗不了。

    魏可端起红酒狠狠灌了一口,然后气呼呼地鼓着腮帮子,闷闷咕哝,“我只是觉得很丢脸!”

    丢脸?

    “为什么?”何柏琛不解。

    “何教官你真的不觉得他很无聊很幼稚吗?”魏可忍无可忍地吐槽道。

    她又不傻,自然看得出他这是故意找个女人来报复她的,所以他不是无聊加幼稚是什么?

    哪知何柏琛却说:“我觉得挺可爱的。”

    “噫——”魏可龇牙裂齿地看着何柏琛,拉长尾音表示恶寒。

    可爱?

    何教官居然说严楚斐可爱?

    哪里可爱了?他明明就是个幼稚鬼!

    “你不喜欢他这种幼稚的表现吗?”何柏琛一边问,一边瞟了眼正频频偷看他们的严楚斐。

    “当然不喜欢!”她一口否定,完了还补上一句:“我喜欢成熟的男人!!”

    “你们没结婚之前他也这么幼稚吗?”

    魏可蹙眉想了想,摇头,“那倒没有。他以前很高冷的。”

    嗯,还拽得要死。

    她以前真没发现原来他这么幼稚,若早知道他这么无聊她才不嫁给他好伐!

    “所以啊!”何柏琛笑意甚浓。

    魏可一愣,“什么?”

    所以什么?

    “他喜欢你!”何柏琛笃定地说道。

    魏可,“……”

    “对男人来说,成熟的一面是给外人看的,幼稚的一面是给爱人看的!因为在乎,便会不由自主地做出一些与自己性格不符的事!楚斐那么骄傲自负,他如此反常,正好说明他心中有你!”何柏琛分析得头头是道。

    魏可沉默。

    忍不住转头又去看了眼身后不远处的男人,然后她回头看着何柏琛,“何教官,你真觉得他喜欢我?”

    她刻意压低的声音,透着一抹连她自己都没发觉的紧张和期待……

    “嗯!”何柏琛重重点头。

    魏可咬唇,眼底情不自禁地流淌着一抹笑意,满心欢喜。

    她也说不清自己为什么会如此高兴,反正……就是高兴!

    “可可。”何柏琛突然又轻轻唤她。

    “嗯?”她抬眸,尽可能地不让喜悦之情流露出来,免得被何教官取笑。

    “你俩缘分难得,要好好珍惜!”何柏琛像个长辈似的,苦口婆心地对她柔声叮嘱。

    闻言,魏可失笑,噘嘴嘟囔,“我跟他哪谈得上什么缘分啊,没办法才随便凑一起的。”

    哪知何柏琛却说:“十几年前他救了你,今天你们又成为了夫妻,你觉得这缘分还不够难得吗?!”

    十几年前……

    “何教官你说什么啊?”魏可以为是自己听错了或者是何柏琛说错了,大脑反应不过来,有点懵。

    “你不知道吗?”何柏琛挑眉,惊讶地看着她。

    “知道什么?”魏可更是一头雾水了。

    “楚斐救过你啊!”

    她点头,“嗯,他的确救过我,不过是几个月前,不是十几年前,十几年前我都不认识他呀!”

    何柏琛摇头,表示她与他说的不是同一件事,“你溺水那件事,在我之前,还有一个小伙子跳进水塘里去救你了,你不记得了吗?”

    魏可记得!

    可她只记得在何柏琛之前有个男孩子试图救她,却并不知道那个男孩子是谁……

    因为等她醒来的时候那个男孩子已经离开,根本找不到人了。

    “是他?!”

    魏可在短暂的惊愕之后,失声叫道。

    因为太惊讶,她忘了控制音量,立马引来众多目光。

    自然包括严楚斐的。

    而魏可在失声惊叫的同时,转头往后看,正好与严楚斐的目光撞个正着。

    严楚斐面罩寒霜,恨得咬牙切齿。

    他觉得严太太正在和何柏琛偷偷议论他。

    他想,肯定是严太太在跟何柏琛诉苦,她肯定是在抱怨他的种种不好,她肯定是在祈求何柏琛带她离开……

    如若不然,何柏琛为何用一种高深莫测的目光频频看他?

    所以他们肯定是在说他坏话!

    严楚斐被自己的胡思乱想折磨得心痛如绞。

    嗯,一想到她是在跟别的男人合谋着想要离开他,他的心就抽搐不停,疼……

    很陌生的感觉,以前从未有过。

    对视两秒,魏可率先移开视线,回头看着何柏琛。

    “嗯,是他。”何柏琛点头。

    得到了肯定的答案,魏可心中感叹,世界可真小啊!

    居然是他……

    居然是他!!

    他居然救了她两次,他居然早就与她有过交集,这简直……

    太不可思议了!

    “其实严格说来你这条命是楚斐救的,如果不是他不停的把你托出水面的话,等我赶来的时候也许你已经救不回来了。”何柏琛轻轻说道,说的虽是事实,但也多少有点帮严楚斐说好话的意思。

    魏可惊讶得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她不由在心里再次感叹缘分这种东西真是太奇妙了。

    何柏琛噙着笑又看了眼就快要失控的严楚斐,压低声音说:“你知道他有多勇敢吗?当时的他根本不会游泳。”

    不会游泳?

    她瞠大双眼,不可置信。

    魏可看着何柏琛的认真脸,知道他没有说谎。

    “明明就是傻……”

    她心里感动,嘴里却佯装嫌弃地嘟囔。

    那个大笨蛋!!

    明知自己不会游泳还跳下水去救人,如此不自量力,万一把自己淹死了咋办?

    魏可想,看在严先生救过她两次的份儿上,她就不生他的气了。

    嗯,她决定跟他和好了!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严楚斐先结账,比魏可和何柏琛先一步离开餐厅。

    那美丽的女子挽着他的手臂,全程对他笑得娇媚无比。

    魏可知道严楚斐在等她。

    所以她先目送何柏琛离开,然后才慢悠悠地朝着停车场的另一边走去。

    她猜得没错,她的车子旁,停着的正是严先生的霸气越野。

    严楚斐脸如玄铁,坐在驾驶座里冷冷看着严太太。

    魏可轻勾唇角,正想对他笑一个,哪知眸光流转间,却看到副座里还有一个人……

    正是刚才那名美丽的女子。

    他居然让别的女人上他的车?

    于是她的笑刚刚浮现,立马又僵在了嘴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