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霸道土匪爱上我》第033章:真爱啊是拆不散的
    &lt;=""&gt;&lt;/&gt;

    她说他不信任她……

    怪他咯?!

    明明是她自己在这件事上的态度不明确,藏着掖着还一脸心虚的模样,他能不想歪吗?

    她这个样子,如何让他信任得起来?

    夫妻之间,不止是女人需要安全感,男人也需要的好伐!

    她不能给他足够的安全感,还怪他不信任她?

    再说了,他会这样还不都是因为在乎她么!

    他若不在乎她,才懒得管她跟谁鬼混好吗!

    严楚斐冷冷看着魏可,觉得她现在分明是强词夺理,明明自己心里有鬼还在这里贼喊捉贼!

    “如果你心里没鬼为什么不让我去?”

    他站起身,双手插袋,目光犀利地盯着她的眼睛。

    他的目光极具穿透力,像是恨不得看穿她的心,看看她到底是怎么想的。

    两人的关系好不容易缓和了一点点,此刻却因为同一个问题,又僵到了谷底。

    冷冷对峙,他们都只顾着自己内心的感受,并未意识到夫妻之间最重要的是沟通……

    或许是性格使然,两人同样倔强好强,都不习惯把心里话明明白白地说出来。

    “如果你不是不信任我又何必非要跟去?”

    魏可冷笑,反唇相讥。

    严楚斐脸如玄铁,哑口无言。

    狠狠咬了咬牙,他努力压抑着心底的怒气,说:“何柏琛我也认识,他明天要走,我去为他践个行有何不可?”

    “为他践行自然没什么不可,但严楚斐你扪心自问,你坚持要去真的只是单纯的想为他践行?”魏可唇角的冷笑更甚。

    严楚斐再次被噎得无话可说。

    “说要为他践行不过是你的借口罢了,你真正的目的是想监视我!”魏可状似漫不经心地收拾着桌面上的文件,一字一句更加犀利直白,然后她抬眸看他,眼底眉梢尽显讥讽,“我说你既然这么信不过我,当初又何必娶我?”

    他怒了。

    脾气一上来,整个脑袋都嗡嗡作响,更妄论还有什么理智可言。

    “对对对!你都对!!我他妈就是不信任你,我他妈就是想监视你,我他妈——”严楚斐怒不可遏,狠狠点头,说到一半戛然而止,本不想说狠话,可心里实在难受,深吸了一口气后终究还是没忍住,冲她口不择言地吼道:“要是早知道你跟何柏琛有一腿儿我他妈才不娶你!!”

    魏可整个人都冷了。

    他字字句句都透着对她的嫌弃,仿佛娶她不过是对她的施舍……

    心中一涩,她的唇角隐隐勾起一抹苦笑。

    她想,也是啊,毕竟与他结婚,都是她死缠烂打逼迫他的,所以他看不起她倒也正常。

    她知道,一直以来他都觉得她配不上他,觉得是她高攀了他,觉得他本该可以选择更好的……

    嗯,她都知道!

    可是每个人都有自尊,她自认是个坚强**又善良孝顺的好姑娘,凭什么要被他这样唾弃呢?

    有一腿儿?

    她跟何柏琛什么都没有,清清白白日月可鉴,她不过是跟何柏琛吃了一顿饭,在他心里居然就被认定为“有一腿儿”了。

    那是不是她以后都不能跟异性做朋友也不能跟异性说话了?

    他到底把她当什么了?

    在他眼里她就是那种水性杨花恬不知耻的女人吗?

    还是说,他根本就是想把她改造成某个人的影子……

    “那就离呗!”魏可冷飕飕地吐出一句。

    空气,瞬间凝固。

    “……!”严楚斐的脸色难看到极点,极冷极冷地盯着魏可,“你再说一次!!”

    他没有暴跳如雷,可阴冷的语调比怒吼更加瘆人。

    魏可被自己的猜想惹怒了,这个时候根本不可能服软,即便知道负气话不能说,可她的嘴却根本不听大脑使唤,“六阿哥你既然如此后悔娶了我,那就——”

    “你再敢说个‘离’字我今天就弄死你,不信你试试!!”严楚斐阴冷切齿,眼底杀气四溢。

    她微微蹙眉,然后轻蔑嗤笑,“严楚斐,对你来说老婆就跟宠物是一样的对吧?听话就揉揉头,不听话就弄死,她不可以有自己的想法,她不可以有自己的私人空间,她必须什么都听你的,她甚至必须以你为天,是这样吗?”

    严楚斐沉默。

    嗯,她说得很对……

    但是!

    那是他以前的想法。

    自从娶了她,“希望有个唯命是从的太太”就变成了他的梦想,一辈子都无法如愿的梦想。

    她不会是对男人言听计从的那种女人,从娶她的那一刻他就知道。

    而在这相处的几个月里,他亦认命,自己的太太是个小混蛋的事实。

    他当然希望她能什么都听他的,可如果她不愿意,其实他也已经不强求了。

    魏可觉得严楚斐的沉默是默认。

    于是唇角的冷笑,染上了苦涩……

    “可是严楚斐啊……”她垂眸,掩饰着眼里的哀怨和忧伤,百转千回地念着他的名字,“你好像忘了,我!”她抬眸看他,指着自己,“是魏可!不是莫念娇!!”

    听到从她嘴里说出来的最后三个字,严楚斐的脸色顿时冷到无以复加。

    魏可将他的情绪变化尽收眼底。

    心,莫名一抽。

    有点疼……

    瞧!不过是说了那人的名字,他就变了脸,可见在他心里,即便已经过去多年却还是有着那人的位置……

    严楚斐啊严楚斐,既然你对你的白月光依旧念念不忘,又何必对我这抹蚊子血那么苛刻呢?

    我注定成不了你心口上的朱砂痣,那就让我们保有各自的小秘密,就让我们相敬如宾的过到过不下去为止,不好吗?

    所以!!

    请不要以你前女友的标准来改造我!

    我是我!我永远不可能是她!

    也不屑变成她!

    当陌生的痛楚试图在心底蔓延时,魏可连忙抑制,让自己时刻保持清醒。

    魏可,不能沦陷,否则你会万劫不复的……

    悄然攥紧双手,她在心里拼命告诫自己。

    两人冷冷对视,谁也没有再说话。

    几秒之后,严楚斐突然转身就走。

    当他转身的那瞬,她唇角的苦笑就再也掩藏不住……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你怎么又来了?不是去看电影了吗?”

    当严楚斐一脸“我很不爽”的表情出现在严家时,郁凌恒惊讶出声。

    严楚斐一P股坐重重坐在沙发里,沉默不语。

    郁凌恒和云裳对视一眼,心有灵犀,两人眼底同时泛起一抹了然。

    看样子六阿哥还是没有搞定自己的老婆。

    严谨尧离不开欧晴,出国访问也将其带上。

    而欧晴离不开儿子,最后索性就连小太子也一并带了去。

    于是严家就剩临时来帝都小住的郁凌恒一家三口。

    “是还没和好还是又吵上了?”郁凌恒瞅着明显郁闷之极的严楚斐,小心翼翼地问。

    严楚斐翘着二郎腿,垂着眼睑盯着自己的脚尖,整个人冷得如同一座冰雕,依旧沉默。

    半晌后,就在郁凌恒和云裳以为他今晚没带嘴巴来时,他突然开了口——

    “如果云裳跟一男性朋友共进晚餐,你强烈要求同行她却坚定拒绝,这说明什么?”

    严楚斐目光犀利地盯着郁凌恒,开门见山地问道。

    呃……

    郁凌恒一愣。

    忍不住又跟郁太太对视了眼。

    云裳微微挑眉,似惊讶又似幸灾乐祸……

    “这个……”郁凌恒嘴角微微抽搐,有些为难地抿了抿唇,拧眉斟酌。

    见郁大爷欲言又止,云裳眼珠子一转,眼底划过一抹狡黠……

    她笑米米地看着严楚斐,娇嗲着抢断道:“哎哟,这还用问么?我嫂子这种表现只有两种可能啊,一是要么她没把你放眼里,二是要么她心里有鬼——唔……”

    话音未落,嘴突然被郁大爷的手紧紧捂住。

    听了云裳的话,严楚斐的脸色难看得已经找不到词语来形容了。

    瞧!连云裳都这么说,那个死女人还有脸说他不信任她以及冤枉了她?

    郁凌恒一见严楚斐那表情就知道调皮的郁太太已成功在大舅子正燃着妒火的头顶上浇了一桶油……

    男人何苦为难男人,郁凌恒曾深受为情所苦的痛,所以特别能理解严楚斐这会儿的难受。

    于是他连忙讪笑着安慰,“呵呵呵……你别听她胡说,魏小姐不是那样的人……”

    “她是什么样的人你知道?”

    “她是什么样的人你知道?”

    哪知他的话还没说完,严楚斐和云裳就异口同声地阻断了他。

    这两兄妹难得的默契让郁凌恒哭笑不得,迎着两道同样犀利的瞪视,他无语得简直有种哔了狗的感觉。

    在唯恐天下不乱的郁太太脑袋上轻轻敲了一下以示惩罚,然后郁凌恒看着严楚斐,说:“我不了解她但我了解你啊,你要求那么高,娶的太太人品肯定不会太差的啦!”

    严楚斐想了想,觉得也是这个理儿,便没再追究。

    “你真这么认为?”他转头看向云裳,问。

    他的声音紧绷而压抑,透着明显的紧张和忧虑。

    如果连云裳都觉得严太太心里有鬼,他可该怎么办?

    “我只是帮你分析而已,这种事你还是自己去判断吧!”云裳却连连摇头,把责任撇得干干净净。

    郁凌恒不下去了,“楚斐你别听裳裳胡说,她瞎掰的——”

    “郁凌恒你做人怎么这么假打呢?”云裳恼怒地一掌拍在郁凌恒的手臂上,狠狠瞪他一眼,用眼神警告他不许拆她的台。

    好不容易等到机会整整她家这狂妄的堂哥,如此良机怎可辜负?

    “我哪儿假打了?”郁凌恒一脸冤枉。

    “人家土匪哥刚才用我做的比喻,你却并没有设身处地的思考,甚至还昧着良心否定我的观点,你不是假打是什么?”云裳冷睨着郁大爷,字字犀利。

    郁凌恒无言以对。

    嗯,他的确没有设身处地……

    如果今天换做是郁太太跟别的男人约会,还不肯让他陪同,他估计比严楚斐还更加火冒三丈。

    可是……

    “严太太,你没听过‘宁拆十座庙不拆一桩婚’这句话么?”郁凌恒凑近郁太太的耳边,小声嘀咕。

    “我哪儿拆了?实话实说也不行啊?!”云裳气呼呼地鼓着腮帮子瞪郁大爷,轻蔑地撇了撇嘴,淡淡嘲讽,“如果今天跟别的男人出去吃饭的人真的是我,你还能如此云淡风轻?”

    郁凌恒被郁太太一句话呛得说不出话了。

    云淡风轻?

    no!那肯定不可能!

    他肯定得掀桌!

    郁凌恒知道自己双标严重,可目前的状况,他除了劝解和安慰自家大舅子之外,已经不知道还能怎么帮他了。

    尤其郁太太又唯恐天下不乱,他不敢阻止,所以对四面楚歌的大舅子是同情又内疚。

    严楚斐没说话,脸色一直冷着,还没缓过来。

    “吃个饭而已,没什么的。”郁凌恒讪讪一笑,极力安慰着严楚斐。

    云裳撇嘴,垂着眸像是自言自语般小声咕哝,“好多不正当的关系都是从吃饭开始的咯……”

    严楚斐眸光一凌。

    “别危言耸听!”郁凌恒瞪了郁太太一眼。

    “本来就是!”郁太太抬头挺胸,理直气壮地说。

    冷眼看着郁凌恒和云裳斗嘴,严楚斐心里越发的酸,满腹幽怨。

    瞧瞧人家两口子,相处融洽恩爱有加,简直是慕煞旁人。

    哪像他和严太太……

    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这日子简直没法过了!

    云裳轻咬红唇,偷偷瞟了眼严楚斐的脸色,发现他动不动就走神,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眼底快速地划过一抹不怀好意……

    她轻抿唇角,正了正脸色,然后一本正经地建议道:“土匪哥,我要是你啊,就马上带个妞儿也去那家餐厅,让嫂子看看——”

    “裳裳,别出馊主意……嗯……”郁凌恒大惊,慌忙阻止。

    云裳一掌撑在他的嘴上,示意他闭嘴,不许说话。

    郁凌恒觉得好为难啊!

    他同情严楚斐,却又不敢得罪郁太太。

    最后在郁太太充满警告的目光中,他只能乖乖闭上嘴巴。

    带个女人去给郁太太看?

    严楚斐拧眉盯着云裳,没说话。

    捂住了郁大爷的嘴云裳就继续说道:“不是只有她可以跟别的男人吃饭,你也可以跟别的女人约会,你得拿出你的男子气慨,让她知道你并非离了她就活不下去!”云裳趁热打铁,极力怂恿。

    严楚斐觉得云裳说得有那么点道理……

    他一下午都在反省,想是不是自己表现得太过急切,被她发觉了他对她的在乎,所以她就有恃无恐的跟他作对。

    嗯,仗着他纵容她的坏脾气,她就恃宠而骄了!

    所以,他就不该对她那么好!!

    哼!!

    云裳又说:“而且啊,你跟别的女人在一起说不定还能刺激到她,让她醋意大发呢!”

    严楚斐双眼一亮。

    心动了……

    “其实我觉得嫂子挺喜欢你的,可能她自己还没意识到对你的感觉,所以你现在去刺激刺激她很有必要。”云裳表情认真,在严楚斐半信半疑的注视中,她像是保证般对他用力点头,“真的!”

    挺喜欢你的……

    严楚斐闻言,更心动了。

    他觉得自己像是饮鸩止渴,明知云裳一肚子坏水,她的话信不得,可她的提议和分析却又是那么的诱人,让他无法抗拒……

    他盯着她,默默衡量她话里的可信度有几分。

    迎着严楚斐犀利似剑的目光,云裳神情坦荡,一脸“信我者得永生”的坚定表情。

    严楚斐想,事已至此,那就是马当活马医吧!

    倏地起身,他二话不说就大步流星地朝着大门外走去。

    郁凌恒看着严楚斐匆匆离去的背影,哭笑不得。

    狠狠拧眉,转头一脸不赞同地看着笑得又贼又坏的郁太太,佯怒轻斥,“你瞎掺和啥啊?万一出事儿——”

    “放心吧,出不了事儿的。”云裳却摆了摆手,笑得云淡风轻。

    “你就那么肯定?”郁凌恒无语地睨着自信满满的小女人,打不下手又骂不出口,爱恨不能。

    “肯定啊!”云裳点头,神情笃定。

    郁凌恒微微拧眉,“凭什么?”

    “第六感喽。”云裳咧嘴,甜甜一笑,俏皮地对郁大爷眨了眨眼。

    “……”郁凌恒嘴角抽搐。

    见郁大爷一脸鄙视,郁太太不高兴了,“郁大爷,别小看女人第六感,很灵的!”

    怕郁太太生气,他连忙在她唇上啄了一口,表示自己没小看她,她说什么他都信。

    云裳满意。

    “你就不怕弄巧成拙吗?”郁凌恒有些担心。

    同样是男人,所以他看得出自家大舅子这次是来真的了。

    嗯,严楚斐是真的对魏可有感情了。

    是不是爱上或许还不能太早下定论,但他在乎魏可已经到了不一般的地步。

    只要不是瞎子都看得出来!

    当然,魏可看不出来和严楚斐自己没感觉到只能说明他们是当局者迷,相信再过不久他们就会发现彼此的心意了。

    云裳失笑地翻了个白眼,然后拿起遥控器打开电视,一边往郁大爷的怀里倒去,一边媚声娇嗲,“哎哟!怕啥啊!真爱啊,是拆不散的!”

    反言之——拆得散的都不是真爱!

    郁凌恒挑眉,垂眸看着枕在自己腿上的郁太太,眉目含情,眼神温柔得可以溺死人,“比如我们?”

    云裳伸手勾住郁大爷的脖子,将他脑袋往下拉,同时她微微嘟嘴去吻他的唇……

    当彼此的唇贴在一起的那瞬,她笑靥如花,甜腻的声音充满了幸福和满足——

    “嗯,比如我们!”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还是同样的时间,还是同样的餐厅,还是同样的位置。

    魏可和何柏琛面对面地坐着,沉默用餐。

    好一会儿后……

    “有心事?”

    “……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