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霸道土匪爱上我》第031章:我只是想见你
    “那什么是重点?”严楚斐急问。

    “重点是——”云裳倏地又顿住,难得看到六阿哥的怂样,得把他的胃口吊足了才行。

    想当初她和郁先生闹别扭的时候,严楚斐可没少捣乱,所以她今天怎么着也得小小报复一下不是?

    “说啊!重点是什么?”严楚斐急不可耐,恨不得撬开云裳的嘴,让她快一点把主意说出来。

    云裳狡黠一笑,坏坏地娇嗲道:“重点是你觉得我嫂子她会是‘乖乖’回家的那种人吗?”

    刻意咬重“乖乖”二字,暗讽他的异想天开。

    “……”严楚斐无言以对。

    是啊,就严太太那头小倔驴,这种情况他想要她主动回家的确是想得挺美的。

    而且依严太太那刚烈的性子,就算他使了手段把她逼回家,估计她也不会给他好脸色。

    到时只怕彼此的关系会更糟糕。

    严楚斐头痛欲裂,烦死了。

    “所以我才找你们啊!!”他没好气地叫道。

    他就是没招了才来求他们帮忙的好伐,不然他傻啊把这种丢脸的家务事告诉他们以供他们取笑揶揄!

    “你自己娶的老婆,又不是我们给你做的媒,找我们有什么用啊?”云裳眨巴着美丽的大眼睛,一脸无辜加纯真地说。

    严楚斐气得想吐血。

    “郁凌恒!!”他狠狠切齿,意思是让郁凌恒管管自己老婆。

    跟女人根本没办法沟通,他觉得男人跟男人之间比较有共同语言,所以他只能指望郁凌恒了。

    哪知郁凌恒却一本正经地说:“我老婆说得没错啊!”

    严楚斐冷冷瞪着夫妻同心的郁氏夫妇。

    狠狠咬牙,他在心里恶毒地想——秀恩爱,死得快!

    “得!我特么今晚不走了!”严楚斐气得往后一倒,双臂环胸地靠在沙发上,愤愤道。

    可他的威胁丝毫没有吓到云裳,反倒让她笑得越发欢快。

    “行啊,二楼还有空房间,你若不喜欢直接睡这沙发上也行的。”云裳眉眼弯弯,笑靥如花。

    严楚斐咬牙切齿,“我不睡!我要跟你老公通宵喝酒!”

    “好啊,我让江嫂去给你俩弄几个下酒菜,你俩慢慢喝。”哪知云裳还是满口答应,甚至还格外温柔体贴。

    严楚斐脸如玄铁。

    M的!

    他不想留下来,他也不想喝酒,他只是想要他们帮他出个主意而已,尼玛怎么就这么难呢?!

    严楚斐在心里咆哮。

    听郁太太说要给他们准备下酒菜,不止严楚斐急了,这下连郁凌恒也急了。

    “郁太太……”郁凌恒微微拧眉,扯了扯云裳的袖子。

    不要不要他不要!

    他才不要陪矫情的大舅子通宵喝酒好么!

    他要跟软乎乎香喷喷的郁太太睡觉觉好么!!

    云裳把郁先生的手拨开,不管他的暗示,噙着不怀好意的笑靥对严楚斐说:“土匪哥你坐会儿啊,我这就去叫江嫂。”

    严楚斐的脸,黑到无以复加。

    云裳说完就走了。

    留下相同焦急的两个男人,面面相觑。

    “你真不走?”郁郁凌恒挑眉斜睨着严楚斐。

    “就不走!”严楚斐赌气地哼哼。

    郁凌恒一脸“你是猪么”的表情,“你看不出我老婆在整你吗?”

    严楚斐,“……”

    他看得出!

    可是他现在被云裳将了一军,走不是,不走也不是,骑虎难下了啊!

    严楚斐默不啃声,冷着脸生闷气。

    郁凌恒叹了口气,然后翘起二郎腿,一只手臂搭在沙发靠背上,侧着身看着一脸郁闷的严楚斐,苦口婆心地劝道:“大舅子,跟你说说我的经验之谈啊,这两口子吵架呢,最好别过夜,因为女人这种生物脑洞很大,你当时把她哄好了就万事大吉,如果你让她带着怒气过夜,她可以在一夜之间给你加N多条罪状,而你还没办法跟她讲道理。”

    没办法讲道理?

    “凭什么?”严楚斐愤愤道。

    郁凌恒那意思就是不管谁对谁错都是男人的错是么?

    凭什么呀?

    哼!他不服!

    “跟女人讲道理就等于这日子你不想过了!”

    郁凌恒一脸“我是过来人你听我的准没错”的表情。

    这日子不想过了……

    严楚斐拧眉一想,觉得郁凌恒说的好像也有那么点儿道理。

    两口子吵架最好不要过夜?可他和严太太吵架都已经超过三夜了啊!

    那这三夜里严太太都脑补了他多少罪状啊?是不是在她的心里他已经一无是处了?

    严楚斐开始方了。

    “那我现在该怎么办?”他狠狠皱眉,急得不行,忍不住又是一脚踹在郁凌恒的小腿上,“你倒是给我出个主意啊!”

    “让你老婆主动回家我看你还是别想了,现在你就只有一条路可走。”郁凌恒说。

    “什么路?怎么走?”严楚斐急问,双眼发亮,有种终于看到希望的激动。

    “端正态度认错去!”郁凌恒抿了抿唇,特别诚恳地建议道。

    严楚斐嘴角一抽,狠狠剜了郁凌恒一眼,老大不情愿地咕哝,“凭什么要我认错,明明是她不对……”

    “谁叫你在乎!”郁凌恒抢断,一针见血。

    “……”严楚斐哑口无言。

    “如果你觉得面子比她重要,那你就回家安安心心的睡觉,如果你觉得她比面子重要,那你就乖乖跟她认错去,就这么简单!”郁凌恒又道。

    简单个屁!

    认错诶!

    他这辈子都没跟谁认过错好么!

    最重要的是明明就不是他的错好么好么好么!

    严楚斐抓狂。

    可该死的,他又觉得郁凌恒说得极对。

    谁叫他在乎呢!

    嗯,魏家那个磨人的小妖精,他在乎!!

    哎……

    严楚斐重重叹了口气,闷闷道:“她不见我。”

    其实她回娘家的第一晚他就去魏家找过她,可她不接电话也不开门,他在魏家门前等了一个多小时,她硬是没理他。

    气得他差点吐血。

    出师未捷身先死,已经吃过一次闭门羹,他又怎敢再去自取其辱?

    他也有尊严的好吗!

    “那你找个她拒绝不了的人一同前往呗。”郁凌恒说。

    她拒绝不了的人?

    严楚斐皱眉想了想,然后就一脸妒恨。

    让严太太拒绝不了的人那不就只有何柏琛么?!

    严太太喜欢何柏琛,如果找何柏琛跟他一起去魏家,严太太一定欢天喜地……

    可他脑子被驴踢了才会把情敌带去跟严太太见面!!

    他宁愿不见她,也不会给她和何柏琛制造见面的机会好吗!

    哼!!

    “想不到人选吗?比如她要好的朋友,或者亲人,啊……我记得你老婆好像有个外公吧?”郁凌恒尽心尽力地给他支招。

    外公……

    严楚斐闻言,醍醐灌顶。

    猛地站起来,一掌拍在郁凌恒的肩上,“谢了!!”

    说完就飞也似的离开了严家。

    郁凌恒揉着肩,疼得龇牙裂齿,感觉自己的骨头都差点被拍碎了。

    看着严楚斐飞快离去的背影,郁凌恒失笑,瞧自家大舅子那激动的蠢样儿,分明就是陷入情网的最佳表现好吗!

    打发走了严楚斐,郁凌恒也立马跳起来,欢天喜地地朝着楼上奔去。

    “郁太太,裳裳,宝贝儿,我来啦!!”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严楚斐从严家出来之后就立马去了疗养院,然后接了魏世焘就直奔魏家。

    站在魏家门口,他摁了门铃。

    很快,佣人来开门,可看到是他,佣人一脸为难。

    严楚斐不等佣人开口说话,就把身后的魏世焘轻轻拉出来往前微微一推,一脸“当家的回来了还不快点让我们进去”的表情。

    佣人愣了一下,然后对魏世焘讪讪道:“老爷子你等等啊,我叫去叫小小姐……”

    说完就呯一声把门关了。

    小小姐有叮嘱,不管是谁来了,都得通知她,没有她的同意谁也不许进这个家门。

    五十来岁的帮佣阿姨是个老实人,无法确定小小姐这个“谁都不许”的标准,所以为了完全起见,她觉得还是先报告小小姐比较好。

    约莫两分钟后,门再次打开,门内站着魏可。

    “外公?你怎么回来了?”

    门一打开,魏可就紧蹙着眉头看着魏世焘,担忧地急问道。

    她知道自己问了句废话,外公会在这么晚回家自然是拜站在他身后的男人所赐。

    抬眸,魏可极冷极冷地看了严楚斐一眼。

    明明是六月酷暑,严楚斐被严太太那阴冷的目光看得如同置身三九寒冬。

    他知道她是在责怪他利用外公,可他这不是被她逼得走投无路了么,没办法才出此下策的啊……

    “我想你了呀。”魏世焘笑米米的,看到外孙女明显很开心。

    外公一撒娇,魏可就没辙了。

    “今天这么热,快进来!”魏可牵起外公的手,将外公轻轻拉进屋。

    “哦。”魏世焘欢欢喜喜地跟着外孙女进了屋。

    然后严楚斐就被晾在了门外。

    他着急,眼巴巴地看着面无表情的严太太。

    魏可对他幽怨中饱含着乞求的目光视若无睹,待外公一进屋,她甩手就要关门。

    “外公!!”

    严楚斐见状,吓得连忙大喊一声。

    同时他高大的身躯忙不迭地往门缝里挤,不敢让门关上。

    门若被关上了他可就又前功尽弃了。

    他的声音很大,饶是有点耳背的魏世焘也被吓了一跳,回头看他,“啊?”

    “我……”严楚斐被严太太阴冷的目光瞪得头皮直发麻,狠狠咽了口唾沫,避开她的目光转而看着外公,硬着头皮对外公说:“我很渴,可以进去喝杯水吗?”

    “可以啊可以啊,来来来,进来吧。”魏世焘最爱助人为乐了,闻言豪爽地点头,还伸手去拉他。

    顶着严太太近乎凶狠的瞪视,严楚斐毫不犹豫地把手伸给了外公。

    他现在没别的想法,只求能先进屋。

    魏可脸若寒冰,冷冷看着严楚斐像个小媳妇儿般被外公牵进了屋。

    进入客厅,魏世焘拉着严楚斐走向沙发,同时喊魏可,“可儿,去给……”

    轻微老年痴呆,魏世焘记性不好,一时又忘了严楚斐的名字。

    “楚斐!外公我叫楚斐!”严楚斐连忙报上自己的名字。

    “啊对,楚斐!”魏世焘连连点头,表示自己想起来了,然后看向魏可,“可儿,去给楚斐倒杯水。”

    外公的要求魏可从来不会拒绝,二话没说,转身就朝着厨房走去。

    “外公您坐会儿,我去洗个手。”严楚斐连忙对魏世焘轻轻说道,然后不等魏世焘点头,就偷偷跟在严太太的身后。

    于是魏可倒了水转身就撞进严楚斐的怀里,一杯水有半杯泼在了他的胸膛上。

    她蹙眉,俏脸更冷了一分。

    “没关系没关系。”

    严楚斐怕严太太发火,忙不迭地抢先说道。

    魏可淡淡瞥了他一眼,表示无语。

    呵!还“没关系”,她有跟他说“对不起”吗?

    被严太太看得莫名紧张,严楚斐立马接过她手里的半杯水,仰头就咕噜咕噜喝了个干干净净。

    “我我……”然后他又把空杯递到她面前,可怜巴巴地看着她,“还想喝一杯。”

    “手断了?”魏可冷嗤。

    要喝自己不会倒啊!

    她又不是他的佣人,凭什么要听他使唤?

    严楚斐俊脸一垮,满腹幽怨地看着严太太。

    嘤,还是这么凶……

    其实他早就料到她不会给他好脸色,可就算有心理准备,看到她这副冷漠的样子他的心还是觉得很难受。

    酸酸的,涩涩的,甚至隐隐作痛……

    接收到严楚斐可怜兮兮的目光,魏可无动于衷,小脸依旧冷得像冰雕。

    即便事情已经过去三天了,但她依旧怒气未消。

    嗯,她很生气!

    不!是非常生气!!

    牀上那些事,真的要两情相悦才美妙,如果是强迫,那种痛苦只有经历过是人才会明了。

    身痛,心也痛,甚至觉得很屈辱……

    这些天她一直在想,就算他不爱她,但也不能那样对她不是?

    他到底把她当什么了?

    别说是把她当妻子,根本连对一个女人最起码的尊重都没有好吗!

    全程她就只有一个感觉,自己只是供他发泄怒气的物品……

    所以,说她矫情也好,说她无情也罢,反正她不会轻易原谅他!

    他的悔意她看到了,他的示好她也感觉到了,但那又怎样呢?

    打一巴掌给个甜枣?

    不好意思!他这巴掌打得太重,给千个甜枣都没用!

    他是不是以为娶个老婆就像养条狗,高兴了揉揉头,不高兴了踹两脚?

    他是不是以为女人像宠物一样不记仇,被打了被骂了只要哄两句又会屁颠屁颠的向他摇尾乞怜?

    如果他真是这样想的,那他就太自以为是了!

    所以她得让他明白,不是所有伤害都可以用一句“对不起”抹掉的!

    况且他还并没有正经八百的跟她说声“对不起”!

    两人冷冷对视,僵持着,气氛很不美妙。

    严楚斐只能把水杯随手搁在流理台上,深深看着眼前的小女人,无奈轻叹,“可可……”

    “严楚斐,做人不能太自私!”

    可他刚一开口,她就冷冷阻断了他。

    严楚斐被指责得一愣,有些莫名其妙又委屈无辜地小声呐呐,“……我又怎么了?”

    “你不是诬陷我表哥就是骚扰我外公,你不高兴了到底要折腾多少人才甘心?”魏可脸若冰霜,眼底怒火旺盛。

    严楚斐自知理亏,不敢说话。

    “你诬陷我表哥我忍了,可我外公年纪大了,身体又不好,你大半夜的把他带出疗养院,我就问你,万一他有个好歹你付得起这个责么?”她越想越生气,字字犀利,句句斥责。

    “谁叫你不见我……”他低着头,几不可闻地咕哝。

    魏可闻言更是火冒三丈,“所以我跟你吵个架你要把我全家人都折腾一遍是么?!”

    “我不是……”严楚斐一脸冤枉,可又不知道该如何为自己辩解。

    而且严太太在气头上,估计不管他怎么解释,她都会认为他是在掩饰。

    说多错多,所以还不如不说。

    可严楚斐太不了解女人了!

    虽然解释有可能会被误认成是掩饰,但若沉默,就肯定会被认定为是默认。

    魏可冷笑,凌厉的语气咄咄逼人,“你这样都不叫自私的话,那请教一下,叫什么?”

    “我只是想见你!”

    严楚斐被逼急了,勃然喝道。

    “嗯,你是爷!你‘想’怎样就必须怎样,无需顾及别人的感受,同辈是这样,长辈也是这样!”她冷笑更甚,声声讥讽。

    严楚斐有种自己跳进黄河都洗不清的无力感。

    “我问过疗养院的院长,他说外公的情况很好,不会有事的。”他小声解释,完了还举起手做发誓状,“我保证!”

    “管他是健康还是生病,需得着就利用,反正他又不是你外公。”魏可冷飕飕地吐字,不依不饶,心中怒气难平。

    严楚斐一听此话,顿时怒了。

    “他怎么就不是我外公了?!魏可你说话能别这么没良心吗?!”他狠狠拧眉,音量直线飙升,似是已被她气得忍无可忍。

    他们是夫妻,她的家人就是他的家人,她的外公自然也是他的外公,从他们领证的那天起,他就有此觉悟了。

    可为什么她却还如此“见外”?

    这说明什么?

    说明在她心里,根本就没有把他当丈夫!

    严楚斐的心,猛地抽了两下,疼得他皱紧了眉头。

    狠狠咬了咬牙,他深吁口气,神色严肃地盯着她,说:“我承认为了见你我利用了外公,可是我也征求过他的意见,他同意了我才带他出来的!”

    “呵!”魏可冷笑出声。

    被她一而再再而三的嫌弃,严楚斐伤心又怨愤,赌气质问,“魏可,我现在在你眼里就这么卑鄙无耻是不是?”

    “严先生你说错了,不是现在——”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