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霸道土匪爱上我》第029章:有点离不开她了
    她要跟他离婚!!

    魏可把整个身子埋在水里,只露出头,心里愤愤地想着,眼眶越来越红,难受得想哭……

    从来没有过这种委屈的感觉,委屈得这辈子都不想再理那个可恶至极的男人。

    在浴缸里躺了半个小时,水都凉了,她却还是不想起身。

    因为她不想出去,不想看到他。

    叩叩叩……

    突然,门上响起轻叩,紧接着又响起男人温柔的声音。

    “开门,可可。”

    严楚斐的声音真是格外的温柔,带着一丝内疚,带着一丝讨好,小心翼翼地喊她。

    魏可置若罔闻,依旧一动不动地躺在浴缸里,不回应也不开门。

    浴室里静悄悄的,严楚斐把耳朵贴在门上去听,半晌都没听到一丝动静。

    他担心,又敲了敲门,更加温柔地哄着求着,“老婆听话,把门打开。”

    一声“老婆”,喊得魏可满腹委屈更是泛滥成灾。

    再也忍不住,眼泪刷地滚了下来。

    老婆?

    老婆个P!

    他要真把她当老婆,会对她这么狠?

    他要真把她当老婆,会用那么难听的话骂她?

    他要真把她当老婆……

    他、才、没、有、把、她、当、老、婆!!

    魏可在心里恨恨地想,抬手狠狠抹掉滚滚而落的泪水,怎知越抹越多。

    急了,她索性整个人沉入水里。

    几十秒后再冒出头来,眼泪果然止住了。

    不过也快憋死了。

    外面的呼唤和敲门声持续不断,可她却像是什么也听不见一般,置之不理。

    嗯,不想理他,她再也不想理他了!

    严楚斐站在浴室门口,万分煎熬地等了两分钟,可浴室里依旧没有任何声音。

    “你再不开门我踹了哦!”

    他着急,佯怒威胁。

    严楚斐觉得心好累。

    严太太真是太难搞了,软硬不吃油盐不进,真真是让他束手无策了。

    她在里面那么久,现在又一点声音都没有,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

    配合着猜想,他的脑子里立马浮现出一些血腥的画面……

    心脏瞬时狠狠一抽,他吓得不敢再犹豫,立马破门而入。

    他没踹,只是捏住门把用力一拗。

    只听咔擦一声,门锁就被他拗坏了。

    推开门,见严太太躺在浴缸里,正转头冷冷向他看过来……

    见她无碍,他默默松了口气。

    可紧接着他狠狠蹙眉,朝她大步走去,担忧着急地说道:“你有伤,不能用浴缸,会感染的……”

    “离我远点!”

    她冷漠得没有一丝情感的声音,如一盆冷水泼在他的头上,将他一腔热情尽数浇灭。

    严楚斐站在浴缸边上,居高临下地看着对他冷脸相待的严太太,无奈又心伤。

    默默叹了口气,他尽可能地把自己的姿态放低,向她摊开手掌。

    掌心里是一盒药膏。

    他近乎求饶地看着她,柔声轻哄,“不吵了好不好?我给你擦药——”

    “离我远点!”

    依旧是冷飕飕的语调,依旧是淡漠的表情。

    而对于他掌心里的药膏,她连看都没看一眼,不屑一顾。

    严楚斐感觉自己要被眼前的小女人折磨疯了。

    见自己好说歹说她都无动于衷,他气得对她咬牙切齿,“魏可你到底想怎么样?!”

    “离我远点!”

    一模一样的语速,一模一样的语调,她机械性地重复。

    严楚斐受不了了。

    他也是有尊严的好吗!

    他一再的放低姿态,她却一再的让他离她远点,他听了有多难受她知道吗?

    “行行行!我滚远点我滚远点!我滚得远远的!行了吧!!”他气急败坏地大吼,决定不伺候她了,抓起她一只手将药膏放进她手里,愤愤道:“自己擦!”

    魏可扬手就把药膏往他脸上掷。

    猫哭耗子假慈悲,她不稀罕!!

    “嗯……”

    药膏正中他的鼻梁。

    严楚斐捂住鼻子,痛得闷哼一声。

    即便只是一个塑料小瓶子,可砸在鼻梁上还是很痛的。

    更甚至,会把鼻血砸出来……

    严楚斐就捂了一手血。

    看着手心里的血,他气得要疯,狠狠咬着牙根,死死攥紧双手,凶狠地瞪着浴缸里的小女人,“你信不信我真弄死你!!”

    他吼得地动山摇,愤怒至极。

    “请便。”她却只是对他淡淡一瞥,毫无畏惧地吐出两个字。

    严楚斐不想英年早逝。

    所以他转身就走。

    因为他有很强烈的预感,再跟她继续吵下去,他肯定会被她气得爆血管的。

    嗯,珍爱生命,远离魏可!

    严楚斐气冲冲地走出浴室,呯地一声狠狠甩上门。

    他气她,却又更恨自己。

    他觉得自己真是有病才会低声下气的去讨好她。

    明明是她有错在先好吗!!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严楚斐从来不知道,原来自己也是有克星的……

    严太太三天没理他了。

    当然这并不是最过分的,最过分的是,她回娘家住了。

    嗯,他一个人独守空房三天了!

    回家看不到她也就算了,可在公司他也看不到她,这还让他如何能忍?

    这三天,她不是在见客户,就是在去见客户的路上。

    反正一天到晚在公司待不到两小时。

    他知道她这是在躲他,她不想理他,不想见他,在跟他冷战……

    他统统知道!

    她连楠楠的生日都找借口不回严家,可见她有多么的生气。

    严太太不理严先生的第三天,严先生坐立难安,情绪一直在暴走的边缘,看啥都不顺眼。

    而另一边……

    魏可刚从外面回来没一会儿,办公室的门就被人敲响了。

    是魏智淳。

    “可儿……”魏智淳哭丧着脸,一进来就可怜兮兮地看着魏可。

    “有事儿说事儿!”魏可正在看文件,头也不抬地淡淡吐字。

    她这表哥,无事不登三宝殿,来找她肯定没啥好事。

    很早以前她就有这个觉悟了。

    果然——

    “可儿你救救我好不好?”魏智淳绕过办公桌,走到魏可的身边蹲下来望着她。

    魏可闻言,头皮一麻。

    她狠狠蹙眉,转头瞪他,“你又咋了?”

    “这次真不关我的事,我真的没有——”魏智淳一脸冤枉加憋屈,又气又恨。

    “说重点!!”魏可不耐地喝道。

    魏智淳默了默,然后小心翼翼地瞅了魏可一眼,小声呐呐,“有笔账我对不上……”

    “你不说不关你的事吗?”魏可一听这话就火了,怒瞪着魏智淳。

    如果他没挪用,怎么会对不上?

    都降成小组长了还不安分?

    而且他是惯犯了好吗!他说不关他的事谁信啊?就算他这次是清白的,也没人会相信他的话了好吗!

    魏可想掀桌。

    还嫌她不够烦吗?不给她整点事儿出来就活不下去还是咋地?

    “嗯嗯!”魏智淳使劲儿点头,然后又使劲儿摇头,“真的不关我的事!”

    “那怎么会对不上?”魏可火冒三丈。

    “我……我也不知道……”魏智淳瘪嘴,一脸沮丧。

    这时,一道熟悉的高大身影从魏可的办公室外缓缓经过……

    回来之后她忘了放下百叶窗,这会儿便不可避免地与外面那道目光撞个正着。

    嗯,从她办公室外“经过”的人,正是严楚斐。

    她淡淡看了他一眼,然后无动于衷地移开视线,且拿起遥控器把百叶窗降了下来。

    毫不犹豫地将他的目光隔绝在外。

    匆匆一瞥,她看到他向她投射过来的目光里,充满了幽怨……

    魏可默默翻了个白眼。

    呵呵,他这个施、暴、者还有脸幽怨?

    转头,魏可看向魏智淳,恨铁不成钢地骂道:“你自己都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找我又有什么用?”

    “你帮我跟严总求求情嘛……”魏智淳望着小表妹,苦苦哀求。

    “怎么求?人家已经放过你好几次了好吗!可你不止不悔改,还大错小错不停地犯,你就不能争点气吗魏智淳!!”魏可气得对着魏智淳的耳朵怒吼。

    魏智淳偏头躲避,苦哈哈地求饶,“可儿,你别生气嘛,我知道错了……”

    “你知道个P!”魏可越想越生气。

    她现在连看都不想看到严楚斐,他却要她去跟严楚斐低声下气?

    疯了吧他!

    “可儿妹妹,你帮帮我吧,最后一次,我保证是最后一次!”魏智淳信誓旦旦,就差举手发誓了。

    “出去出去,我没空!”魏可烦他得很,像挥赶苍蝇一般挥赶着他,一口拒绝。

    “你再帮我一次吧,可儿,你不帮我的话严总说他要把我移交法办了……”

    啪地一声。

    “他敢!!”魏可拍桌而起,吼得地动山摇。

    当初扯证的时候他答应过她不动她的家人,他敢出尔反尔试试看!

    其实魏可隐隐已经猜到,这一切很有可能是严楚斐搞的鬼,目的就是要她自投罗网……

    魏智淳被表妹气势磅礴的一声吼给惊得一愣一愣的。

    “他跟你怎么说的?”魏可一边收拾着桌上的文件,一边头也不抬地问魏智淳。

    看表妹这副要去找严楚斐算账的架势,魏智淳暗喜。

    “让你过去找他……”魏智淳瞅了瞅表妹的脸色,小心翼翼地说。

    魏可将文件叠好,转身欲走。

    找他是吗?

    很好!

    找他就找他!

    “可儿。”

    她刚一转身,魏智淳又突然喊道。

    “干吗?”她回头,没好气地问。

    “一会儿你别这么凶,态度好点啊!”魏智淳小声叮嘱。

    魏可闻言俏脸一沉,狠狠剜了魏智淳一眼。

    呵呵!她肯帮他他就阿弥陀佛烧高香吧,还敢要求那么多?

    态度好点?

    怎样才算态度好?

    难不成还要她腆着脸去讨好他不成?

    “严总这两天火气很大,你再这样气冲冲的,万一你俩吵起来那我不就遭殃了么?”魏智淳被魏可瞪得头皮发麻,讪笑着解释。

    他火气大?

    他还有脸火气大?

    他火气大关她毛线事?

    魏可抬手指门,斜睨着魏智淳,威严十足地喝道:“魏智淳你再叽叽歪歪就滚出去,我懒得管你的破事儿!”

    “别啊可儿!”魏智淳哀嚎,“你不帮我我就完了……”

    “你早就该完了!”魏可恨恨骂道。

    她看起来像是一副铁石心肠的模样,可实际上她是标准的刀子嘴豆腐心,嘴上不饶人,心却狠不起来。

    终究是自己的家人,她做不到置之不理。

    所以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后,她朝着办公室外走去。

    “可儿,其实男人很好哄的。”魏智淳亦步亦趋地跟在魏可的身边,突然没头没脑地冒出一句。

    走到茶几旁的魏可停下脚步,蹙着眉斜睨着魏智淳,没好气地喝道:“说什么呢?”

    哄?

    哄什么哄?

    想要她去哄他?

    做梦吧!!

    “真的!男人超级好哄,只要你温柔一点,对他撒撒娇,发发嗲,再勾、引他一下——啊!”魏智淳一本正经地向魏可支招。

    可话未说完,就被魏可随手操起一本杂志狠狠敲在头上。

    “魏智淳你脑子里能想点正经事儿么?!”魏可咬牙切齿,恨恨地骂。

    “这就是正经事儿啊,你跟严总都结婚了,你把他哄好一点,他自然就不会刁难我们了啊!”魏智淳却理直气壮地说道。

    魏可红唇一勾,对魏智淳阴测测地冷笑,“所以你的意思是他刁难你是我的错咯?”

    “我我……我不是这个意思……”魏智淳被小表妹笑得头皮发麻,狠狠咽了口唾沫,讪笑摇头。

    心里却在偷偷地使劲儿点头。

    就是就是!他就是这个意思!

    她分明就是导火线的源头!

    就连他这么愚钝的人都看得出来严楚斐刁难他是为了让可儿亲自去找他好么!

    “哥!”

    魏可突然深深看着魏智淳,神色严肃地轻轻喊道。

    “……”魏智淳一震,愣愣地看着魏可。

    他都已经记不清魏可有多久没有这样一本正经的喊他一声“哥”了。

    所以这乍然听到,竟让他有种惊悚的感觉。

    “现在公司已经不是咱们魏家的了,你不能再像以前那样胡作非为了,所以算我求求你,你给我长点心争点气,别老出岔子了,成吗?”魏可苦口婆心地说道。

    可魏智淳却满不在乎地说:“可儿你说这话也太见外了吧,你跟严总可是夫妻呢,他的不就是你的么,你的不就还是咱们魏家的么,呵呵呵……”

    魏可盯着魏智淳看了几秒,然后翻了个白眼摇了摇头,认命地朝着总裁办公室走去。

    罢了罢了,朽木不可雕也啊!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来到总裁办公室的门外,魏可抬手敲门。

    叩叩叩。

    “进来!”

    几乎是立刻的,里面就传来了男人低沉磁性的声音。

    仿佛就等着门响一般……

    魏可面无表情地推开门。

    一抬眸,却见严楚斐正站在落地窗边打电话,淡淡瞥了她一眼后又转头看向天空,继续打电话。

    魏可看到严楚斐那一脸“我很忙”的样子就想掉头走人。

    拽毛线拽!

    她也的确转身了,可还没来得及抬步,就被身后的魏智淳一把推进了严楚斐的办公室内。

    魏可被推得微微踉跄,柳眉一竖,狠狠瞪着魏智淳。

    魏智淳对她嘿嘿一笑,然后快速把门关上,门关之前还投给她一个乞求的眼神……

    严楚斐看似在专心致志地打电话,实则眼角余光一直锁在严太太的身上,当看到她掉头想走时,他差点就冲上去抓她了……

    还好魏智淳识趣,帮他把严太太推了进来。

    好不容易让她主动来找他,可不能再让她走掉了。

    他觉得冷战三天已经是他所能忍受的极限,再这样下去他真的会疯的。

    被严太太晾了三天,他突然对郁凌恒的一句话深有感触——

    郁凌恒说:我不敢惹郁太太生气,她生气的样子很可怕……

    嗯,他也觉得严太太生气的样子很可怕。

    他讨厌两口子吵架然后一方不理人的这种幼稚行为!

    有什么不能坐下来好好沟通呢?为什么一定要离家出走呢?为什么呢?为什么呢?!

    哎……

    魏可瞪着门看了几秒,然后转身朝着沙发走去。

    她想既然来都来了,那就等他打完电话再谈吧。

    反正躲得过初一也躲不了十五,像严楚斐这种霸道又矫情的男人,他肯定有千百种办法让她主动来找他的。

    所以就算今天她走了,明天他也一样会有新花招逼她前来。

    今天是表哥魏智淳,说不定明天就是舅舅来求她了。

    所以算了,她跟他的问题,还是别连累长辈了。

    魏可坐在沙发里,随手拿了本杂志,边看边等严楚斐打完电话。

    可他一个电话打了半小时都还没打完!!

    可能是这几天心情不好,严重影响了她的睡眠,晚上没睡好,白天自然就忍不住打瞌睡,所以这会儿坐着坐着,困意袭来,一不留神她就睡着了……

    当看到严太太歪在沙发里睡着了时,严楚斐这才收起开着飞行模式的手机。

    轻轻走过去,在她身边蹲下,不敢坐,怕惊醒她。他深深看着她恬静的睡颜,无奈地默默叹了口气。

    他一直以为郁凌恒很倒霉,娶了个脾气不好的云裳,可原来他的运气也好不到哪里去,严太太的性子似乎比云裳更暴躁。

    而要命的是,他好像还有点离不开她了……

    她明明就不是他喜欢的类型,可在这三四个月的夫妻生活中,他却迷恋上了有她的日子……

    严楚斐一瞬不瞬地看着睡着的严太太,看着看着,就想吻她了……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