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霸道土匪爱上我》第028章:她要跟他离婚
    &lt;=""&gt;&lt;/&gt;    “你管不着!”她回头就冲他吼,同时狠狠甩着手,想要把他甩开。

    她说你管不着……

    “姓魏的你想去哪儿?”他更是心慌意乱,紧紧抓住她不敢撒手,又气又急又害怕&lt;="l"&gt;。

    魏可不再说话,就卯足了劲儿想要抽回自己的手。

    “你想去找他?”严楚斐狠狠皱眉,咬牙切齿地叱问。

    一见霍太太这副犟得像头小野马的模样,他的脑子里第一个念头就是她肯定要去找何柏琛诉苦去了。

    她一定是觉得在他这里受了委屈,所以要去找旧情人寻求安慰,然后一来二去他们旧情复燃,再然后严太太就不要他了……

    不要他了……

    严楚斐被自己的胡思乱想惊出一身冷汗。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对“不要他了”这四个字如此畏惧,他真的不知道,但害怕的情绪却是那么真实地存在着……

    听说女人一旦变了心,那便是九头牛也拉不回了。

    虽然严太太的心从来都不曾属于过他。

    可他们既然结了婚,那她就是他的!

    从头到脚,从里到外,不管是她的身还是她的心,都是他的!!

    所以本是属于他的严太太万一铁了心要跟何柏琛好,那饶是他有通天本领也只能干瞪眼了。

    而且最最让他觉得憋屈的是,他对何柏琛妒忌得要死,却偏偏还不能打他。

    他严楚斐虽然骄傲自负霸道蛮横,但忘恩负义的事却是绝对不会做的。

    所以,就算严太太对何柏琛心有所属,他也不能对恩人动手。

    魏可脸若寒冰,不管不顾地使劲儿挣扎。

    而她越是如此,严楚斐越是不敢松手放她走。

    仿佛一松手,她就会生出一双翅膀飞走,飞得远远的,让他再也抓不到……

    NO!NO!NO!

    不能让她去找何柏琛,不能给她半分背叛他的机会,不能让她离开家里半步!

    嗯,不能!

    “放、手!”

    不管她怎么转动手腕,都无法从他的大手中挣脱出来,她又疼又气,狠狠瞪着他从齿缝里一字一顿地吐出字来。

    “说啊!你是不是想去找他?”见她一心想走,他恨得咬牙切齿,声声逼问。

    “你、管、不、着!”她仰着小脸与他互瞪,同样气势汹汹,不甘示弱。

    严楚斐额头青筋尽显,头痛欲裂。

    黑眸危险半眯,眼底寒气四溢,他冷睨着她阴森切齿,“魏可!你非要惹我是不是?你背着我跟别的男人幽会你还有理了是不是?你特么以为我很好欺负是不是?”

    “严楚斐你就是个神经病!!”魏可气到无力,对他破口大骂&lt;="l"&gt;。

    “那也是你逼的!!”他回吼,彼此的吼声不相上下。

    她冷冷看着他,真是连一个字都不想跟这不可理喻的男人说了。

    “说!你跟他什么关系?你喜欢他是不是?”可他却不依不饶,非要她说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魏可怒到极致,毫不犹豫就点头承认,“对!我就是喜欢他——”

    “你找死!!”

    “啊!”

    她话音未落,整个人就倏然被他拎了起来,在她的尖叫声中,他将她狠狠砸在牀上。

    嗯,就是砸。

    就像是丢沙包似的,毫无怜香惜玉可言。

    在魏可点头承认喜欢别的男人的那瞬,严楚斐本就所剩无几的理智,彻底消失殆尽。

    他决定什么都不管了,先把这气死人不偿命的女人狠狠收拾了再说!

    嗯,今天必须给她一点教训,否则她真以为他拿她没辙,哼!

    魏可被砸得头晕目眩,扶着额勉强坐起来,可下一秒,一只大手撑住她的肩又将她狠狠一推。

    她整个人仰躺下去,紧接着腰上一沉,她再也动弹不得。

    那么高大强壮的男人,竟直接骑坐在了她的身上!

    慌乱间抬眸一瞥,发现他眼底火光四起,那熊熊火焰中,不仅仅只是怒火,还有一股浓烈的(谷欠)火……

    感觉到他的意图,她的眼底终于有了惊慌之色,“严楚斐你想干吗?你——啊……”

    严楚斐脸如玄铁,二话不说就伸手去扯她身上的破裙子。

    他看到这条红裙子就妒火中烧。

    想到她只肯把最美的一面在别的男人面前绽放就恨不得弄死她。

    魏可惊慌失措地挥动双手去抵御他野蛮的撕扯,又气又恨,“严楚斐你敢——唔……”

    他低下头去狠狠堵住她的唇。

    不想听到她的警告和威胁,一个字都不想听!

    失去理智的男人,此刻一心只想给把他气得七窍生烟的女人一个狠狠的教训。

    他不发威真当他是病猫么?真以为他怕她么?

    哼!今天他非艹服她不可!

    他非让她几天下不了牀不可!!

    看她还敢不敢出去勾三搭四,看她还敢不敢跟别的男人眉来眼去,看她还敢不敢再那样理直气壮地说喜欢别的男人!

    严楚斐一边在心里恨恨地想着,一边狠狠吻着不停挣扎的小女人,同时更加野蛮地扯着她的红裙子&lt;="l"&gt;。

    “放开我……唔……严楚斐你混蛋……啊……”

    魏可死命摇着头不给他吻,可不管她怎么躲,他总能很快又将她的唇捕捉。

    他没有丝毫温柔可言,在她嘴里胡搅蛮缠,凶狠得像是恨不能夺走她的呼吸一般……

    她忍无可忍,抬手就往他脸上挠。

    严楚斐惊觉,连忙仰头避让……

    “嗤……”

    他的脸幸免于难,可脖子却没那么好运,被她挠出很长一条伤痕。

    他又疼又气,狠狠抽了口凉气。

    拧着眉,他抬手轻触伤痕,再垂眸一看,指尖上有着明显的血丝。

    由此可见这小王八蛋下手可一点没留情!

    严楚斐真是伤心又气愤。

    他一再的给她机会,她却一再的挑战他的底线,他觉得今天自己若轻易饶了她都不配叫男人!

    黑眸一凌,戾气顿现,他怒了。

    她的裙子已被他撕成条状,他随手抓起一条,然后捉住她的双手就往牀头的柱子上捆去。

    “啊……严楚斐你住手……啊……”

    魏可尖叫,狠狠挣扎,可她又哪里是他的对手,就算她使出了全身的力气也终究无法逃脱双手被紧紧束缚的命运。

    严楚斐恨恨地在心里想,把严太太的双手捆起来,看她还拿什么挠他!

    没了她的双手捣乱,他顺利多了,三两下就将她剥了个精光……

    她气得用脚踹他。

    然而她的脚还没踹上他的(月匈)膛,就被他抓住了脚踝。

    一只脚被捉,出于本能的,她另一只脚抬起来继续踹。

    可她这样的举动正中他的下怀。

    他一手抓着她一只脚踝,然后毫不犹豫地将其往两边大大扯开……

    魏可气得大骂,“严楚斐你是法盲吗?你这是婚内强(女干)!是犯法的!!”

    严楚斐欺身而上,用膝盖压着她的腿,腾出一只手来快速地拉下裤链……

    他甚至连皮带都没解。

    他一边凶狠地抵上去,一边嚣张地冷笑道:“老子今天就强(女干)你了,怎么着?有本事你告我去!!”

    话音落下的同时,他将她狠狠占据……

    从被他无情攻占的那瞬,她就不再挣扎了。

    她一动不动,也不再喊叫,就静静地躺着,冷冷地看着他&lt;="l"&gt;。

    十分钟后……

    “叫!”他掐着她的下颚,恶狠狠地命令。

    她这样像条死鱼似的任由他摆布,不管他怎么使劲儿她都一声不吭,让他很挫败也很恼火。

    魏可紧闭着双唇,极尽冷漠地看着气急败坏的男人,连冷笑都懒得给他一个。

    “你给我叫出来!”严楚斐气得要死,感觉自己马上就要被逼疯了。

    面对她充满鄙视的目光,他低下头去咬她的唇,阴测测地切齿,“你叫不叫?”

    他的语气阴森恐怖,充满着浓浓的威胁意味。

    可她无畏无惧,看着他的目光更加不屑。

    严楚斐气炸了。

    “不叫是吗?行!这可是你自找的!!”

    随着最后一个字的落音,他开始任意妄为地发挥,甚至为了让她叫出来,故意变着花样折腾她……

    一场爱,他是前所未有的凶狠霸道,每一次进攻,都是那么的不遗余力……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一个小时后。

    魏可终于知道,以前的严楚斐根本就不算凶狠,与今晚相比简直堪称温柔。

    而今晚的他,是禽兽!

    嗯,真正的禽兽!

    魏可全程只有一个感觉——痛!

    火辣辣的痛,无休无止,像毒液一般渗进四肢百骸里,让她脸如白纸,冷汗淋漓。

    可她一声都没吭!

    不喊疼,不求饶,随他怎么折腾。

    他让她叫,她偏不,不管他如何凶狠,她都咬紧牙根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

    她就这么犟!

    其实不止魏可痛,严楚斐也痛。

    不知道是不是心情的关系,就算肆意妄为,他也一点都不舒坦。

    可怒气蒙蔽了理智,即便不畅快,他也卯足了劲儿大动特动。

    当心里的怨和怒终于有所缓解时,他才定睛去看身下的小女人……

    哪知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只见她紧紧闭着眼,狠狠皱着眉,额前布满冷汗,脸白如纸。

    明显是一副极度痛苦的样子。

    严楚斐猛地停止,吓得立马就……(身寸)了&lt;="l"&gt;。

    前面她一直冷冷盯着他,让他心烦意乱,后来他索性就不看她了,所以到现在才发现她的异常。

    “怎么了?疼吗?”

    严楚斐连忙停下所有动作,解开严太太的双手,低下头去凑近她近乎惨白的小脸,担忧急问。

    看到她好像很痛苦的那一刻,他心里的怒气在顷刻间就消散无踪了。

    所以,其实只要他生气的时候她能表现得柔软一点,他根本就不可能发得了火。

    可偏偏她要跟他对着干!

    魏可依旧闭着双眼,紧紧抿着唇,不言不语。

    “可可……”见她不肯说话,他心疼极了,大掌轻抚她的脸,极尽温柔地唤她。

    “别叫我可可!”

    她倏地睁开双眼,恶狠狠地瞪着他,嘶声喝道。

    严楚斐心脏一抽。

    泛起一股陌生的疼痛……

    他宛若儿童节没有得到糖果的孩子,气愤填膺地与她互瞪,“我就要叫!我特么以后都要叫你可可,可可,可可,可可……”

    他贴着她的唇,像念经似的,“可可”个没完没了。

    嗯,他以后就叫她可可,才不让这个昵称专属于别的男人呢!

    “做完了吗?”魏可偏头,避开严楚斐的唇,极尽淡漠地冷冷吐字。

    严楚斐的内心泛起一股挫败和愤慨。

    他幽怨地看着她冷漠无情的小脸,没说话。

    “没完就继续,完了就滚蛋!”她冷冷看着他,一字一句,冷得毫无温度。

    看她态度还是如此冷硬,没有丝毫软化的迹象,气得他再度怒火高涨。

    “魏可你特么今天想被我艹死是么?”他爱恨不能地瞪着她,气急败坏地狠狠切齿。

    “来啊!继续!”她无畏无惧,甚至还不怕死地向他挑衅。

    “你——”严楚斐气结。

    她如此不乖,惹得他真有了继续教训她的念头,心道今天他就不信弄不服她。

    可他刚一动,她就倏地狠狠皱起了眉头……

    明显是一副痛到极致的模样。

    他突觉不对,退出少许低头一看……

    大惊。

    竟有血丝……

    不多,一点点,但足够让他心惊胆颤&lt;="l"&gt;。

    看到血丝的那瞬,他的心咯噔一跳,再定睛一看,果然发现她那里有轻微的撕、裂……

    难怪她那么痛苦!

    “你是猪吗?疼怎么不说?”严楚斐又气又悔,慌忙完全退出,心疼至极地骂道。

    魏可一言不发,感觉神经都是痛的,咬着牙根,一点一点地缓缓坐起。

    严楚斐退出之后就立马下牀穿衣,套上裤子和背心就伸手去抱拥着被子坐起身来的严太太,“我们去医院——”

    “离我远点!”

    可他话未说完,就被她阴冷阻断。

    这一刻的严太太,无论是她的眼神还是表情,都是前所未有的冷。

    严楚斐有种自己闯下大祸的恐慌感……

    “我不是故意弄伤你……”他狠狠拧着眉,一边向她伸手想抱她,一边懊恼低喃。

    可他伸过去的手被她狠狠挥开。

    “离我远点!!”她冲他怒吼,排斥他的靠近。

    严楚斐觉得自己已经低声下气了,可严太太却不肯见好就收,甚至还这么不依不饶的……

    他也很委屈,俊脸一沉,勃然喝道:“你还要这么凶是不是?你不惹我生气我能这样对你吗?你认个错说句软话会死啊你非要跟我杠?活该你!自、讨、苦、吃!”

    他气急败坏地骂,既恨她到现在还这副态度,更恨明明是她不对在先自己竟还这么心疼她。

    嗯,心疼。

    看她被自己弄伤了,他懊悔又心疼,简直恨不得揍自己一顿。

    可他活这么大从来没对哪个女人这样发过脾气,也没有哪个女人有本事被他气成这样。

    可她就有!

    她就有这本事被他气得暴跳如雷,把他气得失去理智。

    他的脾气或许不够好,但并非动不动就发飙,可在她面前,他就是没办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别问他这是为什么,因为他自己都不知道!

    他说,你活该……

    魏可本是冷冷瞪着他,闻言垂眸,一边用被单裹着自己,一边轻笑低喃,“对!我就是活该,我就是自讨苦吃……嗯,我活该……”

    几不可闻的声音,透着苦涩和自嘲。

    她明明说得很小声,可他竟一字不漏地听了个清清楚楚。

    她的低喃,如一根根细针,扎在他的心上,疼得要命,却又看不见伤痕……

    他想抱着她好好哄哄,可她并不给他这个机会,别说拥抱,他连靠近她一点点都会被她嫌弃。

    严楚斐很暴躁,烦得想把整个地球炸了&lt;="r"&gt;。

    魏可用被单把自己随便一裹,下牀朝着浴室走去。

    她走得很慢,走路的姿势很怪,因为很痛……

    严楚斐知道自己上前只会碰一鼻子灰,可看到她走得举步维艰的样子,双脚就像是有自己的意识一般,朝她快步走去。

    在她正要进入浴室的前一秒,他追上去拉住了她,“我带你去医院——”

    她抬手一挥,挥开了他的手,也阻断了他的话。

    她什么也没说,甚至连看都没看他一眼,便径直跨进了浴室里。

    然后——

    呯!

    她就当着他的面,关门,落锁。

    “可可。”严楚斐拧眉,轻轻拍门,无奈又懊悔地唤她。

    然而浴室里只有哗哗水声,并无她的回应。

    严楚斐在浴室门前站了一会儿,然后一边从裤兜里摸出手机,一边朝着卧室外走去。

    “喂,小易,帮我买点东西……”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魏可难受。

    心里难受。

    身体当然也难受,可相比之下,好像心里的难受更多一点……

    他嚣张霸道她知道,他脾气暴躁她也知道,可她没想到,他竟会这样对她……

    身疼,心也疼。

    心里涌动着一股莫名其妙的委屈,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觉得委屈,反正只要一想到他不顾她的感受那样对她,她的心就抽搐得厉害。

    魏可躺在浴缸里,红着眼愤愤地想,她要离婚,她明天就跟他离婚去!

    反正妈妈也不赞成这门婚事,她正不知道该怎么应付妈妈那一关呢,如今这样,索性离了算了。

    这女人跟男人就是没办法比,饶是她平日里再怎么强悍,可一旦跟他力量抗衡时,她永远都是不堪一击的那个。

    他今天生气了就对她用强,那万一哪天更生气他是不是就会动手揍她了?

    不行不行,这个男人要不得!

    她可不想哪天真的被他家、暴。

    嗯,离婚!

    她要跟他离婚!!

    叩叩叩……

    -本章完结-&lt;=""&gt;&lt;=""&gt;&lt;=""&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