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霸道土匪爱上我》第027章:他谁也不让!
    一个高大挺拔的身影,突然出现在他们的桌子旁……

    “哟!严太太,这么巧啊!”

    熟悉的声音自头顶响起,听似轻松愉快,实则阴森恐怖。

    魏可一震,抬眸看向来人。

    同时她猛地缩回自己的手,心脏狠狠一抽,莫名泛起一丝心虚……

    毫无意外的,她抬眸就撞上一道阴冷至极的目光。

    嗯,眼前正冷冷盯着她皮笑肉不笑的男人,不是严楚斐还能是谁!

    魏可愣住了,一脸“你怎么在这儿”的错愕表情。

    严楚斐则回她一个“你等死”的凶狠目光。

    然后不等魏可做出反应,严楚斐就转头去瞪情敌。

    他面罩寒霜,气势磅礴,试图在气势上压情敌一筹。

    “何大哥?!”

    哪知当他转过头去看清了情敌的脸时,整个人却愣在了当场。

    何柏琛看到严楚斐,也是一脸惊讶。

    “怎……怎么是你?!”严楚斐狠狠拧眉,内心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

    严太太的男神怎么会是何柏琛呢?

    怎么会怎么会怎么会呢?

    是谁不好啊?为什么非要是何柏琛呢?!

    严楚斐骄傲自负,活这么大极少佩服一个人,而该死的,眼前的何柏琛就是这“极少”之一。

    他不止佩服何柏琛,还很感激他,因为他曾救过他的命……

    十七岁那年,他与几个小伙伴们出外游玩,无意中看到一个小女孩掉入水塘,情急中他忘了自己不会游泳,扑通一声就跳进水塘里去救人。

    不会游泳的他奋力将小女孩托出水面,不让她沉入水底,他托着小女孩几度沉浮,直至筋疲力尽……

    后来,在紧要关头,何柏琛跳入水塘,先把小女孩救上了岸,接着再把已沉入水里的他捞了起来……

    如果没有何柏琛,那么在十七岁那年,他就因为自己的不自量力而沉尸塘底了。

    所以!!

    他跟谁翻脸也特么不能跟自己的救命恩人翻脸啊!!

    严楚斐看着何柏琛,心道这可真是……

    哔了狗了!

    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有点懵圈。

    “你们认识啊?”

    “你们认识啊?”

    突然,魏可与何柏琛异口同声地问对方。

    两人皆是一怔,续而又为彼此的默契相视一笑。

    严楚斐见状,更是妒火中烧。

    要不要脸?要不要脸?还要不要脸了?!

    当着他的面也敢对别的男人笑得那么甜?还跟与其眉来眼去?

    靠!

    她今天是不是想被他艹死?

    严楚斐狠狠咬着牙根,目光阴冷地瞪着魏可,整个人都快气炸了。

    “嗯,认识,我没退伍的时候是楚斐他爸爸的部下。”何柏琛噙着温煦如风的微笑,轻轻说道,然后看了眼严楚斐,又看向魏可,问:“你们呢?也认识吗?”

    魏可一愣,忍不住在心里骂了句“卧槽这世界可真特么小”……

    “呃……那个……”面对何柏琛投射过来的好奇目光,魏可的大脑一片混乱,一时竟不知该如何回答才好。

    见魏可吞吞吐吐,至此,严楚斐彻底愤怒了。

    对于这个问题她还有什么好犹豫?

    他们已经结了婚,且已同床共枕好几个月,别人问她认不认识他她还有脸答不上来?

    她居心何在?!

    “当然认识啊!”严楚斐怒极反笑,一P股坐在魏可的身边,抬手就亲昵地揽住她的肩,笑看着何柏琛,说:“我们不止认识,我们还天天睡一张牀上呢……啊……”

    话未说完,他的腰侧倏然被一只小手狠狠揪了一下。

    他夸张地惨叫一声。

    手捂着腰,他转头,皱着眉疑惑不解地看着魏可,委屈又无辜地问:“严太太你为什么掐我啊?我说错什么了吗?”

    魏可想谋杀亲夫。

    这混蛋故意的!

    嗯,她知道,他就是故意来搅局的!

    她狠狠瞪他,目光充满着警告,冷若冰霜的小脸上写满了“你闭嘴”三个字。

    “严太太?”

    夫妻俩正冷冷互瞪,对面突然传来何柏琛充满疑惑的声音。

    “何大哥,魏可是我太太,我们结婚了!”

    不等魏可说话,严楚斐收紧手臂将她搂得更紧了些,噙着笑看向何柏琛,抢先说道。

    魏可被严楚斐搂得整个人几乎快要贴在他的身上了。

    想挣挣不开,众目睽睽之下又不能跟他吵,她只能咬牙隐忍着满腔怒火。

    何柏琛闻言,微微瞠大双眼,似是受惊不小。

    “可可?”何柏琛看着魏可,向她求证。

    而何柏琛这一声“可可”,听得严楚斐差点当场发飙。

    他转头,极冷极冷地盯着魏可。

    她不许任何人叫她可可,就是为了何柏琛?

    她只为何柏琛一个人穿裙子,连“可可”的昵称也是何柏琛的专属,所以,她到底是有多爱何柏琛?

    呵呵!

    他严楚斐的太太,心里竟然装着别的男人!

    真是……

    去他妈的!!

    魏可不用抬头也知道严楚斐此刻看着她的眼神有多么的阴狠。

    因为他揽在她肩上的手,正狠狠捏着她的肩头,紧得像是恨不得把她的骨头捏碎一般。

    他现在很愤怒,她知道。

    “嗯。”可她看都懒得看他一眼,而是对何柏琛轻轻点头,承认自己已婚的事实。

    听她亲口承认,何柏琛愣了愣。

    “你这丫头,这么大的喜事怎么都不跟我说一声呢?好歹我也回来喝杯喜酒啊!”在短暂的怔愣之后,何柏琛回过神来,半是欣喜半是不悦地责备魏可,然后看着夫妻二人,由衷祝福,“恭喜你们!”

    魏可没说话,心里有些酸酸的。

    “谢谢何大哥!”严楚斐看了眼一脸失落的严太太,心里怒火翻腾,表面却温柔微笑,对何柏琛优雅说道:“我跟‘可可’目前只是扯了证,还没办婚礼,等补办婚礼的时候,一定通知何大哥,到时何大哥你可要来啊!”

    他刻意咬重“可可”二字,同时大手配合着狠狠捏了一下她的肩头,以此表示他的愤怒。

    魏可疼得蹙眉,但依旧垂着眸一言不发。

    “一定一定!这必须的!!”何柏琛重重点头。

    三人看似相谈盛欢,实则气氛诡异,何柏琛是聪明人,魏可与严楚斐之间的不和谐自然是逃不过他的火眼金睛。

    “楚斐。”

    短暂的沉默之后,何柏琛突然又轻轻开口。

    “嗯?”严楚斐看着何柏琛礼貌微笑。

    “可可脾气犟,性子急,你以后可要多让着她点儿。”何柏琛像个长辈一般,有些不放心地看了魏可一眼,对严楚斐叮嘱道。

    “这个就不用何大哥你担心了,可可是我的太太,我那么爱她,当然会让着她的!”严楚斐笑得更温柔的了,一字一句说得情真意切,看着魏可的眼神更是深情款款。

    魏可在心里翻了无数个大白眼。

    爱她?

    他爱她?

    呵呵!爱她个毛线啊爱她!

    爱她会跑来搅局让她难堪?

    爱她会一直捏着她的肩头恨不得把她的骨头捏碎?

    爱她会时刻用“你死定了”的眼神盯着她看?

    魏可觉得严楚斐是她见过最虚伪的男人!

    他此刻明明气得要死,却还要装出一副很愉快的样子,也不怕憋出内伤。

    这边,严家夫妻与何柏琛看似融洽交谈,实则气氛压抑,有种一触即发的危险。

    而几米之遥的另一张桌子上,霍冬和姜小勇正大快朵颐,吃得不亦乐乎。

    “哥,我可以把六阿哥的怂样拍下来么?”

    姜小勇一边拿起手机,一边压低声音问着面无表情的老大。

    “可以。”霍冬继续用餐,头也不抬地应道,然后在姜小勇准备按下录像键的时候,淡淡补上一句,“你不怕死的话。”

    姜小勇吓得连忙放下手机,“那还是算了吧……”他可不想死。

    既然六阿哥的笑话不能看,那他还是多吃点东西吧。

    反正是六阿哥请客!

    如此一想,姜小勇立马朝一旁的服务生招手——

    “再给我来一只……不!来两只!两只大龙虾!”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本是美好的约会,最终不欢而散。

    至少对魏可来说,是不愉快的。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严楚斐的出现!!

    用餐结束后,在魏可和严楚斐的目送下,何柏琛先行驾车离开。

    然后酒足饭饱的霍冬和姜小勇甚至连招呼都没打,就识趣地开车走了。

    因为深知他俩现在不想被打扰,而是需要一个空间好好沟通……

    当何柏琛的车消失在视线里,魏可二话不说转身就走。

    径直朝着自己的车走去,然而还没走几步,一只大手就抓住了她的手臂。

    下一秒,她就被一股猛力拽着朝另一个方向走去。

    “放手!”

    几乎是立刻的,魏可使劲儿扯着自己的手,想要从他的大手里挣脱出来,怒不可遏地冲他低吼。

    严楚斐面如玄铁,置若罔闻,不管自己野蛮的举动会不会伤着她,只管拖着她大步流星地往自己的车子走去。

    他的理智,已经被妒火烧得一滴不剩。

    魏可狠狠转动手腕,可她越挣扎,他就抓得越紧,恶性循环下,她感觉自己的手腕马上就要被他捏断了。

    疼得她冒虚汗。

    “严楚斐你放手!”她气急败坏,又疼又怒。

    他依旧置之不理。

    “我叫你放手!你抓痛我了!!”她气得另一只手攥紧成拳去狠狠捶打他的背,愤怒大吼。

    他打开副座的车门,一言不发直接把她往车上推。

    她不肯上,他就使用蛮力把她整个人拎起来往车里一塞……

    “啊……”

    她惊叫,狼狈地倒在座椅里。

    被他莫名其妙如此对待,她本就不痛快的心,顿时也火冒三丈了。

    在他甩上车门的前一秒,她蹭地爬起来,快速跳下车。

    严楚斐见严太太到了这个时候还敢跟他作对,整个人立马就炸了。

    再度将她整个人拎起来,轻而易举就把她重新塞回了车里。

    魏可不服,爬起来又要往车下扑。

    严楚斐眸色一凌,倏地抓住她的V领就往两边狠狠一撕……

    “啊!严楚斐你——”

    嗤……

    在她不可置信的尖叫声中,火红长裙,应声而裂。

    这下就算他肯让她下车,她也不敢下车了。

    魏可慌忙用双手将撕烂的裙子合拢在胸前,红着眼苦大仇深地瞪着不可理喻的男人。

    严楚斐脸如玄铁,看都不看严太太,呯地一声甩上车门,快步绕过车头上了驾驶座。

    霸气越野融入车流,朝着家的方向快速行驶。

    两人都在盛怒中,谁也没有心情开口,双双堵气沉默,一路僵持着。

    直到回了家,严楚斐将车子驶入车库,魏可甚至不等他把车子完全停稳,就推开车门跳下了车。

    开门进屋,直接上楼,她得把身上刚被他撕烂的裙子换下来。

    可刚进衣帽间,就被追上来的男人再次一把抓住了手臂。

    “不许换!”

    严楚斐厉喝一声,一张俊脸冷如冰雕,凶神恶煞。

    “懒得理你!”魏可抬手一挥,狠狠甩开他的手。

    到家了,只有彼此,两人都不再伪装,脸色同样难看到极点。

    严楚斐睥睨着严太太身穿破红裙的狼狈模样,阴森冷笑,“喜欢穿不是吗?那你今天就给我穿着,我不许你换下来你就不许换!!”

    “严楚斐你有神经病吧你?!”魏可狠狠蹙眉,忍无可忍地破口大骂。

    “那也总比你发、骚好!”他比她更大声地吼道。

    魏可呼吸一窒,气得肺都快炸了,“你特么才发、骚!!”

    “咱俩谁发、骚你自己心知肚明!魏可,我满足不了你还是咋地?你要这样不甘寂寞的出去浪?”严楚斐想起严太太在何柏琛面前那副小女人的娇羞模样就恨得咬牙切齿,在妒忌的驱使下,伤人的话一不留神就冲口而出了。

    “我浪你妹!!”魏可怒不可遏,气红了眼。

    “都被我抓现行了你还想狡辩?”他狠狠瞪她,同样怒火冲天。

    两人你来我往地对吼着,谁也不肯服软。

    魏可心里难受,有种被伤着的感觉……

    按理说她不爱他,不应该被他的话影响才对,可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被他这么骂,她竟觉得很委屈,很生气,甚至很难过……

    她微微红着眼,气愤填膺地与他互瞪,不再说话。

    而严太太越是沉默,严楚斐就越是愤怒。

    “不是口口声声说自己不喜欢穿裙子的吗?那这是什么?”他倏地一把抓住她的裙带狠狠一扯,厉声质问。

    她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

    裙子本就被他撕破了,此刻再被他恶意一扯,她不止肩膀露了出来,甚至连月凶都露出了一个……

    她慌忙把裙子往上拉,遮住该遮住的地方,尽量不让自己太狼狈。

    “你他妈倒是回答啊!啊?这、是、什、么?”

    见她不肯说话,他更是暴跳如雷,一字一顿地吼,同时再度去扯她裙子,吓得她急忙后退。

    她退他就进,步步紧逼,“不是口口声声说不喜欢别人叫你‘可可’的吗?婶婶叫不得,我叫不得,何柏琛为什么叫得?嗯?来来来,告诉我这是为什么?”

    他一边质问,一边伸手去抓她。

    魏可连连后退,躲他。

    而对于他的质问,她无言以对。

    唯有沉默。

    严楚斐此刻真真是气得心肝脾肺肾都一个个跟着炸了,一个大步上前,将企图逃跑的严太太一把抓住,狠狠扯进怀里。

    “姓魏的,你特么把我当猴耍是么?你特么觉得我很好骗是么?你特么以为我真的不敢揍你是么?!”他狠狠咬着牙根,怒瞪着她阴森切齿。

    魏可咬唇忍痛,始终一言不发。

    因为让他生气的那些点儿都是事实,解释就等于掩饰,所以她没什么好解释的。

    不肯说话的严太太让严楚斐觉得心慌,他竟害怕自己会把什么都猜准了……

    如果严太太真的深爱着何柏琛……

    他该怎么办?

    成全?

    其实应该成全的对不对?

    反正他又不爱她,而何柏琛救过他,既然她和何柏琛两情相悦,按理说他应该成人之美的对不对?

    可是怎么办啊?

    他不想成全他们!

    一、点、都、不、想!!

    他不想把她让给任何人,哪怕何柏琛是他的救命恩人也不行!

    嗯,他不让!

    她是他的,他谁也不让!!

    “你跟他什么关系?”狠狠拽着她的手腕,他疾言厉色地喝问。

    魏可疼得脸色微白,红着眼苦大仇深地瞪他。

    就不说话。

    呯地一声……

    他将她整个人往后用力一推,将她抵在橱柜上,咬牙切齿地厉声逼问,“说!你跟他到底什么关系?”

    她倔强地斜睨着他,沉默不语。

    严楚斐气得要死,却又对默不啃声的小女人无计可施。

    狠狠吸了几口气,他怒极反笑,“不肯说是么?行!我问他——”

    说着就松开她,作势转身要走。

    魏可见状,慌了。

    她连忙抓住他,气急败坏地吼:“严楚斐你到底想干吗?”

    “你给我织了这么大顶绿帽子,我总得把来龙去脉搞清楚吧!”他冷冷地笑,脸色冰寒。

    “严楚斐你够了!我不过是跟许久未见的朋友见个面,你用得着这样发疯么?”魏可无语又愤怒,被气得头痛欲裂。

    “我发疯?呵!”严楚斐被严太太嫌弃,心脏狠狠一抽,又疼又难受,心伤之下冲着她勃然大吼,“我他妈就发疯你能怎样?!”

    “你简直不可理喻!”魏可受不了了了,骂完就往外走。

    她的样子,明显是想要离开家门。

    严楚斐慌了。

    “你去哪儿?”急忙追上去抓住她,他掩饰着眼底的慌张,怒问。

    “你管不着!”她回头就冲他吼,同时狠狠甩着手,想要把他甩开。

    “你想去找他?”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