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霸道土匪爱上我》第024章:男神=何家那小子
    &lt;=""&gt;&lt;/&gt;

    她边说边起身,哪知刚站起来就被一股猛力狠狠一拽,整个人立马倒在他的身上……

    下一秒,他就扣住她的后脑,狠狠吻上她的唇。

    “唔……”

    魏可疼得微微蹙眉。

    这男人真是,温柔点会死么?

    她不傻,知道反抗他的下场只会更惨,所以没有挣扎,而是主动搂住他的脖子,乖巧地与他互动……

    相处的日子虽然不久,但魏可对眼前的男人已经了解得很透彻了,所以不到万不得已,还是别把他惹毛了,免得自讨苦吃。

    就算要跟他对着干,也得分清场合,有些时候,还是要懂得变通才行。

    果然,严太太变乖了,严先生就不气了。

    把她扣在怀里又吻又揉地稍加惩罚了一通,心情顿时就顺畅多了。

    瞧,温柔听话的女人多可爱!

    所以只要严太太乖一点,他疼她都来不及,哪还舍得修理她呢?

    严楚斐一边深深凝睇着被他吻得媚眼迷离的严太太,一边在心里默默感慨,她要是一直这么乖……

    该多好啊!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当忙碌的一天即将结束的时候,董子妍拿着一份人事调动通知书进入了魏可的办公室。

    “说!”

    魏可正忙得不可开交,听出是董子妍的脚步声,便头也不抬地吐出一个字,让她有事直接报告就好。

    可董子妍默默伫立在办公桌前,双手紧紧捏着调动通知书,半天都没开口。

    魏可签完文件才发现董子妍的异常,抬眸看她。

    只见董子妍脸色不太好,眼眶也有些红红的。

    “怎么了?”魏可眉头顿时一蹙,不解地问。

    董子妍狠狠抿了抿唇,默了两秒,才将手里已捏得发皱的通知书轻轻放在她面前。

    魏可垂眸一看,满脸黑线。

    严楚斐这个神经病到底想干吗?

    一把抓起通知书,她起身就朝着隔壁走去。

    呯!

    门都没敲,她直接狠狠推开了总裁办公室的门。

    严楚斐正在跟装修公司的设计师讨论怎么重新装修办公室。

    这间办公室以前是魏家敏的,他一个大男人自然是不合适这种女性的装潢格局,所以得重新装修才行。

    门突然被很不礼貌地推开,打断了严楚斐和设计师的交谈,两人不约而同地转头循声望去。

    见有外人在,魏可尴尬了下,僵在门口不知该进还是该退。

    严楚斐冷冷睨着严太太。

    接收到严先生不悦的目光,严太太不甘示弱地与之互瞪。

    “我的要求就这些,你尽快把图纸做出来给我看!”严楚斐率先移开视线,看向身边的设计师,淡淡说道。

    “好的严总!”设计师立马点头,然后很识趣地说道:“告辞!”

    设计师走向门口,魏可连忙让道。

    见设计师对她点头问好,她只能扯动唇角回其一个略显尴尬的微笑。

    设计师离开后,她关上门,一回头就看到严楚斐已近在咫尺。

    “这一次我原谅你,再有下一次……”他垂着眼睑,睨着她的手,在微微停顿之后,阴测测地继续说道:“我就把你手拗断!”

    拗断……

    “你有病啊?!”魏可错愕,吓得连忙把手藏在身后,对他失声骂道。

    呵!她还没对他兴师问罪呢,他倒先对她人、身、威、胁了?

    见过无耻的,却没见过比他更无耻的,这世上怎么会有他这种蛮横得不是人的人呢?

    “连门都不会敲,不拗断留着干吗?”他冷冷讥讽,没好气地剜她一眼后,转身朝着沙发走去。

    “这什么意思?”魏可连忙追上去,将手里的通知书举到他面前,怒声质问。

    他姿态慵懒地坐在沙发里,瞥了眼通知书,像是早就料到她会来找他一般,格外淡定。

    “不识字?”他轻蔑冷讥,眼底尽是鄙夷。白字黑字写得明明白白,她还问他是什么意思?

    “你干吗挖我墙角?”她气急败坏,拼尽全力才忍住自己没有一脚踹他脸上。

    嗯!这张人事调动通知书的内容,就是要董子妍从明日起,调任为总裁秘书。

    面对她的怒气,他却笑得云淡风轻,摆出一脸无辜的表情,“会不会说话?我对公司运作不熟悉,借你助理用一用怎么能算是挖你墙脚呢?”

    呃……

    魏可哑口无言。

    尼玛!

    他说得好有道理的样子,她竟无法反驳!

    可是他分明居心叵测,别以为她很好骗好吗!

    狠狠咬了咬牙,魏可神色严肃地看着严楚斐,说:“你别打子妍的主意,我另外借个秘书给你——”

    “我就要她!”

    可她话未说完,他就嚣张又蛮横地抢断了她。

    魏可死命忍着想要发飙的冲动,忍气吞声地对他笑:“严总你放心,我推荐给你的人绝对不比子妍差——”

    “我就要她!”他冷冷重复,强硬的态度清楚地表示这件事已没有丝毫转圜的余地。

    他一口一个“我就要她”,听得魏可脸色一沉,莫名火大。

    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如此“执着”,终究是让人感觉有些暧昧了。

    魏可双眸一眯,斜睨着老神在在地坐在沙发里的男人,冷冷哼问:“严楚斐你不会是对她有什么企图吧?”

    闻言,严楚斐的脸上立马浮现出一抹冷笑,嗤之以鼻。

    他有病么他对她那不正常的助理有企图?

    他之所以要分开她和董子妍,就是因为看不惯她们之间那股亲密劲儿。

    更甚至,他把公司搬过来的主要目的,就是想要每天监视她,不许她跟董子妍……不!不许她跟任何人太过亲近。

    不管男女老少!!

    知道他蛮不讲理,魏可只能低声下气的求他,“严总,你就换一个吧,子妍跟了我三年,没有她我不行的!”

    她说,没有她我不行的……

    不行?

    有什么不行?!

    严楚斐一听这话,顿时火冒三丈,更加坚定要把她和董子妍分开了。

    “你再废话信不信我把她炒了?”他俊脸一沉,瞥着她冷冷威胁。

    魏可顿时噤声。

    信,她信!

    他这种内分泌失调到不可理喻的男人,肯定是说得出就做得到的。

    魏可看着眼前的男人一脸“快点哄我不然我要生气了”的模样,内心有一万头草泥马呼啸而过。

    狠狠咬着牙根,她在心里恨恨地骂——

    死矫情逼!

    就没见过比他更蛮不讲理的男人!

    而最该死的是,他又特么聪明绝顶。

    他知道她在乎什么,所以每次吵架都用她在乎的人或事威胁她,以至于被捏着软肋的她根本就横不过他。

    他说要开除董子妍,她本是想要跟他斗争到底的态度立马就软化了。

    因为现在魏氏他说了算,他若真要开除一个助理,谁也阻止不了。

    毕竟当初她只是要求他不能撤她舅舅一家人的职务,并没说董子妍也不能撤……

    比起开除董子妍和让她做他的秘书比起来,她自然是选择后者的,那样至少子妍还在公司里。

    魏可妥协。

    红唇一勾,她笑靥如花,语气立马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媚声娇嗲,“哎哟,炒什么呀?真是的,你要借就借呗,等你熟悉公司内部业务了,记得把她还我就行。”

    严楚斐睥睨着严太太一脸虚伪的笑容,唇角冷笑蔓延。

    魏可在进入总裁办公室时,气势汹汹,离开时,垂头丧气。

    她的兴师问罪,终究还是以失败告终。

    怏怏不乐地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却见董子妍还站在办公桌前等着她。

    她立马换上一脸笑容。

    “……”听到开门声,董子妍立马转头看向回来的魏可。

    “没事没事,别怕!”魏可噙着笑连声安慰,然而就在董子妍以为真的已经没事儿而如获大赦般松了口气时,她却又说:“他刚来,不熟悉咱们公司,所以想请你过去帮他几天,我已经同意了。”

    “你同意了?!”董子妍瞬时脸色大变,眼底除了震惊还有一抹受伤……

    “啊,同意啦!”魏可点头,佯装开心地说道:“他能早些熟悉公司是好事儿啊,而且他说了,你调过去帮他,会给你提薪的!”

    “我不要提薪!!”董子妍难忍心中愤慨,冷冷道。

    “要的要的!傻丫头,有钱干吗不要?咱上班这么辛苦,薪水当然是越多越好啊!”魏可装作看不懂董子妍的不开心,犹自乐呵呵地说。

    董子妍狠狠蹙眉,眼眶泛红,“——”

    “放心吧,等他熟悉了,你就可以回来了。”魏可上前,拍拍董子妍的肩,故作轻松地戏谑道:“当然,如果到时你在他身边适应了,不回来也是可以的。”

    “!”董子妍倏地大喊一声,双眼更红了。

    其实魏可心里很清楚董子妍不愿意去给严楚斐当秘书。

    可是现在魏氏是严楚斐说了算,她想去得去,不想去也得去啊!

    暗暗叹了口气,魏可只能继续装傻,佯装不解地看着董子妍,说:“你不是说你喜欢他的吗?现在有个这么好的机会接近他,你怎么不止不开心还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呢?”

    “你真让我去?”董子妍定定地看着魏可,神色严肃地问。

    “这也是为了公司好嘛,身为魏氏的一份子,子妍,你责无旁贷啊!”魏可知道董子妍可能生气了,可她也没办法,除了装傻就只能赔笑脸了。

    董子妍忍无可忍,紧蹙着眉头愤愤道:“,难道你真的看不出他是故意——”

    叩叩叩……

    却在这时,办公室的门上突然响起三声轻叩。

    紧接着,门被推开,来人正是英俊不凡的严先生。

    “可以走了吗?”

    严楚斐推开门,看向魏可,直接无视董子妍。

    “啊?”魏可一脸茫然地回视着他。

    严楚斐抬起手腕,对着她点了点腕上的手表,示意此刻已到下班时间。

    “哦。”魏可这才反应过来,看了董子妍一眼,下意识地说:“那个……我坐子妍的车……”

    “你跟谁住?”

    她话音未落,就被他阴冷的四个字抢断。

    “……”魏可被噎得哑口无言。

    是啊,他们是夫妻,他们同住一栋楼同睡一张牀,她有什么理由不坐自己丈夫的车与其一同回家而选择麻烦助理特意送她呢?

    即便董子妍并不是单纯的助理,即便董子妍是她的闺蜜,即便她们亲如姐妹……

    她也没道理弃他而选子妍。

    找不到自己应该拒绝他的理由,她只能对他说:“严总,等我五分钟可以吗?”

    “当然没问题!‘严太太’!”严楚斐刻意咬重“严太太”三个字,有意无意地显摆他们之间的夫妻关系。

    董子妍一言不发,垂着眼睑,泛红的双眼一片黯然……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忙碌的日子,过得特别的快,两个月一晃而过。

    严先生和严太太依旧每天都会有争执,不过好在都是小打小闹,真正是属于那种床头吵架床尾和的类型。

    对于性格都很强势的夫妻来说,似乎更能在争执中了解彼此,然后慢慢去学习包容和妥协……

    炎热的夏季已来临,天空烈日灼灼,让人连出门的勇气都没有。

    于是严家夫妇便点了外卖,在办公室里吃。

    吃完饭后,严楚斐一边抽了张纸巾擦嘴,一边缓缓开口,“跟你说件事儿。”

    “嗯?”魏可将残羹剩饭丢进垃圾篓,闻言抬头瞅了他一眼,示意他有话就说。

    “我要降你表哥的职!”他果然直接,开门见山地说道。

    “啊?”魏可一惊,停下收拾的动作,急问:“为什么?”

    “他亏空公款。”严楚斐脸色冷然,说起她这个表哥就想翻白眼。

    魏可满脸尴尬,无言以对。

    魏智淳那只死猪!!

    魏可气得头疼,恨不得把自家那不争气的表哥吊起来毒打一顿。

    可就算心里恨得要死,却又不得不为他求情……

    “别啊,你再他一次机会——”魏可立马扑过去吊住严楚斐的手臂。

    他冷冷瞥着她,态度坚定地把自己的手臂从她怀里抽出来,“我前面已经给过他两次机会了!”

    嗯,短短两个月,她那表哥就犯了三次同样的错误。

    虽然每次数目不算很大,可这种一而再再而三的行为实在不能再纵容。

    魏可狠狠咽了口唾沫,强颜欢笑,“都说好事不过三,再给一次呗!”

    他脸色一沉,极冷极冷地看着她。

    他虽没说话,可他那冷厉的眼神比任何言语都更加具备震慑力。

    她知道,他已经决定,此刻并非征求她的同意,不过是知会她一声罢了。

    见事已成定局,她只能接受,默了默,无奈地问:“你要把他降成啥?”

    魏可想,降职也好,的确该给魏智淳一点教训了……

    严楚斐淡淡吐出俩字,“组长。”

    财务经理一下子降成小组长?

    这落差也忒大了吧!

    魏可狠狠蹙眉,不太赞同。

    她噙着讨好的笑,试图跟他打个商量,“要不……降成副经理吧。”

    他又冷冷地看着她。

    每当他这副模样,就说明事情已没有转圜的可能。

    “严楚斐你不能这样,你当初答应过我——”魏可急了,冷着小脸气急败坏地谴责。

    严楚斐倏然就恼了,怒声抢断,“魏可你是猪吗?你连分辨好坏的能力都没有吗?我这么做是为了谁你真不知道吗?”

    魏可被严先生骂得直缩脖子。

    摸了摸鼻尖,她讪讪一笑,“我知道你是为了魏氏好——”

    “滚!”他勃然怒吼。

    魏氏好不好管他屁事!

    他是为了她好吗!!

    若不是看她如此在乎魏氏,他才懒得费这份心,他自己公司的事儿还忙不过来呢!

    突然,魏可放在茶几上的手机乍然响起。

    这次来电不是铃声,而是一首歌。

    结婚已过三月,他每次听到她的手机响起时都是默认铃声。就连他打给她的电话,也同样是默认铃声。

    由此可见,此刻这个来电很特别……

    惆怅又焦虑的魏可在听到手机突然唱起她最爱的歌曲时,双眼瞬时晶亮无比。

    只见她像疯了似的扑向茶几去抓自己的手机。

    仿佛生怕自己慢一秒就接不到这个电话了一般。

    感觉到严太太的反常,严楚斐下意识地朝着正在唱情歌的手机瞟了一眼。

    匆匆一瞥,他看到来电显示的名字居然是——

    男神?

    嗯,是“男神”!

    他可以肯定,自己绝没有看错!!

    但是……男神是什么鬼?

    严楚斐狠狠拧着眉头,看向捏着手机难掩激动的严太太,整个人有点懵。

    呵!她居然有男神?她以为自己还是十五六岁的小女生啊?还玩儿崇拜?

    呵呵!她是少标注了一个字吧?依他看是“男神经”才对吧!!

    再说了,她心里若有男神,那也应该是他严楚斐好吗!凭什么是别的男人?

    所以这个“男神经”到底是哪个王八犊子?!

    严楚斐怒不可遏,打从看到“男神”二字开始,心里便已是醋海翻腾了。

    那边——

    魏可拿了手机就忙不迭地朝着几米远处的落地窗走去,明显是为了刻意回避严先生。

    她边走边把电话接起,手机紧紧摁在耳朵上,声音格外温柔甜腻——

    “何教官。”

    当严太太明显压抑着喜悦的声音响在空气中时,严楚斐心里咯噔一跳。

    心,狠狠一抽,他隐隐觉得不安。

    不止是严太太的语气太反常,更让他感到震惊和愤怒的,是从她嘴里吐出来的第一个字。

    何?

    何家那小子?!

    严楚斐的脑海里,莫名就想起了那日外公说过的这一句。

    所以,严太太心中的男神就是“何家那小子”?!

    艹艹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