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霸道土匪爱上我》第023章:怕她不理他
    “啊什么啊?你们吃了熊心豹子胆是不是?谁允许你们这么做的?谁允许你们把办公区拆掉的?谁允许你们——”

    “我允许的!”

    魏可正吼得地动山摇,突然身后轻飘飘地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被突如其来的男人声音惊得心脏狠狠一抽,魏可猛地回头。

    只见三米开外,英俊不凡的六阿哥正优雅从容地朝她走来。

    “你怎么在这儿?”魏可惊讶得瞠大双眼瞪着他,失声叫道。

    楚斐危险地半眯着黑眸,冷睨着一身黑色西装的严太太,俊脸阴沉,浑身上下弥漫着一股冰寒之气。

    他走到她的面前,优雅抬手,指尖别具深意地捻了捻她的衣领。

    魏可的心瞬时一紧,明锐地感觉到了他的怒气……

    “你说呢?”他不答反问,唇角泛起一抹极其瘆人的冷笑。

    魏可愣愣地看着面带不善的男人,哑口无言。

    严楚斐极冷极冷地瞥了魏可一眼,然后毫不怜香惜玉地将堵在门口的她往边上一拨,径直朝着她的办公室走去。

    魏可被拨得脚步踉跄。

    董子妍见状连忙伸手搀扶,急呼,“小心!”

    也幸而有董子妍的出手相助,魏可才免于摔倒在地。

    “没事儿……”魏可对董子妍笑笑,拍拍她的手让她不用担心。

    其实魏可心里气得很,可又不好表现出来,一是不想被在场职员看笑话,二是不想让董子妍担心,所以她只能强颜欢笑地装无事。

    董子妍狠狠皱着眉头,即便魏可说没事,她的眼底依旧盛满了担忧。

    魏可和董子妍搀扶在一起以及董子妍对她表达关心的一幕被严楚斐的眼角余光瞧了个清清楚楚,一张俊脸顿时更加阴沉无比。

    不过是跟董子妍说了两句话的功夫,魏可再抬眸去看严楚斐时,发现他已经带着他的助理大摇大摆地进入了她的办公室。

    她连忙追上去。

    “你干吗把我公司拆了?”

    一冲进办公室,她就对坐在沙发里翘着二郎腿的严楚斐怒声叱问。

    “因为我不喜欢这层楼有太多人。”严楚斐姿态慵懒地靠着沙发靠背,垂着眸翻看着手里的文件,漫不经心地淡淡答道。

    魏可闻言,怒不可遏,气急败坏地冲他吼,“你不喜欢关我什么事?要拆你拆自家的去啊,你拆我的——”

    “你的就是我!”他抬眸看她,轻飘飘地吐出一句。

    “……”魏可呼吸一窒,气得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反驳了。

    这个臭不要脸的!

    凭什么她的就是他的?

    那他的呢?是她的吗?

    还是说他就是个臭无赖,她的是他的,他的还是他的?!

    魏可正气得胃疼,突然看到严楚斐的助理拿着一个纸箱子走向她的办公桌,二话不说就拿起桌上的东西往箱子里放。

    “放下!”她勃然大喝,冲着他的助理怒声质问:“你干吗呢?!”

    助理小易正拿起一个笔筒准备往箱子里放,闻言抬头看了看她,然后再看向严楚斐。

    严楚斐微不可见地扇动了下眼睑,小易放下笔筒,暂停收拾,候在原地等待严楚斐下一步指示。

    “严太太你就这么舍不得我吗?”

    严楚斐轻勾着唇角,似笑非笑地看着发飙的魏可,淡淡嘲讽。

    “你说什么鬼啊?!”魏可正在起头上,闻言更是火冒三丈,也顾不得有外人在,更无暇顾及他的面子,张口就冲他骂道。

    舍不得?

    舍不得他个头!

    她现在恨不得他能立马消失在她眼前好吗!

    “连上班都要跟我同一个办公室,不是舍不得我是什么?”他挑着眉,慵懒轻哼,笑得格外欠揍。

    “……”她无语,气得反应迟钝,咬着牙根狠狠切齿,“这是我的办公室!!”

    “现在是我的了!”他慢悠悠地吐出一句。

    魏可狠狠蹙眉,声音微微变调,“什么?”

    啥意思?

    她的办公室怎么是他的了?

    她隐隐意识到了什么,可是又不能确定,而且她觉得不太可能……

    “严楚斐你到底要干吗?”她懒得妄加猜测,开门见山地直接问。

    严楚斐冷笑,“严太太,我要干吗你真不知道吗?何必明知故问呢?”

    他看着她,一脸“嗯你没猜错”的表情……

    魏可要疯了。

    这一刻,她终于可以确定,刚才电梯里那群小女生说有家公司搬进她们这栋大厦的主角就是他——严楚斐!

    楼下两层应该是他的,所以他把中层员工遣到楼下去,把这一层空出来,改成高层管理人员的办公室和会议室。

    “行行行,你是爷,你说了算!”魏可想明白后,冷笑反讥,续而灵光一闪,道:“严先生你不是就要间办公室么?你现在是我们魏氏的*oss,要也是要总裁办公室啊,我这总经理办公室容不下你这尊大佛,你去隔壁吧,那总裁办公室空着呢!”

    自打她接手魏氏,妈妈就没再来过公司,所以总裁办公室一直空着。

    他既然要办公室,正好让他去妈妈以前的办公室好了。

    哪知——

    “我就要这儿!”严楚斐双臂环胸,极尽鄙夷地瞥了魏可一眼,嚣张又霸道地冷冷道。

    魏可无语,瞪着他愤愤喝道:“隔壁比我这儿大!!”

    “我知道你喜欢‘大’,所以留给你啊!”他慵懒轻吐,还刻意咬重‘大’字,一语双关。

    大……

    魏可呼吸一窒。

    大脑不由自主就浮现出昨晚那些疯狂的画面……

    她不知道这算不算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反正她敢肯定,他这声“大”,说的绝对是另一种意思……

    这混蛋!

    不耍流、氓会死啊?!

    她决定装作听不懂的样子。

    看他一副非要她办公室不可的模样,她气得想冲上去给他两脚,狠狠咬了咬牙,她恨恨地骂:“严楚斐你非要折腾人是不是?搬来搬去你不嫌麻烦吗?”

    他有毛病么?

    他直接搬去隔壁多省事儿啊,干吗非要她的办公室,然后又让她花费时间搬去隔壁,累不累啊?

    “我不麻烦。”严楚斐拽拽地抖着腿儿,慵懒轻吐。

    “我麻烦!!”魏可怒吼。

    “可是这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呢?”他似笑非笑地瞅着她,用“贾玲音”怪声怪调地说。

    噗……

    魏可差点喷口水。

    哭笑不得。

    得!她算是看出来了,他就是个变T!!

    她气急败坏,他却老神在在,魏可知道,这男人歼诈得很,越是这样一副看起来没事儿人的样子,越说明他在生气。

    微微蹙眉,她隐隐明白他为什么生气了……

    魏可转头看向一直默默站在办公桌旁等待严楚斐下一步命令的小易,说:“你出去!”

    小易直接看向严楚斐。

    严楚斐微不可及地点了下头。

    小易二话不说就朝着办公室外走去。

    待到办公室内只剩彼此,魏可绕过茶几,走到严楚斐的面前,板着小脸居高临下地睨着他,冷冷地问:“我惹你了?”

    他抬眸,不说话,就狠狠瞪她。

    明显是不满意她的态度。

    魏可看他这副矫情的样子就来气,忍不住踢了他一脚,“说啊!我又怎么惹你了你要这样折腾我?”

    “你哪儿惹我了你自己不知道吗?”他猛地站起来,阴沉着俊脸疾言厉色地对她喝道。

    他突然站起来,而且气势汹汹的样子,吓得她本能地往后退了一步。

    她默了默,语气放低了些,“裙子?”

    他一P股又坐回去,面罩寒霜,转头看着别处,不理她。

    至此,魏可已经可以确定,自己猜对了。

    这小肚鸡肠的男人!

    竟然因为她没有听他的话穿裙子上班就这样刁难她!

    微微蹙眉,她在他身边坐下,用膝盖轻轻撞了撞他的膝盖,无奈地柔声问:“是吗?因为我没穿裙子,所以你不高兴了?”

    她已放低姿态,他自然也得见好就收……

    “哼!”他冷哼一声,虽还是一副欠揍的样子,但已经不似刚才那般气势汹汹。

    见他有软化的迹象,她立马讨好地抱住他的手臂,柔声轻哄:“好了好了,别生气了,我不是故意不穿,是因为今天约了客户,不方便穿裙子。”

    见严太太先对他低了头,严楚斐心里的火总算小了一些。

    但他还是不高兴,转眸,不悦地瞪她,“我说了有我在——”

    “可是你又没跟我说你今天会把公司搬过来,我哪能理解你这句话的真正含义?”她抢断,一脸委屈加无辜。

    她一边说着话,一边在他手臂上轻轻蹭,蹭得他心里的怒火越来越小。

    严楚斐很无奈地发现,撒娇的严太太,他是越来越抵抗不了了。

    可他被她气半死,总不能被她嗲两声就算了吧!

    每次都轻易放过她的话,只怕她会越来越不把他的话当回事儿,那时间一久,她还不得爬到他头上作威作福啊?

    他余怒未消,没好气地剜她一眼,“说来说去还是我的错了?”

    “没没没,你没错你没错,是我错,我错!”魏可立马举手投降,一个劲儿地点头认错,然后瘪了瘪嘴,可怜巴巴地看着他说:“我错还不行么?”

    严楚斐觉得,不跟他对着干的严太太其实是很惹人怜的。

    只要她对他态度好一点,声音嗲一点,笑容甜一点,他是非常愿意把她疼到心坎儿里的。

    可偏偏她乖的时候少之又少。

    绝大多数的时候她都是气死人不偿命的!

    其实他之所以这么生气,是因为她敷衍他。

    早上他走的时候,要求她今天必须穿裙子,她可是点头答应了的!

    可结果呢?

    她害他白白期待了一早上好吗!!

    他一直在幻想她穿上他特意为她挑选的裙子该是何等的美貌,可没想到忙完了上来,看到她还是西装长裤……

    简直失望透顶!

    那一瞬,他简直想当场把她身上的衣服撕了。

    气死他了!!

    他讨厌她这副中性打扮!

    超级讨厌!!

    因为这样的她很容易让同性对她性别混淆,就算明知她是女人,也会被她那种独特的气质深深吸引。

    所以他不能再让她继续这样不男不女下去!

    嗯,不能!

    他决不允许他的情敌或许会是一个女人……

    这、种、可、能、他、坚、决、不、能、忍!!

    “现在回去换!”严楚斐将抱住他手臂撒娇的小女人推开,冷着脸态度强硬地命令道。

    魏可一听,简直想咬死他的心都有了,狠狠磨了磨牙,拼尽全力才忍住心里那股想要跟他翻脸的冲动。

    “严先生!你没看到我的办公桌上堆着多少文件么?我有很多事要做的呀,而且昨晚我才睡两个小时不到,我现在又困又累你还让我浪费时间回家换裙子给你看?”她重重一叹,苦着脸指着自己的办公桌,然后哀怨又委屈地嘟嘴埋怨,“严楚斐我可是你亲老婆,你就不能心疼心疼我么?”

    她说我可是你亲老婆……

    她还说你就不能心疼心疼我么……

    严楚斐斜睨着装可怜的严太太,心里泛起一股深深的无奈,爱恨不能。

    没良心的!

    他怎么不心疼她了?

    他若不心疼她,他会乖乖听她的命令洗碗拖地做家务?

    他若不心疼她,他会完事儿后抱她去洗澡还偷偷帮她按摩以缓解全身的酸痛?

    他若不心疼她,他会连觉都不睡爬起来给她做早餐?

    这些事,他以前可从不曾做过的!

    他为她破的例,已多得连他自己都觉得很过分了好吗!

    她居然还敢嫌他不够好?

    除了妹妹严甯,他就从来没对哪个女人这么包容过!

    严楚斐觉得自己也真是犯贱,别的女人若敢不听他的话,立马就会成为他的拒绝来往户。

    可眼前这个女人天天把他气半死,他却还夜夜都想跟她睡。

    他真是中了她的邪了!

    呵呵!她还好意思怪他不够温柔体贴,那她怎么就不懂反省一下自己?

    他现在故意刁难她分明就是她自找的,她如果能乖一点听他的话,他当然是疼她都来不及的。

    所以她干吗就不能像个正常的女人那样听话一点,温柔一点,可爱一点呢?

    严楚斐满腹怨念。

    默了默,他看她可怜巴巴的样子也的确是心疼的,便勉为其难退一步,“那就明天!!”

    魏可嘴角抽了抽。

    极尽艰难地扯出一抹讨好的笑,她委屈地垮着小脸往他怀里靠,嘟着嘴向他撒娇,“老公啊,我已经很久没穿裙子了,一时半会儿肯定适应不了的。而且我最近好忙,几乎天天见客户,穿裙子真的不方便,就算现在你搬过来了,可你有你自己的事情要做,总不可能天天陪着我去见客户吧?”

    见她诸多借口,严楚斐好不容易消下去的怒火,瞬间又熊熊燃烧了起来。

    “说那么多废话干吗?你直接说你不想穿就得了!”他一把将依偎上来的她狠狠推开,恼怒地大喝道。

    魏可被他推得身子一歪,有些狼狈地倒在沙发上。

    狠狠蹙眉,她咬着牙根在心里不停地说忍忍忍……

    深深吸了口气,她缓缓坐起来,一边理了理散落在耳际的发丝,一边耐着性子好言好语地解释,“我不是不想穿……”

    “你就是!!”他阻断她,疾言厉色。

    魏可脸色一沉,不说话了。

    有完没完?

    她已经这样低声下气了,他不止不见好就收还越来越来劲儿了是吧?

    非要跟她吵一架才甘心是不是?

    看到魏可冷脸的那一瞬,严楚斐的心,莫名狠狠一抽。

    他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他居然有种……胆怯的感觉?

    他好像在怕她生气,怕她不理他……

    啊呸呸呸呸呸!他是谁啊?他六阿哥会害怕一个女人?

    简直是天大的笑话!

    疯了疯了!

    他居然会有这种荒谬的感觉,他果然是疯了!

    严楚斐的心,乱成一团,头痛欲裂。

    心里明明叫自己要雄起,坚决不能向她服软,可心里一套嘴上却又是另一套……

    “你给我老实说,为什么不喜欢穿裙子?”

    话一出口,他才发现自己的语气已比刚才柔软了不止十倍。

    就连他看着她的眼神,也由幽怨替代了冷厉。

    所以他明明是质问,却硬是被他说出了一种委屈的感觉。

    魏可是真的没有精力跟他吵架。

    见他态度软化下来,她的脸色也缓和了些,没好气地说:“你要我说几次啊?不是不喜欢,是不方便!等忙完这段时间,我天天穿裙子给你看还不成么?”

    瞧她那语气多不耐烦似的……

    根本没诚意!

    “随便!你爱穿不穿!”严楚斐心里也窝火得很,瞪她一眼,负气地冷喝道。

    魏可再次沉默,淡淡睨着他,决定不再惯他这身臭毛病。

    这男人真的很欠,你越哄他吧,他还越嘚瑟了。

    呵!嘚瑟是吧?那就继续嘚瑟吧,本小姐不伺候你丫的了!

    魏可默默腹诽,决定晾着严先生,让他自己一个人去想静静好了!

    严楚斐何其聪明,察言观色最是拿手,所以他一看严太太的脸色就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

    觉察到她不想理自己了,他顿时心里一慌,对她说:“姓魏的,别说我没提醒你,我最恨别人骗我!”

    “呵呵!真巧哦,我也是耶!”魏可笑靥如花,吐出来的字却阴冷无比。

    见她真不再惯着自己,他恼羞成怒,恶狠狠地冲她吼,“滚!”

    她笑得更美了,媚声娇嗲,“严总,这是我的办公室。”

    严楚斐想把眼前这丝毫不给自己面子的小女人狠狠弄死。

    两人互瞪。

    本就不太好的气氛,更是沉到谷底。

    瞪了约莫一分钟,魏可妥协。

    她还有好多事要做,真没时间跟他这样闹。

    “好啦好啦,我怕了你了!消消气,我去给你泡杯咖啡——啊……”

    她边说边起身,哪知刚站起来就被一股猛力狠狠一拽,整个人立马倒在他的身上……

    “唔……”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