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霸道土匪爱上我》第022章:谁允许的?
    &lt;=""&gt;&lt;/&gt;

    他活了三十二年从来没为哪个女人如此费心好吗!

    见严楚斐的脸色已经难看到极点,魏可知道,矫情的男人又生气了。

    不想一大早跟他吵,而且公司真的有很多事等着她去做,她没时间更没精力跟他吵。

    “我不喜欢穿裙子。”她放软语气,无奈地轻叹道。

    “为什么?!”即便她态度软化了,他还是很不高兴,瞪着她愤愤质问。

    见他不依不饶,一副非要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架势,魏可暗暗磨了磨牙,说:“经常要应酬,穿裙子不方便的啊!”

    听严太太如此一说,严楚斐心里的火瞬时就灭了大半。

    嗯,严太太是对的!

    她一个女人,管理一个公司,难免在应酬的时候遇到一些心怀不轨的登徒子,穿裤子的确比穿裙子安全很多。

    好吧,原谅她了。

    严楚斐脸色缓和了,但还是很坚决地把裙子塞进严太太的怀里,说:“没事儿,从今往后你放心大胆的穿,有老公在,没人敢打你主意!”

    魏可无语。

    他倒是说得霸气十足,却一点都没有感动到她。

    她想说有你有毛用啊?咱俩又不在一个地方上班,你还能时刻守在我身边啊?还是你有顺风耳千里眼和飞毛腿,能在我被咸猪手的时候立马出现在我面前啊?

    现在的魏可没有意识到严楚斐的话中话,直到她去到公司,才知道他为什么会对她放下这样的豪言了……

    她狠狠皱眉,苦恼地看着被强行塞在怀里的裙子,感觉自己正抱着一个烫手山芋。

    “可是——”

    她不穿,想继续找理由拒绝,可刚一开口,他的手机就响了。

    严楚斐拿出手机一看,立马对她说:“听话,今天就穿这条!我有事得先走了,桌上有粥,记得吃了再去公司知道吗?”

    说完,他低头在她唇上狠狠啄了一口。

    然后他就急匆匆地离开了。

    “哦……”

    魏可嘴角歪了歪,对着严先生的背影敷衍地应了一声。

    待到严先生的脚步声消失在楼下,她垂眸看着手上的白裙子,脑海里浮现出一张清丽脱俗的脸庞……

    让她穿白裙子?

    呵,他是想把她打造成前女友的样子吗?

    她可不会忘记,他的前女友最喜欢的就是白裙子!

    眸底倏地染上一层冰寒,她唇角一勾,冷笑蔓延。

    扬手一抛,美美的白裙子径直朝着几步之遥的垃圾桶飞去……

    去屎吧!

    她才不穿!!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魏可站在马路边,等了不到一分钟,董子妍的车就停在了她的身边。

    她的车掉河里报废了,新买的车得过几天才能提,所以这几天她上下班都是由董子妍接送。

    魏可拉开副座的车门,上车。

    “,我买了你最喜欢的蛋挞和灌汤包,都是刚出炉的哦,来,趁热吃。”

    她刚坐进去,董子妍就伸手探向后座,将买来的早餐递给她。

    魏可皱眉。

    灌汤包和蛋挞,两家店相隔颇远,起码得多费二十分钟车程。

    也就是说,为了买她喜欢吃的早餐,子妍起码得提前半小时出门……

    本来这几天加班已经很累了,私人时间还这样麻烦董子妍,魏可觉得挺过意不去的。

    虽然这并不是她要求的!

    但董子妍是真的对她好,她很感激也很感动。

    “你吃了吗?”魏可问董子妍。

    董子妍笑了笑,轻轻摇头,“没事儿,等你吃了我再吃。”

    她买了两人的份儿,等吃完她再吃她剩下的好了。

    魏可没接,而是推门下车。

    “今天我来开车,你吃吧!”她边下车边说。

    然后绕过车头,走向驾驶座。

    “不用,你先吃——”董子妍蹙眉看着正朝自己这边走来的魏可,连忙摇头。

    “我吃过了!”魏可拉开驾驶座的车门,将董子妍轻轻拉出来。

    “你……吃过了?”董子妍微微惊讶。

    魏可轻轻推了推董子妍的背部,示意她快上车。

    董子妍无奈,只能朝着副座走去。

    两人交换位置,然后魏可娴熟地启动车子,朝着公司的方向前进。

    “嗯,严楚斐早上熬了粥,我在家里吃过了。”

    当车子重新驶入车流中之后,魏可才不紧不慢地回答董子妍。

    董子妍正在吃蛋挞,闻言心一沉,一不小心就把唇咬了一下……

    疼……

    嘴里弥漫着淡淡的血腥味,董子妍垂着眼睑,就和着血默默地继续吃着蛋挞。

    好好的气氛,突然就沉默了下来。

    董子妍吃了两个蛋挞就什么都吃不下了,一边把蛋挞盒子盖好,一边看了眼明显精神不济的魏可,关切地柔声轻问:“没睡好吗?”

    “嗯,刚搬过去,认牀,一晚上没睡着。”魏可目不转睛地盯着路况,神色自若地答道。

    董子妍深深看着说谎连眼都不眨一下的魏可,“不是已经搬过去一周了吗?”

    “啊?哦对,是一周了,可还是失眠,真是烦死了……”

    说话间,车子到达公司楼下,魏可一边镇定回答,一边倒车入库。

    “!”

    车停好之后,魏可正要下车之际,董子妍突然轻轻喊道。

    “嗯?”魏可回头。

    却见董子妍正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的脖子。

    魏可顿时反应过来。

    糟……

    她的脖子上有严楚斐弄出来的痕迹……

    在严楚斐走后,魏可扔掉了白裙子,换了一套黑色套装。

    里面她搭配的是紧身小白T,露出了修长的脖颈……

    其实她用粉底把痕迹遮掩了的,不注意看应该是不会被发现才对。

    可没料到子妍眼睛这么尖,居然一眼就看到了。

    囧哒哒!

    “我说是过敏你信吗?”魏可努力扯了扯嘴角,对董子妍强颜欢笑。

    “嗯。”董子妍一边解下自己脖子上的纱巾,一边几不可闻地发出一声鼻音。

    “真信?”魏可惊讶挑眉。

    她随口瞎掰她也信,这丫头也太好骗了吧!

    “嗯!你说的我都信!”董子妍一边轻轻点头说道,一边将纱巾围在魏可的脖子上。

    用纱巾遮挡住那些若隐若现的暧、昧痕迹。

    看着董子妍对她一副深信不疑的模样,魏可无奈轻叹,“真是一个傻丫头!”

    董子妍笑笑,什么也没说,率先下了车。

    魏可和董子妍进入大厅,然后进入电梯。

    与她们同乘一个电梯的还有几个年轻的女孩子。

    魏可和董子妍被挤到了电梯最里面。

    几个女孩子正是八卦又花痴的年纪——

    电梯门一关,最高的一个女生就立马撞了撞身边的矮个子女生,对几个同伴挤眉弄眼,压低声音用一种夸张的语气说:“喂喂喂,你们听说了吗?我们大厦里新搬来了一个公司哦!”

    “是啊是啊,我刚才还看见那家公司的boss了,很年轻的,而且超帅……”长发女生连连点头,双手捧腮一脸痴迷。

    微胖女生立马接着应和,“何止帅啊,还很man好吗!浑身都弥漫着一股男性荷尔蒙,真是让人情不自禁的想将他扑倒啊……”

    “你们就别做梦了好吧,人家长那么帅,又是个**oss,正眼都不会瞧咱们这种小职员的好么……”短发女生最冷静,毫不客气地泼了同伴一盆冷水。

    高个女孩说:“梦想总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对吧?”

    最瘦那个女孩点头如捣蒜,“对呀对呀……”

    微胖女孩,“是呀是啊,万一他慧眼识珠,就那么看上我了呢……”

    魏可和董子妍站在最后面,听着几个小女生叽叽喳喳地讨论着男人,默默地对视了一眼。

    彼此眼底均泛起一抹不以为然。

    魏可想,这群历练不足的小女生,对高富帅没有抵抗力很正常,可她和董子妍早就过了懵懂的青春期,所以这样的话题对她们来说毫无营养。

    当然,其实情窦初开的年纪谁都有过,不过她情窦初开的时候,可没这群女生这么有胆量,敢把喜欢一个男人如此大大方方地说出口。

    那时的她,看到喜欢的人紧张得简直快抽过去了,手足无措完全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或是做什么,表露心迹什么的就更是不敢了……

    现在想想,当初她若有这群小女生一半的敢于表达自己,或许她的世界,就不是现在这个模样了吧……

    可能是以前太腼腆,所以长大后她就努力改变自己,让自己变得一个敢说敢做的女汉纸。

    其实有时候也挺怀恋那个时候的自己……

    嗯,偷偷喜欢一个不能喜欢的人,那种一会儿酸涩一会儿甜蜜的感觉,挺怀念的。

    好久没联系了,也不知道最近他过得怎么样了……

    一不小心,魏可的思绪就飘远了。

    不过很快,在小女生们咋咋呼呼的讨论声中,她们的楼层就到了。

    走出电梯,两人不约而同地深深吐了口气。

    都有些受不了电梯里那群小女生的花痴劲儿。

    吐完气后发现对方的动作,两人对视一眼,不禁莞尔。

    然而进入公司,两人就笑不出来了。

    僵立在办公区的入口,魏可和董子妍再次对视一眼,均以为自己走错了地儿。

    此刻呈现在她们眼前的画面,已不是昨晚离开时那般模样……

    “你们在干吗?”

    魏可率先回过神来,倏然大吼一声。

    正在收拾的几个员工被突如其来的吼声吓了一跳,不约而同的猛转头,目光像经过彩排一般齐刷刷地朝魏可射过去。

    “魏总……”女员工小李一贯胆小,被总经理一吼,顿时吓得一脸怯意。

    魏可错愕地看着几乎快被搬空的办公区,两个大步逼到几个员工面前,又惊又怒,叱问:“办公区呢?”

    “撤了……”男员工小王也被吓到了,不懂总经理好好的为什么发脾气,小声呐呐。

    “桌子椅子还有电脑呢?”魏可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惊怒之下,声音都发了抖。

    小张硬着头皮小声回答:“都搬走了啊……”

    “你们这是要去哪儿吗?”董子妍狠狠蹙眉,看着几个员工抱在怀里的一沓沓文件,不解又惊讶。

    小李,“楼下……”

    魏可气得快疯了,瞪着几个员工咬牙切齿地问:“我拖欠你们薪水了吗?”

    “没有!”

    几人同时摇头,异口同声。

    “那你们干吗集体跳槽还要把我的公司都拆了?”魏可怒不可遏,勃然大吼。

    “啊?”

    几人再次异口同声,且同样一脸懵逼地看着他们美艳不可方物的总经理。

    集体跳槽?

    总经理穿越了吗?在说什么哦?为什么他们都听不懂呢?

    魏可火冒三丈,对几个“忘恩负义”的小员工们怒声斥道:“啊什么啊?你们吃了熊心豹子胆是不是?谁允许你们这么做的?谁允许你们把办公区拆掉的?谁允许你们——”

    “我允许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