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 《霸道土匪爱上我》第021章:不喜欢穿裙子
    不管是她摆的pose,还是她的笑容,仰或她的眼神,都是那么的迷人……

    这一刻的严太太是那么的性感,那么的妖娆,那么的风情万种,简直美得勾魂摄魄!

    严楚斐眼底(谷欠)望深重,目不转睛地看着回眸一笑百媚生的小女人,心在动摇。

    严太太这么美的时刻,不拍个照留起来日后欣赏可就太可惜了。

    “你真的没拍我的脸?”

    他终究是没经受得住you惑,狠狠咬了咬牙,故作凶狠地再度确认。

    他一脸她若敢撒谎骗他他就会让她死得很惨的表情。

    魏可立马腾出一只手来,竖起三根手指在耳边,“我发誓!脖子以上的部位绝对没有!”

    嗯,她没说谎,真的只是照了他的腰腹到大腿的部位。

    严楚斐默了默,在确定她的话值得信之后,头往右边偏了偏,对她命令道:“再侧过来一点!”

    示意她的身子再往右侧一点,那样的角度会让她看起来更性感更迷人。

    魏可闻言,往后看了就看自己的后背,小声嘟囔,“不能再侧了,会走光的……”

    “少啰嗦!快点!”他拧眉呵斥,一脸不耐。

    她小心翼翼地移动了下,然后柔软的身躯凹出一个极尽勾、挑的造型……

    同时她勾唇,冲他笑得妩媚又动人。

    咔擦、咔擦、咔擦……

    严楚斐在严太太笑得最美最媚的那瞬间,果断按下快门,连拍好几张。

    见他拍好,她立刻往他身边跳去,兴奋地嚷着叫着:“给我瞅瞅给我瞅瞅。”

    他把手机举高,让她够不着,傲娇地睥睨着她淡淡哼道:“有什么好看的!”

    “我得看看你有没有把我拍丑啊!”她理直气壮地嚷着,把松散的浴巾往(月匈)前一勒,围好之后就踮起脚尖却夺他举高的手机。

    她吊着他的手臂往下扯,努力往上攀的样子让他忍俊不禁,半推半就的,他就遂了她的意。

    手机到手,魏可垂眸一看。

    只见照片里的自己简直美艳不可方物。

    嗯,满意!

    她双眼放光,夸张地叫:“哇!这是谁家的姑娘呀,这么美——唔……”

    严楚斐受不了,抬手就往她嘴上轻轻拍了一下,啼笑皆非地骂:“不要脸!”

    她立马抬眸看他,眼底泛起惊艳和痴迷,一边举起小手轻抚他的脸颊,一边媚声娇嗲,“呀!这是谁家的小子呀,长得这么帅,身材又这么好——啊……”

    他忍无可忍,倏地抱起她就往牀上抛去。

    在她的尖叫声中,她被他粗鲁地扔在了牀中央。

    还不待她回过神来,他高大健硕的身躯就整个朝她覆压了下去。

    “你是疯婆子么?”

    严楚斐被宛若活宝一般的严太太逗得哭笑不得,将她牢牢扣在身下,捏了捏她的脸颊,爱恨不能地骂。

    “讨厌!你有见过像我这么美的疯婆子么?”脸颊微疼,她挥开他的手,撅着红唇佯怒地瞪他。

    “以前没见过,现在眼前就是一个!”

    “咬你!”她勾住他的脖子往下一拉,同时抬起头去就在他唇上咬了一口。

    严楚斐疼得微微皱眉,危险地眯眸哼哼,“想死?”

    “来呀!同归于尽!!”她不怕死地向他宣战,且将双腿主动圈住他的腰。

    严太太刚洗完澡,全身除了一条浴巾便什么都没了,所以她这样的动作,严先生自然是受不了的。

    他眸底的猩红加重,将“大象头”一把扯掉,就气势汹汹地抵了上去……

    合二为一,彼此都狠狠一颤。

    “小妖精!!”

    将她彻底占据的那瞬,他吻住她的唇,把她的惊呼尽数堵在嘴里,又爱又恨地吐字。

    他太强悍,魏可好一会儿才缓过来。

    “我若是小妖精……”她媚眼如丝地瞅着他,喘着气微微停顿,然后支起头报复地在他下巴上一咬,“你就是大魔王!”

    大魔王?

    “为什么?”他好奇地问,同时大动特动。

    她狠狠喘息,被他逼得失声大喊,“因为小妖精和大魔王是天生一对呀!”

    天生一对……吗?

    严楚斐顿了顿,立马又继续。

    他凝视着她渐渐迷乱的样子,更加用力,唇角不自觉地染上了笑意,嘴里却傲娇地哼哼,“皮厚!谁要跟你天生一对?”

    她努力睁开双眸,似嗔似怨地看他,嘟嘴问:“你不要啊?”

    他瞥她一眼,没回答。

    她像是恼了,本来一直在配合他,闻言倏地就不动了,像条死鱼般躺着,让他一个人动。

    她冷着小脸,说:“那算啦,你不要的话,改明儿我找别人好了——啊……”、

    被狠狠一击。

    “你敢!!”他的脸色瞬时阴沉可怖,从齿缝里恶狠狠地迸出两个字。

    她不服,偏要跟他作对,“哼,你看看我敢不敢……啊……”

    “弄死你!”

    “唔……”

    势均力敌的两个人,一边斗嘴,一边运动……

    谁也不服谁!

    ………………言情乐文小说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次日。

    魏可全身酸痛,感觉像是被严楚斐暴揍了一晚似的。

    她终于尝到了逞强的苦果,为了不蒸馒头争口气,她可谓是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当然,累半死都还不是最憋屈的,最憋屈的是,她明明整个人都快散架了,却还不得不咬紧牙关装出一副精神抖擞超级享受的样子……

    硬是陪他决战到天亮!

    于是经过昨晚,她对“死要面子活受罪”这句话又有了更加深刻的体会……

    哎,说多了都是泪啊!

    明知不是他的对手还非要以卵击石,不自量力成她这样也是没谁了。

    可她就是看不惯他嘚瑟怎么办啊?

    看到他骄傲得意她就忍不住想要跟他对着干,想尽一切办法也要挫挫他的威风,哪怕最后自己的下场会很惨也在所不惜。

    然后吃到苦头了,她又忍不住想,自己是不是有毛病啊哎?

    为什么非要跟他较真儿呢?他爱嘚瑟就让他嘚瑟去呗!

    为了争口气若被他做死在牀上那可真是太冤了。

    然而每当有这个觉悟的时候,她基本都已经吃过亏了。

    可吃了亏她也记不住,只要看到他直男癌发作,她就难以压抑心里那股想要改造他的念头。

    魏可很累,累得恨不能睡到天荒地老。

    可偏偏事与愿违……

    天际发白才结束,感觉像是刚刚才睡着,闹铃却又响了。

    明明是悦耳的铃声,可听在魏可的耳朵里却尖锐又难听,简直有种恨不得突然失聪的感觉。

    要是耳聋了她就听不见闹铃了那样她就可以不用起牀上班了!

    嘤嘤嘤……

    魏可在被窝里打滚,心里哀嚎,不想起牀不想起牀她不想起牀啊啊啊啊啊!

    可是要上班!

    想着公司还有一大堆事儿等着她,她就想死了算了。

    昨晚本来要加班的,却被严楚斐强行拉回家来做运动了,今天她的工作自然就堆积得更多了。

    所以,就算她现在全身酸痛得不行不行的,也必须得去上班不可。

    魏可用尽全力睁开双眼,发现偌大的牀上除了她,已经不见严先生的人影。

    靠!

    在部队待过就是好!

    哪儿好?

    体力好!!

    妹的!同样是劳累了一整晚,他可以照常早起,她却差点爬不起来了。

    掀被下牀,她整个人不可抑止地晃了晃,腿酸得几乎站不住……

    看来那啥过度真的不好,以后要克制克制才行。

    魏可一边在心里警告自己从今往后要懂得节制,一边摇摇晃晃地走向卫生间。

    十分钟后,她洗漱完毕。

    进入衣帽间,准备换衣下楼。

    整个人蔫蔫的,她实在是太困太累了,眼皮都跟打架似的,不停地往下耷拉。

    打开衣橱,她拿出一套银灰色套装。

    正欲取下衣架,突然手里一空,套装不翼而飞。

    她吓了一跳,还没来得及回头去看,一副宽厚的胸膛就贴上了她的后背……

    同时,他的手从后面伸出来,毫不客气地捏上她的(月匈)……

    他上来就“动手”,直接得让她心中警铃大作。

    反射性地猛转身,她惊得狠狠推开他,下意识地双手护月匈。

    “干吗?你还来啊?”

    她反应很大,满眼戒备地瞪着他,失声叫道。

    严楚斐依旧是背心短裤,头发有点乱,下巴冒出了一点点胡渣,阳刚味十足,整个人看起来特别Man……

    好看死了!

    可严太太这会儿害怕他要拉着她做晨运,吓得没空欣赏他的“美”。

    突然被推开,严楚斐本来很不高兴,可见到严太太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顿时就乐了。

    “怕了?”他唇角一勾,挑着眉睥睨着她,笑得得意又张狂。

    昨晚是够疯的,严太太被他摆来摆去弄得很彻底,估计她是承受得够呛的。

    结束后他抱她去洗澡,发现她那里都磨(月中)了……

    他蛮心疼的,也挺懊悔的,所以小憩了一会儿就下楼做早餐去了。

    等她醒来就可以吃。

    怕……

    魏可最听不得这个字从严楚斐的嘴里说出来。

    顿时腰杆一挺,她死鸭子嘴硬地娇喝道:“什……什么啊!谁怕了!”

    终究是底气不足,一开口就磕巴了一下。

    “不怕你躲什么?”严楚斐笑得更欢了,故意用轻蔑的眼神瞅着她。

    “我、我要上班的好吧!”她的眼底划过一丝心虚,牙一咬,强装镇定地反驳。

    她越是逞强,他就越是想逗她。

    于是他噙着坏笑朝她靠近一步,“没事儿,我可以速战速决,一小时搞定。”

    魏可心脏一颤,吓得连连后退,急喊,“不不……不行!”

    她的背脊抵上衣橱,退无可退。

    “为什么不行?”他慢悠悠地逼上前,单手撑着衣橱,将她整个人半圈在衣橱和他的胸膛之间。

    “一小时后我就迟到了!”她气急败坏地冲他嚷。

    闻言,严楚斐满不在乎地耸耸肩,说:“我允许你迟到一小时!”

    “谁要你允许——”她一时没反应过来,没好气地狠狠剜他一眼。

    “我现在是魏氏最大的股东,换言之魏氏已经是我说了算,我批准你迟到一小时谁敢有异议?”

    哪知她话未说完,他就淡淡吐出一句,直接让她哑口无言。

    呃……

    好吧,她居然忘了,他已经收购了魏氏。

    严格说来,现在他才是魏氏的大&gt;

    魏可暗暗着急,不行了不行了,她真的不行,再来她会死的……

    “可是我手上有好多工作……啊……”

    她只能用工作当借口,可他突然低头在她唇上咬了一口。

    “看你还敢不敢嘴硬!”

    咬完之后他微眯着眸子冷飕飕地哼出一句。

    魏可再度无语。

    不敢再跟他作对,她装作什么都听不懂的样子,直接装聋作哑把这个话题蒙过去。

    “衣服还我,我真的要迟到了!”她眸光闪躲,不敢与他犀利的目光对视,伸手想去夺回他刚抢去的套装。

    可他大手一扬,她的套装直接被他扔到了角落。

    “喂!你——”她气结,狠狠瞪他。

    严楚斐二话不说,转身走向两步之遥的单人沙发,将沙发里的一个袋子拿起来递给她。

    “……什么?”她一怔,蹙眉看着递到眼前的精美纸袋,不敢接。

    “今天穿这个!”严楚斐说。

    穿?

    衣服?

    魏可怀着满心疑惑把袋子接过去。

    她一边狐疑地瞅着他,一边打开袋子,拿出里面的东西……

    是一条白色蕾丝裙。

    魏可狠狠蹙眉,将裙子轻轻抖开,上下打量。

    裙子的款式简单大方,却又不失精致高雅,穿上会很有女人味……

    “哪来的?”看了半晌,她问他,脸上并无惊喜之色。

    “当然是买的,还能捡得到啊!”严楚斐瞥了严太太一眼,没好气地说。

    魏可又垂眸看着手上的裙子,一脸纠结。

    “怎么?不喜欢这条?”他也忍不住皱了眉,本来很好的心情顿时就变得不美妙了。

    “哦,那个我——”魏可龇牙裂齿,一副“我不知道该怎么说”的惆怅表情。

    严楚斐倏然转身,“没关系,我买了很多。”

    他一边说着,一边走向右侧衣橱。

    他拉开衣橱的门,只见里面挂满了各种款式的裙子。

    五颜六色,长短皆有。

    职业的,性感的,清纯的……可谓是应有尽有!

    魏可看着衣橱里挂得满满的裙子,头皮微微发麻。

    粗略估算,就算她一天穿一条,都可以一个月不带重样的。

    “你买这么多裙子干吗啊?”她转眸看他,一副“你疯了么”的口吻,明显不太高兴。

    一周前她搬进来时看过更衣室,当时里面根本没有这些裙子,所以这肯定是他刚买回来的。

    听她语气不耐,好像还带着点质问的意思,且对他特意买给她的裙子好像并不稀罕,严先生满心期待顿时变成了失望……

    心里甚至还有一丝委屈。

    出差在外,他本是忙得要死,可在无意中发现一家手工高订成衣店时,被店里的裙子吸引了目光。

    看着那些又美又仙的裙子,他第一反应就是要全买回家给严太太穿。

    他的严太太长得那么好看,身材又棒,所以她穿上裙子一定美死了!

    然而当他进了店,店主却告知,店内有部分裙子都是定制的,不外售。

    无奈,他只能从可以出售的部分中挑选,但这家高订成衣店裙子真的很不错,他选的每一条裙子都非常好看。

    然后他跟店主签了协议,往后每一季店内有新款,都要第一时间通知他,他要给严太太买。

    店主是个跟严太太差不多年纪的短发姑娘,服装设计毕业,在一家大牌服装公司工作了两年,然后毅然决然离职自己开了这家成衣店。

    店里的裙子全是店主自己设计的,虽不是什么大品牌,但款式独特新颖,自有其不俗的魅力。

    他觉得这家店里的裙子跟严太太的气质太搭了!

    可是……

    她在看到橱子里的裙子时,为什么是一副吃了翔的表情?

    女人不都喜欢收礼物的吗?

    女人不都喜欢男人给她买裙子买包包买首饰的吗?

    为什么他给她买了这么多裙子,她不止不高兴,反而还一脸不爽的样子呢?

    为了讨她欢心,他一个大男人在成衣店里泡了一下午,他容易吗他?!

    她居然还有脸问他买裙子来干吗?

    当然是——

    “穿啊!”他怨愤交加地冲她喝道。

    魏可微微挑眉。

    她的表情有些古怪,看着他的眼神像是看到这些裙子正穿在他的身上……

    “你穿!!”严楚斐气得大吼,想吐血。

    她那什么眼神儿?以为这些裙子是他买来给他自己穿的不成?

    他有病么他?!

    魏可眨了眨眼,为难地皱着眉,小声呐呐,“可是我不穿裙子的啊。”

    “你是女人干吗不穿裙子?!”他顿怒,狠狠瞪她。

    魏可闻言,狂汗。

    瞧他这话说得……

    仿佛她不穿裙子跟犯了多大的罪似的。

    “谁规定女人就非得穿裙子啊?”她下意识地挺起腰杆,不服气地反驳。

    “女人就应该穿裙子!”他脸色沉冷,更大声地吼,霸道得近乎蛮不讲理。

    “……”魏可无语。

    好好的气氛,因为突然出现的一橱子裙子而僵到了谷底。

    严楚斐越想越委屈。

    他伺候了她一整晚,连觉都没睡,就起来给她煮早餐,还吩咐助理把裙子送过来,他再悄悄把裙子一一挂进衣橱里……

    他做这么多,就为给她一个惊喜,可她呢?

    居然不喜欢他特意给她挑选的裙子!

    她简直是……

    给脸不要脸!!

    他活了三十二年从来没为哪个女人如此费心好吗!

    “我不喜欢穿裙子。”

    “为什么?!”

    -本章完结-